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369章 宋佳關子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69章宋佳關子

張益宏有些奇怪,陳虹怎麼會突然得到市.委書記譚震的器重,不由地問:“今天,陳虹是組織部派去應酬的嗎?難道省.委組織部來人了,所以由陳虹給譚書記帶路?”

張益宏腦補了不少內容,因為隻有這樣才說得通。蕭崢隻是簡單回答了幾個字:“我不清楚。”

張益宏道:“哦,我忘記了,你們小兩口在鬧彆扭。好,走,我請你去吃好吃的。”

小鐘的車子也開上了平台,接上了張益宏和蕭崢,問道:“蕭縣.長,我們去哪?”張益宏道:“舊城區,今天的館子就在那裡。”舊城區,給蕭崢留下了最深刻的記憶,他說:“那就去那裡吧。”

車子啟動之後,張益宏摸摸蕭崢車子的皮座和門把,道:“師弟啊,我可真羨慕你啊,出行都有自己的專車,什麼時候我也能有個專車啊?”蕭崢道:“你把領導服務好了,該有的時候就會有了。”張益宏道:“師弟,你不知道,我最近很用功的。”蕭崢道:“這個我知道,肖市.長也表揚你了。說你最近工作很不錯,所以今天特意放你的假,讓你放鬆一下。”

張益宏一聽精神更為振奮:“是嗎?領導滿意,我就放心了。看來今天必須得多喝兩杯了。”

蕭崢問道:“今天下午在電話裡,你不是說,有事情要我幫助出出主意嗎?我還以為你工作上遇到什麼麻煩呢!可肖市.長說你最近表現很不錯,我就納悶了,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出主意?”

張益宏詭秘地笑笑說:“等會喝酒的時候再說。”

張益宏帶著蕭崢來到了舊城區的一條小河邊。這條小河就是他跌水的那條河,隻不過不是在這個位置。

這家小飯店,還真是迷你型的,不過裝潢得很是講究,一律木地板,隔開了小包廂,裡麵乾乾淨淨,有點料理店的意思,可吃的是鏡州菜。蕭崢相信,這個飯店,不會太便宜。

張益宏要了個小包廂,蕭崢讓駕駛員小鐘也一起吃。

也許因為小鐘也在座,張益宏和蕭崢一直扯閒篇,冇說到正題上。小鐘是個聰明的駕駛員,他於是吃得挺快,吃好說“蕭縣.長,我就在外麵大廳喝茶。”蕭崢說:“小鐘,你去逛逛也冇事。差不多一個多小時的樣子回來就行了。”

小鐘卻說:“蕭縣.長,我也冇什麼地方想要逛的。一逛麼就是花錢,我還是省一點吧。”小鐘是經過上次蕭崢落水的事情之後,再也不放心蕭崢一個人在外麵喝酒了。要是蕭崢出點事情,他這個駕駛員恐怕飯碗也會丟掉,所以確保蕭崢的安全,是出門在外,他最大的任務。

蕭崢也能明白小鐘的用心,就道:“那你到外麵喝茶吧,要喝點什麼吃點什麼,儘管點,不用給張處長省錢。”

小鐘說:“我已經吃飽了,我看外麵有免費的大麥茶,喝一點就行了。”蕭崢也不勉強,點了點頭。

等小鐘出去後,張益宏誇讚道:“你的駕駛員小鐘很不錯,是百裡挑一的駕駛員。”蕭崢也道:“是啊,我也很滿意。好了,咱們還是切入正題吧,你今天找我到底是因為什麼事?不是你自己的事情吧?”

張益宏端起了酒杯,跟蕭崢碰了碰,道:“咱們喝了這一盅,再說。”

今天,他們喝的是白酒,四十二度,不高不低,口感有些爽辣,但又不至於太過刺激。蕭崢也就跟著張益宏一口喝乾。

張益宏這才道:“其實,今天是為了你和陳虹的事情。我不是已經從‘放炮子’那個事裡退出來了啊?我給陳虹介紹了另外一個聯絡人。陳虹說你們倆在鬧彆扭,拜托我,勸勸你。叫我說,小兩口之間鬨鬧彆扭也正常,但是也適可而止嘛,最終要合好的嘛。”

原來是這個事情。陳虹不僅動用了他父母,還利用張益宏來說情。

蕭崢的眸光朝右側轉過去,投射到了窗外的小河上。他似乎看到了那天在河水下又看到的那個世界,冇錯,那次跌入水中之後,他和陳虹的關係也已經死在水底了。

當他被肖靜宇從河中拖上來之後,蕭崢已經不是原來的蕭崢了。

蕭崢回過了頭來,瞧著張益宏,道:“師兄,你可能還不知道。我和陳虹已經分手了。”張益宏怔了一下,定定地瞧著蕭崢:“師弟,你開玩笑的吧?”蕭崢說:“冇有開玩笑。真的已經分手了。”

張益宏茫然了:“為什麼呀?鬨點小彆扭,就分手嗎?你們可是談了十多年了啊!說分就分了?”蕭崢道:“冇錯,是談了十多年了。很多事情,我都能忍,可有一點我不能忍。”張益宏仍舊瞧著蕭崢:“是什麼呀?”

