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401章 酒後意外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401章酒後意外

這時,李小晴忽然問他:“你覺得這酒怎麼樣?”蕭崢不假思索地道:“這酒,很緊。”李小晴眉頭微微一皺,然後一笑:“看來,蕭縣長也是懂酒的人啊。”

蕭崢會喝點酒,可要說懂酒,那還差得遠著呢。這所謂的“緊”字,也是直觀感受。他說:“其實,我真的隻會喝,不會品。”李小晴道:“可是,這屋子的主人、也是我的好朋友,她說,她從法國的酒莊購買這些酒的時候,世界頂級的品酒師就給這個酒一個評價,就說這個酒‘緊’。我朋友說,後來她讓許多朋友喝過這個酒,再冇有比那個品酒師的描繪這麼精準的了,她還說要是以後有人能精準描繪這個酒的特點,她就跟他(她)交朋友!冇想到,蕭縣長才喝了一口,就把這個‘緊’字,給總結出來了!”

蕭崢倍感慚愧:“我真是不懂,隻不過是隨口亂說。你讓我品,其實是為難我了,我不管是喝白酒,還是紅酒,也都是喜歡一口乾。”

李小晴看著蕭崢,眼睛有點亮,說:“那我們今天就不品酒了,也就一口口的乾吧。”說著,李小晴端起了酒杯,和蕭崢的杯子碰了碰,玻璃圓弧的震動,發出清脆的鳴響在屋子裡迴盪。兩人將高腳杯中的大半杯紅酒,都喝乾了。

李小晴又給每人倒了大半杯。蕭崢明顯感覺到這酒厲害,之前的白酒酒性還在。如今紅酒喝下去,酒意更濃。蕭崢忍不住拿起酒瓶,看了下度數,竟然有14.5度,一般的紅酒也就13度,他也喝過12度的,有點水味,可這種14.5度的紅酒倒是很少喝到。

蕭崢道:“這酒厲害。”李小晴又端起了酒杯,問道:“蕭縣長,你還能喝嗎?如果能喝,就再喝一杯,要是不能喝了,我也不勉強。”

蕭崢看了看李小晴,她的年紀比自己大,可謂是自己的姐了,而且蕭崢提拔副科的談話,就是李小晴。喝了點的酒的李小晴,雙頰緋紅,淺淺的小雀斑幾不可見。她眼眸之中,也多了一絲平日不常見的溫柔和嫵媚。今天的李小晴,因為晚上不痛快的事情,可能想多喝一杯。

蕭崢怎麼忍心駁了她的心意。因為酒精的緣故,蕭崢說話也大膽了,說:“小晴部.長,你簡直就像是我的姐姐一樣。你想要喝酒,我哪有不陪的道理?”李小晴的臉上綻出愉悅的笑容:“看來,今天我叫蕭縣長來,是冇有錯的。這個地方,我還從冇帶其他人來過,你是第一個。”

蕭崢又瞧瞧這個私密的房間,笑著道:“我榮幸得很呢!”說著,兩人舉起了酒杯,又碰了碰杯子,然後都一仰脖子,將杯中酒乾了。放下杯子,兩人相視而笑。看著對方,兩人都冇有言語,心裡卻升起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蕭崢看到李小晴的臉,一直紅到了脖子處,平添妖嬈,心頭也是一動。他忙轉開了眸光,問道:“小晴部.長,今天姚部.長回去之後,冇有直接對你發脾氣吧?”李小晴道:“他找我去的時候,已經發過脾氣了,檔案都擼在地上,菸灰缸也摔碎了,辦公室裡簡直一片狼藉!他一直盯著我看,那眼神尖銳的很,他懷疑我向外泄了密,要求我把手機拿出來,檢視上麵有冇有電話或者簡訊痕跡。”

蕭崢冇想到姚倍祥會來這一招:“你把手機給他了?”李小晴無奈地道:“當時那種情況,不給他,他肯定認定是我泄密了。所以,我就賭了一把,把手機給他了。當時,我心裡也是真的冇底,不知道手機上有冇有刪乾淨。”

蕭崢聽到這裡,也為李小晴捏了一把汗。因為就在上午李小晴還給自己打了電話,要是通話記錄冇有刪除,姚倍祥就有了絕對的理由來質疑李小晴,那樣的話,李小晴在縣.委組織部的處境會非常艱難,搞不好還會受個處分被趕出縣.委組織部!

李小晴道:“好在,他檢查了一遍,並冇有發現什麼。我平時隱隱地擔心手機裡留著和你的通話記錄,搞不好會有麻煩。所以通話或者發簡訊之後,常常隨即刪除。當然也隻是這種直覺,並冇想到會要求檢查。冇想到,這份小心,關鍵時刻竟是派上大用場了。”

蕭崢心裡著實為李小晴捏了一把汗,聽到這裡,纔算是放心了。他說:“怪不得,今天你要來喝一杯酒了。經曆了這些,真是難為你了。”蕭崢已經酒意很濃,但是他覺得這時候他有理由敬李小晴一杯酒。

於是,他又給李小晴和自己的杯子裡倒了半杯紅酒,端起杯子道:“喝了這杯酒,就把那些不愉快的事情都忘了吧。”李小晴笑著道:“就喝這半杯嗎?不喝滿杯?說實話,我今天是想一醉方休的。”

蕭崢這時不免有些擔心,問道:“小晴部.長,今天晚上,你不回去了嗎?你先生不擔心你?”李小晴緩緩抬起頭來,看著蕭崢:“蕭縣長,看來你還是不夠關心我呀。我已經離婚了。”

蕭崢愕然:“離婚了?什麼時候的事情?小晴部.長,因為你一直是組織部的領導,我又在鄉鎮工作,不知道你的私人情況,也不方便打聽。並非有意不關心。”

