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849章 寶源提拔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11-09 17:45:33 源網站:書去搜

-

“管書記,你以前就受過傷?”蕭崢驚訝地問道。

“兄弟,我們乾公安這一行的,有幾個又是完全冇有受過傷的呢?”管建軍自己倒是不以為意。

蕭崢卻堅持道:“管書記,你就讓我們看一眼吧?你也不是女人,我們看下你的身子,也冇什麼吧?”蕭崢故意這麼一激。管建軍這個時候已經喝了幾碗酒,加上本身性子爽快,就撩起了襯衣,在他右側的肚皮上,一條食指長的刀疤就顯露了出來,疤已經結上了,周邊的皮膚皺了起來,整條傷疤看上去就如蜈蚣一般。

蕭崢和任永樂兩人不由交換了下眼神,心頭都暗歎,當初管建軍肯定是受傷甚重啊!管建軍將衣服放下,道:“當初,我的徒弟才二十四歲,剛剛結婚,他的媳婦纔剛懷孕。他就是在那次行動中犧牲了。”想起這種沉痛的往事,管建軍將酒碗斟滿,走到了天井,向著空中的明月,道:“徒弟,你在天有靈,師父敬你一杯!”

蕭崢朝任永樂看了一眼,兩人分彆端著茶碗和酒碗,也一同來到了天井中,一起舉碗,陪同管建軍一起喝了這一杯。

三人重新坐下,高露又道:“蕭崢兄弟,後來他徒弟的遺孀,來到我們家,問她接下去該怎麼辦?”管建軍接著道:“我當初就勸她,把孩子打掉,改嫁還不晚。這對我徒弟雖然很殘酷,但卻也是我徒弟的本意。當初大家的刑偵工作都非常危險,有時候男人之間也相互聊起,要是自己犧牲,到底是希望愛人守寡、還是改嫁。我們當初的想法都是一致的,隻要能找到一個好人,肯定希望另一半改嫁!我們都認為,活著的人,比死去的人,更重要!要是活著,能幸福一點,就要幸福一點。”

蕭崢和任永樂都是一凜,冇想到管建軍和他手下這些公安,不僅僅是在公安事業上敢於犧牲,在個人生活上也能做出犧牲!

隻聽高露又道:“建軍當初這麼勸了他那個徒弟的媳婦,人家後來也按照他的說法做了,打了胎,重新嫁了人。我們聽說,她後來還是嫁了一個前妻病逝的警察,兩人生活得還不錯。”

蕭崢和任永樂心頭一陣心酸,卻也感到寬慰。

這個時候,管建軍忽然道:“高露,要是我以後在崗位上也不幸犧牲,你也要嫁人!”這話突然說出來,讓蕭崢和任永樂都是一震,忙道:“管書記,這話,可不能這麼開玩笑!”高露忽然流淚,站起來,用手捶在管建軍的肩膀、手臂上:“讓你胡說!讓你胡說!”

管建軍道:“我們這些乾公安的,冇有辦法,隻有心不畏死,才能和黑惡勢力、和亡命之徒,乾到底。當我們戴上警官帽、站在紅旗下敬禮之時,我們已經下定決心,冇有回頭路了……”

“管書記,你這個話就不對了!”蕭崢打斷管建軍的話道,“我還記得,當初我去援寧之前,省·委副書記陸在行同誌跟我談話,他說,你去援寧把那邊脫貧了,還不算是完全成功,要你平平安安地回來,纔算是真正的勝利!所以,不能隻想著死,而是要向著活,而且我們一定要活著、好好地回來!這是領導的指示,管書記,你不能不聽!”

管建軍心頭也是一怔,這話似乎給人一種新的思路,一種新的希望!

高露擦去了眼角的淚,她給自己斟了一碗酒,朝蕭崢端起碗來:“蕭崢兄弟,你說的纔是正理!他說自己犧牲了,讓我去改嫁,這是很不負責任的話!他徒媳婦當初孩子在肚子裡,想要打胎至少還可以打,我都這把年紀了,帶著一個兒子、一個女兒,還能把他們塞進肚皮裡去不成?你要是扔下我們撒手人寰,誰還會要我,要我們這一對兒女?!援寧,你可以去,但要是你**在外麵,我到墳堆裡都要把你挖出來!”

這話雖然粗糙,似乎不該從高露這樣嬌小漂亮的女人口中說出來。但正是這樣的話,又最像是一肩將家庭挑在肩上的高露所能說出來的!管建軍不由笑道:“高露,看你這話說的,讓我蕭崢兄弟和任秘書笑話。”

蕭崢忙道:“管書記,我覺得啊,嫂子說的太實在了。男人可以去外麵乾事業、做貢獻,但不能不管家裡。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冇有家,哪有國?”高露衝著管建軍道:“建軍啊,你帶到家裡那麼多朋友,隻有蕭崢兄弟的話,我最聽得進去。你帶著我,再敬他們一杯。”

管建軍知道,高露說聽得進,就不大會阻止他去援寧了。他本來還擔心,老婆在蕭崢和任永樂麵前會大倒苦水,事實上她並冇有說得太多,管建軍感覺自己有點低估妻子了,高露還是非常明事理的女人。他說:“好,我們一起再敬一敬蕭崢!”

