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又是轉頭看向了一旁的張高宏,“我若冇記錯,翰林院侍讀學士是從四品,張大人與其有空擔心我,倒是不如多但信心自己纔是,朝中自由人纔出,彆等到最後張大人連進宮的資格都是冇有了。”

在西涼,從四品開始的大臣,纔是能有資格進宮上朝。

張高宏原本一直都以自己的身份為豪,畢竟冇資格上朝的人一抓一大把。

可如今範清遙背道而馳的不但將他的按在了地上,還瘋狂的摩擦,任由張高宏臉色再是厚,這會兒都是被摩得老臉紫紅。

“你說誰是吊車尾的?”

“我隻是好心提醒而已,冇想到張大人竟如此的有自知之明,若西涼的大臣們都有張大人的自覺,西涼的未來自會越來越好,蒸蒸日上。”

張高宏,“……”

差點冇被範清遙這倒打一耙,給耙的倒在地上。

其他朝臣,“……”

就感覺他們又被罵了,但又找不到證據。

就在範清遙將一眾大臣懟到啞口無言時,百合已經將皇後孃孃的牌子遞了過去。

若是其他人,自不會這個時候觸皇上的黴頭,但白荼還是咬了咬牙,還是轉身進去通報了。

昨日太子那邊就是已經派人過來知會過,這個時候他就是硬著頭皮,都得想辦法讓太子妃見到皇上。

“皇上,太子妃在外麵求見呢。”

正是看著手中錦盒發呆的永昌帝聽著這話,好半晌纔是回了神,“不見。”

白荼早就知道會是如此,想了想就又道,“聽說是被皇後孃孃的人送來的。”

永昌帝擰了擰眉,皇後這是不想管了?

花家確實是得了個子嗣,永昌帝也為此正膈應著,但萬萬冇想到皇後那邊的動作更快,昨日花家才得了子嗣,今日皇後就連應付都是懶得跟範清遙應付了。

雖然永昌帝覺得皇後此舉頗為不妥,畢竟現在就連他還冇想好要如何處置此事,但仔細一想,皇後當初同意這門親事也是為了順從他,後來對範清遙頗為照顧也不過是想要遵循他的心意。

“把人帶進來吧。”永昌帝說著,將手中的錦盒寶貝似的藏在了抽屜裡,既不知道該如何處置花家,現在就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絕,皇後那裡已經放手,他也總不能真的不管不問。

白荼鬆了口氣,連忙轉身往外走。

範清遙跟一眾臉黑如炭的朝臣們站在一處,就瞧見白荼匆匆而來。

其實所有人都是瞧見了的,但是誰也冇想到白荼最後竟站在了範清遙的麵前,眼看著白荼恭恭敬敬地把人往裡麵請,在場的朝臣們恨不得噴出一口老血。

不是說皇上對花家的防備依舊麼?

不是說皇上這次必定要除掉花家麼?

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剛巧此時,禮部尚書周淳路過此處,看了看遙遙而去的範清遙,再是看看那些朝臣們憋血的德行,不用猜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隻怕是被太子妃給懟的不輕。

範清遙纔不管身後朝臣們七扭八歪的表情,一路跟著白荼進了禦書房。

禦書房裡,光線仍舊昏暗的讓人壓抑。

範清遙恭恭敬敬的上前幾步,跪在地上磕頭請安,“皇上萬歲,萬萬歲。”

永昌帝倒是冇想到範清遙如此有自知之明,連稱謂都是變了,“朕聽聞你在皇後那裡鬨騰得厲害,皇後是冇辦法了,才送你到朕麵前的?”

這話說的,不知道的還以為範清遙纔是那個無理取鬨的人。

“臣女有急事想要進宮進諫皇上,臣女自知身份低微,故懇請皇後孃娘引薦,未曾想到皇後孃娘身體不適,是臣女的魯莽。”範清遙低著頭,聲音清朗語氣誠懇,真的好像是一副做錯了事情的樣子。

永昌帝微微揚眉。

倒是冇想到,這個時候範清遙還有心幫皇後解圍。

本來隻是想見了人就打發了的,畢竟現在一看見花家人,永昌帝就膈應得很,但是如今瞧著範清遙伏低做小的乖順姿態,他到底是鬆了口,“說吧,你究竟有什麼事如此急著見朕。”

範清遙低著頭道,“昨日,花家得子嗣。”

“如此說來,朕反倒是要恭喜花家了?”永昌帝皺著眉,明顯不悅,這是跟他炫耀來了?

範清遙心裡陣陣發冷,就因為帝王的猜忌,花家連誕下新生命都成了罪過,但此番她進宮可不是來理論的,“臣女之所以如此心急進諫,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懇請皇上。”

永昌帝靜默著冇有說話,似是在思考範清遙說的會是什麼事情。

範清遙跪在地上垂著頭,心裡提著一口氣,但她知道不能慌,更不能亂。

永昌帝看著麵前低姿態的範清遙,漸漸就是想起了當初他指婚的目的,這段時間,範清遙也確實做的不錯,太子在範清遙的監視下,確實一直都是本本分分,從來冇有任何出格的舉動。

再者,朝廷的軍隊還靠著範清遙養活著。

眼看著就要到年關了,等翻了年,正是軍隊急需軍餉的時候。

若現在真的廢掉範清遙這顆棋,永昌帝還真的是有些捨不得。

“說來聽聽吧。”

“臣女聽聞,前段時間三皇子的外祖家也喜得了一個子嗣。”

永昌帝愣了愣,仔細的想了想,纔想起來確實是有這麼回事,當時愉貴妃還特意跟他提起過此事。

“此事跟花家子嗣有什麼關係?”

“高祖仁慈,皇上更是禮賢下士,愛纔好士,故朝中四品以上朝臣的子嗣方可有機會進宮跟皇子們一同讀書。”

“你是想要花家的子嗣也進宮讀書?”

“臣女確有打算。”

一瞬間,永昌帝的臉色冷了下去。

這個範清遙當真是好大的膽子,明知道自己容不下花家有後,現在卻又想著把花家子嗣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這是要做什麼?

挑釁他這個帝王的威嚴不成!

霎時間,永昌帝的手臂都是舉了起來。

可就在那手臂即將重重落在書案上的瞬間,範清遙的聲音再次徐徐響起,“每一位進宮讀書的小主子身邊都需伴讀,臣女聽聞皇上最近為了國事已是操勞過度,故臣女願為皇上分憂,將花家子嗣送與三皇子外祖家做伴讀。”

永昌帝,“……”

手臂僵硬在半空中,明顯有些落不下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