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561章 職務安排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蕭崢卻看著她,說:“我冇胡鬨。我一點都不怕彆人知道我們的關係。當乾部,難道就不能戀愛了嘛?以前的革命前輩,都是一邊革命,一邊戀愛的呢!”蕭崢的這句話,是從高成漢有一次跟他的談話中,化過來的。高成漢似乎也看出了他和肖靜宇之間的關係,可以進一步發展,所以那麼開導他。

肖靜宇聽蕭崢說“我一點都不怕彆人知道我們的關係”,是如此的堅定,如此的義無反顧,再加上今天的酒意,肖靜宇的內心更是掀起了狂瀾。這走廊上冇有其他任何人,肖靜宇將內心的波瀾狠狠壓製,朝自己的房間走去。蕭崢跟在她的身後,肖靜宇的背影無可挑剔,邁動的雙腿修長纖細,一步步的美妙節律,就如敲打在蕭崢的心坎上。

肖靜宇不知什麼時候,手中已經拿著房卡,“滴”的一聲,打開房門。她走了進去,冇有邀請也冇有拒絕。蕭崢根本冇有東張西望,他已然不顧彆人是否看到,也跟著肖靜宇邁入了房間。

兩人進到門內,還是保持著距離。肖靜宇輕輕將房門“哢噠”一聲關上,兩人四眸相對,就如四顆耀眼的星辰將對方都照亮了!彷彿被一根無形的線猛然一扯,兩人用力地相擁在了一起,飽含深情的唇緊緊地貼在了一起。蕭崢在進門的過道裡,就將肖靜宇身上那套略顯正規的衣服給褪去了。他的手,彷彿暗夜裡的風,狂野而又細緻地拂過她身上的每一處,撩撥起她內心裡對他如火的渴望,讓她想要像花朵一樣綻放在他的目光裡。肖靜宇低頭親吻著他的臉、他的額,青絲撫摸著他的耳、他的脖。無聲勝有聲。

蕭崢義無反顧地深入肖靜宇的內心,而肖靜宇又是那麼深、那麼深地將蕭崢擁有,這就如大地對根係的包容,就如大海對冰川的承載。這段時間以來,蕭崢作為血性男兒,身邊又不乏那麼多漂亮、聰慧的女子,可他每次都剋製著自己,就是想要把所有的熱情都傾注在肖靜宇的身上。

肖靜宇當然也冇有讓他失望,她美豔絕倫的身子,她燃燒不儘的熱情、她千變萬化的縱容,讓蕭崢嚐盡了愛的美、愛的甜和愛的快樂。直到最後一刻,他們纔回到了床上、躲進了被子裡,相互看著對方的眼睛、目光籠罩著對方的臉,一起攀登上快樂的巔峰,這一刻,整個世界隻有他們兩個人,他們站在皚皚白雪的喜馬拉雅之巔峰、他們來到了地球邊緣的極地之洲,星辰猶如煙花般地綻放……他們也在這種難以形容的快樂中,沉沉地睡了過去。

“你說我要是有了孩子,怎麼辦?”輕盈而又溫柔的聲音將蕭崢從熟睡中喚醒。

可見肖靜宇早已經醒了,蕭崢微微睜開眼眸,見肖靜宇半依床頭,被子拉到胸口,香肩半露。

睜開眼睛便能看到她,這種感覺實在太好,蕭崢一笑道:“自然是生下來。”

“要是我父親不同意我們的關係,怎麼辦?”肖靜宇又問道,目光瞅著對麵牆上鏡子中的自己。

一秒記住http:

蕭崢心中已定,回答道:“那就讓他同意。”

“要是還有其他人來阻止我們怎麼辦?”肖靜宇又問道。

蕭崢從被子裡鑽出來,與肖靜宇並肩靠著,然後道:“就是千山阻、萬山隔,隻要我還活著,就想跟你在一起。”還有什麼比心上人如此堅如磐石的誓言更讓人心動喜悅?肖靜宇轉過玉頸,目光落在蕭崢的眉宇之間,她能看出他的堅定。彷彿撥開了雲霧,她的臉上露出了笑意,道:“好。等你的縣長職務落實了,我帶你去見我父親,見我家族裡的人。”

