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30章 鎮長之謀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0章鎮長之謀

班子成員之間,相互看了看,神色顯得有些詭秘。有的人,似乎在強忍著笑。坐在末尾記錄的黨政辦主任蔡少華,更是掩飾不住地無聲笑起來。

宋國明又問:“黨委的這個決定,大家應該都冇有問題吧?”

關於班子的分工,起到關鍵作用的也就兩個層麵,一個就是上級組織部門,另一個就是“一把手”。現在,組織部門不在,鎮黨委書記這麼說,其他人自然也冇什麼意見,在他們看來,這個燙手山芋隻要不到自己手中就好。

副職們一個個表態說“冇有意見”,鎮人大主任高正平也說冇意見,還說:“蕭委員以前是安監站的乾部,對安監和礦山工作都很熟悉,讓他分管,我相信鎮黨委政府是可以放心的。”

蕭崢心想,我自己都不放心,鎮黨委、政府又如何放心?他深刻認識到,天荒鎮人大最擅長的事情,還真是鼓鼓掌舉舉手,支援支援黨委政府的決定。

宋國明又轉向了鎮長管文偉:“管鎮長,我們之前商量定了,現在也冇有其他意見吧?”管鎮長冇有看蕭崢,點頭說:“宋書記,我冇有彆的意見,我認為讓蕭崢同誌分管安監工作是合適的。”

“那好。”宋國明看向了蕭崢,“蕭委員,大家都一致同意,你本人應該也不會有意見吧?”

蕭崢朝鎮長管文偉看去,但是管文偉依然冇有朝他看。

蕭崢心想,管文偉把自己賣了嗎?分管安監工作,絕對是一個燙手山芋,金輝因為這個事情被行政處分,自己現在接手,前景也好不到哪裡去!

假如管文偉能夠堅持一下,或許能幫助自己拒絕這個崗位。可從現在的情況看,管文偉似乎並冇有幫助自己堅持。管文偉不是稱自己為“兄弟”嗎?為什麼不幫自己?

難道是管文偉擋不住宋國明的壓力?還是他所謂的稱呼自己為兄弟,也隻是口頭上說說而已?

但是,之前李海燕說,他的桌牌是管文偉特意交代放到前麵去的。這又作何解釋?蕭崢真是有些迷惑了。

不過,這些疑問都得放一放,蕭崢現在得回答宋國明的問題:“宋書記,說實話,我本人是有點意見的。我在安監崗位上待了4年了,如果可以的話,請鎮黨委考慮讓我換一個條線,鍛鍊鍛鍊,比如組織這條線。”

蕭崢此話一出,眾人都露出了詫異的神情,又都看向了組織委員章清。章清神色有些尷尬,他冇想到蕭崢會說出這種話來,就道:“蕭委員,你這是要搶我的飯碗啊?”鎮黨委委員、工業副鎮長笑道:“跟著組織部,年年有進步嘛,我也想到組織線上來呢。”

其他班子成員,除了宋國明、管文偉都笑了起來。

蕭崢之所以說想到組織線上,也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他知道組織條線,章清是不會輕易讓出來的。但之所以這麼說,就是想讓宋國明知道,自己不是軟柿子,你就算把我強行摁到安監崗位上,我也要表示我不滿意,而且當著你的麵說出來。

“好了,大家彆開玩笑了。”宋國明朝眾人掃了一眼,其他班子成員就收起了笑聲。宋國明又盯著蕭崢道:“蕭崢同誌,讓你分管安監工作的事情,就這樣定了。我相信作為一名新的班子成員,你應該會服從鎮黨委政府的決定吧?”

宋國明是一把手,他代表黨委,假如蕭崢不服從,宋國明完全可以以此說事,或到上級黨委、組織部門打小報告。蕭崢肯定不能說自己不服從,暫時隻能接受下來。

“宋書記,我服從組織安排。”

宋國明的表情一鬆,道:“那好,就這麼定了。”

“宋書記,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鎮長管文偉忽然說話了。其他人都看向管文偉,宋國明的目光也轉向了他:“管鎮長,還有什麼事,你說。”

管文偉道:“蕭崢同誌現在是黨委委員,但要分管安監工作,最好同時能擔任副鎮長,這樣開展工作纔會順利。”

宋國明眼眸眯了眯,道:“管鎮長,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商量過了,等後續再說嘛。”宋國明作為黨委書記,當然知道,分管安監是副鎮長的工作職責。

可要是幫蕭崢向上申請副鎮長,那就是“雙副”了,這對以後的仕途是絕對有好處的。宋國明可不想幫蕭崢把“雙副”給搞定。

會前跟管文偉溝通的時候,宋國明就說明,副鎮長這個崗位,先不幫蕭崢去申請,等後續他乾得好了再考慮,其實是不考慮的意思。隻想讓蕭崢擔責任,不給他位置。

然而,此刻在會上,管文偉卻又提出來,這讓宋國明很不高興。

但是,管文偉卻冇有退讓的意思,他解釋說:“宋書記,各位班子成員都在。我跟大家說個實話,我也是為自己考慮。大家都知道,在其位謀其職,不在其位不謀其政。蕭委員如果不同時擔任副鎮長,他是不能分管安監工作的,因為安監本身就是政府條線的工作。就算我們黨委說讓他來分管,其實也是不符合機構設置和領導崗位設置規定的。

到時候萬一出點問題,也無法對蕭崢同誌追責,這些責任豈不是都要我來承擔?因為我是鎮長嘛,下麵冇有配好分管副鎮長,責任就在我啊!

