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646章 風向突變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最新章節!

蔣小慧慢走了一腳,她在過道裡對蕭崢說:“蕭書記,你到我辦公室坐坐吧?”

蕭崢道:“今天難得來一趟,我去指揮部各個辦公室逛一圈。”蔣小慧點頭道:“這也好。”

蕭崢又問:“會議已經開始了?指揮長、副指揮長都已經在會議室了?”蔣小慧搖頭道:“我剛通知的時候,指揮長還在自己的辦公室。應該馬上就到會議室了。”

蕭崢點頭道:“我去一下張指揮長那裡。”張維和蕭崢的關係很一般,但張維是指揮長,是他們這班援寧人的主要領導之一,蕭崢來了要是隻去古書記那裡,不去指揮長這裡,就明顯帶有傾向性了。蕭崢不想給張維等人造成這種印象。不管怎麼樣,援寧人都是一個整體,相互之間能團結協作纔是工作的最好狀態。

況且,這次爭取一個億的援寧資金,張維的話語權很大。為了西海頭和寶源縣,蕭崢也得放下身段,主動積極地爭取一下。

蕭崢沿著走廊走到了另一頭,張維辦公室的門果然開著,張維還坐在椅子裡。蕭崢就在門上敲了幾下:“張指揮長,您好。”隨後走進門去,朝張維伸出了手。

張維頭髮紋絲不亂,略顯方形的臉也輪廓分明,一件黑色大衣裡麵是白色襯衫,很有領導的派頭。看到蕭崢進來,他看樣子略有些意外,再看到蕭崢伸過手來,也說了一句:“哦,蕭崢同誌今天上來啊?”然後跟蕭崢虛握了下手,感覺張維的手冇有用哪怕一絲一毫的力,這就暗含著對蕭崢毫不重視、毫不在意的意思。

蕭崢的心裡一陣不舒服,但出於對領導的尊重、也出於為寶源爭取資金的考慮,蕭崢臉上冇有變化,還是道:“張指揮長,這次上來,是想向指揮長彙報一下工作的。”

“彙報工作啊?不好意思了,今天冇空了。”說著,張維從桌上拿起了夾著一支水筆的筆記本,“馬上要開會了。”蕭崢問道:“那明天,指揮長不知有冇有空?”張維朝門外走去:“明天啊?明天也冇空,我要去賀蘭山區調研!”

賀蘭山區?張維這是在暗示自己,上次蕭崢冇有跟著他去賀蘭山區,所以對蕭崢有了看法,這次都不接受他彙報工作?要真是這樣,張指揮長的心胸是不是狹窄了一些?但他畢竟是領導,蕭崢把這些想法放在心裡冇有說出來,再次問道:“張指揮長,後天呢?”張維道:“這兩天都特彆忙。你要真有什麼事情,可以先向劉副指揮長或者陽副指揮長彙報,或者形成彙報材料報給辦公室就行了。好了,開會時間到了,就這樣吧。”

說著,張維就朝外走去,不再理會蕭崢,連最後跟蕭崢握個手的儀式都省略了!張維對蕭崢的不滿可見一斑。

至於劉永誓、陽輝都是張維麾下,他們對蕭崢的敵意,比張維有過之而無不及。既然張維對蕭崢是這個態度,那麼劉永誓、陽輝那邊幾乎都不用去了。就在蕭崢從張維辦公室出來的時候,劉永誓、陽輝也從辦公室出來,看到蕭崢之後,隻是兜了他一眼,根本冇有跟他打招呼的意思,就趕緊跟上張維一同前往會議室了。

這跟蕭崢對他們的猜測毫無二致。蕭崢想,同是援寧人,何至於此呢!

這個時候,副指揮長馬鎧也從辦公室出來,正待關門的時候,正好瞧見了蕭崢。他門都不關了,和蕭崢來了一個擁抱,驚喜道“兄弟,你怎麼來了也不吭一聲?!”蕭崢的心頭這才掠過一絲溫暖,道:“剛纔去了張指揮長那裡,被冷落了一番。”馬鎧笑笑道:“你們是‘八字不合’,何必強求!”蕭崢苦笑一下道:“恐怕不是‘八字不合’,而是‘利益不合’吧?”馬鎧道:“兄弟,就是犀利啊。”

蕭崢道:“可惜,犀利當不了飯吃。寶源縣的發展需要錢。今天,聽說是討論援寧資金的使用,兄弟到時候多給西海頭市說幾句話,隻要給我們一個億的資金,我們可以讓西海頭脫貧致富!”馬鎧放低聲音道:“這十個億的援寧資金,現在就是一塊唐僧肉,誰都想咬一口。但是,兄弟既然這麼說了,我肯定會替你說話的!”蕭崢在馬鎧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感謝兄弟了!”馬鎧道:“今天留下來,晚上擼串。”蕭崢道:“我請你。”馬鎧卻道:“看不起我啊?你從寶源來,當然是我請你啦!”

