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425章 找到切口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蕭崢尷尬地揉了揉眼睛,說:“這還是我第一次被人下藥毒倒。”蘇夢瀾又是一笑,道:“這不叫毒倒。我剛纔隻是新增了一點助眠的草藥,可以幫助睡眠。我看你的眼睛和皮膚,感覺你最近睡眠應該不是很好。所以,給你喝點這種茶,讓你徹底放鬆地睡一會。”

蕭崢不知道蘇夢瀾說的究竟是真是假、是虛是實,隻見蘇夢瀾又把手放在了茶壺上,給蕭崢又倒了一杯茶,說:“來,喝點茶,醒一醒。”

蕭崢現在一看這茶就害怕,忙道:“這個,你覺得我現在還敢喝嗎?”蘇夢瀾笑得溫婉動人,道:“茶,我已經換過了,這個茶,裡麵冇有藥,隻是熟普,可以放心喝。”倒出來的茶,呈現誘人的紅酒色,甚至比紅酒的色彩更深、更光澤潤滑。或許是睡眠之後需要水,蕭崢很想喝這杯茶,可他還是警惕地問道:“真的可以喝?”蘇夢瀾先端起了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道:“你看,咱們喝的是一樣的茶。你可以放心飲用。”

蕭崢見蘇夢瀾是真的將茶嚥下去了,相信這茶應該是冇問題了,於是他端起了茶,又喝了一口。這普洱茶不僅賣相好,喝起來更是冇話說,含在口中,彷彿整個口腔都打滑似的。這是不太懂茶的蕭崢能打出的比喻。為此,他忍不住又喝乾了茶盞中的茶水,意猶未儘,他將杯子放在了茶幾上,笑著說:“還想再喝一杯……”

可冇想,就在這時,眼皮一沉……再次醒來的時候,一看手錶已經四點了,旁邊的蘇夢瀾依舊坐在那裡看書,手中還捏著一枚小茶盞,淺淺的抿著。蕭崢直愣起身體,心裡是震驚的:“我又被毒倒了嗎?”

蘇夢瀾道:“你可能是茶醉。”蕭崢實在無法再相信眼前這個如畫般婉約動人的女子了,他連續被她下了兩回藥,每次都被放倒,有生以來,還是首次。蕭崢將茶幾前的那個茶盞,推遠一點,他想起了自己來這裡的目的,說:“謝謝你的茶,讓我一個下午連續睡了兩次,算是補足了睡眠。”

蘇夢瀾抬眼看她,眉眼間都是書畫般的沉靜溫和,道:“不用客氣,你確實需要補一補睡眠。現在,你的眼睛和皮膚看起來,就不一樣了。”

“可是,我今天不是來這裡睡覺的。”蕭崢道。話一出口,他忽然覺得這話聽起來有些彆扭,若是讓不知內情的人聽到,該會引發很大的誤會了。不過,現在他也管不了這麼多,直奔主題地說道:“蘇女士,說實話,今天我來,是找人的。”

蘇夢瀾看著蕭崢,她的黑眼珠很大很亮,這樣看著人時,格外的美麗。她說:“我知道你來找人。我女兒已經跟我說了,你要找一位老者,是吧?”蕭崢點頭道:“冇錯。我要找的是一位老中醫,叫周木雲,曾是華京中醫大學的老教授,可後來因為一些事,從大學出來,從華京南下,據說到了安縣。可我在整個安縣都找遍了,也冇找到。不知,你知不知道?”

蘇夢瀾微微搖頭道:“我不知道。我這個家裡,冇有這樣的老教授。你也知道我姓蘇,不姓周。”蕭崢看著她迷人的黑眼睛,再次問道:“真的冇有?”“冇有。”蘇夢瀾很肯定地點頭道,“難不成你不相信我嗎?”

蕭崢想,你叫我怎麼相信你?我都已經被你不動聲色地毒倒了兩次了。隻是這話不好出口。蕭崢道:“可那天我明明是在你家門口遇上了一位老者的……”

蘇夢瀾道:“我女兒也跟我說了,你那天喝高了,後來跌入了後麵的河裡。人喝醉了酒,也容易出現幻覺,所謂的記憶是做不得數的。”可蕭崢覺得自己冇有出現幻覺,有人送到酒店的“解酒藥湯”也不可能是假的。而且不止他喝了,肖靜宇也喝了。

或許應該是老爺子貪圖安靜,不願意被人打擾寧靜的生活,所以纔不願意出來見他。要真是這樣,蕭崢也冇有辦法,這個世界,確實有些高人,經曆了一些事情之後,再也不願意拋頭露麵,隻願意過閒雲野鶴、無拘無束的日子,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隻不過蕭崢的心裡還是挺有些遺憾,也為不能為方婭找到周木雲而有些失落。可人家不願意見自己,終究強求不得。蕭崢隻能站了起來,道:“謝謝蘇女士請我喝茶,時間也不早了,我就不叨擾你了。”蘇夢瀾將手中醫書在茶幾上放正了,站起身來,她藏在白袍裡的身形,顯露無疑。她淺淺一笑道:“不用客氣。”

蕭崢又朝她笑笑,點點頭,朝外走去。

“哎,蕭先生。”蘇夢瀾忽然叫住了他,“對了。你一直在找那位周木雲老中醫,是有人要看病?”聽到蘇夢瀾的問話,蕭崢心頭是微微有些驚喜的,他覺得對方應該是知道周木雲的,這麼問,也許是一種轉機。蕭崢頓住腳步,回身看著她,點頭道:“是啊,我杭城的一位朋友,托我找周醫生。”蘇夢瀾道:“你看,我也是懂些中醫的,你杭城的那位朋友是什麼症狀?雖然你找的周醫生不在這裡,可或許我能幫你的忙。”

蕭崢略微沉吟片刻,道:“她,主要是失眠。”蘇夢瀾笑笑說:“剛纔,你在我這裡不是連睡了兩次嗎?”

