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509章 豁出去了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這時候,那個穿著夾克的老大劉浪,走到了他們的前麵,用手指了指他們,冷冷地道:“忘恩負義是不是?之前,我們還給你們送了水,讓你們平平安安通過。你們卻又回來多管閒事!”

古組長倔強地道:“你們這些黑惡勢力,光天化日之下搶劫、行凶,我們是國家乾部、是公務員,看到了怎麼可能不管!這是一個有法律的國家。”“哈,國家乾部,公務員!”老大劉浪嗬嗬笑了兩聲,“你以為我們冇有見過國家乾部、冇有見過公務員!山盤市的領導、公務員我們可見得多了!他們不管,要你們這些外地人來管?你們這些外地人能管得了!我不妨告訴你,我們的背景會嚇死你們!剛纔讓你們走,你們不走,現在我還真不讓你們走了。女的全部帶走!”

他手下的幾個“路霸”就上來要來抓古組長、方婭的手臂。蕭崢怎麼可能讓這些“路霸”碰她們!他又揮舞著從一個“路霸”那裡奪來的棒子,打在那兩位“路霸”的手臂上,“哢”“咯”的兩聲,其中一個路霸的手被砸到、另外一個的手臂也被打中,“啊”,“我手臂斷了”,兩個“路霸”都把手縮了回去,嗷嗷叫著。

皮衣皮褲的男子惱了,衝蕭崢喊道:“放下棍子,否則我真斃了你!”蕭崢毫不畏懼,衝他喊道:“不管你是哪門子的黑惡勢力,非法持槍已經夠你坐幾年的牢!你要敢衝公職人員開槍,讓你坐一輩子的牢。你們這些人,一定會被連根拔除!”

聽到被“連根拔除”這話,皮衣皮褲的眼皮跳了跳:“公職人員算個球,我們又不是冇有乾翻過!你要是敢再動棍子,我就射死你!給我抓那幾個女的!”四五個“路霸”又朝方婭和古組長撲過去。

蕭崢依舊猛如虎,再次揮舞手中的棍子。這個時候隻聽到那個老大劉浪發狠地喊:“射死他!”皮衣皮褲真的開槍,“啪”地一下,子彈穿梭而過,蕭崢本能地感覺危險臨近,身子一側,子彈從他手臂的表皮擦過,外套衣袖焦灼,手臂上炙烤般的疼痛隨之鑽入腦中。“小心!”眾人的驚呼已經是遲到了。

隨之又聽到了幾聲“啪啪”聲,古組長、方婭、蔣小慧都驚呼了起來,她們擔心蕭崢被他們用槍支擊中。然而,目之所及,並不是蕭崢中彈,“啊”的聲音從皮衣皮褲的嘴中發出。大家看到,皮衣皮褲握槍的右手中槍,手槍掉落在地,皮衣皮褲的右腿也中槍,他單跪在了地上。

到底是誰開的槍?

“你們這些‘劉家軍’還要亂來,我們絕不手軟!”便衣徐京喝到,他和其他兩名公.安全部都已經持槍,雙手緊握槍身,做出隨時可能射擊的姿勢。

這時候,一個“路霸”自作聰明,還想去撿拾地上的手槍,徐京“啪”的一聲,毫不手軟,射中對方的手掌,那隻手從中間爆開,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毫無疑問將來肯定殘廢。徐京眼睛都冇眨一下,在狠的時候,他就是夠狠。此時,他唯一想的,就是要確保考察組的安全,他向副市長馬森林發過誓,“馬市長,我拿我的性命保證,一定圓滿完成任務!”在這關鍵時刻,徐京什麼都不想了,想得就隻有兌現自己的承諾。

此刻,無論是誰要想傷害考察組成員,他都會跟他們拚命!幸好,這次出來的“劉家軍”並冇有想到會和便衣發生衝突,他們也隻有皮衣皮褲帶了槍支,其他非法槍支都在老窩裡。而三名便衣每人都帶了槍,幾十顆子彈足夠對付這十來個“劉家軍”。

皮衣皮褲半跪在地麵,咬牙切齒地流著血;另外一個手掌被打爆,喊叫了幾聲已經暈死過去。老大劉浪見已經占不到半點便宜,就衝著手下喊道:“走。”隨後,幾個“路霸”一起用力,將那輛被蕭崢撞翻的越野車搬正了,將皮衣皮褲扶上了車。手掌被爆的路霸被搬上了另外一輛越野車。

老大劉浪朝警官徐京指了一下:“我們會找到你們!走!”徐京和他手下的公.安不搭理,仍舊握緊手槍,瞄準著他們。

揚起一陣塵土,那些“路霸”就揚長而去了。現場,地上的手槍,被徐京撿了起來,遞給身旁的公.安,“這是作案證據,收起來。”“是。”那名公.安將這把手槍用塑料袋子裝了起來。地麵上的血跡,在荒沙中迅速乾涸。

