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73章 該拿就拿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73章該拿就拿

這個問題,高雪美應該冇有考慮過,她認為自己老公這個官,是可以做到死的。

縣.委書.記肖靜宇關於“綠色鄉村建設”問題,還真找縣.長方也同商量了。方也同聽後道:“肖書.記,你提出的要求,本來我肯定是舉雙手讚成和支援的。可是關於停礦、搞‘綠色鄉村建設’這個事情,我認為應該三思啊。

肖書.記您到崗的時候,正好一二季度的經濟工作會議都已經開好了。第一季,真是慘不忍睹,我們縣因為gdp總量和增速雙雙排名7縣區最末,因而被市主要領導痛批了一頓。饒書.記,就是在那個會議之後被調走的。”

方也同說的“饒書.記”,就是肖靜宇的前任,前縣.委書.記饒建業。肖靜宇也聽陸部長說起過,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對饒建業的表現都不甚滿意,因為在今年第一季度末,將他調走,縣.委書.記崗位出現空缺。省裡正是看準這個時機,將肖靜宇派了下來,名義上是鍛鍊年青乾部和女乾部。

在肖靜宇下來之前,方也同的確已經主持過一個月的動作。隻聽方也同又繼續道:“從饒書.記走後,到肖書.記您到崗之間的一個季度,我雖然暫時主持工作,可還是痛定思痛,著眼於經濟工作上展現我們安縣的潛力,加大了礦業生產力度,將我縣的gdp增速從最末提到了前2,將季度總量從最末提到了前4,這是有目共睹的,也得到了市主要領導的肯定。

我們縣的經濟建設當前呈現出了良好發展勢頭,全縣上下黨員乾部也剛剛凝聚了加快發展的動力,正等著增量提速呢。要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們突然停礦,就等於是在剛剛要燃起的一爐煤上潑了一盆冷水,給剛剛要開快車的火車踩上急刹車啊。”

方也同的這話,似真似假,肖靜宇並不確切瞭解。但她著實也有些猶豫,儘管她是省裡來的乾部,但是到了地方上,終歸是要聽市裡的,如果市.委市政府對她的工作不滿意,她也很難在安縣.長久待下去。

方也同善於察言觀色,他又道:“肖書.記,我們經濟工作搞不好,說實話,肯定會影響我的發展。但是,這還是小事,畢竟我是基層乾部,上升空間有限,可肖書.記你是省裡下來的,要是因為工作方向問題,讓市.委市政府不高興,有些情況也會被反映到上麵去啊,到時候恐怕影響就大了。”

肖靜宇看著方也同,她已經明白了方也同的意思,他是想要嚇她。肖靜宇就道:

“方縣.長,我們搞礦山開發,雖然能有些短期效果,但這種以破壞環境為代價的經濟發展模式,不符合21世紀科學發展觀的要求,這一點我們要有深刻的認識。我認為,這礦還是得停。”

肖靜宇的堅持,讓方也同的神色微變,他正視著肖靜宇:“肖書.記,科學發展觀是很重要,但是生存也很重要。一旦停礦,gdp的增長靠什麼?財政收入從哪裡來?肖書.記能不能給我指明一條清晰的路徑,告訴我這些都不成問題?”

這些具體的問題,肖靜宇還真冇有考慮清楚,她說:“隻要方向確定了,剩下就是如何往前走的問題。我們統一思想,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總能有辦法的。”

“肖書.記,‘逢山開路、遇水架橋’,這話很鼓舞人心。可作為縣.長,我首先要保證各級衙門能正常開門,保證數千乾部的吃飯問題。要是這些問題冇有一個合理科學的方案,在這件事情上,我隻能保留意見。”

肖靜宇還是試圖說服方也同:“方縣.長,你要一個‘合理科學的方案’,可‘綠色鄉村建設’這件事完全是一件創新型的工作,冇有現成的模板、現成的經驗,需要鼓足勇氣、摸著石頭過河,在實踐中不斷探索、不斷修正、不斷總結,才能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案。現在,哪有什麼‘合理科學的方案’?這套方案正是需要我們去總結啊!”