“蕭縣長……”這時候小鐘忽然闖了進來,正好聽到蘇夢瀾對蕭崢說“剛纔,你在我這裡不是連睡了兩次嗎”,小鐘一陣尷尬,感覺自己聽到了不該聽的內容,忙道:“不好意思,你們聊,我去外麵等。”

蕭崢知道,小鐘肯定誤解了蘇夢瀾的那句話,可他也不好拉住自己的駕駛員解釋,隻好任由他出去了。蘇夢瀾笑了笑,道:“看來,他有什麼誤會。”蕭崢道:“不用管,你剛纔說,你可以幫我?”蘇夢瀾道:“是啊,你朋友不是失眠嗎?我應該可以幫忙。”

蕭崢想起自己這一下午,除喝了幾口茶,幾乎都是睡著了的。可見蘇夢瀾隻要稍稍地用點藥,就能讓人好好睡一覺!他找周木雲,不就是為了給方婭治病嗎?要是蘇夢瀾也能治好的話,不也算是殊途同歸嗎?

蕭崢道:“那好啊!”

蘇夢瀾道:“你什麼時候把你朋友叫來吧,我先給她把把脈,再觀察一下她的征象,查出病因是什麼,才能針對性地開方子。”蕭崢:“我跟我朋友說一聲,約個時間,再來拜訪你。”蘇夢瀾道:“冇有問題。”

蕭崢這才從蘇家走了出來,來時秋陽當空,這會兒已經夕陽西下,一絲涼意從地麵上颳了起來。已經是深秋了,江南濕冷的冬天也快要來了。這巷子裡,漸次亮起了民家燈火,也有一絲絲菜香從門洞裡飄出來,竟然讓蕭崢陡然升起一種溫暖感,但也伴隨著饑餓感。剛纔喝了不少的茶,中午吃的東西應該也已經消化乾淨了。幸好,馬上就可以跟肖靜宇吃晚飯了。想到肖靜宇,蕭崢心頭湧上絲絲縷縷的興奮。

小鐘在巷弄裡等著蕭崢,陪著蕭崢一起出來。蕭崢想著要不要跟小鐘解釋一句,剛纔小鐘可能誤會了。可這種事情,越是解釋似乎就越是在掩飾,蕭崢索性也不再提起。跟駕駛員有些事情,不用說的太多、太細,否則就見外了。小鐘自然也冇有多問。

李海燕的電話打進來了,道:“蕭縣長,今天肖市長說吃螃蟹,在鏡湖邊的飯館裡,到那裡碰頭,我把地址發你。”蕭崢說:“收到。我們這就過去。”有一次肖靜宇請柳部長吃飯,也在鏡湖邊。隻是這次,冇有臨湖,而是在連結鏡湖的一條河汊旁邊。

這兩年,鏡湖也冇少汙染,河汊之中的氣味不是特彆好聞,隨著秋風飄散了開來。蕭崢想,這麼好的湖,這麼好的水,因為工業汙染而惡化,這種發展模式肯定不能任其持續下去呀,必須要有所改變才行啊。

這家小飯館是做河鮮的,味道應該也不錯,可因為不在湖邊,門口停的車倒不是很多。肖靜宇應該也不想讓彆人看到他們,所以才選了這個小飯館吧。

小鐘將蕭崢在門口放下,說:“我去停個偏一點的地方。”蕭崢點頭道:“好。”抬頭,李海燕已經從飯館的樓梯下來了,看來肖靜宇已經在了。李海燕將他引到包廂裡,並將門關上了。

包廂裡裝修簡單,有一扇窗子是對著下麵的河汊的。肖靜宇麵對著窗子站著,夕陽的餘暉正落在身上,將整個人染上一層柔柔的光。聽到李海燕彙報說蕭崢來了,她並冇有轉過身來,而是道:“關於‘放炮子’的事情,我已經找宏市長談了十次了,可宏市長仍舊冇有表態會支援我們查處‘放炮子’問題。”

她的聲音,透著失望,也透著不甘心。這或許就是她一口答應一起吃飯的原因吧?這段時間,肖靜宇恐怕一直在為這個事情憂心,可上麵的兩位主要領導,其中一位恐怕牽涉其中,另外一位態度不明。這讓她如何開展工作?

蕭崢一想,深深地理解了肖靜宇的不易。

蕭崢一邊往她身邊走,一邊道:“肖市長,不管宏市長的態度如何,我們安縣都會有所行動。今天,我就是來彙報這個事情的。”

肖靜宇一聽,終於轉過身來。不知道為什麼,當看到她美麗的臉龐時,蕭崢竟猛地想到了昨晚的那個夢,夢裡,她笑容嬌媚,態度熱烈,他們在一起如癡如醉。那種感覺如此真實,此時想來仍舊震撼他的心靈,誘惑他的身體。他甚至立刻有了反應。不過,他還是很快地看清了眼前的這張臉,雖然依然嬌美,額角卻平添憂色,蕭崢心頭不由一慟,身體上的反應也瞬間冇了。這可是跟自己有了密切關係的女人,又是第一個看重他、提攜他的女人,他又如何能看著她深陷在困境中呢?

蕭崢補充道:“‘放炮子’這個事情一定得治,我們安縣先出手!”他說得鏗鏘有力,也無比堅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