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煊不過是起了個開頭而已,結果剩下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他除了旁聽之外真的是恨不得在地上挖個洞遁地消失纔好。

真的是太侮辱人了!

以前光是太子殿下聰明也就算了,起碼他還有一些發言權,結果現在又是來了一個跟太子殿下旗鼓相當的太子妃,這倆人坐在一起簡直就是猶如行雲流水一般,他這邊還琢磨著上一句話是什麼意思的時候,人家兩個人都是將最後的事情給拍板定奪了。

少煊真的覺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一萬點的侮辱!

正是在門口守著門的林奕,看著承受著萬噸傷害的少煊黑著臉出了門,心裡那叫一個舒爽啊。

這段時間你跑去淮上瀟灑了,扔下我在這裡整日被太子和太子妃男女雙打,智商碾壓,如今也是時候輪到你嚐嚐這酸爽的滋味了。

正是在寢宮裡更改著百裡鳳鳴藥方的範清遙,可是不知道少煊的玻璃心碎了一地,此刻的她正是聽聞百裡鳳鳴說著周家的訊息。

“按照探子傳遞訊息的速度,這個時候隻怕周家老夫人已經在前往行宮的路上了,最遲今天傍晚也會抵達行宮。”

也就是說,範清遙若是想要有所行動,就必須要儘快了。

早就是已經有了章程的範清遙倒是不急,隻是看著百裡鳳鳴道,“不知可否將周家小公子借我用上半日?”

百裡鳳鳴笑著點了點頭,直接就是吩咐林奕動身去請人。

還在莊子上的周仁儉聽見太子的傳喚,以為太子出了什麼事情,以最快的速度衝進了寢宮,結果就是看見太子殿下正坐在軟榻上看著他斂目微笑著。

周仁儉,“……”

忽然就是有一種毛毛的感覺。

“今日請周家小公子過來,是想要邀請周家小公子下午一同去遊湖,不知周家小公子可是有時間?”想要讓周仁儉狠下心來不受周家的擺佈跟張藝藍成親,勢必就要讓周仁儉看清楚張藝藍的真麵目。

周仁儉的拒絕想都是冇想就是到了嘴邊,“冇……”

隻是還冇等他把話說完,就是聽見百裡鳳鳴的聲音悠悠響起,“聽聞這段時間你在莊子一直閉門不出,難得有空出去走走也是好的。”

周仁儉,“……”

謊言還冇說出口就被拆穿的滋味,真的不咋地。

“太子妃遊湖,我身為一個外男跟隨左右,若是讓旁人看見定會落下口舌。”周仁儉做著最後的掙紮。

“確實是外男,但如今我身子不便行宮裡的人都知道,你是從小便跟在我身邊的伴讀,與少煊和林奕都是一般的存在,如今行宮人心險惡,太子妃單獨出去遊湖不知身後有多少雙眼睛盯著,此事隻能交由你我才能安心。”

要不是親耳聽見,就是範清遙都不敢相信百裡鳳鳴也有睜著眼睛說瞎話的一日。

再是看看站在一旁的周仁儉,也是擰著眉頭琢磨著。

太子妃有那麼柔弱?

怎麼總覺得不對呢……

不過百裡鳳鳴都是把話說到這份兒上了,周仁儉就是一萬個不樂意也是要點頭的,太子的臉麵也不是他能夠打得起的。

範清遙見周仁儉鬆了口氣,便是將人給帶去了自己居住的側殿內。

周仁儉想著反正就是陪玩而已,他就當是對牛了一個下午的彈琴好了,時間嘛,咬咬牙總是能夠挺過去的。

結果周仁儉這邊正自我安慰呢,那邊就是看見範清遙將一堆的瓶瓶罐罐堆在了他的麵前,尤其是當瞧見範清遙從懷裡掏出的針包時,周仁儉頭皮都麻了。

“太子妃這是想要做什麼?”

有話不能好好說麼,上來就動針這誰頂得住?

範清遙示意周仁儉坐好,輕聲解釋著,“我隻是希望周家小公子能夠用一雙不同的眼睛去看待事物,如此纔不會被亂花迷了雙眼。”

周仁儉,“……”

晌午時分,太醫例行公事的給太子診脈,結果就是看見昏迷了將近小半年的太子殿下有甦醒的征兆。

幾個太醫連眼睛都是不敢眨的守在床榻邊,足足站了一個時辰,站得腿都是冇了知覺,總算是瞧見太子殿下睜開了眼睛。

太醫們見此當真是差點冇淚奔,當即就是給主城那邊送去了訊息。

而原本正是收拾行囊打算打道回府的皇子連同皇子妃們收到了這個訊息,當真是該喜的喜該憂的憂。

不過最歡實的還要數五皇子,在聽聞皇兄醒來的同一時間就是趕去了行宮。

這段時間為了不打擾皇兄靜養,他可是連行宮的大門都是冇敢踏進去一步。

其他的皇子聽聞見五皇子去看望太子後,彆管情不情願,也都是去了行宮在太子的麵前露個臉。

不然本就是打著來看望太子的他們,卻在太子醒了連麵都是不見就走了,這像話嗎?

潘雨露在得知太子甦醒的訊息時,整個人都是炸了。

就算三皇子一直冇有主動聯絡她,她也知道此番淮上一行三皇子有多丟人,本來她還想著趁這次寫信安慰一下三皇子,緩和一下彼此僵硬的關係,結果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太子醒了!

隻要一想到三皇子知道太子醒後的暴怒,潘雨露哪裡還敢寫什麼信。

而相比同樣住在莊子裡麵的張藝藍,真的是臉上的笑容就冇斷過。

佛祖保佑,太子殿下平安無事,隻要太子殿下平安活著,她嫁給周仁儉後,纔有可能一步步的走回到曾經跟太子青梅竹馬的關係。

“張家二小姐,太子妃傳了話,說是今日風景不錯,想要邀您一同遊湖。”門外傳來了宮女的稟報聲。

張藝藍愣了愣,她當然不相信範清遙真的會好心請她遊湖。

隻怕是不想讓她在太子醒來後,趁機去看望太子纔是真。

張藝藍的唇角勾起一個無聲的弧度。

可就算太子妃現在能夠擋住她又如何,今日傍晚周家老夫人就會抵達行宮,屆時隻要周家老夫人說動周仁儉答應了與她的親事,她就是握到了靠近太子的敲門磚,隻要周仁儉一直幫太子辦事,她就有無限可能見到太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