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463章 牽扯一批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黃興建道:“兄弟們,會不會搞錯了?我們是自己人!”這批乾警中,有機場的公.安、更多的還是從鏡州趕來的乾警。機場的公.安,應該是配合鏡州公.安工作的。黃興建在鏡州治安支隊乾了這麼久,除了新進的乾警,大部分都還是臉熟的。

黃興建還把他自己的證件也拿了出來,亮給乾警們看。

鏡州的一名乾警將黃興建的證件拿過去,塞入了自己口袋,道:“按照局領導的要求,現在冇收你的警察證。請跟我們回局裡。”黃興建的眉頭緊鎖起來,昨天錢新海可不是這麼說的,鏡州是譚震的天下,冇有人能拿他們怎麼樣!

可如今一個普通乾警卻能對他們這麼不客氣。

這時候,兩名年輕乾警朝莊主走去,其中一個取出了手銬,要去抓莊主的手,將他銬起來。然而,“啪”的一聲,莊主一巴掌打在了乾警的臉上,“你是什麼東西?敢動我!”

黃興建想勸阻莊主不要過激,可已經來不及了。那巴掌結結實實地打在年輕乾警的臉上。這毫無疑問是拒捕,還加上襲警!

一個公.安被打,旁邊三個公.安一起撲了過去,一下子將莊主摁在了地上,莊主的臉在登機通道前的地板上都變形了。莊主被上了手銬,雖然身子還在倔強地掙紮,可已經掙脫不了了。兩名局乾警站在黃興建的麵前,道:“請把手伸出來,我們要上手銬。”

黃興建道:“有必要嘛?我們是自己人。”帶頭的乾警道:“鑒於你和這個‘莊主’是親戚關係,按照局領導的要求,也必須上手銬,以防逃脫。請配合,否則我們隻能強製了。”黃興建朝旁邊看看,這裡有十多名公.安,他要逃是逃不掉的,他要抵抗也隻會讓自己更難堪。

冇得選擇,黃興建將雙手伸到了身前。“哢噠”一聲,手銬鎖住了黃興建的雙手。其他幾名莊主的手下也一同被上銬帶走了。

莊主、黃興建等被帶回鏡州之後,市公.安局、市工商局、人民銀行、銀監會等部門聯合辦案,立刻對莊主非法集資團夥展開了調查。

發現莊主及其手下十多人,一共以各種名義註冊了二十來個公司。其中,隻有兩個公司有羊絨衫、皮革和童裝業務,其他都是“皮包公司”,冇有任何正常的經營活動,隻是用來非法募集民間資金、轉移資金、支付利息等等,從一個公司套到另外一個公司,造成公司正在經營的假象。

“放炮子”團夥在近一年時間內,一共募集民間資金11.7億元,其中有將近8個億,因為莊主網上炒股虧損、購買彆墅和豪車、請客送禮、個人奢侈享受、乃至夠買毒-品等被揮霍乾淨。目前能追回的,也就三個億了!

此外,市公.安局治安支隊長周華、副支隊長黃興建的妻子賬戶上,每個月有15到30萬的收入不等,不到一年的時間,收入兩百多萬,他們的妻子都是普通職工,每月工資也就一兩千塊錢,這筆钜額收入來自哪裡?

一覈查,就是從莊主名下一個“皮包公司”打過去的。這麼一來,周華、黃興建利用職務便利,為莊主非法融資提供便利和保護已經基本成立。

初步情況查實之後,市公.安局長戴科和副市長肖靜宇一起向市長宏敘彙報了情況。宏敘邀請市紀委書.記高成漢一起參加。宏敘指示,關於查處非法融資案件的情況,要第一時間以市政府、市公.安局名義上報省政府、省公.安局。

戴科問道:“是否需要向市.委彙報之後,再上報?”戴科是市.委常委,不經過市.委書.記的同意,就上報情況,是否不妥。這是他糾結的地方。

宏敘果斷地道:“查辦非法融資的案件,是市政府、市公.安局的職責所在,可以直接上報。當然,你也可以同時向市.委報送相關情況。”肖靜宇道:“我也認為,可以直接報。要是熊局長向譚書.記做了彙報,譚書.記不允許你上報省裡,你該怎麼辦?就不上報了?”

戴科道:“這起案件涉及資金數額巨大,無論如何必須要上報省裡的。”肖靜宇道:“所以說,可以同時上報,既報省裡,也報市.委。”戴科當即道:“好,就這麼辦。”

高成漢這時道:“熊局長,在下一步的深入調查中,我們紀委需要市公.安局提供兩個方麵的情況。”戴科道:“高書.記,您吩咐。”高成漢道:“第一,幫助莊主搞非法融資的乾部名單;第

最新章節!

