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368章 門廳再遇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68章門廳再遇

蕭崢道:“冇有涉及違法?月息高達本金的一倍了,還不違法嗎?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貓膩?”

肖靜宇道:“我也認為有問題。宏市.長肯定也感覺到有問題,所以他纔會打電話給公.安局。可公.安方麵否認其存在違法問題,不願意直接去查。”蕭崢道:“宏市.長要是強烈要求,公.安局難道對宏市.長的要求會置之不理嗎?萬一出事了,這個責任誰來承擔?”

肖靜宇略作沉思,道:“這個事情,冇有這麼簡單。宏市.長說,他要去向譚書記彙報這個事情。”蕭崢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難道說,市公.安局隻聽譚書記的,不聽宏市.長的?”肖靜宇看著他:“這也不好說。這是兩位主要領導之間的事。我本來也以為,隻要跟宏市.長彙報之後,由市公.安局去調查清楚,這‘放炮子’的事情就能遏製住了。可現在看來,絕非這麼簡單。”

蕭崢表情肅然:“那現在怎麼辦?”肖靜宇有些無奈地道:“隻能等了。等宏市.長向譚書記彙報之後再說。”

蕭崢給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測:“搞不好,有些市領導也牽涉其中。”

蕭崢本來想說,他懷疑譚書記也有牽涉。可是一想到這些天,自己本身對譚震就有意見,這麼說未免有失公允,帶有太多個人情緒,所以蕭崢忍住了,將“譚書記”改成了“市領導”。

肖靜宇能感覺出來,蕭崢話語中,還是剋製著自己的一些情緒和衝動。這看似容易,其實也體現出了一個人的素養。肖靜宇朝他笑笑,說:“也不是冇有可能。要是有市領導牽涉其中,那問題就更複雜了。對了,你的前女友和她家人,是不是也投錢進去了?”

肖靜宇稱呼陳虹為蕭崢的“前女友”,並冇有貶低的意思,聲調也很平穩、很客觀。蕭崢點頭道:“是,投了十多萬進去。”肖靜宇道:“要不,你勸他們還是早點退出來吧?不適合領導乾部家庭不應該參與這種集資。”

蕭崢微微搖頭說:“不可能的,他們從來不會聽人家的勸告。對他們來說,這是能獲利的好事,我勸他們退出是阻止他們賺錢,他們怎麼會聽?而且,我和陳虹已經分手了,我也不想多參與他們家裡的事情了。”

肖靜宇的臉上不禁多了一絲明朗的喜色,她說:“這也是。不參與就不參與吧。陳虹和她的家人,同意分手了嗎?”蕭崢看著她,堅定地道:“我已經和陳虹說清楚了,也對陳光明說明白了。”肖靜宇又問:“你們後續還有什麼要處理的?”蕭崢道:“我還要跟我父母把這個事情說清楚。另外,我和陳虹還有一個一百多平的房子,這個房子是我貸款買的,可寫了兩個人的名字。這個房子分起來會比較麻煩。”

肖靜宇瞧著蕭崢道:“要是陳虹要這個房子怎麼辦?”蕭崢想了想,道:“不管她要幾成我都同意。”

肖靜宇有些吃驚地道:“那怎麼可以?這房子可是你自己買的,就這麼拱手讓人嗎?”蕭崢瞧著肖靜宇,彷彿想要從她眼睛裡看出什麼來。此時,肖靜宇卻笑了起來。她的眼睛很亮,笑起來的時候,更有一種星辰大海的感覺,讓蕭崢內心柔軟,恨不得馬上將她擁進懷裡。

肖靜宇卻開口了,道:“是不是覺得我太精明瞭?”蕭崢有些摸不透肖靜宇的意思。肖靜宇眉眼彎彎地道:“我跟你開玩笑呢。其實我覺得,要是你真想結束這段感情,好聚好散,財產上的損失不算損失,你現在的職務也不必擔心錢的問題,更不必擔心會冇房子住。”

這纔是肖靜宇真實的意思。在肖靜宇看來,就算蕭崢放棄那套房子,隻要能與陳虹和平分手,也是值得的。

這些天來,肖靜宇對自己和蕭崢的未來,也與以前有了不同的想法。

那天在舊城區的河道裡,眼見喝高的蕭崢墜入水中的那一瞬間,肖靜宇心中曾閃過一個念頭,要是蕭崢就這麼冇了,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呢?她可以繼續往上爬,可就算爬到了山頂,也是一個人看日出日落,那還有什麼滋味?

正因為這樣,她幾乎毫不猶豫地衝到了河邊,穿著衣服就躍入了水中。肖靜宇從小就喜歡遊泳,甚至代表校隊到省裡參加過比賽,要是她的人生不是走上仕途,恐怕也能成為一個國家供養的遊泳隊員。可那一刻,她不是因為遊泳是自己的強項,才躍入水中救蕭崢。她根本想都冇想,幾乎是發自本能的衝動。

也就是在那一刻,肖靜宇才真正明白,她十分在乎蕭崢。

以前,她常常顧慮父親會反對她和蕭崢在一起,可如今她不這麼想了。她已經是蕭崢的人,要是蕭崢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她都不知道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所以這輩子她決定要努力地和蕭崢在一起。

具體該怎麼做?如何征得父親的同意、家族的許可?她還冇有想好。可是,方向已經在內心確定了,那就是她會和蕭崢在一起。為了這個目標,其他能捨棄的東西,她也無所謂。所以說,蕭崢在安縣的那套房子,更是無足輕重了。

蕭崢從肖靜宇的言談話語中,已經聽出了,肖靜宇在對待她和他關係的態度上,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這也是蕭崢心裡感到欣慰的,他說:“房子的事,我明白該怎麼處理。”

肖靜宇點點頭,又道:“時間差不多了,你不是要和張益宏去吃飯嗎?”

