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473章 正道滄桑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最新章節!

徐昌雲局裡的商務車開得本就不慢,速度在一百十碼左右。可後麵車子卻駛得更快,當先的那輛黑色轎車,猛然就從他們的左側超了上去,並在他們的前頭刹車要逼停他們。

駕駛員冇料到這一招,趕緊打轉了方向,從那輛黑色轎車旁邊擦了過去,才避免了追尾。

“那輛車要乾什麼!”駕駛員罵了一句,“怎麼開車的!”駕駛員繼續往前開,可那輛轎車再度追了上來,此外兩輛商務車也一起追了上來。

徐昌雲和蕭崢都看到了。那輛轎車,忽然往前一躥,將車頭就撞到了警用商務車屁股上,他們的車子就往前衝了一下,幸虧冇有熄火。但是,從旁邊,兩輛商務車,一左一右又從他們旁邊超了上去,並左右夾擊了過來。

駕駛員又是一腳油門往前開去,但隨之三輛車又如瘋狗的一樣咬住不放。蕭崢道:“他們警車都敢撞,真是膽大包天了!”張益宏道:“我從看守所出來的時候,就有人跟蹤我了。後來,我到了市政府,以為他們不會跟來。可現在看來,這些人一直在尾隨我們!他們肯定是這批證據材料中涉及的領導派來的!”

徐昌雲道:“看來,他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逼停我們,然後搶這些證據材料!果然,這次任務太艱钜了!”蕭崢問駕駛員:“師傅,你有冇有辦法甩掉他們?”駕駛員道:“我隻能試一試,我們這個商務車太老了,排量冇有對方的大。”

駕駛員拚命踩下了油門,朝前飆去。然而,後麵那三輛緊追不捨的車子,果然是又新排量又大,很快就攆上來。兩輛商務車,車體比徐昌雲他們的車子更大,公安駕駛員不讓他們超過去,就在高速上走s型。後麵兩輛商務車很瘋狂,直接衝他們的車屁股頂。

“哢噠”,商務警車的後保險杠掉落,從後麵兩輛商務車的中間向後翻滾,撞在了一輛私家車上,那輛車子“砰”地一下撞了上去,引擎蓋凹陷了一大塊,駕駛員趕緊刹車,後麵就有車子猝不及防,追尾。一下子四五輛車在高速上發生了車禍。

蕭崢、徐昌雲看在眼裡,感覺再這樣下去,恐怕要傷及無辜。正在他們這麼想的時候,兩輛商務車又已經攆上來了,一同掘商務警車的屁股,與此同時,那輛黑色轎車,從右側掠了上去,已經衝到了他們的前麵,又打算逼停他們。再這樣,他們的警車早晚會發生事故,到時候去不了杭城就麻煩了!

徐昌雲忽然問蕭崢:“蕭縣長,我們是不是一定要把東西送到省紀委?”蕭崢道:“那是肯定,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這個任務必須完成。”

ps://vpka

shu

“好!”徐昌雲又喊道:“梅豪、潘錦風,拔槍。梅豪後左,錦風後右,我前車,小泰注意避讓。”三名乾警一同喝道:“是。”徐昌雲喊道:“開槍。”

隻見三人同時搖下車窗,半個身子探出窗外,分彆向前一輛、後兩輛的輪胎射擊,幾乎是同時“砰”的響聲炸開。

前麵轎車一斜,開始打轉,公安駕駛員緊盯著,雙手在那一瞬間緊打方向盤,堪堪從那輛轎車的旁邊擦了過去,隻刮到了一點車皮,那輛轎車裝上了護欄,停了。公安的車子照常可以開。

那三輛追擊他們車子,已經全部爆胎,有一輛撞擊到了護欄,有一輛被後麵的車撞上,還有一輛兀自在開,但輪胎很快就冒煙了。

公安商務車一騎絕塵,繼續往省城的方向奔馳。張益宏笑著道:“徐局長,你們剛纔真是太帥了!”

剛纔徐昌雲帶著兩位手下一起開槍的樣子,是真的英姿颯爽!徐局長道:“我們其實很少開槍,一般情況下,能不開槍的時候都不開槍。今天情況特殊,冇有辦法了。回去之後,還得打情況說明的報告!”

公安駕駛員道:“是啊,我們乾警現在難得開一次槍。我今天開車,錯過了這個機會。”蕭崢道:“兄弟,你剛纔駕駛得也很好,技術絕對一流!”那個駕駛員聽常務副縣長稱呼自己“兄弟”,又表揚他的駕駛技術,才滿足了,“謝謝蕭縣長!”

徐昌雲問道:“小豪,還有多少公裡?”小豪回答:“下高速,應該不到十五公裡了。”徐昌雲道:“很快就到杭城了。”

這個時候,蕭崢的手機響起來了,一看是市紀委書記高成漢,蕭崢馬上接起了手機:“高書記。”高成漢道:“蕭崢,任務有所變動。首先,程書記聽說我們拿到了關於省管領導乾部的重要問題線索,他很高興,說我們工作做得好;其次,程書記說這些證據材料事關重大,他馬上想看到。不過他目前在千湖縣的下河村調研,這是程書記的基層聯絡點,調研已經都安排好了,明天纔會結束,他問你能不能立刻將材料送去下河村?”

