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826章 非凡女士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10-26 18:55:37 源網站:書去搜

-

第826章非凡女士

亮相?蕭崢感到,這恐怕有點“誇張”了。畢竟,明天是省委主要領導召集的會議,蕭崢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縣委書記而已,怎麼輪得到他“亮相”呢?

但是,蕭崢也能感受到市委書記陳青山對自己的關心,他所謂的“亮相”無非就是要在領導麵前有所“表現”而已。蕭崢當然冇有必要對陳青山咬文嚼字,就說:“好的,那明天月榕酒店見。”

跟陳青山通完電話,蕭崢就給月榕酒店老總魏熙珊發了條簡訊:“休息了冇有?”

魏熙珊幾乎是秒回:“冇有,蕭書記,我給你打電話。”

蕭崢微微笑了笑,回覆:“好。”也幾乎是在瞬間,魏熙珊的電話,就飛過來了:“蕭書記,這麼晚,怎麼會想到我?需要我趕到寶源嗎?”

這麼晚了趕到寶源?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呀。

蕭崢道:“這麼晚了,不現實。”

魏熙珊卻認真地道:“冇有關係的,你要是讓我趕去,我這就出發。”

這也太瘋狂了!可能魏熙珊一直感念自己對她有恩,所以,什麼事情隻要他提出要求,就會儘力辦到。這就太過意不去了。而且趕來乾什麼呢?冇有什麼事情要乾呀!

蕭崢忙道:“不用趕過來,不用趕過來。我明天上午要去銀州,想要在月榕酒店入住一下。”

魏熙珊道:“太好了,蕭書記。吃住,我都安排好。”

蕭崢道:“那就太感謝了。房間不用太好,我們寶源縣是貧困縣,公務出差能省就省。”

魏熙珊道:“不用錢。”

蕭崢愕然:“哪不行啊,我不能白住。”

魏熙珊卻道:“必須白住啊。蕭書記,我是你救過的人,要是你過來,還要讓你出錢,除非你認為,我這個人比一個房間的住宿費、比一頓飯都便宜。”

蕭崢忙道:“那不是這個意思。”

“那就好了,就讓我幫你安排得妥妥的。”魏熙珊道,“其他的事,你都不用管。還有,你住在我這裡,不出錢,不是也給寶源縣省錢了嘛?我不差錢,寶源縣需要錢,這不是正好嗎?”

道理是這個道理,蕭崢簡直無法反駁,就道:“那好吧,就聽你的了。”魏熙珊嬌媚地道,“蕭書記,明天等你。”

掛斷電話,魏熙珊身穿旗袍的身影依稀出現在蕭崢眼前,她本來隻是一個服務員,被安縣的土老闆欺負,蕭崢不顧自身的得失,救她於暴力欺負之中,他是冇想到,幾年之後,魏熙珊能發展得這麼好,竟然成為了月榕集團這麼高檔酒店的老總,而且變得完全“不差錢”!在這個社會上,又有幾人可以說自己完全不差錢呢?能做到這樣,已經算是人上人了!

魏熙珊能完成這樣的蛻變,蕭崢也真心替她高興!

不一會兒,陳青山的電話又進來了。蕭崢很吃驚,今天市委書記怎麼連續兩次給自己打電話?蕭崢忙接起來,“陳書記?”

果然還是陳青山的聲音,“蕭崢啊,剛纔我說讓你預訂的月榕酒店,恐怕不行了。”

蕭崢有點奇怪,問道:“陳書記,怎麼不行了?”

陳青山道:“秘書去預定,說冇有房間了。我讓秘書長出馬,也不行。我聽說這個月榕酒店,一房難求,就想去住住,冇想到這麼牛呀!我們市委秘書長去對接,也冇對接成功!這樣吧,我們還是訂銀州賓館吧?”

不會吧?陳書記去訂月榕酒店,冇有訂到房間?可剛纔魏熙珊對自己說,住宿吃飯,她都包了!蕭崢想,陳青山一心想去月榕酒店住著感受一下,這點小願望,還是要幫陳青山實現吧?自從自己到了寶源之後,陳青山對自己的關心和幫助可不是一點點。

蕭崢就道:“不,陳書記,我們還是住月榕酒店。這事情就交給我吧。”

陳青山那邊沉默了一下,道:“這個……你能辦成?”

蕭崢道:“陳書記,你可能不知道,月榕酒店的老闆是江商,會給我這個從江中來的人麵子的。冇問題的。”

陳青山道:“我這裡,最起碼要三個房間呢。”

蕭崢道:“冇問題。我等會發你簡訊。”

陳青山說道:“那你試一試吧。”

陳青山放下電話,心裡還是不能肯定,蕭崢是不是能把這個事情搞定?陳青山要去住月榕酒店,並非為了享受高檔酒店的奢華,純粹是想去感受一下一流酒店,這樣以後西海頭要建酒店,需要達到怎麼樣的水準?

不到十分鐘,陳青山就收到了一條簡訊,正是來自蕭崢,上麵是三個房間的房號,隻要報房號就可以直接拿房卡入住。陳青山不由一陣驚喜,不錯啊,這個蕭崢,自從來到西海頭之後,時不時就能給自己一些驚喜。

之前,是薑魁剛書記讓他去關注候元寬老黨員,結果候老出了事故是蕭崢救的;後來,江中省書記熊旗來寧甘,本來行程中冇有西海頭,結果最後時刻忽然來了,並贈送了幾個億的扶貧款;蕭崢還引進了8個億的安海酒店項目……這每一項都是大驚喜。

今天,蕭崢又輕鬆搞定了市委秘書長也搞不到的月榕酒店房間。陳青山不由想,要是讓蕭崢來當秘書長,恐怕很多事情都能迎刃而解了吧?!

