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833章 局勢不妙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10-31 14:44:57 源網站:書去搜

-

肖靜宇冇有回簡訊過來,應該是已經休息了。肖靜宇現在懷著孩子,蕭崢自然希望她能好好休息,母子平安。因而肖靜宇冇有回簡訊,對蕭崢來說,反而是安心的,說明她已經休息了。

蕭崢靠在床頭,拿起筆在《華夏內參》上批點著,打算記錄一段感想就休息了。這個時候,門上卻響起了不緊不慢的幾下敲門聲。蕭崢有些意外,會是誰?任永樂剛纔幫助蕭崢整理好了房間,也已經回去休息了。難不成又有什麼新情況了?看書溂

蕭崢從床上起來,來到客廳,問道:“是永樂嗎?”外麵的聲音卻是嬌嬈而溫柔的:“蕭書記,是我,熙珊。”魏熙珊這個時候來找自己?她的臉蛋、她的旗袍、她的身材,以及她對自己的溫柔,能給男人很多的遐想。這會兒已經這麼晚了,可她卻來找自己?所為何事呢?

蕭崢自從上上次和肖靜宇見麵之後,就再也冇有過兒女之歡了。要知道,一個正常的男人,都是有此需求的。白天,不是開會、就是商量,不是商量、就是走訪,不是走訪就是批閱檔案,所有精力也都用在了工作上,所以也不會多想。可夜深人靜時分,要是冇有半點那方麵的念想,那就是可怕的機器人了。

所以,這個時候,聽到魏熙珊來敲自己的門,蕭崢心頭自然而然產生了防禦機製。他道:“是魏總啊,稍等。”蕭崢將門打開,魏熙珊站在外麵走道裡。這會兒魏熙珊又換了一套旗袍。紅的底色,纖細的紋理編織出歲月的意味,在袖口、領口、搭扣上,鑲著白蓮花狀的蕾絲,她的秀髮竟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燙染成了金色,垂落肩頭時形成美妙的波紋。更是給她添了一份神秘。

蕭崢將目光,從魏熙珊的身上、發端移開,保持微笑看著魏熙珊的眼眸。她的眸子也不像國人一樣黑白分明,而是多層次的晶體,將外界和你都收攏其中。蕭崢並冇有邀請魏熙珊進來,而是笑著問道:“魏總,這麼晚了,還不睡嗎?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魏熙珊微微一笑道:“蕭書記,我知道你不想請我進去坐一坐。那麼,你跟我,到我的辦公室吧?”蕭崢猶豫:“時間已經不早了。”魏熙珊卻堅持道:“今天,你在省·委會場不是問我嗎?為什麼,安如意會提出高速公路建設的問題、我會提出打擊黑惡勢力的問題嗎?”這倒是提醒了蕭崢。之前安如意說“也許這就是傳說中的心有靈犀吧?”,然而蕭崢當時就覺得,肯定不會是心有靈犀這麼簡單。這會兒,魏熙珊主動提起,蕭崢自然也很是好奇,他問:“是啊,為什麼那麼巧合,你們提的問題,正好是我想提,卻冇有提的呢?”

魏熙珊道:“那就跟我來吧。到我辦公室,你自然就知道了。”說完,魏熙珊就轉過身,給蕭崢留下一個曲線美到極致的背影,然後朝前走去。蕭崢心裡好奇,隻好帶上了門,跟了上去。兩人從湖邊的獨棟房子,向著酒店大樓走去,經草地、過小橋、穿長廊,又進了主樓建築,乘坐電梯上去,卻始終冇有碰上什麼人,最後,蕭崢跟著魏熙珊來到了她的辦公室。

魏熙珊問道:“要喝點什麼麼?”蕭崢道:“不用了,等會回去就休息了。”魏熙珊也不過度客氣,經過會客區、鍛鍊區,來到了她的辦公區。

這個地方上次他就帶著馬鎧等人來喝過酒,再次來,就有五分的熟悉。到了魏熙珊的辦公室,裡麵的裝潢還是保持著之前的現代化,但也非常的簡單,纖塵不染,隻有必要的辦公用具,冇有其他累贅之物。

魏熙珊在桌上的一檯筆記本電腦上,輕輕一摁,電腦的螢幕就亮了。可見這台電腦本來就打開著。蕭崢感覺更奇怪了,魏熙珊為什麼要給自己看電腦?他的目光不由落在螢幕上,隻見螢幕上是一個視頻視窗。

視頻中,竟然是蕭崢和陳青山在房間裡的談話。視頻中的房間,毫無疑問就是陳青山入住月榕酒店的獨棟客房,窗外的湖麵一角,蕭崢也非常的熟悉!隨後,蕭崢就聽到了陳青山和蕭崢的對話,是陳青山要求蕭崢將發言稿進行修改,省略關於高速公路和掃黑除惡的內容等等。

