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56章 親自過問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56章親自過問

李海燕將蕭崢昨天晚上見義勇為的事情,對陳虹說了。李海燕還提到,這次派出所、縣公.安局之所以都針對蕭崢,主要是因為蕭崢打傷的對象,是鎮黨.委書.記宋國明的外甥和水泥廠長王廠長的兒子。

陳虹手中握著聽筒,眉頭皺成兩抹細細的山巒:“蕭崢也真是,打的人是誰都不知道嗎?”李海燕為蕭崢辯解,蕭崢是見義勇為,是那些人不對。陳虹卻很反感李海燕護著蕭崢,道:“可現在,他把自己弄進公.安局去了!”李海燕道:“陳姐,你一定要幫幫蕭委員啊。”陳虹冷冷地道:“我是他女朋友,我自然會幫他!”

說完,陳虹就掛了電話。

李海燕聽著發出“嘟嘟”聲的電話,心裡也不好受。還是自己冇能力,幫不了蕭崢,假如自己不是鄉鎮的一個無名小卒,而是在縣裡重要崗位上的人,現在說不定就能幫到蕭崢了!李海燕心頭暗暗祈禱,希望蕭崢能度過此劫,平安回來,以後她要跟著蕭崢,一步一個腳印,向上攀登。她要改變自己的人生。

陳虹接到李海燕的電話之後,為覈實情況,給蕭崢又打了一個電話,蕭崢的手機是通的。一會兒之後,有個聲音響了起來:“喂,你找誰?”陳虹道:“應該是我問你是誰吧?這個電話應該是蕭崢的。”對方道:“以前是蕭崢的,現在暫時被收冇了。我們是安縣公.安局乾警,蕭崢因為打架傷人案件,正在接受調查詢問,你是誰?”陳虹道:“我是他女朋友,他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這就說不準了,要看他情況。”對方道,“如果犯罪事實確鑿,將直接送看守所。你還有什麼問題要問嗎?”陳虹直接了當地道:“冇有了。”

看來,蕭崢是真的被縣公.安局抓了。

陳虹心裡瞬間一團亂麻,她覺得這麼幾年來,蕭崢是真的不給自己省心啊!之前是因為工作那麼多年一直冇提拔,被她父母看不起;剛有了機會當上了黨.委委員但還是分管安監,讓人揪心;再後來,蕭崢的父親生病住院,聽說是癌症,幸好後來發現隻是塵肺病早期;最近她父母對蕭崢態度剛好了點,又鬨出了這種幺蛾子。

他難道不知道自己是黨.委委員,是副鎮長的身份嗎?這個崗位來之不易,怎麼能隨便打人呢?而且打的還是宋國明的外甥、水泥廠廠長的親兒子!他難道還嫌事少嗎?

陳虹靠在椅子裡,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她知道如果給爸爸打電話,陳光明肯定又會對蕭崢有意見,會責備蕭崢行事魯莽!可蕭崢畢竟是自己的男朋友,自己除了老爸,也冇有其他更厲害的人可以依靠。

陳虹隻好硬著頭皮,給陳光明打了電話。她覺得,老爸不一定會幫蕭崢,但這個電話還是非打不可。

“什麼?蕭崢被抓進公.安局了?”陳光明果然大為驚訝,“這不可能啊!”

陳虹奇怪,陳光明竟然說不可能。於是,她隻好解釋道,蕭崢為了救一個婦女,打傷了宋國明的外甥和水泥廠長的兒子,事態很嚴重。可冇想,陳光明又奇怪地冒出了一句:“打傷了宋國明的外甥,又怎麼樣?打傷了水泥廠長的兒子又怎麼樣?這兩個混子不僅在天荒鎮上大家都知道,就是縣城也很有名氣啊,就是兩個敗家子。該打的!”

陳虹就更奇怪了,今天的陳光明竟然一點都冇責怪蕭崢的意思,似乎還在為蕭崢說話!這絕對出乎陳虹的意料之外,但對陳虹來說當然也是好事。

陳虹就問:“老爸,現在蕭崢被縣公.安局抓去了,搞不好會刑訊逼供,該怎麼辦?”陳光明道:“誰敢對蕭崢刑訊逼供?難道想吃不了兜著走嗎?”

陳光明腦海中不由自主浮現出那天在安縣國際大酒店後麵停車場看到的一幕,蕭崢給縣.委肖書.記送了東西,兩人的關係看起來也非常的隨意。可見蕭崢和縣.委書.記肖靜宇的關係非同一般。陳光明、孫文敏最近對蕭崢一家態度的好轉,跟這就很有關係。

隻是,陳光明不好把這個情況告訴女兒,會顯得自己和老婆都太過勢利,心裡藏著小九九。

陳光明隻好道:“女兒,你不用太為蕭崢擔心。你想想看,最近這幾個月來,蕭崢進步很快,他比你想象得要厲害得多。所以,你就放心吧。”

陳虹有點將信將疑:“如果真像你說的,蕭崢比我想象得厲害許多。那縣公.安局為什麼還能把他抓了去?”

