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312章 圍獵不成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12章圍獵不成

“孫書.記,多一個人蔘加,不會有什麼大的影響。”蕭崢還想為沙海爭取一下,“我可以讓沙海隻是聽一聽,不會隨便發言。”

不等孫一琪說話,沙海竟然在一旁道:“不讓我參加,我還真不稀罕。”

沙海這話一出,姚倍祥立刻抓住了把柄,在孫一琪耳邊說:“孫書.記,您看看,這個人的素質!這樣人,怎麼能讓他和國際大導演見麵?”

孫一琪本就對蕭崢不經過自己同意,帶了一個陌生鄉鎮乾部來很是不滿,這會兒又聽沙海說出抱怨的話,再經過姚倍祥一挑撥,孫一琪心裡就有些惱了:“蕭縣長,你下次真要帶人出來,也要挑個素質好的。”

說完,孫一琪也不聽蕭崢解釋,就朝裡走去。

蕭崢朝沙海看了一眼。沙海這時心裡也感到一絲愧疚,是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才造成了孫書.記對蕭縣長也不滿了。

然而,蕭崢將目光又望向了孫一琪:“孫書.記,看一個人的素質,也不隻聽一兩句話。”

孫一琪本來已經走在了1899酒店的大理石台階上,忽而又轉過身來,臉上的不快就如湖麵上的陰雲一般聚攏起來:“蕭縣長,我當了六七年的組.織人事處長,看人應該比你會看吧。你要是非要讓天荒鎮的這個人也參加下午和李導的會麵,那麼你也不用參加了。我不希望讓人給李導留下不好的印象。你自己想想。”

說著,孫一琪又轉身拾階而上,進入了精緻的木框玻璃門內去了。

此時,姚倍祥也轉過頭來,朝蕭崢他們冷冷的一笑,跟著走入裡麵。這得意的樣子,似乎他已經取得了完全的勝利。

縣.委辦副主任劉昆走在最後,他的表情有些尷尬,但還是對蕭崢說:“蕭縣長,那您考慮一下。等會給我一個反饋吧,下午參不參加?”

蕭崢平靜地道:“我知道了。”劉昆就道:“我先給你們去辦入住。”蕭崢點頭說:“好。”

沙海心裡很懊悔,可讓縣.委書.記孫一琪不快的事實已經不能改變,他說:“蕭縣長,對不起,都是我多嘴,下午的會麵我不參加了,你去參加吧,不用管我。”

蕭崢盯著沙海道:“是我把你帶出來的,我怎麼可以不管你?走吧,先入住了再說。”

拿到了飯卡之後,他們就入住了酒店。蕭崢住一個房間,沙海和小鐘住一個房間。

沙海在房間裡實在呆不下,又來敲蕭崢的房門。沙海有點破罐子破摔地道:“蕭縣長,我現在就迴天荒鎮去,我自己打車回去,車費我自己出。”

蕭崢本來站在視窗,他回過頭來,望著沙海:“為什麼?”

沙海有點喪氣地道:“我不想給你丟臉。”蕭崢道:“你要是現在铩羽而歸,那纔是給我丟臉!”沙海愣了下,又道:“那我留下來,下午蕭縣長你去參加會麵,我就不去了,否則他們也不讓你參加。”

蕭崢道:“不讓我參加,我就不參加了。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

沙海冇有辦法,回到了房間裡。

小鐘問他:“怎麼樣?下午蕭縣長去參加會麵嗎?”沙海道:“蕭縣長因為我,也不去參加了。”小鐘很吃驚,過了一會兒說:“蕭縣長就是太講義氣了。”

忽然沙海用力在自己的嘴巴上扇了一巴掌:“都怪我這張臭嘴,不知輕重,在這種場合還管不住自己!我害了蕭縣長。”

駕駛員小鐘卻寬慰道:“沙海,其實這也不怪你!你以前冇有跟縣領導接觸過,在鄉鎮大家說話也比較隨便,可縣裡的人就不一樣了。特彆是像縣.委書.記這樣的角色,他們很把自己當回事的。這種場合,你多見見,也就能管好自己的嘴了。”

沙海道:“跟這種當官的,我處不來。等這件事辦好後,我就回鎮上,不出來了。還是在鎮上自由自在。”

小鐘卻道:“沙海,可能是我亂說。難道到現在你都看不出來嗎?蕭縣長恐怕有提攜你的意思啊!否則為什麼在天荒鎮上就選你一個人跟他出來?要是你想縮回鎮上去,恐怕纔是最對不起蕭縣長今天為你說的話、為你做的事情!”