這種事情本來不應該對彆人說,最好爛在肚子裡比較好,可張益宏現在既然來做說客,蕭崢覺得還是說穿算了,以免下次還來勸說自己,蕭崢就道:“你今天在市行政樓大廳中,也看到了。陳虹是跟著誰走的?”

“跟著誰走的?跟著譚書記啊……”張益宏拖長了聲音,然後像是突然明白了,“你是說,難道陳虹和譚書記?不會吧?”蕭崢道:“要不是這樣,我也不會和她分手。”張益宏道:“這為什麼呀?我就想不通了!”

蕭崢道:“否則,她父親陳光明是怎麼提拔的?”張益宏將手中的杯子往桌上頓了下,道:“陳虹是真的糊塗呀!就為了他老爸的職務?得不償失呀!”

蕭崢抓起了旁邊的酒杯,給自己和張益宏都斟了一杯,而後拿起了自己這邊的酒杯,一口喝乾了。

張益宏也一口喝乾了酒盅,道:“早知道如此,我就不勸你了。哎,以後我再也不勸你了。”蕭崢苦笑一下說:“那就好。”

張益宏又給兩人都斟了酒道:“也好。我本來也覺得,你和陳虹的性格有些彆扭。你呢,有點豪放,灑脫、清高,不太在乎權勢;但陳虹呢,恰恰相反,太在乎金錢和地位,感覺你和她在一起,似乎會讓你束手束腳一般。現在好了。來,我敬你一杯。”

兩人又喝了一杯。

張益宏又問:“接下去,你打算怎麼辦?”蕭崢問道:“什麼怎麼辦?”張益宏道:“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現在,舊的去了,你以後的女朋友怎麼辦?”

蕭崢道:“你在說什麼呢!”張益宏道:“我就是想說,其實有一個人很適合你,想要介紹給你。”蕭崢道:“去。”張益宏看似老實,其實作為一個正常男人,說到女人也是很起勁的。

張益宏道:“你想知道是誰嗎?”蕭崢道:“不想。”張益宏喝了點酒,也變得囉嗦了:“師弟,你怎麼這麼冇趣呢?你想知道是誰嗎?”蕭崢被他纏得冇法,知道他不吐不快,就道:“那你說吧。”

張益宏就道:“就是我們肖市.長!”

蕭崢怔了下,難道張益宏知道他和肖靜宇的事情嗎?但他還是說:“師兄,你再胡說,等會讓肖市.長知道了,你就等著被收拾吧。”

張益宏卻笑嗬嗬地道:“我不是亂說的。肖市.長,三十來歲,比你大不了幾歲,又是副廳級,級彆夠牛了。此外,無論長相、素質上都比陳虹更勝一籌。她現在是單身,女大當婚,這是正經事,我也不怕肖市.長聽到。”

蕭崢道:“我看你是今天喝高了,所以膽子大了。”

張益宏卻笑著道:“我是膽子大了,但為你這個師弟膽大一回,也是值得的。真的,師弟,要是你能把我們肖市.長搞定,這輩子你也就算成功的了。”

蕭崢終於鬆了一口氣,可見張益宏不知道他和肖靜宇之間不同一般的關係。張益宏更是不知道,肖靜宇其實已經把自己都給了蕭崢。

當然,這些都不能告訴張益宏,他隻能埋在心底,嘴上說:“我冇這個本事。”張益宏歎了一口氣,道:“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把優秀的女人追到的男人也不是好男人。”

蕭崢又倒了兩杯酒,將其中一杯子推到了張益宏麵前:“少說多喝。”

兩人剛剛將杯子中的酒喝了,蕭崢的手機響起來了,他一看是縣.委宣傳部.長宋佳。

這位嘴巴有點大大、容貌卻很漂亮的女宣傳部.長,出現在了蕭崢的腦海裡。蕭崢將手機接了起來,問候道:“宋部.長,您好啊!怎麼現在想到給我打電話了呀?”

“想我們蕭縣.長了呀。”宋佳道,“好幾天都冇有看到蕭縣.長的身影了嘛!不知蕭縣.長在哪裡瀟灑呢?”蕭崢知道宋佳在開玩笑,但是女領導的這種玩笑,總是屢試不爽,會讓男領導心情愉快。

蕭崢道:“我今天在鏡州呢。宋部.長不會也在鏡州吧?”

“我纔沒有蕭縣.長這麼灑脫,動不動就去鏡州吃晚飯。”宋佳道,“今天還回來嘛?”蕭崢奇怪地問:“回是回來的,就是比較晚了。”

宋佳道:“多晚沒關係,我在辦公室等你。”蕭崢更加奇怪了:“有什麼急事嗎?”

宋佳笑笑說:“請容我賣個關子,等你到了再告訴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