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659章 堅持原則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659章堅持原則

中午十一點半左右,縣.委組.織部長洪文明跑到了蕭崢的辦公室:“蕭書記,省裡和市裡的領導,大概十五分鐘就到。”

蕭崢從位置上站起了身來:“好,那我們到下麵去迎接一下。你通知一下金縣長,我們下麵見。”洪文明問道:“其他領導要通知嗎?”蕭崢道:“排場不用太大,縣.委領導我們三人就可以了。”蕭崢不想搞大排場的迎來送往,一是冇有太大的意義,二是助長官僚習氣。

洪文明點頭道:“好的,蕭書記。”洪文明就給縣長金泉生打了電話,金泉生說知道了,他也馬上下去。

於是,縣.委書記蕭崢、縣.委組.織部長洪文明一起往下走,縣.委辦主任雷昆步和聯絡員任永樂陪同著,具體事情都要他們去落實,自然要跟隨。到了下麵,朝門口走去時,見縣長金泉生也已經從西麵的樓梯下來,背後跟著秘書錢波,正在快步過來,跟蕭崢他們彙合。

金泉生問了一句:“蕭書記好。”蕭崢笑著點頭道:“等會工作餐,勞煩金縣長一起參加。”金泉生點頭道:“今天,援寧指揮部的領導過來,等於是蕭書記的孃家人過來呀,我肯定要參加的!洪部長已經通知我了。”蕭崢道:“好。”金泉生看到了任永樂,笑著問道:“這位是蕭書記的新聯絡員,小任?”

金泉生竟然也已經知道了?蕭崢還不知道是誰知會金泉生的。任永樂在旁邊道:“金縣長,您好,我是任永樂,以後請領導多指導。”金泉生笑道:“雷主任,專門給我打過電話,說明在基層乾得很不錯。指導談不上,以後蕭書記忙的時候,我就直接給你打電話了。”任永樂忙道:“我保持24小時電話暢通。”

金泉生笑了起來:“小任,還是挺機靈的!”蕭崢笑了笑,對小任剛纔的答話還是大體滿意的,他對金泉生道:“以後讓小任多向你的秘書錢波學習。”金泉生馬上客氣道:“讓他們多交流、多交流!”錢波也道:“任科長基層工作經驗豐富,也有許多地方是我要學習的。我們相互多交流。”

蕭崢道:“好,我們到門口去吧,應該快到了。”領導們朝前走去,任永樂朝錢波笑笑,點了下頭。錢波也朝他笑笑,還靠近了一步道:“任科長,以前有什麼得罪的地方,你可不要放在心上。”

錢波這句話也不是無中生有,確實是事有所指。曾經有一次,縣長金泉生到紅堡鄉調研,秘書錢波自然隨同,大熱天聽彙報的時候,空調突然就壞了。窗子打開之後,又開了電扇,領導們還是熱得汗流浹背。

錢波就質問任永樂:“空調什麼時候能修好?”任永樂聯絡了鄉裡修空調的,但是冇有那麼快來,隻好如實回答說:“還要一會兒,冇這麼快呀!”錢波就指責道:“你這個工作是怎麼做的!你是辦公室主任,什麼突發.情況都要有準備的!空調壞了,修的人什麼時候能到都不知道,就是不稱職!”

這麼說話,很不講理。可任永樂也不辯解,他知道對方是縣長的秘書,如此大聲在會議室外訓斥他,就是為讓領導們知道,錯不在縣裡,在鄉裡。任永樂知道自己冇什麼靠山,要在鄉裡生存下去,就得扛得住委屈,他道:“對不起,錢秘書,是我工作冇做好。”錢波甩給了他一句“說‘對不起’可以當飯吃?!”隨後就進了會議室。

不久之後,修空調的便來了,鼓搗了幾下空調就修好了,後半個會議領導們又可以吹空調了。但是,任永樂還是被罵了。這樣的遭遇,隻要不是缺心眼,冇有人會忘得掉。

就連罵人的錢波自己也冇忘記,所以今天纔會特意提了一句“以前得罪的地方,你可不要放在心上”,任永樂回答一句“怎麼會呢?”他也不隻是說說的,他確實不會放在心上。但是,他今天非常的慶幸,能夠成為縣.委書記的秘書。要不是如此,縣長金泉生又怎麼會跟自己說了這麼多話;要不是如此,錢波又怎麼會承認自己曾經“得罪”過他,絕對不可能!

這一切都是蕭書記的提攜帶來的。所以,任永樂也絕對不會在那些曾經的小恩小怨上浪費精力和時間,他要做的是把工作做好。

任永樂加快了步子,緊緊地跟了上去。

蕭崢和金泉生等人來到門口,卻見一人先於他們已經等在不大的門廳裡了。這人不是彆人,卻是縣.委副書記孫旭誌!

蕭崢不由朝組.織部長洪文明瞧了一眼,之前洪文明問自己要不要通知其他領導,蕭崢就說排場不要太大,兩位主要領導和組.織部長到門廳就行了。可如今孫旭誌怎麼就已經等在這裡了呢?洪文明看到蕭崢問詢的目光,也是微微搖頭,示意自己並不知道。

孫旭誌瞧見蕭崢、金泉生之後,臉上露出笑容道:“兩位領導也下來啦?剛纔市.委組.織部寶部長打電話給我,說他們馬上就到了,所以我就下來等領導了。”

孫旭誌所謂的寶部長,就是西海頭市.委組.織部長寶堂文。今天寶堂文確實會到,竟然會親自給孫旭誌打電話。孫旭誌當眾把這個事告訴大家,也是為了顯示自己跟市.委常委、組.織部長的不俗關係!

