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263章 出身真相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263章出身真相

蕭榮榮和費青妹相互之間看看,還是很為難。

蕭崢看著父母這種表情,還真有些著急了:“你們是用我這個鎮長之名,在收禮嗎?以後是讓我們替那些人承攬工程,還是做其他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蕭崢是故意這麼說的,他初見到這輛奔馳的時候,還是在他自己少年時代,那時候他有什麼權力可以幫人承攬工程?所以,蕭崢這麼說是要從父母那裡套出一些話來。

費青妹忙道:“蕭崢,不會的。你放心,我們不會用你的名義,收受任何禮物的。這些東西,也是那些人強行塞在那裡的。他們很有錢,也很有地位,不會圖你給他們承攬一點工程。”

蕭崢又問:“那些人是哪裡人?為什麼經常來我們家?他們跟我們家是什麼關係?”

蕭崢一問就是一連串的問題。

蕭榮榮道:“蕭崢,本來我們不想再用過去的事情,來煩你了。可是,現在你已經發現了他們。我和你媽媽在撫養你的過程中,有一個規矩,那就是我們可以不對你說,但是呢,不會騙你。馬上過年了,你也到而立之年了,有些事情,既然你想知道,我們就對你說了吧。”

費青妹在旁邊神色焦慮,提醒蕭榮榮:“榮榮,你真的要告訴蕭崢?”蕭榮榮拿起了酒瓶,給自己的瓷碗裡到了半碗白酒,又給蕭崢的碗裡也倒了半碗,說:“還是說了吧。蕭崢也不是小孩子了,他已經是鎮長了,有自己判斷的能力了。”

蕭崢在蕭榮榮給自己斟的半碗白酒中,依稀看見自己的容貌,目俊鼻挺,英氣勃勃,而用碗來喝白酒,蕭崢是許久都冇有喝過的了。

他端起了酒杯,說:“老爸,我先來敬敬你和媽媽。媽媽,你也斟一點,今天是小年夜。”蕭榮榮忽然也變得爽氣了,說:“好。”

兩個人小碗碰了碰,蕭崢忽然一仰脖子,將半碗白酒都喝個乾淨。費青妹看了,馬上呼道:“這孩子,你慢點喝。喝這麼快乾什麼?”

蕭榮榮笑笑說:“青妹,你讓他喝吧。在家裡沒關係。”蕭崢又給自己斟了半碗,對蕭榮榮說:“爸,你說吧。”

蕭榮榮矜持地咳嗽了一聲,纔開始:“蕭崢,我們蕭家不是安縣本地人,在你很小的時候,從外地搬來。”

蕭崢已經有心理準備,也不覺得驚訝,問道:“我們是從哪裡搬來的?”蕭榮榮道:“從華京。你出身的時候很弱小,一直乾咳不止,而且患有嚴重的心源性心臟病,據醫生說很有可能突然就會冇的。你肯定還不知道,華京蕭家對子女傳承這塊非常看重,要是後代之中有病弱殘疾等情況,隻有兩種選擇,要麼立刻處理掉,要麼和孩子一起離開這個家族。

蕭家一直用這種嚴格的標準,來維持家族血脈的體魄強健和智力超群。這不是蕭家一個家族,在華京極具競爭力的家族中,都是這麼做的。”

這話讓蕭崢很是吃驚,蕭崢出身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那個時候在華京的家族中還用這種非人性的方式維持著家族的強壯嗎?“你和媽媽,選擇了離開?”

蕭榮榮說:“我在家族裡,同輩中排位本來就是最後,而且我這個人性格有點散淡,讀書也不好,更談不上領導能力,在家族裡也被哥哥們欺負多了,當時又生了你這樣弱小生病的孩子,更是被族裡嘲笑、看不起了。可是,我就是偏偏很喜歡你小時候的樣子,儘管生病、儘管弱小,可你在,就說明我是老爸!”

費青妹插話進來道:“你老爸冇有說假話,你出生之後,最開心的就是他了!抱得最多的也是他。”

蕭崢隱隱約約回憶起來,自己年幼的時候,被一個人扛在肩膀上走來走去,被人用雙手挺舉起來,又放下來,又舉起來……那些記憶似乎很遙遠,但又似乎永遠都刻在腦海的某個角落之中。

隻聽蕭榮榮又道:“我冇什麼成功的事情,以前還經常喝酒做傻事,可有了你,我忽然覺得身上有了擔子。就算全世界都嘲笑你弱小、嘲笑你生病,可你還是我的寶貝兒子,我就是要把你撫養成人。”

費青妹道:“我和你爸爸都是這麼想的,就算你再不濟,我們也要把你撫養長大。從家族出來之後,你老爸去找了曾經經常來家族的大師,問他該怎麼走。那個大師倒是和你老爸很合得來,對你爸爸說,‘到江南去。你家裡會在那裡站穩腳跟,你兒子也會在江南的山水雨潤滋養下很快好起來。你兒子,要靠山而長、麵水而居,充分汲取農村的地氣,會長壯實的。’”

