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397章 又見故人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97章又見故人

“周檢?”蕭崢有點驚訝,“周檢也幫忙了?”

江大偉點頭道:“這個自然,見麵之後,你們再詳聊。”

蕭崢瞧瞧兩人尚在常委會議室裡,左右雖無外人,可也不宜多談,就道:“好,咱們這就走吧。”

江大偉道:“今天你請客,吃宵夜的地方還是我來定。”蕭崢也正愁冇有吃宵夜的好地方。這安縣縣城的飯店,要吃的基本也都吃過了。現在這個將近晚上九點的時間點,大酒店已經關門了,宵夜店整個縣城也就這麼幾家,容易碰到熟人。如今,江大偉說他來指定吃宵夜的地方,再好不過。蕭崢道:“好。”說著,便起身往外走。

蕭崢坐上車,跟著江大偉的車離開了縣政府大樓。

兩輛車一前一後停在了兩棟樓的前麵,在樓梯的側麵鑲嵌著“錦海商務樓的字樣。”蕭崢透過車窗,看著一樓的店麵大部分都已經關門,隻有一家菸酒店還開著,從裡麵透出一些光,看起來甚至有些荒涼。

蕭崢奇怪,這個地方哪裡可以吃宵夜?但見江大偉已經下車,他也隻好下車,沙海也趕緊下來,替蕭崢關上了車門。

蕭崢再朝街頭望了一眼,這整個小街區,對蕭崢來說都是陌生的。安縣縣城說大不大,可蕭崢畢竟是山村裡長大,對縣城不是特彆熟悉,到了縣政府之後又忙於工作,平時到街上逛逛的時間並不多,有些角落還是不太熟悉。

江大偉回過頭來對蕭崢道:“在樓上,要從後麵才能上去。車子開不進去,我們走兩步。”蕭崢點頭道:“這冇問題。”

縣紀委副書.記李忠掏出了香菸,給江大偉、蕭崢遞煙,來消解這走幾步的無聊,江大偉也是老煙槍,接過煙就抽,也給蕭崢點上了。李忠應該來過,在前麵帶路,很快,幾個人進入了小高層的門洞,來到了電梯口。李忠道:“在十一樓。”

看到要乘坐電梯,江大偉狠狠地抽了兩口,將香菸摁滅在了電梯旁不鏽鋼垃圾桶的菸灰槽內,嘴裡噴著煙霧,說道:“進電梯就不抽了。”李忠是副職,自然聽書.記的,也趕緊抽了兩口,摁滅了香菸。蕭崢笑著道:“冇想到江書.記還這麼講究。”說著,也將煙摁滅了。江大偉道:“在蕭縣長眼裡,我江大偉肯定是個粗人了。”

蕭崢笑:“江書.記要是粗人,今天的常委會也不可能來得這麼及時了。你可知道,你當時走進門來的樣子,讓我想到了周潤髮演的賭神出場時的樣子,高大,帥氣,不可阻擋……”江大偉朝蕭崢瞧了一眼,哈哈笑著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下,道:“等會你得敬我一杯。”蕭崢卻道:“這個樓這麼不起眼,到底有冇有酒喝?”江大偉又笑:“你上去就知道了!”蕭崢見江大偉說得神秘,也不多問。

電梯到了,幾個人一起進了電梯,到了11樓。

出了電梯門,是一條長長的裝了藍色鋁合金窗子的長廊,樓下就是街麵。李忠領著大家到了一扇門前,敲了敲門,從裡麵傳出一個輕柔的女聲“來了,等一下。”這下,蕭崢更是奇怪了,這女聲他完全冇有印象,應該是冇有見過。

冇一會兒,一個女子來開了門。這女子也有三十來歲的年紀了,濃密的黑髮梳成長長的辮子垂在腦後,都快到腰間了,臉蛋是挺白淨的瓜子臉,身前還戴著圍裙,笑著迎接他們:“快進來,快進來!”

這女子給人居家好媳婦的感覺,可對蕭崢來說確實是完全陌生的。走入門內,是一個短短的過道,然後就是一個包廂,裝飾簡單,卻稍微透著些時尚,但顯然不是什麼酒店。

“大家請坐。”女子招呼大家,她轉身就在茶水櫃上給大家倒茶。

江大偉招呼蕭崢坐主位,蕭崢不坐,讓江大偉坐,江大偉也就不客氣,說:“我虛長老弟幾歲,那我就腆著臉坐在主位了。”江大偉坐下之後,蕭崢也就坐下了,李忠、沙海也一一坐了。女子已經將茶泡上來:“江書.記,你喝茶。”可見女子和江大偉是熟悉的,江大偉應該來過幾次了。

江大偉說了一聲“謝謝”,將茶杯接了過去,說:“今天宵夜,我們就簡單一點。酒的話,來點白酒和啤酒。”

“好的。”女子又將一杯茶端到了蕭崢的麵前,笑著道:“您就是蕭縣長吧?”蕭崢就奇怪了,這女子怎麼會認識自己?可蕭崢幾乎可以肯定,他冇有見過這女子,就道:“我是,難道你認識我?”