蕭崢低頭一看時間,果然已經六點多了:“是啊,跟他說好了。”肖靜宇說:“本來還想讓他改稿子呢,不過,既然你們說好了,你們就去吧。”蕭崢有些為難:“我不知道你們還有稿子要改。那要不讓他留下來弄稿子?”

肖靜宇笑笑說:“算了。明天的會議,我是最大的領導,等會他的稿子拿來了,我自己稍微改下就行了。你跟他去吃飯吧,他這段時間表現還不錯,也算給他放個假了。你們去喝一杯吧。”

蕭崢問:“那你晚飯怎麼辦?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吃一點?”肖靜宇看著他,眉目裡都是溫柔:“我去了張益宏就該拘束了。我就不去了,酒不要喝高,回去時讓小鐘開慢一點。”

感覺到她對自己的關心和情意,蕭崢心裡滿滿的,很有些衝動想要做些什麼,但最終他隻是認真地看著她道:“我知道了。”

這天晚上,六點半,陳虹還在房間裡等一個電話。六點三十一分,簡訊來了,是譚震發來的“樓下見。”

陳虹立刻收拾東西,提起了包,乘了電梯往下走。

到了大廳之中,她先是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道“今天,要不是你來了,肖市.長恐怕要讓我加班呢!”這聲音無疑是張益宏的。

接著,她又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你知道就好了,所以今天打算請我去吃頓好的吧?”

這個聲音讓陳虹的身子輕輕一震,蕭崢!

隨後,她就瞧見了張益宏和蕭崢正從對麵市政府那頭走過來,蕭崢身穿藍條紋白底襯衫、黑色西褲,短髮往後梳著,瀟灑自然,英姿勃發。不得不說,蕭崢一直有讓她動心的資本。所以,她絕對不會放手。

陳虹想到,張益宏答應她,要幫助勸勸蕭崢的,看來張益宏是真的放在心上了。

此時,張益宏和蕭崢也看到了陳虹。蕭崢不免一愣,他在來鏡州的路上,也想到過,要是在市裡碰上陳虹怎麼辦?

畢竟,肖靜宇、張益宏、陳虹等人都是同在市裡上班,雖然在不同大樓和樓層,可市.委和市政府是聯通的,碰到也很正常。

當時蕭崢就想,碰到就碰到,正好也可以把事情當麵說說清楚,已經打定了分手的主意,蕭崢冇有任何可藏著掖著了。

張益宏用胳膊肘輕輕撞了撞蕭崢:“你媳婦。”

蕭崢知道張益宏不知道自己和陳虹已經分手的事,也難怪他,但他還是糾正道:“是陳虹。”張益宏就笑著說:“有什麼好害羞的?媳婦就媳婦嘛,鬨點小彆扭也很正常。”

鬧彆扭?蕭崢有點不太懂張益宏是什麼意思,張益宏似乎也知道了些啥。

三個人走近了,蕭崢還是大方地打了個招呼:“下班啦?”

陳虹點頭說:“今天過來了?和師兄去吃飯?”

蕭崢點點頭:“是啊,師兄找我有點事。我們去喝一杯,要不要一起去,有些話我們也可以趁機談談清楚?”

張益宏冇有在意蕭崢所謂“談談清楚”的意思,也道:“是啊,弟妹一起去吧。今天我請客,你看我怎麼把師弟給灌醉!”

張益宏今天還是想好好喝一頓。

“陳主任,走吧。”忽然,從電梯方向走出來幾個人,說話的是市.委秘書長陸邦偉。

他的後麵就是市.委書記譚震。

陳虹回頭一看,見譚震來了,就對張益宏道:“謝謝師兄,我今天有應酬。你陪蕭崢好好喝一點,晚點再聯絡。”

這時候,譚震已經來到了大廳門口,他斜眼朝蕭崢和張益宏看了一眼,冇說什麼,徑直往外走去。

譚震的座駕已經等在門口,市.委秘書長陸邦偉給譚震開了後座的門,譚震順勢坐了進去。

陳虹走到車子的另外一側,自己開門坐入了後座。秘書長坐了副駕駛座。車子利落的開走了。

張益宏愣在那裡,好一會兒回頭看看蕭崢:“陳虹看來是真的有應酬。”

譚震坐在後座上,問陳虹:“剛纔和蕭崢站在一起的那個人叫什麼名字?是哪個單位的?”

陳虹道:“市府辦的四處處長張益宏。”

譚震嘴角微微一撇,對副駕駛座上的市.委秘書長陸邦偉說:“你幫我記住,這個人不能提拔。組織部的方案以後要是有這個人,你要提醒我。”

秘書長心裡微微有些震動,但表麵上並冇有什麼表示,隻是點頭說:“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