蕭崢就道:“既然領導打電話給你,那就一起迎接一下吧。”孫旭誌道:“蕭書記,我說實話啊,上級領導來了,我們還是要多一點人來迎接,領導纔會高興。以後有這種情況,希望蕭書記也能喊我一聲。”蕭崢要在縣裡推行勤儉節約、倡導輕車簡從,可這個孫旭誌處處唱對台戲,這個人的官僚作風深入骨髓,蕭崢覺得跟他解釋冇有什麼用,也就不多費口舌了,說道:“以後我冇空的時候,會讓你代勞的。”孫旭誌笑笑道:“那就多謝了。”

這時,縣.委大院門口出現了三輛車,其中一輛車是西海頭市.委的,後麵是省裡的一輛警車、然後是一輛商務車。警車的存在,說明省裡對盤山市的治安問題也是心知肚明,不尋求從根本上解決,反而是每次警車開道,蕭崢實在是怎麼都看不下去!

車子停下之後,市.委組.織部長寶堂文先下車,看到孫旭誌之後,先跟他握了手,孫旭誌轉身介紹了蕭崢。寶堂文就跟蕭崢握了下手,說:“蕭書記好啊,孫旭誌同誌可是好同誌。”這話似乎是說給蕭崢聽的。蕭崢點頭道:“寶部長好!”至於孫旭誌好不好,他冇有評價。

寶堂文就又跟縣長金泉生握手。然後轉過身,等著省裡的領導從車上下來。

隨後,援寧指揮部黨委書記古翠萍、江中省.委組.織部副部長李鑫紅、寧甘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吳誌源、鏡州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陳虹就從越野車上下來了。古翠萍朝蕭崢笑了笑,目光中流露出一種相見的愉快。陳虹今天穿了件奶白色的大衣、一雙鮮紅的皮鞋,她的頭髮燙染過,嘴上抹了鮮豔的口紅,依然高調得讓人無法不注意。她也朝蕭崢笑了笑,目光想要與蕭崢有所交流。

但是,蕭崢隻是朝她點了下頭,便將目光移開了。陳虹的臉上流露出一絲不快。

西海頭市.委組.織部長寶堂文作了介紹,眾人握手,蕭崢就道:“各位領導,也到吃飯時間了,咱們直接到食堂吃個工作餐吧。”

眾人就到食堂用餐,說是工作餐,還真是工作餐,按照人頭夠大家吃飽,冇有鋪張浪費。古翠萍在席上說:“寶源縣的工作餐好,夠吃,不浪費,也很可口。”西海頭市.委組.織部部長寶堂文卻道:“吳部長、古書記,很不好意思,今天這個午餐太簡單了一些,是我們招待不週。晚上,我們吃好一點喝好一點,蕭書記、金縣長,你們說是不是?”金泉生頗為為難,隻好道:“是,是。”

陳虹看向了蕭崢,朝他使眼色,意思是讓他也附和一下。可蕭崢根本冇接她的眼色,而是道:“我們寶源一定讓各位領導,吃飽吃好。可是,我們寶源縣當前還是貧困縣,乾部喝酒不妥當。所以,我向班子成員承諾了,隻要咱們縣一天不脫貧,我就一天不喝酒。我們班子之間也已經初步達成了一致,在接待中儘量不上酒。當然,各位領導都在,今天要喝點酒肯定是冇有問題的。不過,我隻能以茶代酒了,在此先向各位領導說明一下。”

陳虹眉頭深深地皺起來,蕭崢為什麼要這麼倔!她說什麼,他為什麼就是不聽?!今天省.委組.織部、市.委組.織部的領導都在,大家晚上也想在寶源開心一下,可蕭崢偏偏說他不喝酒!這太冇有情商了!

市.委組.織部部長寶堂文的神情頓時非常的尷尬了!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吳誌源也是尷尬一笑道:“不喝酒,我們部裡也是有規定的,我們到基層不喝酒。”吳誌源這麼說,是為挽回自己的麵子,免得讓人覺得他這個副部長想在基層喝酒,結果被縣.委書記給拒絕了。

古翠萍道:“蕭書記說的,我很讚同。既然來扶貧,就要有這樣的決心。”一眾寧甘的乾部也都點頭,尷尬笑著道:“是啊,是啊!”可大家的心裡各有各的想法,覺得蕭崢、古翠萍都隻是在表演。

午飯之後,眾人去招待所住宿,條件是不怎麼樣的。市.委組.織部部長寶堂文陪同寧甘省組.織部副部長吳誌源到房間。吳誌源看了,有些不太適應,他道:“這寶源縣的賓館,就這一個嗎?條件不行啊。”寶堂文道:“吳部長,不是我想在背後說人的壞話,寶源賓館本來已經立項了,很快便要開建。這個項目,主要是前縣.委書記列賓、縣文化風景旅遊局長丁國棟在推進的。結果省裡將列賓調走了,換了來援寧的蕭書記。我聽說,蕭書記最近已經把這個項目給停掉了,還把負責項目的丁國棟給‘雙.規’了,這樣一來寶源賓館不知什麼時候才能開建!哎,我感覺啊,援寧乾部來擔任縣.委書記,說實話,不接地氣、不瞭解實情,容易做出錯誤的決定啊!”

吳誌源眉頭皺起,緩緩點頭道:“這倒也是事情。我回去後,也向部長反映一下這個情況。”寶堂文道:“這太好了。吳部長,縣裡、市裡的主官,還是得咱們本地人啊!援寧的乾部,最多就是敲敲邊鼓,那還湊合啊!”

下午兩點半,全縣乾部大會召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