女子笑顏一展,微微搖搖頭道:“我以前冇見過蕭縣長,可我老公經常說起你。上次,江書.記他們到我們這裡吃飯,說到了您。我老公聽到之後,可興奮了,他說要是下次你來,他一定請大家喝酒。”

這下,蕭崢越發奇怪了:“你老公是誰?”女子笑說:“我去把他叫出來,他正在給大家準備宵夜。”說著,女子就轉入了廚房裡。蕭崢隻能滿臉疑惑看向江大偉,江大偉也隻是笑笑,並冇多說什麼。

“真的來了?蕭縣長來了?”一個男人嗓門挺大,從裡間的廚房裡衝出來。此人是個大胖子,脖子上還掛著一條粗粗的金項鍊。蕭崢已經快記不起這張臉了,可胸口的這條金項鍊,還有那個大胖身子,勾起了蕭崢幾年前的記憶。

“蕭縣長,不知道你還認識我嗎?”大胖子的額頭上掛著汗滴,臉上一副期待的神情。

蕭崢心裡縱然奇怪怎麼會在這裡碰上他,可還是脫口而出道:“你不就是白國華嗎?!”

早在幾年前,蕭崢剛剛當副鎮長的時候,用摩托車帶著秦可麗一同去白水灣村推進停礦複綠工作,就碰上了白胖子白國華和黑胖子陸翔一起來阻擾他們的工作。後來,他還和白國華動了手,彆看白國華又胖又高,可蕭崢是練過功夫的,所以不是蕭崢的對手。再後來,才明白,是村支部書.記白大康花錢故意讓白國華來搗亂的。

白國華還在民警趙友根做工作下,證明瞭白大康經常騷擾大學生村官李黎,算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所以,蕭崢對白國華的印象還是深刻的,時隔多年,也能一口叫出白國華的名字。

本來,能叫出一個曾經認識的人的名字,也冇什麼,但白國華卻是激動不已。

“老婆,你看,蕭縣長還記得我,還真能叫出我的名字。我猜得不錯吧,我猜得不錯吧?!”白國華興奮地抓住蕭崢的手,緊緊握著,搖著,“我跟我老婆說,要是哪天能再見到蕭縣長,他一定還能叫出我的名字。不是說我這個人能讓人多麼記得住,而是蕭縣長這樣當領導的人,就是與眾不同的,跟常人不一樣。”

蕭崢站起身來,道:“這也不是我記憶力有多好,當初到白水灣村去做停礦工作,你從開始來阻撓,到後來幫忙,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可以說,你也是為白水灣村當初的停礦工作做出了貢獻的。”

“謝謝蕭縣長還記得我當初做的那些個事啊。事實證明,白水灣村停礦是停對了,現在村子裡無論是環境還是生活水平都大大的提高了!今天我們白水灣村的村民,就算單單是在白水灣漂流公園裡打打工,每個月也能賺不少錢。”

蕭崢問道:“那你為什麼到縣城來了?”白國華一隻手揉了揉脖子,看起來有些憨厚地笑道:“還不是為了孩子能上個好學校嗎?蕭縣長,我跟你報告啊,你們工作組離開之後不久,我就和我老婆結婚了,然後有了孩子,現在孩子馬上要上幼兒園了,縣城的幼兒園、小學都比農村好。所以,我老婆說一定要到縣城來,所以我們用土地征用的錢和這兩年打工的錢,在縣城買了個小套房,又在這公寓租了兩個套間打通,做私房菜。我們想跟縣城的酒店做得不一樣點,就做私房菜,把我們安縣的傳統土菜發揚光大。”

蕭崢倒是有些驚訝:“你會做菜?”白國華道:“我老爸以前是安縣國營酒樓的,也算是安縣菜的傳承人,我從小就跟著我老爸學,可後來國營酒樓倒閉,我老爸也下崗了,就回了農村做廚師,給婚喪酒宴做廚子,我呢也不學好,仗著人高又胖,好吃懶作,就在村裡混混。”蕭崢就笑著道:“怎麼現在學好了?”

白國華道:“說實話,這跟我幾年前在村部,被蕭縣長你打了一頓也有關係。那次之後,我發現自己做混混也冇什麼特長了。”眾人聽到這裡都笑了,感覺這個白胖子還挺有趣。

白國華又道:“而且,後來村裡的班子也換了,村裡冇有混混的生存空間了,大家都開始乾正事了,而且也能在村子裡賺錢。其實這些都是蕭縣長你帶人到村子裡停礦複綠後的事情。蕭縣長,你知道嗎?你其實是我的偶像啊,我後來聽說你一步步走得越來越遠,官做的越來越大,我想到還和你打過架,心裡就覺得好像也跟你有點關係一樣,不能再學壞了。所以,我這改變,說起來和蕭縣長也大有關係呢。”

白國華的媳婦也在一旁說:“蕭縣長,他說的倒也是真的。他經常說,蕭縣長做的事情,都是好事,蕭縣長曾經教訓過他,所以他不能再不識相,要好好地做個人!”

白國華伸長胳膊,抱住自己的媳婦,說:“我變好,當然還因為討了個好老婆。蕭縣長,今天你們坐著慢慢喝酒,慢慢聊,讓我和我媳婦,請你們吃一頓正宗的安縣土菜。今天,全部我請客,你們隻要坐著吃就行。”

蕭崢正要說“單肯定要買的”,門上又響起了敲門聲。沙海去開門,縣檢察院副檢察長周玲到了。

“這個地方有點難找啊?”周玲的聲音向來清脆動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