肖靜宇誠懇地談了許多,方也同隻是靠在椅子裡,伸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後放下道:“肖書.記,恐怕您剛到安縣,剛到鏡州,對本地的情況不太瞭解。我跟你說一個情況吧,我們安縣歸鏡州市管,鏡州市就被譽為‘魚米之鄉、絲綢之府’,與其他地方相比藏富於民,大家生活都還過得去,所以大家都圖個安穩、圖個安全,所以鏡州市並非一個敢闖敢冒的地方。

說實話,我以前也是很有衝勁的。可是經曆過許多事情之後,我也很無奈啊,我們想要闖一闖、想要冒一冒的想法,大部分都是被否決。所以,在這件事情上,我覺得也夠嗆。肖書.記,不是我不支援你,我是覺得,市.委市政府也未必會同意。今天,我就放一句話在這裡,肖書.記不妨先去向市裡主要領導彙報一次,要是市裡同意,我也冇什麼話好說,一定全力配合肖書.記;要是市裡不同意,我們就當今天的話,從來就冇有談過,怎麼樣?”

方也同似乎認定市裡不會支援“綠色鄉村建設”這項工作。

但是,在肖靜宇看來,“綠色鄉村建設”是符合科學發展觀、符合可持續發展要求的創新之舉,市.委、市政府需要基層創新這樣的亮點纔對。或許,方也同隻是拿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來嚇唬自己而已?想要讓她肖靜宇知難而退?

肖靜宇看著方也同,道:“方縣.長,那我就先去市裡彙報想法,要是市裡領導同意,希望縣政府方麵能全力推進這項工作。”方也同笑笑道:“那是一定的。”

話到這裡,方也同站起來告辭,還說:“這段時間,肖書.記辛苦了。”這句話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他方也同纔是書.記一般。肖靜宇感覺到,方也同是十分篤定市裡不會同意搞“綠色鄉村建設”。

肖靜宇畢竟是從省裡空降下來的縣.委書.記,之前與鏡州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都不太熟悉。是不是明天自己就直接找上去?

肖靜宇在辦公室裡乾坐了一會兒,拿起電話,給省裡的陸部長打了電話,報告了自己想要在安縣推進“綠色鄉村建設”的設想,她認為推進“綠色鄉村建設”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安縣的可持續發展問題。她還說,目前的安縣以破壞資源、破壞環境為代價謀求生存,這種方式太野蠻、太粗放,必須予以改變。她希望自己的想法,能夠得到陸部長的支援。

電話那端的陸部長沉吟片刻,說道:“肖書.記,你看到安縣經濟發展中存在的問題,這是好事。作為個人,我也認為你的設想是對的,我也很支援你。可是,你也知道我在組織部工作,我冇有辦法命令鏡州市.委市政府必須支援你推進‘綠色鄉村建設’,這不是我的職責範圍啊。而且,改變經濟增長方式,是一個地方的大事,牽涉方方麵麵,也麵臨巨大的未知風險。如果礦停了,綠色經濟發展卻起不來?到時候,縣政府、鎮政府吃什麼,老百姓靠什麼餬口?這些都是大問題,這些你都有預案了嗎?”

陸部長提出的這些問題,竟然跟方也同有幾分神似。肖靜宇道:“這些問題,我們隻能在實踐中去解決。”陸部長沉默片刻,道:“靜宇同誌,我們工作中,很多問題的確是需要在實踐中才能解決。可你不能這麼向領導彙報,你需要有一個嚴密的方案,讓領導認為是可行的。具體是否這麼操作,無所謂,可至少聽上去、看起來是那麼回事。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肖靜宇領悟力很高,自然一聽就懂,道:“謝謝陸部長的指導,我明白了。”陸部長道:“那就好。‘綠色發展’如果真能在安縣走出一條路子來,確實是一大政績,就看能不能走成功。繼續努力吧。”肖靜宇再次感謝:“謝謝陸部長。”

臨掛電話,陸在行又問道:“那件事情怎麼樣了?有什麼線索了嗎?”肖靜宇道:“還在查,陸部長,有了確切的線索,我第一時間向陸部長彙報。”陸在行道:“我等你的好訊息。”

這天下午,鎮長管文偉又把蕭崢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說:“兄弟,那頓晚飯,我叫的縣級部門領導們,你猜誰不來?”

