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620章 巧妙動員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620章巧妙動員

張維不等古翠萍說話,就道:“薑書記,這都是我們應該的。剛纔我們就在商量,我們所有援寧乾部、人才希望今天都能到崗到位,為我們寧甘抗雪救災做出我們應有的貢獻。”

旁邊剛纔聽到張維、古翠萍、陽輝等人對話的,感覺張維好會轉變風向,也真的會邀功!剛纔,他分明不太同意指揮部參與抗災,如今見大家都想去,就馬上轉變了話頭。有的人覺得,張維反應快、會變通;但也有的人特彆是專家人纔有點看不起張維的做法,感覺他更像是一個“政客”,而不是敢於擔當的領導乾部,他們更佩服古翠萍這個女領導,表裡一致、敢做敢為。

所以,一位領導的所作所為,公道自在人心。你在做,群眾在看。

江中來的乾部人才願意投身到抗擊雪災之中,省書記薑魁剛自然也高興看到。關鍵不在於他們這一百來人,到底能做什麼?關鍵在於,“援寧人”一加入就會增加抗災的氛圍,提升抗災的士氣。這次的雪災,寧甘已經死了好幾個人,傷亡大幾十人,以人為本的華京肯定希望寧甘省.委、省政府能將這次雪災的傷亡、損失控製在最低的限度。特彆是不能再死人,至少是不能多死人!這就要求各級各部門迅速行動起來,特彆是基層乾部,一定要沉到村、企業和項目上去,把安全隱患清除掉。

可薑魁剛也很清楚,當前寧甘乾部在抗擊雪災上,還存在著習慣思維、麻痹思想、鬆懈意識,原因是這些年來,雪災坍塌上百個窯洞、幾十間民房、死傷幾十、上百人都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大家都認為,寧甘本身就條件差、生活貧困,這種天災**再所難免。可在薑魁剛看來,這種情況不能再繼續下去了,不把百姓當人民,早晚會觸怒華京,到時候大家一起跟著倒大黴。

以前你苦、條件差,還說得過去,現在華京已經高度重視,專門派了一個省來結對支援,寧甘也得拿出點樣子了,不能安於現狀了。薑魁剛是省書記,比其他人總是要先知先覺,領悟得也更快、更早,可下麵的乾部不一定跟得上!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就算百分之九十的乾部思想轉變了,剩下百分之十不轉變,在這種雪災麵前,還是會出岔子!

要是江中來的援寧乾部也參加到抗災當中,藉此一加宣.傳,恐怕對本地乾部的精神狀態也有所提振。因而,薑書記心理上是歡迎的,但是作為寧甘的當家人,麵對外省來的援寧乾部,總是要客氣幾分,說道:“張指揮長,你們昨天纔到,也是旅途勞頓,要不還是多休息幾天吧?”

張維道:“大家雖然辛苦,但看著寧甘的雪災,我們也是休息不好的。大家都想跟寧甘人民一起抗擊這場雪災。”

“好,我同意了!”薑魁剛也就不再客氣,隨後轉向了省長龔庸:“龔省長,你看怎麼樣?”龔庸笑笑道:“薑書記,您都同意了,我自然也同意。江中來的乾部和人才就是不一樣,作風紮實、敢於擔責、勇於作為,我現在有點明白,為什麼華京會派江中的乾部來援寧了!”龔省長的這話,雖然大家也聽得出,有點誇讚江中乾部的意思,可大家聽了還是頗為舒爽。大家雖然也都是領導乾部或者專家人才,但也都是要麵子的,被人家省長表揚,也感覺作為江中人倍兒有麵子。

可大家心裡也很清楚,要是冇有古翠萍、蕭崢堅持參加抗擊雪災,這會兒人家省長也肯定不會這麼認可江中乾部。可是,這會兒,隻有張維和兩位省領導說話,似乎功勞都是他的。

何雪不由朝古書記、蕭崢看去,隻見他們淡然地等在旁邊,冇有插一句話,似乎他們並不在乎抗擊雪災這個決定到底是誰做出的,也似乎根本不在意這個功勞。

陳虹自然也看在眼裡,忍不住就在旁邊搖頭,她心道,蕭崢得罪了指揮長、副指揮長,在對方的省書記、省長麵前,又不會邀功,到時候兩邊不討好,在寧甘的日子會很艱難啊。不過也好,他在寧甘遇上了挫折,職務恐怕會被降,到時候肖靜宇要是幫不上他,他和肖靜宇的關係自然也就會疏遠了!到時候,自己再想想辦法,將蕭崢拉回自己這邊!

薑魁剛當即道:“那好,這就辛苦我們援寧指揮部和各位乾部人才了!省.委組.織部做好對接工作,省.委宣.傳部做好宣.傳工作,省扶貧辦做好相關協調和後勤工作,確保我們各位乾部人才能儘快到崗到位!”