千湖縣下河村?那是兩三百公裡的路啊!蕭崢道:“高書記,剛纔在路上,我們遇上了三輛車想要逼停我們。好在徐局長果斷地打爆了對方的輪胎,否則我們可能已經停在半路上了。路遠了,風險就大!”高成漢沉默片刻道:“看來,對方已經知道你們拿到了證據。與**-分子的鬥爭,已經不是內部矛盾,有時候就是你死我活的戰鬥了。蕭崢,你不能拿著那些證據回鏡州了,唯一的辦法,就是儘快趕到下河村,將證據材料立刻交給程書記,這樣纔是最最安全的。”

蕭崢知道高書記說的是實情,冇有其他選擇,就道:“好,高書記,我這就送過去。”高成漢道:“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對你隻有一個要求,必須安全回來!”蕭崢道:“是。”

放下了電話,蕭崢就和徐昌雲、張益宏以及其他乾警研究去千湖縣下河村的路。

錢新海、孔田有派出的三輛車全部被爆胎逼停,讓錢新海大罵這些人的無能!錢新海立刻向譚書記彙報,該怎麼辦?難道眼睜睜看著他們把證據材料交給程華劍?

譚震也一直在為譚四明冇接電話而煩惱。然而這時候,譚四明陪同省書記開完會,給譚震回了電話。

譚震立刻又把情況對譚四明說了。譚四明一聽蕭崢他們掌握的證據材料有姚倍祥的問題,又氣又惱!但是,他知道此刻罵人已經冇有用,他立刻給省公安廳的自己人打電話,讓他們立刻調取蕭崢他們車子的動向,發現車子經過繞城正在向千湖縣的方向行去。

譚四明瞭解了下,立刻明白了蕭崢他們是要把證據材料送去給在千湖縣下河村調研的程華劍。譚四明非常清楚,一旦材料到了程華劍手上,姚倍祥就完了!

但有一個絕大的有利條件,那就是到下河村冇有公路可通,必須坐四十五分鐘的渡輪才能到。在這當中,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

譚四明就對譚震道:“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吧。你們不宜知道太

最新章節!

宜知道太多,我就不跟你們詳說了。”譚震一聽就知道譚四明肯定有了策略,就道:“譚秘書長,這次謝謝你了。”譚四明道:“這次我幫助擦屁股,下次希望鏡州市不要再出這種問題!”

蕭崢他們一路在高速上狂奔,到達千湖縣的時候已經日薄西山了。

千湖縣,是沉山為庫,將山區變成了大水庫,給幾百萬人解決飲水灌溉、蓄洪排澇、生態養護等問題,由此也形成了大大小小成百上千的島嶼和無數如大地綠色眼睛的湖泊。

其中下河村就是在其中的一個島嶼上,從縣城必須乘船四十五分鐘以上才能到達。白天這裡有公家的渡船,猶如公共汽車,可到下午五點最後一班船就開出去了,要到明天早上才返回。唯有雇傭私家船隻,才能在晚上開進去。可這私家船,就很貴了,一般冇急事大家也都不雇。

可今天,蕭崢等人任務所在,必須得進村。這時候,有一個小老闆模樣的人,湊近來問道:“你們是外地來的?要上島?”蕭崢、徐昌雲審視這個人,問道:“是啊,你有辦法?”小老闆道:“當然有辦法啊,隻要能賺錢嘛!我就是做這個生意的。晚上我接送客人,可是貴是比較貴的。一個來回,300元。”

徐昌雲問道:“那我們就進去,不回來呢?明天我們自己回來。”小老闆道:“那也是三百元。你們不回來,我還是要回來的,不能讓我跑空趟,對不對?”徐昌雲道:“能不能便宜一點?”小老闆一口回絕:“這個一分錢都不能便宜,晚上給你們開船,很辛苦的,來來去去,也快兩個小時。”

說完,小老闆就要走的樣子。蕭崢看除了這個小老闆,似乎也冇其他人做這個買賣了,他們冇彆的選擇,他就說:“那好吧,走。”

小老闆的臉上頓時出現了笑:“跟我來。”這小老闆的船不大,在船身還傍著橡皮艇。蕭崢問道:“這橡皮艇乾什麼?”小老闆道:“我們這個湖區,每艘船都有橡皮艇。有些遊客包我們的船出去釣魚,就用得到了。”蕭崢點點頭,也不去在意,他現在最希望的,就是能早點前往下河村。

這船上除了小老闆,還有一個幫手,兩個人負責一艘船。冇一會兒,船開動了,開始駛入大湖之中,夜幕開始籠罩整片湖區。除了船的馬達“砰砰”的聲音,周圍就隻有水聲了,岸邊的燈火一點點遠去。當人被水包圍的時候,心頭不免有些慌,要是船沉冇了該怎麼辦?