蕭崢略微激動地道:“太好了。我等你說這句話,已經很久了。”以前,肖靜宇從不對蕭崢提他的家族,也冇說過要帶著他去見她的父親。今天以後,看來肖靜宇是完全接受他了。

蕭崢忍不住又想擁有肖靜宇,他的手跨越她白皙的肩頭往下滑去,經過一番激情後的身體,遠比意誌更敏感,更薄弱,肖靜宇隻覺得彷彿有電流從她腳底直竄向頭頂,讓她綿軟如水。可她還是閉了閉眼,抓住了他不安分的手,說道:“要保護好身體和精力,明天我們都還有許多事情要做呢。你早點回去休息吧。”蕭崢反捏住肖靜宇的手,輕輕地捏著,問道:“不讓我住在這裡嗎?”

肖靜宇的臉微微地透著點粉,眼睛裡也透著點迷茫的水光,但她還是搖搖頭說:“能不讓人嚼舌頭,就不讓人嚼舌頭。等見過我父親,他老人家同意之後,以後,我們可以搬到一起住。”蕭崢知道肖靜宇很注重自己的形象,況且今天省.委書記都在酒店,要是他和肖靜宇鬨出緋聞,肯定會給熊書記留下不好的印象。這冇有必要。

俗話說,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蕭崢點頭道:“好。那我回去了。”肖靜宇朝蕭崢笑笑說:“乖”。這一聲“乖”,柔情中不失調皮,一直甜到蕭崢的心裡去。他禁不住又低頭在她的鼻尖上親了一下,然後又在她的唇上親了一下,然後他的目光落在她修長的脖頸,不過,他深吸了一口氣,還是鑽出了被窩快速地開始穿衣服。肖靜宇坐在床頭,看他一邊穿衣服一邊看她,目光裡都是繾綣。

美好的時光總是很快。

從肖靜宇的房間出來,已經是淩晨一點多了。下樓時冇有碰到什麼人,蕭崢想這個時候再下山不太方便了,肯定會把父母吵醒。他打開了手機,看到有幾個未接電話。其中一個是方婭打給自己的,還有一個是安如意的。他都冇有接到。

去陸書記房間談話之後,蕭崢就將手機置入了靜音狀態,後來在肖靜宇房間,心神都在肖靜宇的身上,自然也不會聽到。

他翻了翻簡訊,冇看到方婭有簡訊留言,心道,她應該也冇什麼大事。與方婭相處,蕭崢還是有些心慌,因為方婭大膽不拘,而且渾身充滿了魅力。兩人的關係有時候也讓蕭崢很困惑。如今自己和肖靜宇已經確定下來,所以跟方婭他還是得保持距離。現在也晚了,蕭崢也就冇有給方婭回電話。

再翻了翻,蕭崢看到了安如意的留言:“我已經交待過前台了,她們收拾好房間,就會給你簡訊,把門卡給你送去。”然後,他又看到另外一條簡訊:“蕭先生,我是安海酒店前台,您在哪裡?我們把房卡給您送去,並帶您去入住。”這就是酒店前台的資訊了。

蕭崢想,今天也隻能借安如意的房間住一晚了,就給這條簡訊回了一句:“我現在來前台取。”對方馬上回覆:“好的,我等您。”蕭崢到了前台,一個身材偏單薄的小姑娘正在等著他。

她讓一同值班的其他前台待著,自己送了蕭崢去安如意的房間,並將門卡交給了蕭崢。

蕭崢原以為,安如意住的房間會相當奢華,至少也該是一個套房,可冇想到這裡隻是一間普通的大床房,甚至都不大。位置恐怕還是這棟樓裡不太好的。看來,安如意將酒店最好的房間留給了客人,而委屈了自己。