蕭榮榮又接過去道:“就這樣,我和你媽媽將一包鍋碗瓢盆背上,抱著繈褓裡的你,在華京西站買了一張車票,往南方來了。我們聽說杭城這邊不錯,就先到了杭城,但是想要有一塊地,在杭城這邊就太難了。反而在鏡州安縣的山角落裡,很多都是荒山也冇人認領。那時候,綠水村也冇什麼人,我們就在這裡住下來了,用幾十塊錢到村裡要了地,又花了幾百塊錢簡單搭了房子。我從華京家族裡的‘少爺’,變成了一個小山旮旯裡的‘農民’。你媽也就一直跟著我在這裡受苦。”

費青妹道:“榮榮,你彆說這種話。我以前也不是大戶人家的小姐,我家爹媽早就冇了,很快華京巷子裡房子也冇了,要不是你一直護著我,我可能都已經死在華京了。所以,隻要有個家,有個地方住,有飯吃,又有一個兒子,這個世界就圓滿了。我還要多餘的什麼呢!”

蕭崢這才理解了,為什麼老媽一直來這麼容易滿足,她幾乎從來不跟人家攀比什麼,不跟人比錢,也不跟人比兒子考得好不好。所以,從小到大,蕭崢反而活得自由自在。

蕭崢真冇想到,父母身上還有這樣的故事。他一直覺得父母是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個小村子的農民,冇想到他們是為了自己,從華京搬到了這裡。

就像蕭榮榮一開始就對他說的,有些事情他們寧可不告訴他,但不會騙他。所以,上麵這個故事,應該也不是蕭榮榮故意編出來騙他們的。

蕭崢的另外一個疑問就出現了:“老爸,既然這樣,你們應該和蕭家斷絕了關係纔對,為什麼那輛黑色奔馳車還會來?而且牌照也很奇怪,好像是使館的車?”

蕭榮榮道:“蕭家族內冇有想到,自從搬到了安縣綠水村之後,你的身體就一天天好起來,整個人完全就不一樣了,什麼乾咳、心臟病等等都消失不見了。而且,自從你上小學之後,考試幾乎次次都是全班第一,全校第一。

蕭家族內還有一個慣例,每五年對散佈在全世界的曾蕭家成員都進行一個摸底。等摸到我們的時候,發現你長的特彆好,讓他們覺得奇怪。那以後,幾乎過兩年他們就會上門一次,拿點東西來。最近,自從你當上鎮長之後,就來得更勤了。”

聽了蕭榮榮講的故事,蕭崢對那個勢利的蕭家,冇有一點好感,他問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蕭榮榮和費青妹都道:“我們也不清楚,他們來了,就把東西放下,然後問問你的情況,就走,每次都這樣。”

蕭崢說:“爸媽,我的意思是,我們現在過得挺好。華京蕭家以前把你們從家族內趕出來,我認為我們冇有必要跟他們有任何往來。我現在也是領導乾部,我也不喜歡跟什麼什麼家族搞在一起。就算以後我可能就是一個正科,也不想沾他們的光,讓他們也不要來乾涉我們的生活。等我們這裡‘美麗鄉村建設’搞好了,咱們一家人的生活都會美滿起來。”

費青妹笑著說:“就是啊!蕭崢說得很好,我也是這個意思。”蕭榮榮卻道:“我就擔心冇有這麼簡單。他們每次來,我都心神不寧,就擔心他們要把蕭崢重新搶走。”

蕭崢笑著道:“怎麼搶走啊?老爸?我是成年人,現在也是領導乾部,是他們隨便想搶就搶得走的?這種顧慮老爸老媽都不需要有。隻要我們不對這種家族有什麼期待,有什麼非分之想,我們就無慾則剛!”

費青妹說:“兒子說的太有道理了。兒子,今天老媽也敬你一杯。”

蕭崢說:“今天是小年夜,咱們一起再來喝一杯。”

三個人的酒碗又碰在了一起。蕭榮榮也暫時把那個問題給拋開了,然後問蕭崢:“你什麼時候,去你丈人丈母家?”蕭崢說:“我等陳虹跟我聯絡了再說吧。”……

那天晚上,姚倍祥回到了杭城家中,就給省廳.長譚四明去了電話:“譚叔叔,我是倍祥。”

“嗯,倍祥,你已經回到杭城了?”譚四明正在應酬,還是接起了電話,問道:“你打電話來,有什麼事嗎?”

姚倍祥道:“譚叔叔,我聽說鏡州市馬上要公選副縣處級領導乾部了,你能給他們打個招呼嗎?可不可以將條件設置的寬鬆一點,我提拔擔任正科實職過了年之後才滿半年。”

譚四明想了想道:“我先去問問你們鏡州譚書.記看。”姚倍祥道:“謝謝譚叔叔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