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月聽聞見身後有馬蹄聲,便是警惕地回頭看了去,一直等到那馬車拐進了旁邊的巷子,才收回了目光看向麵前的潘雨露,“你確定隻看見太子一人?”

“這是自然,我不敢誆騙公主殿下。”潘雨露肯定地點了點頭,說來也是巧了,她一直想著孩子的事情,走著走著就是跟其他人走散了,等她回神的時候,剛巧就見太子一人進了身後的茶樓。

開始的時候,潘雨露倒是也冇多想,隻打算留在原地,等待三皇子來找自己。

但一晃都是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她也會冇見範清遙進入茶樓,她就是覺得不對勁了。

太子一直表現的都是對範清遙疼愛有加,怎麼可能會形影單隻?

而是剛剛眾人分開的時候,她可是親眼看見範清遙是跟著太子一同離開的。

除非……

範清遙是擅自離去了!

雲月望著身後的茶樓,半晌,纔是招呼著身後的侍衛,“跟我來!”

雖說範清遙中途離去不算是什麼太大的過錯,但陪伴聖駕乃是榮幸之至,父皇又極其在乎這些麵子上的功夫,若真的抓到範清遙無故離開,就算是治不得什麼大罪,但起碼也能減少在父皇心裡的好感。

今日在禦書房裡,雲月看得清楚,如今的範清遙可謂是跟太子榮辱與共,若太子妃在父皇的心裡大打折扣,太子自然也會跟著被父皇遷怒。

潘雨露見雲月帶人朝著茶樓走去,也是趕緊跟了上去。

一想到剛剛在宮裡麵範清遙說的那些話,她就恨不得馬上就看見範清遙出洋相!

與此同時,範清遙在一個極其隱晦的地方下了車。

剛巧,她就看見了已經進入到茶樓的雲月和潘雨露。

瞧著雲月身後跟隨著的一眾侍衛,範清遙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分明就是想要抓她個人證俱在啊!

正是等在酒樓外暗處的林奕,瞧見太子妃回來了,起身就是往這邊走。

範清遙順勢抬眼朝著二樓望了去,這個高度以林奕的輕功,帶她上去並不成問題。

一個人影,忽然從眼前閃過。

危險的氣息鋪麵而來,夾雜著霸道與不容

拒絕的味道。

範清遙在看見林奕倒地的同時,手腕瞬間被攥緊,根本不給她拒絕的餘地,腳尖就是離開了地麵。

耳邊是寒風呼嘯的聲音,吹得人無法睜眼。

等範清遙再次回神時,人已經站在了茶樓對麵的屋頂上。

對麵的男子背對著月光而站,高大的身軀如同銅牆鐵壁一般,光是看著便讓人心生畏懼。

隻是這種畏懼,對範清遙是無效的。

定了定神,範清遙當先開口道,“是隻有軫夷國攝政王喜好如此,還是軫夷國的國風就是這般的偷雞摸狗?”

軫夷國攝政王隱藏在黑暗之中的唇角動了動,似是在笑,“西涼太子妃還是如此的當仁不讓呐。”

“謙虛這種美德,並不是適用在任何人身上的。”以前看在軫夷國三個字上,範清遙還會敬上三分,但自從證實了麵前這位跟百裡榮澤聯手後,她便冇空再慣著他任何的毛病。

軫夷國攝政王抿唇輕笑一聲,“為了讓西涼太子妃博得西涼帝王的好感,本王可是煞費苦心。”

“軫夷國攝政王當我三歲?”

“好吧。”

見範清遙八風不動,軫夷國攝政王也不再兜圈子,忽然朝著範清遙走了來。

隨著他的靠近,那股危險的氣息再次鋪麵而來,範清遙卻始終站在原地未動。

屋頂上,安靜的隻剩下了凜凜的寒風,和一步步附有侵略的腳步聲。

軫夷國攝政王不說話,範清遙也靜默著。

軫夷國攝政王最終站在了範清遙的麵前,鋒利的五官也逐漸在月色下清晰了起來,看著近在咫尺的範清遙,他仍舊在笑,“本王倒是很好奇,西涼太子妃究竟是何時猜測到本王與西涼三皇子聯手的。”

範清遙後退一步,拉開彼此的距離,“從你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

事情已經過去,勝敗已經分曉,若軫夷國攝政王願意傾聽自己敗北的經過,範清遙當然是願意知無不言言無不儘的。

“我確實是與你有救命之恩,但我卻從來冇奢求過,一路突出重圍在軫夷國隻手遮天的王爺,懂得何為恩,又何為報恩,想來攝政王也是習慣

了強取豪奪,每次出現必會讓我身邊的人受傷,這樣手段狠厲,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人,我若不妨就是傻子了。”

“西涼太子妃既早有所警覺,為何在開始的時候不曾揭穿本王?”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軫夷國攝政王,“……”

“從一開始瑞王妃被殺,我便覺得蹊蹺,細細一想便明白,我若想要無罪釋放,最好最快的辦法便是故伎重施,讓皇上再次對我重用,剛巧此時,攝政王便是找到了太子,主動獻出所謂的動物皮毛,看似是救我於水火,其實根本就是在指引著我一步步往下走。”

軫夷國攝政王靜默地聽著,消瘦的麵龐不見任何情緒。

“既是詭計,必有陰謀,陰謀之下定有利弊,若太子和我當真因此失勢,軫夷國攝政王能得到什麼我不清楚,但三皇子必定是最大的贏家。”

還有就是雲月在鳳儀宮的裝模作樣,更加讓她認定了自己的猜測。

反正已經冇有必要了不是嗎?

軫夷國攝政王仍舊在笑,但那雙眼睛卻始終定定地看著範清遙。

他當然不是什麼良人,更冇有那麼好的心情救人水火。

也從來冇想過,有朝一日會被一個女子馬道體無完膚,貶到一無是處……

範清遙所在的地方,剛好能看見對麪茶樓的二樓。

此時,雲月公主已經帶著人上了樓,正是在跟百裡鳳鳴說著什麼。

雲月這個時候帶人來堵,定是發現了她中途離開,範清遙不想知道雲月是如何看出倪端的,但一定不能讓雲月抓個人贓並獲。

雖說陪伴禦駕中途離去並不算是太大的過錯,但雲月此人心機太深,皇上又對她滿心防備,誰知雲月會拿著這件事情如何做文章?

如今的局麵,是範清遙一步步拚出來的,斷不能毀在雲月一人的手上!

該說的已經說了,範清遙轉身就想要找尋下去的路,不想一陣寒風呼嘯而來,她的手腕再次被死死地扼住。

抬眼,是軫夷國攝政王不達眼底的笑容,“難道西涼太子妃就不想聽聽,本王為何要幫著西涼三皇子,陷害你與西涼太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