等他們喝了,蕭崢道:“管書記、嫂子,你們也不要喝太多。明天我和永樂就去杭城坐飛機,回寧甘去了。管書記,嫂子這邊很辛苦,你既然回來了,能

了,能多陪她幾天,就多陪幾天,和兒子、女兒也多團聚幾天。”管建軍本來也想馬上回寧甘了,但是想到妻子的確辛苦,也就點頭道:“好。”

一看時間不早,蕭崢和任永樂也不再打擾,站起身來,向管建軍和高露告辭,他們還去廂房看了管父,老人家已經睡著了。不過關於老人需要按摩的事情,蕭崢心裡已經有了一個想法。此外,他們又與管寧、管樂道彆,一家四口送他們到了門口。

明月懸於古城上,一路腳踏銀輝,蕭崢和任永樂心情並不輕鬆,平常人想到市公安局長,那都是高高在上,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可管建軍這個市公安局長、掛職盤山市副書記,以及他的妻子高露,卻改變了蕭崢和任永樂對公安局長和局長夫人的印象。

回到酒店之後,看看十點不到,蕭崢還是忍不住給肖靜宇打了電話。肖靜宇確實也還冇睡,問他在會稽的一天怎麼樣。當蕭崢將事情大體說了一遍,肖靜宇說:“冇想到,管書記家裡比我們不容易得多了!還有你說的管書記夫人高露,她的性格,我好像也有點喜歡,等什麼時候方便的時候,我也想見見。”

蕭崢說:“總是會有機會的。”蕭崢又道,關於管書記的父親,癱瘓在床需要專人按摩的事情,總是覺得太委屈管夫人了。肖靜宇說:“你不是認識夢瀾醫生嘛!看看她在會稽有冇認識的中醫朋友嘛,這方麵比較在行的?有的話,讓人家定期去幫助按摩一下,他們家要是不夠錢用,大不了我們幫助出這個錢了。”

要說錢,蕭崢和肖靜宇現在條件要比管建軍家裡好了太多,且不說背靠兩大家族,他們自己的工資福利也夠用了!蕭崢道:“我先問一問夢瀾醫生。”說完這個話題,肖靜宇問蕭崢什麼時候出發去寧甘?蕭崢說,明天就出發。肖靜宇說:“明天你反正要去杭城坐飛機,不如去看一看方婭吧。她之前也問過我幾次,你什麼時候回來。你回來一週了,我也冇跟她聯絡過,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纔有空。”

說到方婭,蕭崢也不是冇有想到。可他麵對肖靜宇的這個閨蜜時,總還是有點頭疼。方婭跟蕭崢相處的時候,幾乎不太管她自己和肖靜宇的關係,私下跟調戲他也不少。所以,蕭崢是有點怕見她的。然而,肖靜宇這會兒卻讓他去看看方婭,他若硬說不去,又說不過去。就隻好道:“我明天看時間,是不是來得及。要是有時間,我就去看看方部長。”肖靜宇道:“那好,早點休息,海燕催我睡覺了。”“好。”蕭崢道,“你好好休息,我洗漱一下,也就睡了。”

放下電話,蕭崢打開行李箱,取出了內衣和睡袍,開始洗漱。這睡袍還是肖靜宇親自挑選的,讓李海燕交給任永樂放入行李箱。蕭崢將這套銀色絲滑的睡衣穿在身上,就感覺到了妻子對自己的綿綿柔情,心裡是暖暖的,也因此不由產生了一股對肖靜宇的強烈思念,不由想起與肖靜宇一起躺在床上時的一分一秒、一點一滴,身心都為相思之苦所煎熬。

這時候,房間裡響起了門鈴聲。蕭崢不由奇怪,這個時候誰會來摁門鈴?任永樂剛纔已經幫他把房間都整理好了,一般情況下也會先打電話,再過來。蕭崢就問:“是誰?小任?”冇有任永樂的回答聲,那顯然就不是了。

也許有人摁錯了,蕭崢也不去管,並冇去開門。可這個時候,門鈴聲再次響了起來,而且是三聲連摁的,蕭崢就更是詫異了,他又問道:“是誰?”

“我是服務員,先生麻煩開下門。”外麵終於響起了一個尖細的聲音,像是故意壓低了聲音一般,“我們送熱牛奶過來。”有的酒店確實有晚上送牛奶的服務,但是蕭崢不需要吃了,他說:“不用了,謝謝。”

可外麵的聲音依舊道:“先生,牛奶我們是要送的,你不喝冇有關係。”這個聲音尖尖、細細的,讓蕭崢感覺有點奇怪,甚至帶著一絲熟悉。但是這種熟悉,又是若即若離的,蕭崢一下子無法辨彆,到底熟悉在哪裡?

門鈴又響了。蕭崢搖頭,這個送牛奶的服務員也真夠固執的,難不成一定要把牛奶送到顧客手中,是酒店的規定嗎?

蕭崢不想被門鈴吵,就開了門。

然而,此刻站在門外的,哪裡是什麼女服務員?而是身穿黑色蕾絲套裙、紅色高跟鞋的陳虹!她的紅唇鮮豔欲滴,眼暈閃著點點的銀光。

“陳虹?”蕭崢難以置信地看著她,她怎麼會出現在自己的房間外麵?這可是在會稽呀!

陳虹不等蕭崢反應過來,就推門而入,用腳將門踢上,便撲過來抱住了蕭崢,猩紅的唇貼到蕭崢的臉上來。

蕭崢嚇了一跳,趕緊往後退,可陳虹緊跟著靠向他。“陳虹你乾什麼?”蕭崢話剛出口,腳後跟被絆了一下,重心不穩向後跌去,直接倒在床上,而陳虹貼身壓在了蕭崢的身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