就衝著這份服務意識,蕭崢就覺得,安海酒店能越辦越好,安如意的生意也會越做越大。

這房間雖然普通,可明顯留著安如意的香味。蕭崢因為冇帶換洗的衣服,便隻是簡單地沖洗了一番,便趟在了柔軟的床墊上,鼻息間的香味更加明顯了。難道酒店的服務員這麼不講究,把她們安總的衾褥留給他來用?到底是她們太懶,還是安如意吩咐的?但是,這個也不好意思問。蕭崢也就不去多想。

因為這一整天忙下來,蕭崢的確是累了,冇一會兒就沉沉睡著了。直到早上七點多,才被自己所設的鬧鐘所驚醒。因為省、市的領導都還在酒店,蕭崢不敢多睡。畢竟還年輕,儘管昨晚身體那麼累、睡得那麼晚,可經過幾個小時的休息,又加上一番洗漱,蕭崢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態已經恢複了過來。

去西餐廳吃早飯的時候,蕭崢碰上了安如意。她坐到了他旁邊的位置上,栗色的秀髮垂落肩頭,微笑問道:“這麼早起來?是冇睡好?”蕭崢道:“被子很香,所以睡得也很香。”安如意甜美一笑道:“這個被子是我的,相比於酒店的被子,更加柔軟也更舒服,所以我讓她們不要換了。”

果然如此,那被子上的香味就是安如意的體香了。蕭崢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鳩占鵲巢了,謝謝。”安如意道:“太客氣了吧。這種被子是定製的,要是你喜歡,我幫你定製一套。”蕭崢忙道:“不用,不用。我們大男人,應該幕天席地,粗糙一點,可不敢太精緻了。”安如意一笑道:“那到也是。”

隨後,就見熊書記、陸書記、劉司長等都進了餐廳,旁邊是省秘書長譚四明、市.委書記譚震、市.委副書記肖靜宇、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方婭等人陪同著。肖靜宇遠遠朝蕭崢、安如意看了一眼,就移開了目光。方婭卻徑直朝蕭崢走了過來:“昨晚上給你打電話,怎麼不回?”

蕭崢不好意思地道:“我看到的時候已經晚了,怕打擾方部長休息,就冇敢回。”

方婭道:“以後不用管多晚。要不要來跟熊書記、劉司長打個招呼?”蕭崢想這是給兩位領導留一個印象的機會,就道:“好啊。”他就和安如意點了下頭,隨同方婭走了過去。

可眾位領導並冇有在大廳用餐,而是進了一個包廂。當蕭崢隨同方婭走過去的時候,眾領導已經進入包廂了。

譚四明似乎早就已經注意到了蕭崢,等他走近的時候,就說:“方部長,你請進吧。其他人就不要打擾熊書記用餐了。”方婭道:“這是安縣的常務副縣長蕭崢,為昨天活動的開展做了大量工作。”譚四明都不看蕭崢,道:“這我知道。不過,熊書記的時間很寶貴,吃過早飯就離開。安縣的縣長金堅強我們也讓他不要參加早餐了,常務副縣長就請下次有機會再說吧。”

方婭還要替蕭崢說什麼。蕭崢卻道:“方部長,沒關係,你進去吃早飯吧。我下次再找機會見領導。”蕭崢不想讓方婭為難,就主動走開了。

方婭朝譚四明橫了一眼,並不遮掩自己的不滿,然後走入了包廂。

早飯之後,省.委領導都開始踏上了歸程。市裡、縣裡的領導都一同送到了酒店門廳。市裡譚震、宏敘、肖靜宇等領導都站在最前麵。市.委辦的人冇有安排蕭崢站在前排,隻給縣長金堅強留了第一排的最後一個位置。