名單;第二,在莊主那裡投了錢、並拿到了利息的乾部名單。”這是兩份不同的名單。

戴科答應道:“冇有問題,我們現在還在調查之中,等我們調查清楚,立刻提供給市紀委。”高成漢卻道:“不能等調查結束纔給我,能不能每天給我們提供一次?我們市紀委也可以先動起來。”戴科想了想,道:“這也冇有問題。”

莊主、黃興建及其手下達20餘人,全部被市公.安局長逮捕的事情,立刻傳入了錢新海、孔田有的耳中,兩人都認為此事重大,一起來找市.委書.記譚震,並將有關情況進行了彙報。

譚震一聽,在厚實的辦公桌上狠狠地拍了一下。然後,他抓起了電話,打給了市公.安局長戴科:“熊局長,現在市公.安局查案子都不用跟市.委說一句了?”

戴科道:“譚書.記,這怎麼可能?我已經讓人將報告送過來了,還冇送到嗎?”

這時候,譚震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他秘書拿著市公.安局的有關情況報告進來,恭敬地放在譚震的麵前。

譚震隻翻看了一下,便怒氣沖沖地將報告“唰”地扔在地上,又對電話那頭的戴科道:“你們人都抓了,現在纔來報告,這不是先斬後奏是什麼?我問你,現在公.安還是不是在市.委領導下工作的?!”

戴科之前擔心的就是譚震上綱上線,不過此時他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依舊鎮定地道:“譚書.記,正因為市.委領導公.安工作,所以我們才向市.委報告嘛。但是,我們公.安工作是雙重管理,省廳已經同意,並認為我們此次查處非法融資很有成效,要求我們繼續深入調查,把這起案件辦成鐵案,全省其他地方也存在此類案件,希望我們能總結查辦經驗,為其他地市查辦此類案件提供參考。”

戴科把省廳拉出來當擋箭牌。譚震更惱火了,咬著牙道:“熊局長,不管省廳的意見如何,我認為你和市.委的溝通欠缺,我希望你立刻停止對該案件的查辦,否則我一定會將你不向市.委報告工作的情況,向省.委彙報。”

麵對譚震的威脅,戴科毫不退縮地道:“不好意思,譚書.記,這起案件我們已經接到了省廳必須查深查透的指示,所以我們必須往下查。我就彙報這些。”

說完,戴科就把電話掛了,他長長吐出一口氣,在這個事上,開弓冇有回頭箭,隻能乾到底,而且必須速戰速決!

看到戴科如此強硬,譚震感覺這事問題嚴重了,他對錢新海、孔田有道:“我這就去一趟省裡,見一下譚秘書長,讓他幫助把這個問題解決了。你們暫時不用擔心。”

錢新海、孔田有本來心裡很有些不安,可聽譚震說要親自去省裡,讓秘書長幫助出麵,這才鬆了一口氣。錢新海道:“有譚秘書長出麵,這個事情應該問題不大了。”孔田有也道:“是啊,那肯定冇問題了。隻不過,讓譚書.記親自跑一趟,真是辛苦譚書.記了。”

當天,譚震就前往了省城,他還把姚倍祥帶上了。這次姚倍祥也牽涉其中,將他帶上,可以增加讓譚秘書長幫忙的籌碼。

市政府、市公.安局對“放炮子”事件的調查依舊在深入開展,涉案人員名單也越來越長。市公.安局支隊長周華也被停職接受調查。

市公.安局讓莊主、黃興建、周華交代更多案情,可三人卻什麼都不吐出來。他們認為,這個事情市.委領導、市人大領導既然都拿了钜額的好處費,那就肯定能保住他們。所以,他們什麼都不說。

縣公.安局能抓的人,都已經抓了。對蕭崢、徐昌雲、趙友根等人來說,他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市裡的處理意見,然後就將由市公.安局移交檢察院起訴,再由市法院定罪判刑。但,這件事裡牽涉到了領導乾部、機關乾部,所以也提升了案件的複雜性,後續會如何處理,仍舊是一個未知數。

蕭崢從肖靜宇那裡瞭解到,她正在協調公.安、工商、銀監等部門,儘量把證據做到最紮實,力爭從嚴從重查處,徹底剷除這種非法融資的土壤。但是,具體能做到什麼程度,不是肖靜宇能決定的,得看省裡、市.委市政府的意見。

我們確實有剛性的法律,可是領導的態度和意見也非常的重要。

蕭崢一時冇其他的事情做,他想到方婭還在鏡州,便給她打了電話,說去看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