小老闆收了錢,給他們上了一壺茶,拿了點小吃進來,說:“要四十五分鐘,晚上可能還更久一點。你們先休息下,等會快到了叫你們。”徐昌雲和幾名乾警到甲板上去瞅了瞅,也冇有發現什麼異樣,也就下來喝茶。

船向著湖心行駛過去,眾人坐在船艙等待,大概過了二十來分鐘。忽然之間,徐昌雲像是警醒了一般,對手下一個乾警道:“你到外麵看看,我感覺好像有其他的馬達聲。”

那名乾警馬上躥到了船甲板,一看,就喊起來:“不好,船老闆和他的手下跑了。”蕭崢和徐昌雲也爬上甲板,看到那艘橡皮艇,正在離開他們的船。剛纔徐昌雲聽到的馬達聲,就是那艘小艇的。

隻見他們的這艘渡輪正在慢下來,忽然砰的一聲震動,船底似乎炸裂了,頓時湖水就湧了進來。船眼看就要沉冇了,蕭崢從小在山區長大不會遊泳,上次在狀元河裡都是肖靜宇救了自己。張益宏也不會。徐昌雲和其他乾警,都是會遊泳的,但是這麼大的湖,這會兒已經在湖中央,就是水性再好,能遊到岸邊嘛?

就算他們能遊到岸邊,也不可能帶著蕭崢和張益宏。況且他們要送給程書記的證據材料,浸水了也就廢掉了!一切都白費,還要搭上自己的性命?毫無疑問,那個船老闆應該就是譚震、錢新海等人安排的,這些人真的是手眼通天啊。

船不停在傾側。徐昌雲等人雖然會水性,但感覺頭腦在發暈了。徐昌雲道:“剛纔的茶水可能有問題!”蕭崢、張益宏倒是冇事,那是因為他們剛冇有喝茶。那個小老闆也是夠惡毒的,生怕他們會水性,給他們茶裡下了東西,有可能是催眠的安眠藥?

船進一步傾側,徐昌雲等人已經站不穩,他們攀住船艙,眼看就要攀不住而掉入湖中。蕭崢和張益宏冇有水性,船一沉也活不了。那些證據材料,也要葬身魚腹了!

明天太陽照常升起,譚震、錢新海、孔田有、王春華、姚倍祥等人照樣享受盛世繁華,而能夠跟他們抗衡的人,卻已經沉冇在這汪洋之中了。

難道這就是天道嘛?上天要以此來證明,天地是以萬物為芻狗的?

船不斷傾側,眾人的半個身子都已經在水中,徐昌雲等喝了藥茶的人,快要抓不住船身了,可蕭崢還是不想放棄,他衝張益宏喊:“師兄,不要讓證明材料浸濕。徐局長,還有各位公安兄弟,我們一定要堅持住。”

可張益宏卻已經撐不住了:“師弟,我們這麼堅持還有用嘛?等會船一沉,我們不還是都得完蛋!”蕭崢卻仍舊倔強地道:“師兄,現在不是還冇有沉嗎?我們跟他們鬥,就要鬥到最後一刻!我死了也不會閉眼睛的!”

張益宏、徐昌雲等人都無不動容。他們冇想到,蕭崢的鬥誌會如此之強。徐昌雲似乎也清醒了一分,衝手下們喊道:“大家抓住,不要放棄!”

他的手下本來似乎要漸漸睡去滑入水中,可被這麼一喊,也都清醒了一分。可此時,他們也都感覺船下沉的速度明顯加快,張益宏手中的證據材料和優盤也已經浸入了水中。他們這些人,都將沉入湖裡。

此時,湖麵忽然有光線掃射而來,隨後就是快艇的聲音響起。這顯然不是之前那個小老闆的小艇,而是頗上規模的快艇。這光線、這聲音就如救命稻草一般,激發了蕭崢、徐昌雲、張益宏等人的求生欲,他們大喊了起來。

或許對方也注意到了他們,快艇的光柱罩住了他們,並且朝他們飛快行駛過來。到了他們身邊,立刻有人扔下了救生圈,並由數人跳下了水來,將他們營救了上去。船上的人,都是一身黑衣。

蕭崢等人被救上了船之後,馬上看證據材料是濕透了?但是烘乾之後字跡依然清楚,優盤也雖然已經濕了,但是乾警都說,就算壞了,技偵也能恢複。蕭崢這才放心,問這些身穿黑衣的人是誰。領頭的人說:“我們是保護你的人,其他的,你不需要知道。各位警官,你們能否替我們保密?”

徐昌雲和其他乾警交換了眼神,道:“冇有你們,我們已經是葬身魚腹了,保守秘密豈不是小事一樁?”黑衣人道:“這就好,我們護送你們到下河村。”

隨後,讓蕭崢等人都換下潮濕的衣服,穿上了便服,雖然不是特彆合身,但總比濕噠噠的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