沙海朝小鐘瞧瞧,陷入沉默。

中午,委辦副主任劉昆冇有來叫蕭崢一起去吃飯。不用猜,應該是孫一琪讓劉昆不要來的。

蕭崢就帶著沙海、小鐘一起到外麵的小飯館吃了個便飯。但他們回到酒店的時候,在酒店的咖啡廳,蕭崢看到了孫一琪、姚倍祥、劉昆和一個年輕漂亮、打扮小清新的女子坐在一起喝咖啡。

這名女子就是上次去過安縣的冰瑩老師。她應該是提前過來了,下午要跟孫一琪等人一同見李導吧?

劉昆見到蕭崢他們,就快步走了過來,問道:“蕭縣長,下午的會見怎麼樣?您參加嗎?”

蕭崢堅持說:“我想參加,但是我帶來的人也必須一起,否則我也就不參加了。”劉昆朝旁邊的沙海瞧了眼,為難地道:“蕭縣長,我也想讓這位兄弟一起參加,可孫書.記那邊冇有開口子。所以……”

蕭崢淡然一笑說:“所以,我也不用參加了,對吧?我明白。你去忙吧。”

說著,蕭崢朝孫一琪那邊望了一眼,朝住宿區的電梯走去。

劉昆也隻好回去向孫一琪彙報。孫一琪有些惱火:“這個蕭崢頭腦有些拎不清。他為了一個不重要的手下,將今天來的任務都忘記了嗎!”

姚倍祥道:“孫書.記,我已經看過了,這些基層起來的乾部都是一個德行,政治意識一點都不強。蕭崢那麼做,就是為向他手下的那個人證明,他很講義氣。可今天,到底是孫書.記的事情重要,還是講義氣重要?他一點都分不清。”

孫一琪心裡也是有氣:“我本來還認為蕭崢這個人挺有能力,可以委以重任!現在看來,我是高估他了!他的那些做法,江湖氣太重,不像個有前途的領導乾部!”

姚倍祥聽孫一琪這麼說,心裡暗暗高興起來,接下去蕭崢的日子恐怕要難過了!

冰瑩也大體瞭解了這些情況,不冷不熱地道:“李導也不喜歡那種粗人,他們不參加,這次合作的成功率更高。”

姚倍祥道:“那就最好了。”

當天下午,蕭崢被排除在了會麵之外。沙海在房間裡,有些坐立不安,他真有些想不通,蕭崢為自己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嗎?沙海感覺自己已經是爛泥扶不上牆了,可蕭崢還前途無量,為自己得罪了頂頭上司縣.委書.記,真的劃不來。

可沙海想想自己一直以來認識的蕭崢,有時候還真有這麼一股倔勁,一股傻勁。

儘管蕭崢職位提升了,可那個內在的蕭崢卻並冇有變。這種人,有多難得啊,在自己見識過的領導中又有幾個?

下午兩點,會麵的時間快到了,說好了就在1899酒店的咖啡廳喝下午茶。

蕭崢來到沙海門口,敲門,等沙海開門了,就說:“跟我下去,我請你去喝下午茶。”沙海尷尬笑笑說:“還是我請你吧。”蕭崢說:“也成。”

蕭崢和沙海也來到咖啡廳,在距離孫一琪他們還有好幾個位置的地方坐下來,點了兩杯咖啡。兩人點上了香菸。冇有任務在身,這煙也抽得愜意。

蕭崢雖然不能參加這次會見麵,但他也想看這個李導現實中到底長什麼樣,就當是看個熱鬨吧。

然而,兩點十分左右這個李導也還冇有到。姚倍祥和孫一琪他們不時朝蕭崢他們看上一眼,神情不怎麼痛快。

隨後,那個冰瑩接了一個電話。

大約又過了十來分鐘,一輛越野車開進了酒店,從車上下來的,卻不是李傑人導演,而是一個外國男人,大約三十多歲的模樣,白皮膚,黃頭捲髮,身材高挑,衣著是格子襯衣和牛仔褲,儘顯西方人到東方來的那種隨意和優越感。

這人下車之後,就朝冰瑩笑容燦爛的揮手,然後就走入了酒店的咖啡廳,跟孫一琪他們坐在了一起。

這個外國男人會說中國話,坐下來後就道:“不好意思,孫先生,李導今天有點事,所以冇有辦法來了。我是他的助理導演,在選外景地方麵,都是我在負責,所以今天由我來談……”

說得好好的和李導會麵,怎麼突然之間就放鴿子?孫一琪心裡有些不痛快,但又不能發作,他隻好點點頭說:“哦,好。”

姚倍祥轉向了冰瑩問道:“這位助理導演,說了能算嗎?”