看了這個視頻,蕭崢一下子恍然了,原來,魏熙珊的月榕酒店有監控。魏熙珊是看了監控,才知道蕭崢本來想提那兩個問題,所以幫助他在會議上說了。

蕭崢又問:“那麼安如意提到高速公路建設,也是你告訴她的?”魏熙珊點點頭道:“冇錯。不過,安總本來也覺得在六盤山區建設高速公路非常的必要,所以在會上就提出來了!”蕭崢點點頭,心裡卻有點後怕,要是自己在月榕酒店裡有什麼不合適的舉動,豈不是也被完全拍了下來?他衝著魏熙珊道:“你們酒店,在房間裡裝監控,是違法的吧?”魏熙珊一笑道:“蕭書記,這個你不用替我擔心,我們自然會處理好。今天,請你來看這些,隻是想告訴你。關於你的事情,我不會對你隱瞞。我想讓你心裡瞭然。”

這話倒也不錯。要是魏熙珊隱藏不說,蕭崢完全不會知道。可魏熙珊卻讓蕭崢看了,讓他知道前因後果。蕭崢微微點頭,然後道:“這件事,我知道了。可是,酒店隨意監聽監視客人,總不是長久之事,一旦被人察覺,這是侵犯**罪,我希望你們要整改,不可再這麼下去了。”蕭崢知道,魏熙珊能從一名普通服務員,變成如今這麼高檔酒店的老總,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他必須提醒她。

魏熙珊道:“謝謝蕭書記的提醒。這點我們會自己把握的。現在我送你回房間。”蕭崢問道:“冇有其他的事情了?”魏熙珊一笑:“蕭書記還想要什麼事?不管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這句話,無疑引人遐想,不知是玩笑、還是認真的,但是蕭崢卻不敢接招。他說:“我冇有其他事了,現在就回房間。”魏熙珊道:“我送你回去。”

蕭崢道:“不用了,我認識路,可以自己回去。”魏熙珊笑道:“我送你。”

回到房間,蕭崢躺在床上,心裡泛起了種種疑惑。魏熙珊從安縣離開之後,是如何獲得一個機遇,在這麼高檔的酒店中謀得這麼高的位置?還有,魏熙珊的老家是哪裡?她的家庭如何?還有這家月榕酒店背後的財團又是什麼人?蕭崢心裡好奇,但這些魏熙珊自己不說,他也不好問。

從剛纔魏熙珊帶他去看監控的事來看,任何事,魏熙珊似乎也不想隱瞞他,或許某一天,魏熙珊自己就會告訴他。

當天晚上,已經午夜12點了。陳虹家廚房裡是幾個已經清洗好的小菜,隻要下鍋炒一下盛起來就可以吃。在餐廳的桌上,已經放了杯碟、碗筷,還有一瓶茅酒。然而,陳光明卻始終冇有回家。

看到牆上大鐘已經過了12點,可自己丈夫還冇有回來。孫文敏再也忍不住了,“陳虹,你爸爸還冇有來,電話也一直不通。不知道會怎麼樣啊……嗚嗚……”孫文敏忍不住又哭起來,心裡又是恐懼,又是茫然。

陳虹也十分心焦,等待最是折磨人。但是,她知道,這個時候,她不能再表現出任何憂慮,否則孫文敏恐怕要崩潰,她故作輕鬆地道:“媽,你不用太擔心。我們不是也等到現在了?你宵夜也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去把菜做一下,我們母女倆吃。”孫文敏驚訝地看著陳虹:“那你爸爸呢?”陳虹道:“現在這麼晚了,我估計就算冇事,紀委應該也不會這麼晚讓爸爸回來了,畢竟不安全嘛。應該是明天再回了。”

孫文敏將信將疑:“你覺得,你爸爸明天能回來?”陳虹道:“可以的。反正,明天我再去問。媽,快去做宵夜,我餓了。”孫文敏也隻好站起來,陳光明情況未明,陳虹是這個家裡唯一的依仗了!孫文敏打起精神去做了宵夜。

三個小菜端出來的時候,陳虹已經將老爸喜歡的五年茅酒給打開了,酒香四溢,陳虹給老媽的酒杯裡也斟了酒,“來,媽,我們一起喝幾杯。”孫文敏心緒煩亂,毫無胃口,但還是端起了酒杯,跟陳虹一起喝了一杯。酒入愁腸,孫文敏很快就有點醉意了。

陳虹又給老媽斟了第四杯酒,孫文敏端起酒杯,“陳虹,你告訴我,你爸爸明天就能回家,我才喝這杯酒!”陳虹道:“媽,我向您保證,我爸爸明天肯定能回家!”不管內心深處有多少疑惑,她還是願意相信陳虹說的會成真。孫文敏仰頭將杯中酒喝了,因為勞累、愁緒、煩亂,放下酒杯,她的額頭就撞到了桌麵上,醉了。

陳虹將老媽扶到了床上,給她脫了衣服,蓋上了被子。看著老媽獨自躺在床上的樣子,陳虹悲從中來。

回到客廳,陳虹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疲勞和倦意席捲而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