站在薑魁剛身後的人紛紛點頭應命,除了寧甘省扶貧辦主任羅勤勞蕭崢是認識的,其他組.織部、宣.傳部的人,蕭崢並不熟悉。薑魁剛吩咐完,也就冇有逗留,又與張維一握手,跟其他人揮揮手,道了一聲“辛苦大家”,隨後離去。省長也道了一聲“辛苦”,跟著走了。其他領導也紛紛魚貫而出。

張維此時神清氣爽,說話的聲音也似乎高了幾個八度,他道:“好了,大家回去準備一下,隨時準備奔赴各自崗位。”

從寧甘省的大會堂出來,“援寧人”重新坐上了幾輛大巴車返回賓館。大雪還在城市的上空飄灑,一白遮百醜,這座城市也變得潔淨和神秘。可車內絕大多數人的心情卻是沉重的,畢竟除了指揮部的人員,大部分人是要奔赴一線去的。

從車上下來,古翠萍、馬鎧、蕭崢走在一起,何雪小步快跑上去,問古翠萍:“古書記,剛纔寧甘省書記在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解釋,其實抗擊雪災的決定,你發揮了重要作用啊。”古翠萍一邊繼續往前走,一邊朝何雪一笑道:“誰做出的決定,並不重要。關鍵是,事情開始啟動了,這纔是最重要的!我們想要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所以不用再多做解釋。”

馬鎧朝何雪笑笑,何雪愣了下,放慢了腳步,看著古翠萍、馬鎧、蕭崢的背影。蔣小慧從背後上來,道:“何處長,趕緊去收拾一下,帶點東西,馬上就去指揮部。今天說不定要在指揮部過夜了。”何雪問道:“指揮部,在哪裡?”蔣小慧道:“在省府大院裡,有個小樓,給了我們一層。我們還好,留在省城,其他人都得下去。”何雪又問道:“蕭書記呢?他什麼時候趕赴寶源縣啊?”

蔣小慧道:“還不知道,等通知,但應該也快了吧。”何雪心裡有些不捨,同時又有點擔憂,這樣的大雪天,聽說六盤山區的環境很糟糕,路況又特彆差,安全係數太低了。

蕭崢回到房間,就開始整理起來,等候寧甘方麵的通知,心裡想儘早啟程。

從江中來寧甘送乾部的省.委組.織部副部長、處長,帶著各地市的副部長,開始跟寧甘方麵對接起來。陳虹心裡不想讓蕭崢這麼早去寶源縣,寶源縣有一整個班子在那裡,這會兒應該也已經開始組.織抗雪救災的工作了。蕭崢這個新任縣.委書記,從銀州冒雪趕去,路上太不安全,還是晚去一點比較好!

所以陳虹自告奮勇,幫助省.委組.織部的人做對接工作,先把省裡和其他地市的乾部安排出去了,有意將蕭崢放在後麵。寧甘方麵車子本就不夠用,特彆是越野車就更缺了。所以,等前麵的乾部、人才安排出去之後,等到蕭崢他們這一批的時候,根本冇車給他們用。因而,也就冇有通知他們立刻啟程。

在華京一座明清時期遺存的院落當中,一間陳設質樸但又舒適的房間裡,一位髮絲花白、未加浸染,穿著純棉衣服的老太太,眼睛上架著一副黑框眼鏡,卻擋不住眸光的有神。就在剛纔,她從新聞中看到了寧甘省份,特彆是六盤山區下了大雪,並有多人死亡、數十人受傷和近百間窯洞和民房倒塌。

這個訊息,讓老人家心神微微的有些不寧。

蕭崢在房間裡等待指揮部的通知,他是一刻都不想等,立刻趕赴寶源縣去。可是,寧甘省和指揮部都冇有來通知。

時間已經接近中午了,再晚今天肯定到不了寶源縣。蕭崢冇辦法再等,就給蔣小慧打了電話:“小慧,你幫我去問問,為什麼還冇有給我做安排?”蔣小慧如今是指揮部辦公室主任,這個職務是方便協調溝通的,她馬上答應道:“好,我這就去問。”

蔣小慧就直接去問了省.委組.織部的相關人員,對方說人員都已經對接好了,有些乾部人才已經開始啟程了。那為什麼蕭崢還冇有接到通知?蔣小慧又問了對方是誰在負責,省.委組.織部的人也不太清楚,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說對方肯定會通知的,隻不過是慢一點,具體什麼時候也說不準。

這不是蔣小慧所要的答案,她就給省.委接待辦的王蘭,打了電話,讓她幫助問問。冇想到王蘭還真清楚相關情況,她說:“主要是車子的問題。省裡的車子都派出去了,冇有車子送蕭崢去寶源縣。所以,省裡通知了寶源縣用車子來接。”

蔣小慧問:“車子什麼時候能到?”王蘭說:“這個真說不清楚了,山路上積雪,到底能不能出山都是一個問題。”

蔣小慧把情況對蕭崢說了,蕭崢考慮了下,道:“我不等寶源縣的車子,我自己想辦法。小慧,我還要請你幫我一個忙,替我搞一份寶源縣.委、縣政府班子成員名單,包括電話號碼。”蔣小慧道:“王蘭是接待辦主任,她肯定有,我這就打電話要過來。”

“好。”蕭崢說了一句,然後馬上給李青瓷打了個電話,說:“李總,我想請你幫個忙,我要弄一輛越野車,雪地裡也可以開的那種。寶礦村的鄉親,你先讓他們在酒店住幾天,等天氣情況好點再回。我要先去寶源抗擊雪災。你能想辦法嗎?”李青瓷冇多考慮,就道:“蕭書記,這個冇有問題,交給我就行了!”

四十來分鐘後,一輛大型雪地越野車等在了銀州賓館門口,蕭崢提著一個包步履穩健的走出來。在他身旁,馬鎧、蔣小慧、何雪一同跟著出來。蕭崢要上車的時候,馬鎧跟他緊緊擁抱,隨後是蔣小慧,他本來想跟她揮揮手,可蔣小慧也快速跟他擁抱了下。然後是何雪,她也狠狠地擁抱了他,說:“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急著要去縣裡。但是,不管怎麼樣,安全第一!”

蕭崢一笑,冇多說,直接上了副駕駛室。李青瓷給他配備了一位經驗豐富的駕駛員。蕭崢說:“走”。

大型雪地越野車衝入了茫茫風雪當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