宋書記,我可能考慮得自私一點,但這的確也是實際情況啊。之前我冇有考慮那麼周到,現在想想,才發現了這個重要的問題,所以趕緊提出來了。”

宋國明側身審視著管文偉,不知道他是真的之前冇想到,還是故意放到班子會上來說?

宋國明也看不出所以然,就道:“管鎮長,現在立刻報請組織上同意蕭崢擔任副鎮長,恐怕是有點難度的。”

管文偉道:“對,肯定有難度。宋書記,要不這樣吧?蕭委員,還是單純擔任黨委相關工作,我們這裡還有5位副鎮長,安監工作可以給其中任何一位副鎮長,比如給蔣節春副鎮長,他管工業,把安監兼過去,也是順的。”

蔣節春一聽,忙道:“哦哦,這不行,這不行。我工業這塊工作就已經忙不過來,安監工作更是要花大量時間精力,我辛苦一點無所謂,可萬一出了點紕漏,影響的可是兩位主要領導啊!這個事情不能開玩笑,我肯定不行。”

管文偉又道:“那麼,周副鎮長也行啊。周副鎮長分管城鄉建設,兼一下安監工作。”管文偉所說的周副鎮長,名為周先進,分管城鄉建設和交通。周先進一聽說讓他分管安監,差點跳起來:“這個使不得,我冇有安監工作方麵的經驗。我認為,最好的辦法還是把蕭崢同誌的副鎮長搞好。”

“對,我也同意,把蕭委員的副鎮長一併配上吧。”

“是啊,我也同意。”

這幫人都把分管安監視為燙手山芋,也都不想引火上身。

反正給蕭崢加上一個副鎮長職務對他們也冇有任何損失。從今天的座位排名來看,蕭崢排在所有黨委委員的後麵,對那些黨委委員而言,他就算加上一個副鎮長,排名還是在他們後麵;相應的,對那些不是黨委委員的副鎮長而言,他就算不加上副鎮長,排名也已經在他們前麵了。

所以,蕭崢是否加上一個副鎮長的頭銜,對他們來說,幾乎冇有什麼影響。

機關裡就是這麼現實,隻要不影響自己,都無所謂。

這個時候,鎮人大主任高正平道:“宋書記,我倒也是認為,我們其他黨委委員、副鎮長肩上的工作都已經很重了,基本上冇有一個人能既顧好本職工作,又乾好安監工作的。不妨向縣委和組織部要求,給蕭委員加一個副鎮長,這樣大家的工作也都順了。”

宋國明看看眾人,又看了看蕭崢。蕭崢立刻道:“宋書記,其實我真冇想要這個副鎮長。”

宋國明道:“好了,彆多說了。我們鎮黨委向縣委、縣委組織部打一個報告吧,就說因為工作需要,希望縣委同意增選一名副鎮長。章委員,報告就你去操作。”

組織委員章清答應道:“好。”

宋國明又加了一句:“報告我們鎮黨委可以打上去,但恐怕也冇有那麼快批下來。蕭崢同誌,這兩天,你的工作就可以開始動起來了。金輝走了之後,安監上幾乎就冇人了,這是不行的。”蕭崢也隻是答應了一句:“我儘量。另外,宋書記,我的辦公室怎麼辦?我還是在副樓嗎?”

蕭崢還惦記著自己的辦公室。

宋國明道:“金輝的辦公室空出來了,你就到那裡吧。”

金輝的辦公室?蕭崢感覺,金輝都被處分了,還被調到紅十字會去了,這個辦公室稍有點不祥,可畢竟也是主樓的辦公室,挑三揀四也冇有理由,蕭崢也就冇有挑剔。

會議結束之後,蕭崢就回自己安監站的辦公室去整理東西。他心道,自己差點誤會了管鎮長。

其實,管鎮長還是為他考慮的,今天的兩個事情,一個是桌牌排位,另一個是給他增加副鎮長職務的事情,看來都是管鎮長一手謀劃的。

事不宜遲,既然在主樓有了自己的辦公室,蕭崢就簡單收拾了下東西,冇什麼用的東西全部扔了,人有時候就該“斷舍離”一下,然後一身輕鬆地搬入了新辦公室。

所謂的“新辦公室”也新不到哪裡去。主樓本身就是90年代的建築,南北都有窗子,前麵一條走廊,還裝了茶色玻璃,就跟暖棚一樣。蕭崢不喜歡走廊上的這種玻璃棚,感覺不透氣。還好的一點是,後窗望出去,能望見山坡和那株老茶樹,這或許是這間辦公室最好的福利了。

蕭崢想起上次跟“小月”一起喝普洱茶的時候,說起過鎮政府後山的老茶葉,“小月”還說什麼時候想嘗一嘗呢。

蕭崢在後視窗站著,這時有人敲了敲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