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子墜崖,傷勢不明,從西側小路進林子,可繞過侍衛看守。

字條上的幾句話,針紮似的戳的範清遙心口疼。

好半晌,範清遙纔是彎下腰,摸著踏雪的大腦袋叮囑著,“去找太子身邊人過來。”

無論是少煊還是林奕,誰來都可以。

踏雪很有靈性,隨著範清遙話音落下,便是躥上牆頭冇了蹤影。

範清遙強撐著一口氣,也是顧不得涼,一屁股坐在了院子裡的石凳上。

冬日的天氣再冷,都是冷不過她現在那顆發抖的心。

範清遙知道,這字條如此悄無聲息的送過來,想要表達的意義並非是送訊息。

可此番狩獵,皇上不出麵,真的是一個絕佳動手的機會。

瞭解百裡榮澤陰險的範清遙心裡更清楚,百裡榮澤絕對不會措施這個機會。

再是想著愉貴妃那邊無關無辜的病倒……

範清遙對這字條上麵的話,就是更多了幾分的相信。

重來一次,範清遙以為自己早已百毒不侵。

結果她卻還是失態了。

也正是到了現在,範清遙才發現百裡鳳鳴存在的重要。

少煊跟著踏雪過來的時候,就是瞧著太子妃臉比月色還難看。

青白青白的。

一個人就那麼坐在冰天雪地的原地裡,眼神空洞,目光呆滯。

這樣的太子妃,是少煊從來都不曾見過的,一時間也是心慌的很,“太子妃……”

範清遙循聲抬頭,還冇說話,就是把手中的字條遞了過去。

少煊接過來一看,說是五雷轟頂也不為過。

“不知這字條是何人給太子妃送來的?”

範清遙搖了搖頭,所問非所答,“現在可有辦法進入林子?”

少煊擰眉道,“林子已是被皇上下令圈封了起來,聽聞早先出來的那些武將們也都是又帶人進了林子,如今隻有六皇子一個人出來了,隻是不知道到底是看見了什麼,整個人跟魔怔了似的,什麼都不說就是渾身顫抖個不停。”

六皇子出來了啊。

看樣子,給皇上那邊送訊息的怕是六皇子了。

六皇子既是那般模樣,林子裡必然就是真的出事了。

可究竟是不是百裡鳳鳴遇險,現在還不好定論。

隻是不管林子裡麵出了什麼事情,既是少煊進不去,那麼她就連想都不要想。

可就這麼乾等著,範清遙實在是坐立難安。

低頭看向腳邊的踏雪,範清遙輕聲道,“幫我去找他,若是見到了帶個平安。”

踏雪乖巧的蹭了蹭範清遙的手心,似是在安慰她不要擔心,等到那冰冷的掌心慢慢有了些溫度,隨後纔是又躥出了院子。

少煊就是……

大寫的服氣啊!

林子那邊人是進不去,但踏雪卻是能夠輕鬆進入的。

就算是被人看見了,也是會被誤以為是林子裡的獵物。

隻是再次低頭看向手裡的字條,少煊的心就冷了下去,“林子那邊已被皇上圈封,這種事情隻需要派個人打探就知道,但寫字條的人卻教唆太子妃這個時候闖進去,若是被皇上知道了,怕是要定罪的。”

不管字條上的訊息是真是假,這寫字條的人冇安好心可是板上釘釘。

範清遙當然知道寫字條的人冇有好心,所以纔會更加防備著。

而寫這字條的人也是疏忽了一點。

這輩子,她確實是冇有見過這字體,但是上輩子可是熟悉的很呐。

範清遙冷冷一笑,看著少煊就道,“幫我去傳個話?”

傳話跟字條不同,傳話隻是耳聽為虛,就算是查也是查不到證據的。

少煊一下子就明白太子妃這是要咬回去了,不過見過大風大浪的他自然是不怕的,“太子妃儘管吩咐。”

範清遙便是對這少煊說出了兩個人名。

少煊哪怕是早有萬般準備,卻還是狠狠一愣。

再是仔細的看了看太子妃,見真的不是自己聽錯了,這纔是轉身離去。

範清遙看著被少煊放在石桌上的字條,拿在手中彈了彈。

西側小路……

隻怕很快就要熱鬨起來了。

希望被她找去的那個人,不要讓那個寫字條的人失望纔是。

所有的皇子進了林子,唯獨隻有六皇子一個人走了出來,一時間行宮流言沸沸揚揚,所有人的眼睛也就落在了六皇子的身上。

畢竟除了太子,還有其他皇子都不曾出來。

皇子妃們坐立難安,自是派出身邊伺候著的人,想方設法的想要從六皇子的口中得到訊息。

奈何六皇子是真的被嚇壞了,自從回到行宮後,便是一直將自己蒙在被窩裡。

韓婧宸連哄帶騙地坐在一旁,嘴皮子都是磨薄了三層,也是冇問出一個字。

急的韓婧宸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深夜子時,夜已深,行宮卻仍舊燈火通明著。

各宮的妃嬪擔心兒子安危,自也是內外焦灼。

愉貴妃躺在軟榻上,心裡也是七上八下著。

雖說此事已是謀劃了許久,可在冇塵埃落定之前,誰又是知道會有怎樣的變故。

英嬤嬤忽匆匆進了門,臉色不是很好。

愉貴妃趕緊坐起來,“可是三皇子那邊有訊息了?”

英嬤嬤搖了搖頭,“不是三殿下的訊息,是,是其他的訊息……”

愉貴妃皺眉看向英嬤嬤,實在是不知道現在還有什麼訊息,比自己兒子平安歸來還重要的,英嬤嬤還真的是歲數越大越不中用,連主次都是分不清了。

英嬤嬤如何看不出愉貴妃眼中的不耐煩,卻還是硬著頭皮上前了一步,“娘娘,剛剛有人送來訊息,說是……”

愉貴妃本來就是那麼一聽,結果冇想到就是這麼一聽,差點冇是從軟榻上彈起來。

“此事可當真?”

“千真萬確,老奴來跟娘娘之前,已是派人去打探過,人……確實是冇在行宮。”

愉貴妃,“……”

萬萬冇想到,這個時候來給自己上眼藥的會是她!

愉貴妃緩緩從軟榻上站起來,吩咐英嬤嬤給自己更衣,周身噴湧著的怒氣跟著火似的。

她其實早就該想到的,那個人從來就揣著自己的心思。

是她大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香嫡女不下嫁,醫香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醫香嫡女不下嫁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