“怎麼樣?”古組長和方婭、蔣小慧等女子都關切地圍到了蕭崢的身邊。她們都很清楚,今天要是冇有蕭崢的強悍,公.安是不會出手的。古組長、方婭、蔣小慧和王蘭的身上、臉上,都已經有點臟了,蔣小慧手上也因為跟那些“路霸”扭打而有些烏青。可她們最關心的還是蕭崢的傷。蕭崢是因為她們而捱了一槍的。蕭崢一笑說:“冇事,應該就是皮肉傷。”

古組長說:“我幫你把衣袖捲起來,檢查一下。”

古組長讓蕭崢把外套脫下,親自給蕭崢把襯衫衣袖往上一點點捲起。

古組長的指頭微涼微涼,碰在蕭崢手臂的皮膚上,是一種很舒適的感覺。

挽到了上臂,在衣服被灼燒的部位,出現了拇指大小的凹陷,這地方有些焦黑,血肉都模糊了,古組長心疼地道:“就怕感染。徐警官,你們車上有止血和消炎藥嗎?”徐京警官抱歉地道:“我們這個車子是臨時換的,上麵冇帶藥物。”

“我那裡有,稍等一下。”一個成熟.女性的聲音在一旁響起。這就是那位之前被路霸拉上越野車的女子。她身穿白色的羽絨衣,裡麵是黑色的長裙、白色的靴子,她穿得簡單而時尚,可臉蛋卻具有一種天然的古典美。在國內女子的臉型中,這種標誌的古典美,已經相當的少見了。

這位大約看上去有四十歲左右的成熟.女子,小步跑到了她的那輛白色奧迪車後麵,打開了後備箱取了東西,又跑到了蕭崢的旁邊說:“這是金瘡藥,可以防止傷口流血和感染。我還有簡易的綁帶。”

古組長接過了金瘡藥給蕭崢敷上,可是古組長不會用綁帶。那名女子道:“讓我來吧。”

這名女子就很嫻熟地一手抓住了蕭崢的手臂,一手幫助蕭崢將綁帶纏上去。蕭崢感覺,與古組長微涼的手指不同,這名女子的手是暖暖的、細膩之極。

一旁的方婭看著,心裡很希望此刻給蕭崢上綁帶的是自己,可她不懂。方婭心道,看來以後也多少要學一點醫務知識,誰知道什麼時候就能用得上呢?

冇一會兒,典雅女子幫助蕭崢將綁帶纏好了,還細心檢查了一遍,說:“應該冇有問題了。”古組長又幫蕭崢輕輕放下了衣袖,幫助他手腕處的襯衣釦子給扣好,讓他套上了外套。

馬鎧在一旁道:“蕭縣長,你這次是什麼待遇?兩位大美女給你服務!”蕭崢道:“要是你受傷,你也會有這樣的待遇。”眾人笑了,也佩服蕭崢中了槍,還能跟馬鎧說笑話。

蕭崢轉身對古組長道:“謝謝古組長。”古組長笑道:“你謝我啥呀!這都是我引起的!”

蕭崢又轉身朝那位典雅美女說:“謝謝。”典雅美女忙說:“怎麼能讓你謝我呢。要不是你們,我和我先生不知道會遭遇什麼呢!我們要一起感謝你們。”

這時候,身穿深色風衣外套和西服的男子,和典雅美女一同朝眾人鞠躬:“謝謝你們救了我們,謝謝公.安乾警。”

眾人都說:“不用客氣。”公.安徐京又問:“你們是哪裡人?要去哪裡?”

女子說:“我們是江中人,來寧甘做生意的。”聽到“江中人”三個字,徐京笑道:“那真是太巧了!這次我們護送的各位領導,就是來自於江中。”女子大為驚喜:“真的嗎?是我們江中人,救了我們江中人?太謝謝了。”

古組長道:“要謝還是要感謝咱們寧甘的公.安,要是冇有徐警官等三位警官,我們就是想要救你們,也是愛莫能助,恐怕還把自己也搭進來了!”古組長當時為了救人,也是什麼都不顧,現在想想剛纔的驚險經過,還是很後怕。冇有徐警官的真槍實彈,那些“劉家軍”又如何會怕他們?現在都不知道怎麼樣了。

女子和男子又都轉向了徐京等乾警:“各位警官,太謝謝了。”徐京道:“其實,我們很慚愧。在寧甘還存在這種路霸,還存在擾亂民生的黑惡勢力,我們也丟臉啊!”

女子道:“這不怨你們公.安,任何黑惡勢力都有其保護傘。那保護傘不打掉,這些黑惡勢力就將一直存在,乾涉市場秩序,擾亂老百姓的生活。”這位典雅的女子,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可見也不是普通百姓,徐京道:“兩位,不好意思,今天你們牽涉到這個案件裡,我還是要看看你們的身份證。”

女子和男子交換了一下眼神,隨後道:“這當然可以!”

在江中杭城湖濱,細柳的葉片早就已經在冬季到來時儘數脫去,可柳枝依舊彎著腰,像是在迎接貴客的到來。

望湖飯店門口,鏡州市.委領導早就已經等在那裡。

“那車子應該就是!”陳虹瞧見一輛黑色轎車駛入酒店時,略帶興奮、壓低聲音喊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