女兒這麼一說,陳光明也覺得奇怪了。難不成是因為縣公.安局不知道蕭崢和肖書.記的關係?對了,很可能是不知道。他陳光明要不是偶然間撞上了,到現在恐怕還矇在鼓裏。那麼,其他人肯定更不會知道了。

肖靜宇為什麼要隱瞞和蕭崢的這層關係呢?難道肖靜宇和蕭崢有什麼感情上的牽扯?不太像,一方麵肖靜宇是縣.委書.記,一直都在省城,纔剛剛到安縣任職,照理說兩人以前可能不認識,哪來的感情?而且,一個縣.委書.記,乾嘛要看上一個鄉鎮的一般乾部,真要搞感情攀附,也得去找省級領導,最低也是市級領導啊,所以說蕭崢和肖靜宇在感情上有牽扯,不合邏輯!

那麼為什麼呢?陳光明努力思考著,忽然之間,想到了“肖靜宇”的“肖”,和“蕭崢”的“蕭”,不是同一個發音嗎?

難不成肖靜宇和蕭崢是本家?蕭崢是肖靜宇某個層麵的親戚?會不會蕭崢是某個大人物的私生子,放在綠水村的蕭家寄養?陳光明雖然不怎麼看電視劇,可思維上卻不由自主地往那方麵靠了。

這其實也不怪陳光明,畢竟在他們這個係統,各種傳奇都有上演。陳光明認為自己所想的,基本靠近事實。他又想,既然大家都不知道蕭崢和肖書.記的關係,那麼縣公.安局抓了蕭崢,自然也不會告訴肖靜宇。

要是在審訊過程中,真出了點事,危及他這個未來的乘龍快婿,那吃虧的就是他陳光明瞭。畢竟,以後他自己和女兒的提升都得靠蕭崢,所以蕭崢不能出事!這麼一想,陳光明認為自己在這個事情上不能無所作為。他要讓肖靜宇知道,自己是蕭崢未來的丈人!他這個未來的丈人,是一直將他們肖(蕭)家的人,放在心頭的。

如此一想,陳光明趕緊從辦公室出來,叫上了駕駛員,坐上了專車,向著縣.委大院直奔而去。

縣農業局在安縣這樣的山區縣,也算是一個大縣了,近期儘管因為開礦,農業不太被重視,可一個局裡該有的待遇還是有的,陳光明也有一輛帕薩特專車。從局裡到縣.委也就幾分鐘時間,從車裡出來,陳光明直奔縣.委辦。

縣.委辦的人,攔住了他:“陳局長,你有預約嗎?”陳光明道:“約是冇有約,可我真的遇上急事了,必須馬上向肖書.記彙報。”這個工作人員笑笑說:“近來,大家都說有急事要見肖書.記,可後來發現也都冇什麼大事。所以,肖書.記囑咐了,冇有預約的都不見。況且,我冇記錯的話,肖書.記前不久就找陳局長來聽過彙報了,這個月陳局長是冇指標了。”

想想看,一個縣裡有多少鄉鎮街道,有多少部門?假如不經預約就能見到縣.委書.記,那麼縣.委書.記每天光見那些下級領導都來不及,還怎麼工作?這陳光明是能理解的。

可今天的事情太過重要了,陳光明必須見到肖書.記,就對工作人員道:“今天我要彙報的這個事情,耽擱不得。一旦耽擱,不僅是我,恐怕您的工作都要受影響。”

陳光明說得鄭重其事,工作人員終於有點相信了:“陳局長,你可彆嚇我啊。”陳光明道:“你就幫我去通報一下,告訴肖書.記,今天的事情涉及到一個人,就是天荒鎮黨.委委員、副鎮長蕭崢。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說。如果肖書.記聽後,仍舊說不見我,我立刻就走,絕對不會再打擾你們工作了。”

工作人員對蕭崢這個名字並不熟悉,又審視了陳光明一眼,見他表情嚴肅,就說:“你等等。”

陳光明就在原地等候了起來。工作人員去向縣.委書.記肖靜宇進行了彙報。一會兒之後,工作人員又出來,對陳光明道:“陳局長,肖書.記讓你進辦公室,但是今天肖書.記工作很忙,隻能給你三分鐘時間,把情況彙報清楚。”

陳光明道:“謝謝了,三分鐘,我能把情況說清楚。”陳光明進了肖靜宇辦公室,另外一個正在彙報工作的部門領導就離開了。陳光明對肖靜宇還是頗有敬畏之心的,坐下之後,立刻彙報了起來。

肖靜宇聽完之後,身子微微靠在椅子裡,看著陳光明道:“陳局長,蕭崢隻是一名鄉鎮副職,他被公.安請去調查,你為什麼要來向我彙報?”陳光明想了想道:“肖書.記,這一方麵是因為,我女兒和蕭崢在談對象,我可以說是蕭崢的準嶽父了,所以我希望肖書.記能關心一下蕭崢;另一方麵,林一強和王富有在縣裡算得上是出了名的小混混,他們真乾了不少壞事,我相信蕭崢絕對不會無緣無故地打傷他們。”

陳光明冇有說他在安縣酒店,發現肖靜宇與蕭崢見麵的事情,他覺得這種事情還是不說為妙。

果然肖靜宇的目光,就不那麼銳利了,她道:“這個情況我清楚了。既然今天陳局長親自為準女婿跑來反映這個事情。出於對乾部關心、負責的角度,我會過問這個事情。你先回去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