“我跟你開玩笑的。”看蕭崢說的真誠,李小晴眨了眨眼,略帶著點落寞,道,“其實部裡也冇幾個人知道。我的婚姻不說也罷了,總之是一段不太開心的過往。不想多說了。”李小晴都這麼說了,蕭崢就拿起醒酒器,將兩人的酒杯斟滿了酒,說:“那我敬你一個滿杯。另外,我也要告訴你一個秘密,這樣纔算公平。”

李小晴略帶疑惑地抬起朦朧醉眼:“是什麼?”蕭崢說:“喝了這杯酒,我才告訴你。”蕭崢故意賣了個關子。

李小晴二話冇說,將酒杯端起,在蕭崢的酒杯上一碰,發出清亮的聲音,她一仰脖子就喝下了一滿杯的紅酒。蕭崢也一口喝了。李小晴放下酒杯,眼睛亮晶晶地盯著蕭崢,道:“蕭縣長,現在你可以說了吧?”蕭崢道:“我和我女朋友陳虹也已經分手了。我把自己買的房子,給了她。”

李小晴果然驚訝地睜大了眼睛:“為什麼?我瞭解,你們交往也快十年了吧?這麼長時間了,怎麼突然分手了?”或許是因為酒精吧,或許是十年的過往真的不是想忘記就能忘記的。談起陳虹,蕭崢還是感到難過,沮喪地說:“終歸不是一路人吧。”李小晴也看出了蕭崢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說,就道:“好吧,同是天涯淪落人。為了那些過去,讓我們再乾一杯吧。”

涼涼秋夜、茫茫天宇之下,彷彿就隻剩下了這個屋子。這個屋子裡隻有他們兩個人,一男一女,就組成了這個世界。

又一杯喝下去,蕭崢感覺自己的腦袋已經不太清晰了,他站起來說:“小晴部.長,你今天就住在這裡吧。時間也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不能打擾你休息。”李小晴揚起白皙的脖子,看著身前高大的男人,道:“蕭縣長,其實你可以留……”但話說到這裡,她忽然頓住了,改口說:“好的。我送你到門口。”

蕭崢走到門口,開始穿鞋。因為有點醉酒,整個人都顯得有些沉重,穿鞋子的動作也變得遲緩笨拙。李小晴忽然問道:“蕭縣長,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我想問你。卻忘記問了。”蕭崢停下手上的動作,直起身來。李小晴就在他的身側,觸手可及,她麵如粉黛、嬌小玲瓏,身上飄著淡淡的女人香。蕭崢忽然感覺心跳得有些快,快得他呼吸都有些急促。蕭崢問:“什麼問題,你儘管說呀。”

李小晴道:“上次,我問過你,組織部我不想呆了,能不能去縣府辦當你的副主任?你覺得這個事怎麼樣?”李小晴的眼眸亮晶晶的,顯然是認真的。

蕭崢當然也希望她過來,對於李小晴的工作能力,蕭崢是很清楚的。如果她真的能來,對他來說,無疑是如虎添翼,他可以輕鬆許多。可是,他忽然想到了高成漢書.記對他和肖靖宇說過的話。蕭崢就道:“李部.長,我個人當然是希望你能來,但是今天高書.記對我說了一句話。我想說給你聽,供你參考。要是你聽了之後,還想出組織部,那我去想辦法。”

李小晴看著蕭崢:“什麼話?”

蕭崢雖然腦袋有些昏沉,但今天高成漢書.記的那一席話,他還是清晰地記得。此刻,他便慢慢地複述了一遍。當時,高成漢說“從組織上來說,現在的安縣更需要你這樣的乾部,一個地方要是風氣不正的時候,更需要正直的乾部留下來,絕不能讓‘劣幣逐良幣’的事情頻繁發生。其次,從個人的事業發展來看,每個領導乾部的成長,都要接受逆境的考驗,能在艱苦的逆境中活過來、堅持下去的乾部,才能走上更高的崗位,擔當更重要的任務。”

李小晴聽完這一番話,沉默良久。然後,她抬眼看著他,雖然因為酒精,眼神略帶朦朧,但依然堅定:“蕭縣長,我明白了,現在安縣縣.委組織部的主要領導風氣不正,更需要有人在那裡堅守。那我就不走吧,我不能當逃兵。”

蕭崢看著李小晴,說:“小晴部.長,謝謝你。你要是在組織部,我們還能獲得很多訊息,但要是你不在那裡,恐怕就難了。”李小晴道:“蕭縣長,那我就做你在組織部的臥底吧。”她這麼說的時候,眸子亮亮地瞧著蕭崢,星辰一般。此刻,她嬌媚的容顏、胸口飽.滿的弧度和緊身毛衣勾勒出的纖腰,特彆是她完全信任蕭崢的樣子,一下子擊中了他。

蕭崢忽然伸手將李小晴拉進了懷裡,李小晴更是嚶嚀了一聲,雙手攀住了他的脖子。當兩個溫熱的身體靠在一起,蕭崢隻覺得全身血液奔騰,想要更多。他彎腰一把將她懶腰抱起,重新走回到沙發邊。

兩人都已經進入了迷醉之境。

蕭崢知道這跟喝了不少酒有關係。酒能亂性,他想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停下所有的動作。可內心的慾念卻不聽他的。他感到冇辦法放開那嬌小玲瓏又嫵媚無比的身體。蕭崢閉著眼睛,很想要放縱自己,放縱自己沉醉在這美好的感覺裡。

兩人已經滾在沙發上,身體貼合在一起。就在這時,蕭崢的手機響了。這麼晚了,手機響?會是誰呢?

兩人的腦子裡都滾過這個念頭,但他們都不想去理它。

可手機鈴聲倔強地響著,好像發生了急事一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