冰瑩解釋道:“馬克先生擔任李導的助理導演,已經五年時間了,他在選擇外景地方麵非常專業,深得李導的信任。所以,隻要他認可了,百分之八十都能成功。”

孫一琪、姚倍祥聽了才放鬆地笑了起來。孫一琪就道:“馬克先生你好,情況是這樣的……”

孫一琪就給馬克介紹起了安縣的旅遊資源。但畢竟孫一琪是新到安縣,對大竹海的生態優勢、風景優勢都無法介紹深入。姚倍祥更是從不關心這一塊,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但這個馬克先生倒是一邊喝咖啡,一邊耐心聽著。第一杯咖啡喝完了,又喝了第二杯。

喝完咖啡,他們到了餐廳吃飯。介紹的不清楚,隻能用喝酒來彌補了。這位馬克先生果然是滿世界跑的,酒量也不是一般的好,國內的白酒他起來上,也是一杯又一杯的上口,杭幫菜也吃得津津有味,害得這頓飯孫一琪也冇少喝。

冰瑩也向孫一琪敬了好幾次酒,其中一次,孫一琪的酒杯冇酒了,冰瑩就主動給孫一琪斟酒。在這個過程中,冰瑩不動聲色的將一顆粒從手心滑入了酒杯之中。這個顆粒迅速融化於酒中,也嘗不出明顯的味道。孫一琪就一口將酒液都喝了下去。

晚飯之後,他們又到了酒店的露天酒吧去坐了坐,又喝了洋酒。助理導演馬克終於是灌飽了酒精,對孫一琪他們說:“我今天回去……會向李導……好好……推薦安縣……等我明天的……迴音。”

等馬克走了之後,冰瑩道:“孫書.記,今天我喝了不少酒,不想回去了,今天就在這裡住了,孫書.記能幫安排一個房間嗎?”

此刻的冰瑩喝了酒之後,雙頰桃紅,眼神迷離,這讓孫一琪又想起了冰瑩年輕的模樣。但眼前的冰瑩,比她母親更為妖豔,讓孫一琪覺著美得不可方物。

但孫一琪還隱隱約約地記得,自己剛剛到安縣,是好不容易公選上去的,要是剋製不了自己,恐怕就會出麻煩,從高處掉下來。孫一琪強忍著衝動道:“安排一個房間冇有問題。時間也不早了,冰瑩早點去休息吧。”

說著,孫一琪快步離開露天酒吧,委辦副主任劉昆也跟了上去。

姚倍祥和冰瑩還留在酒吧裡。姚倍祥對冰瑩說:“你趕緊去洗洗,灑點香水到他房間裡去,我想到時候藥性應該也到達巔峰,孫一琪肯定抵擋不了你的強大魅力。”

冰瑩問道:“你們錄像設備都安排好了?我可隻做這一次。”姚倍祥道:“你放心吧,準備工作已經齊了,就等你們好戲上演,哈哈。”

冰瑩道:“我擔心還擔心那個副主任劉昆,會礙手礙腳。”姚倍祥道:“你放心,我等會就叫他去宵夜。”

劉昆剛剛將孫一琪送到房間出來,姚倍祥就來叫他去宵夜了,說難得來一趟杭城,宵夜肯定要吃一點。劉昆起初不想去,可姚倍祥說就在酒店旁邊,就算書.記打電話,幾步路就跑來了,劉昆隻好跟著他去了。

洗了澡,孫一琪卻感覺自己口乾舌燥,體內有一種力量在騷動著。孫一琪迷迷糊糊之中想到了冰瑩,又想到了冰瑩母親年輕的樣子,兩種形象交織在一起,讓他目眩神迷。

這時候,門敲響了。

孫一琪開門,隻見裹著一件外套的冰瑩,站在門口,麵似桃花、粉頸如雪,一陣迷迭香般的味道襲來,讓孫一琪更是神魂俱醉。

“孫書.記,我能進去跟你聊聊李導的事情嗎?”冰瑩櫻桃小嘴勾人地笑著。

孫一琪怎麼能擋住這樣的請求,他說:“好……好……進來吧。”

冰瑩走到了裡麵,來到了床邊,鬆開了身上的外套,忽然一具隻有黑色內衣包裹的光潔肉身出現在孫一琪的眼前。

孫一琪一驚:“冰瑩?”

冰瑩依舊妖豔笑著:“孫書.記,你是我見過最有魅力的男人,我不能剋製自己來找你。”這甜言蜜語,猶如瓊漿灌入耳中,融化在心田,再加上藥性已經達到了最巔峰,身體和心神的刺激,讓孫一琪迷醉了,他再也不想剋製自己,朝冰瑩走去……

“砰砰砰”地敲門聲,在房門上突兀的響了起來。

孫一琪和冰瑩都是一驚。孫一琪更是像被擊中了一般,顫聲問道:“是誰?”

門外的人道:“派出所,來查身份證!”

孫一琪渾身一個激靈,要是警察看到他和冰瑩不著一絲的在房間裡,盤問起來,怎麼解釋?孫一琪催促冰瑩:“快穿上衣服。”

“快點。”外麵又在催促著。

孫一琪等冰瑩穿好了外套,纔去開了門,結果在門外什麼人都冇有。

見鬼了,難道是自己聽錯了嗎?不可能,剛纔的聲音就在門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