-最最最關鍵的是......柱子身上扛著一麻袋。

“那是什麼?”趙錦兒好奇的問。

秦慕修淡淡的一笑,“等會要送去東宮的東西,娘子這是要準備出門嗎?”

“是啊。”

對於秦慕修的事情,趙錦兒也懶得過問,雖是好奇,但還是跟著周素素一併走出了秦府內。

路上,周素素越想越不簡單。

她拉著趙錦兒說道,“你不覺得那麻袋很奇怪嗎?若是冇錯的話那裡麵裝著的應該是個人。”

畢竟周素素是從青/樓走出來的。

當初,有人要賣姑娘到青/樓內,也是那一般無二的麻袋,那身行一瞧就應該是個人,周素素很篤定!

趙錦兒聞言腳步一頓,她搖頭,“不可能的吧?”

秦慕修怎麼會做那種事?

“總之你還是留個心眼得好,如今宮中有變,還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宮中的那些事情,周素素自然是略有耳聞。

如今整個東秦都知曉,晉文帝臥病在床,代理朝政的是太子。

這個時候,也是越容易發生紛爭之時。

趙錦兒微微皺眉,她十分嚴肅的朝周素素說道,“不管那裡麵是什麼,亦或者秦慕修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我作為他的妻子,就是應該站在他背後默默的支援,大不了就是一死罷了。”

“你......”

周素素倒是冇想到趙錦兒這個回答,她無儘的話語被嚥了回去,隻得擺手道:“罷了罷了,我們還是遊玩吧。”

“嗯。”

趙錦兒與周素素一同在京城的街道上走著,但方纔周素素的話也一直盤旋在趙錦兒的耳邊。

他......應該不會做什麼過頭的事情吧?

——

皇宮內。

柱子已經把麻袋扛在肩膀上去了皇宮。

若是換做是其他人,自然會讓人心生疑惑,但柱子是慕懿身邊的伴武,麻袋裡麵扛著的或許是兵器之類的。

畢竟這樣的事情也不是未曾出現過。

於是,柱子一路上暢通無阻的去往東宮內。

此刻的慕懿也是焦急得很,因為秦慕修說三日,這三日來對慕懿來說無疑是酷刑,終於在聽到外麵有動靜時忙不迭的過去。

果真瞧見了秦慕修。

“老師,你可有法子了?”慕懿那急切的目光看向秦慕修。

天曉得那三日他是怎麼過來的嗎?

每日除了瓊州府奏摺,不少朝臣也因為這件事紛紛上奏,要慕懿此刻抉擇出一個法子來定臣心。

慕懿隻是讓他們等。

雖隻有三日,但朝臣們卻不願意等,每次都在催促慕懿,若不是秦慕修讓他等三日,他都想衝到秦府去了。

小事慕懿可以去處理,但這種大事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也清楚必須要成長,但他感覺應接不暇。

秦慕修看了眼身後的柱子,柱子則走進來殿內,看著殿內空無一人才把手中的麻袋放於地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趙錦兒秦慕修在哪裡能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