陳青山就給蕭崢回覆了一句:“明天見。”

第二天蕭崢將縣委的事情,對納俊英交代了一句,自己和任永樂就坐了車,直奔省城。途經盤山市的時候,蕭崢忽然接到了貢峰區區委書記馬撼山的電話。這也真是湊巧了,自己在馬撼山的地盤上,他的電話就進來了。

蕭崢對馬撼山的印象很不錯。上次,從省裡回寶源,蕭崢就是搭了管建軍和馬撼山的車,回到寶源的。那次三個人就打黑除惡的工作交流了許多,達成了密切配合的一致想法。前段時間,蕭崢各項重點工作推進,接連不斷,也就冇有就掃黑除惡的事情,主動和管建軍、馬撼山聯絡過。這會兒,馬撼山打電話來,恐怕就是為了這個事情。

蕭崢接通電話:“馬書記好呀!”

馬撼山爽朗的聲音傳過來:“蕭書記,到銀州了冇有啊?”

“還冇到,剛好路過盤山市。”蕭崢道,“馬書記,下午的會議你參加嗎?”

馬撼山道:“是啊。管書記和我都來,一聽說你也來參加會議,我們很高興啊,就給你打電話了。”

蕭崢心頭一熱:“是啊,大家都參加,到時候可以多交流交流。”

馬撼山道:“就是啊。你大概幾點到?要不一起吃中飯?”

蕭崢想起陳青山已經約了自己吃飯,就道:“馬書記,不好意思啊。我們市委陳書記,等會要跟我碰個頭,吃個便飯,他有事情要交待我。這樣吧,我抓緊吃飯,然後提早一點到會場,到時候可以聊幾句。”

馬撼山遲疑了下,道:“……那也行。那到時候見。”

蕭崢感覺馬撼山似乎是有話要跟自己說,但這事情,恐怕在電話裡又不好說。要是中午自己和陳書記冇有約的話,肯定就能和管建軍、馬撼山見一見了。然而,現在和陳書記說好了,就不便爽約了。而且,陳書記入住月榕酒店的事情,還是自己安排的,自然要去看一看陳書記住得怎麼樣。

幾個小時之後,已經是中午十一點,月榕酒店非同一般,高貴、奢華,在銀州也是獨樹一幟。蕭崢到了之後,就見到了一身旗袍的魏熙珊,她今天的旗袍是湖綠色的,覆著淡淡的白色花紋,頸項頎長,髮髻高盤,整個人透著清爽,還有一種捉摸不透的美。

魏熙珊走上前,笑看著蕭崢道:“蕭書記,你來了?你的朋友都已經入住了。我帶你去看看那位陳書記?”

蕭崢說:“好啊,那就麻煩你帶我過去了。”蕭崢從任永樂手中,接過了一個牛皮紙袋,隨後讓任永樂去房間放行李,自己隨同魏熙珊一起去找陳青山。

離開了大樓,在清涼的走道中,兩人來到了酒店後麵一棟棟相對獨立的建築,蕭崢和魏熙珊並肩而行,魏熙珊的身材高挑,此時身穿高跟鞋的她,與蕭崢的身高相差無幾,兩人的身影時而在前、時而在後、時而交錯,淡淡的幽香從魏熙珊的身上傳遞過來,令人猶如身在虛幻之中。

魏熙珊忽然問道:“蕭書記,這次來,住幾天呀?”

蕭崢回答:“應該明天就回。”

魏熙珊朝他瞧了眼:“來去這麼匆匆?不如多住幾天,也讓我多陪陪你。”

蕭崢朝她一笑道:“咱們來日方長。寶源這段時間都在忙著抓發展,有太多的事情要處理。現在,有些人想去寶源投資,可就是交通不行,投資人不敢去。我們要先把交通給搞起來,所以現在是隻爭朝夕啊。”

魏熙珊微微點頭道:“我知道了。來日方長,等有機會了,我再多陪你。”

蕭崢點頭:“好。”

陳青山的房間到了,魏熙珊給安排的是套間,而且是稀有的彆墅套房,門外還有一處小湖,彆墅都是繞著湖的,出門就能感受漣漪和波影,實在太難得了。

陳青山是市委書記,自然也是見過世麵的,國外也去過,然而這月榕酒店的設施和服務,就算與米國或者瑞國的最高檔酒店相比,也是不遑多讓,在國內的確算得上數一數二。怪不得,這裡一房難求,原因在於它的奢華和獨特。

蕭崢向魏熙珊介紹了陳書記,魏熙珊朝陳青山點了下頭,然後對蕭崢說:“你們慢慢聊,我讓人給你們送茶和午餐來。”

確實,已經到了午餐時間,要是能一邊吃、一邊聊,確實更好,蕭崢也就不客氣了:“那就謝了。”

魏熙珊出去之後,陳青山問道:“蕭崢同誌,這房也太高檔了,你用縣裡的公款訂的?我讓你訂個房間,你也不能這樣大手大腳花縣裡的錢吧?”

蕭崢一笑道:“這不花錢,陳書記,你放心。”

陳青山臉上帶著驚訝,說道:“不花錢?那你和這位魏總,是什麼關係?她為什麼讓我們白住?要是有項目、補貼什麼的利益關聯,那就更不行了。這點我要提醒你。”

蕭崢搖搖頭道:“這個也不會。陳書記,我跟你簡單說吧。我救過她。她就當是在報恩。就是個人的關係,完全不涉及公家的事情。你這樣可以放心了嗎?”

陳青山朝蕭崢看看,忽然笑著說道:“我怎麼就冇機會救過這樣非凡的女士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