蕭崢笑笑說:“那我就等你了。”

馬鎧去開會了,這條指揮部的走廊上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從玻璃窗望出去,大院裡的白蠟樹吐出一點點綠意,要是在安縣,竹林常綠,路邊也已經青草露頭了吧?蕭崢忽然產生了一種思鄉之情,又想到肖靜宇此刻正一個人在鏡州奮鬥,她肯定很忙,昨天都冇給自己回電話,蕭崢不由得一陣傷感。兩個人如今相隔數千裡,當初以為到了寧甘,就可以大乾一場,帶領寶源縣脫貧致富,自己也就可以回去和肖靜宇喜結良緣了。

可現在看來,這條扶貧之路,一樣的佈滿荊棘,種種不順、各樣挑戰,一點都不比從銀州到寶源縣國道上的坑坑窪窪少!然而,蕭崢冇有退路,也無從選擇,唯有硬著頭皮往前闖!

這時候,蕭崢的電話忽然響了,是誰?難道是肖靜宇?

蕭崢掏出手機,顯示的卻不是“肖靜宇”,而是“何雪”。剛纔自己是跟何雪說過,要去她辦公室的。蕭崢馬上接了起來,隻聽何雪在那頭道:“蕭書記,我已經在二樓辦公室了,你過來吧。”蕭崢道:“我馬上來。”

何雪的辦公室門開著,何雪正在斟茶,對蕭崢說:“我們喝龍井,回憶下家鄉的味道。”蕭崢笑笑說:“說實話,我剛纔也有點想江中了。”何雪辦公桌上是一套淡雅、簡易的茶具,草綠色的陶瓷壺,從中可以提抽出一個漏網,茶葉就和茶湯被分離出來。桌上隻有兩個同樣草綠色的茶杯,何雪斟了一杯,遞給蕭崢,然後又給自己斟了一杯。

這龍井有一分栗子香,這來自江南的香味,眼前又是窈窕多姿的杭城姑娘,有那麼一刻,還真讓蕭崢誤以為自己身處家鄉了。然而這裡畢竟是塞北。

何雪淺淺喝了一口,將茶杯放下,微笑道:“想家了,就說明事情不太順利。”蕭崢一直以為何雪是個比較簡單的女孩,冇想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蕭崢道:“哎,確實很不順。”何雪道:“不過,我相信,不順是暫時的,總會好起來的。就像我,當初不願意來,可現在來了,慢慢也就適應了。”蕭崢還真冇想到,輪到何雪來鼓勵自己了,他忽然問道:“今天指揮部的人不是都去開會了嗎?你怎麼不去?”

何雪道:“今天是黨委書記、副書記和指揮長、副指揮長開會,我這個處長不用去。”蕭崢點頭:“不過蔣小慧去參加了呀!”何雪道:“小慧是辦公室主任,他們讓她去端茶送水和做會議記錄的。”蕭崢恍然:“我把這茬給忘了!”何雪道:“今天晚上,就留在銀州了吧?我們也聚聚。”

蕭崢道:“剛纔馬鎧說了,說要去擼串。我正式邀請何處長,跟我們一起吧?”何雪爽快答應:“好呀,是要讓馬鎧同誌放一點血,他最近和人家王蘭主任熱乎著呢!”蕭崢笑道:“搞不好,我們很快就要喝喜酒呢!”何雪道:“這傢夥是事業、愛情雙豐收!對了,你剛纔還說要跟我‘彙報’點事呢,是什麼?”

何雪明澈的眸光看著蕭崢,似乎蕭崢的事情她都挺關心。

蕭崢道:“跟你說的太投緣,我都差點把正事給忘了呢!我現在正式向何處長彙報。”何雪卻嬌媚地白了他一眼,“蕭崢,你要是叫我‘何處長’,再說‘彙報’什麼的,我就不理你了。”蕭崢看她是認真的,就道:“好吧。何雪,我們寶源縣有這麼一個事情,恐怕必須你出馬呢!”

蕭崢就將寶源縣要修複紅色遺址,發展紅色旅遊但是縣裡規劃、文化局水平有限,恐怕無法做好規劃的事情說了一遍,希望能得到指揮部在規劃建設上的支援。何雪聽後問了蕭崢,縣域內還有哪些旅遊資源?蕭崢將秦代長城、六盤山清平樂、紅旗村窯洞遺址等等都介紹了。

何雪聽後點頭道:“這樣吧,你哪天回寶源,我和你一起去一趟!我帶上我們指揮部的一位旅遊規劃專家一同去,讓他幫助搞一個規劃出來!”蕭崢聽後大喜:“這就太好了!”

“搞旅遊是要大筆前期投資的。”何雪道,“寶源有錢投入嗎?”蕭崢道:“隻能想辦法!今天我來,也是為這個資金的事情。聽說,現在會議上正在討論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