熊旗也就跟前麵幾人握了握手,跟其他人隻是揮揮手,就上車了。其他領導也就跟著一同上車,然後車子啟動,緩緩地駛出了酒店。隨後,市.委秘書長陸偉邦朝下麵招了下手,一輛奧車就從下麵開了上來。市.委書記譚震隻是說了一句“走了!”他這句話不是對市裡的領導說的,更不是跟縣裡的領導說的,而是衝著車子上來的方向說的,等車子停穩,秘書長火速給他開車門之後,譚震直接坐了進去,車門關上。貼了黑膜的車窗,外麵的人看不清坐在車裡的譚震的臉。

市.委書記和市.委秘書長等人走了。

市長宏敘倒是轉過身來,對縣長金堅強、常務副縣長蕭崢等道:“安海酒店開業儀式和《藏龍劍雨》釋出會搞得很有影響力,很不錯。你們都辛苦了。”宏敘還和金堅強、蕭崢、管文偉和秦可麗等人一一握了手,肖靜宇也朝他們揮了揮手,然後他們分彆坐了自己的專車離開。

快中午的時候,李傑人導演和他的團隊也要離開了,金堅強、蕭崢等人又一同給他們送行。其他的影迷,有些也是當天離開,還有的留戀安縣的山清水秀和新鮮空氣,還要繼續住幾天。

不管怎麼樣,安海酒店的開業儀式總算是順利度過,因為《藏龍劍雨》的釋出會,安縣在全國的知名度進一步提升,安海酒店和秀水民宿因為上了“攜手同程”網絡平台,中海、寧都、杭城等年輕人在網上非常方便就能下單預訂,因而酒店的生意,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都會是一種客人絡繹不絕的狀態。

蕭崢轉向金堅強道:“金縣長,我有些事想找你彙報呢。”金堅強剛剛鬆一口氣,就聽到蕭崢對他說有事情彙報,心頭又是一沉,他說:“蕭縣長,今天下午要不休息一下,明天再商量?”蕭崢卻道:“這是急事。”

金堅強歎了一口氣:“哎,我真是被蕭縣長逼住了。行。那就到我辦公室吧,我們一邊喝茶,一邊抽菸,慢慢聊。”蕭崢也笑著道:“再來杯酒也冇有問題。”金堅強也笑道:“在辦公室喝酒?我怕江書記會來監督我呀!”蕭崢道:“那就晚上,我請金縣長喝一杯!”金堅強道:“這個倒是可以有。”

於是,金堅強、蕭崢和鎮上領導、安如意等告彆,返回縣裡。到了金堅強的辦公室,秘書上了茶,兩人在沙發上一坐。蕭崢主動將香菸遞給了金堅強,兩人都點上了。金堅強狠狠抽了一口煙,吐了出來道:“蕭縣長,你今天急著要和我商量什麼?”蕭崢看著茶幾上的茶,今天秘書給他泡茶用的是一個玻璃杯,從透明的杯壁可以看到杯子裡根根分明的白茶,亭亭綻放,忽沉忽浮,就像他的人生。他道:“乾部的培養。”金堅強眉頭微微一緊,感覺蕭崢是常務副縣長,商量乾部不是他分內的事情吧?

蕭崢道:“金縣長,我猜你馬上要當書記,所以我就想近水樓台先得月,向你推薦幾名乾部啊。”金堅強聽蕭崢這麼說,心頭不由地一喜,可冇一會兒神色又暗淡下來,他又抽了一口煙道:“恐怕冇你想得這麼樂觀啊!今天,譚書記走的時候,都冇跟我握手,也冇跟我告彆一聲,恐怕是對我極度不滿啊!我還能當得上這個縣.委書記?我可不敢抱這樣的奢望啊!”

蕭崢卻道:“金縣長,你可彆忘了,你是省管乾部,譚書記不能完全左右你的升擢!”金堅強忽然眼神亮了亮:“兄弟,你是不是得到什麼訊息了?”金堅強的這一聲“兄弟”,明顯已經透露出了他心情的變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