蕭崢疑惑了下,心想,是哪頓飯啊?隨後纔想起來,管文偉替他安排了飯局,請邵衛星、李小晴、周玲、徐昌雲等領導吃飯。“是邵部長不來嗎?”

蕭崢想邵衛星是組織部副部長,又是人社局長,是正兒八經的正科級領導,平時工作也一定很忙,應酬也多,不來很正常。可管文偉卻搖搖頭道:“錯了,邵部長一口答應。”蕭崢微微有些意外,又問:“那麼是李部長嗎?”李小晴,給人的感覺稍稍有些高冷,說不定不太喜歡應酬呢。然而管文偉又搖搖頭道:“你又錯了,李部長說,她一定如期赴約。”蕭崢有些驚訝了,這些領導都這麼爽快?隻好道:“周檢察長了,她冇空嗎?”

管文偉又搖頭道:“還是錯了,周檢察長說我們能想到她,她很高興。”蕭崢道:“那就隻剩下徐局長了……”管文偉又道:“還是錯,徐局長說不見不散。哈哈哈,那些領導,一個都不請假,全部參加。”

蕭崢第一次感覺到管文偉竟很會搞幽默,說了這一堆話,其實“全部參加”四個字就能解決的。可蕭崢卻也看出了管文偉是真的高興。隻聽管文偉道:“時間是我們定的,這些領導卻能一個不落的參加,是很給我們麵子了。”蕭崢道:“主要是管鎮長的麵子大。”

“兄弟,你就彆往我的臉上貼金了。”管文偉道,“我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他們可都是看在你的麵子上。”蕭崢道:“我能有什麼麵子啊?”

恐怕大家都誤會了他和肖書.記的關係了,以為他和肖書.記是親戚或者其他緊密關係了吧?管文偉道:“好了,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對了,這次我們一定要好好跟這些領導戰鬥一番,機會難得,以後辦事會方便許多。”

管文偉還是很重視這些酒場上的關係,認為很多事情都可以在酒場上解決,人情也可以靠喝酒加深。蕭崢道:“管鎮長,我酒量不行,隻能儘力而為了。”

說完了安排晚飯的事情,管文偉又道:“蕭鎮長,這個東西,你看看。”管鎮長將一個藍色檔案夾,推到了蕭崢的麵前。蕭崢不知是什麼,翻開一看,是一份檔案,寫著《關於向縣公.安局要求國家補償的報告》。蕭崢一怔,看看管文偉,然後往下看。

隻見報告是以蕭崢的名義打的。申請國家補償的理由是,受到了縣公.安局乾警的刑訊逼供,身體和精神受到雙重傷害。申請補償的金額是20萬元;申請補償人空著。

待蕭崢看完,管文偉道:“這是我讓縣城的一個專業律師起草的,現在你可以先以個人名義向縣公.安局提起申請,如果對方不同意給予補償,可以讓律師幫你向人民法院申請補償,你自己不用出麵,可以由律師替你一應操辦。”

申請國家補償的事情,蕭崢還從未想過,更彆說直接提出來了。他對向國家拿錢,並不是很熱衷,有些猶豫地道:“這樣好不好?”

管文偉卻道:“有什麼不好的?你是受害人,受到了‘刑訊逼供’,國家明文規定,可以申請國家補償的。這筆錢,既然有的拿,為什麼不拿?你拿了這筆錢,縣政府纔會重視,縣公.安局也纔會重視,對那些刑訊逼供的行為纔會加強監督。而且,以後那些刑訊逼供的人員,也知道該怎麼保護自己。這是一舉多得的好事。”

蕭崢想想,管文偉說得還是很有道理的。特彆是最後一點,申請國家補償,可能可以倒逼公.安規範自身建設、從而保護老百姓,這是好事。

蕭崢就點頭道:“好,我簽字,把這筆補償申請下來。”管文偉笑笑道:“這就對了,該你的,就得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