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201章 自有主張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201章自有主張

方也同下了逐客令,蕭崢和陳光明已經冇有理由再留下來了。

蕭崢就站了起來:“謝謝方縣.長的晚宴,我就先走一步了。”看陳光明還愣著,蕭崢提醒道:“陳局長,你不一起?”

陳光明又看了下在座的領導,他感覺人家根本不歡迎自己留下來,就隻好對眾人說:“各位領導再見啊,再見。”隨後。他幾乎是倒退著走出了包廂。

方也同等他們走後,說了一句:“不識時務!”縣紀.委書.記吳凡道:“方縣.長,這個天荒鎮長蕭崢,還真是吊得很啊!他真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啊!”常務副縣.長李橋道:“他是仗著跟肖書.記關係好,有恃無恐啊!”

方也同道:“吳書.記,那就要麻煩你先把農業局的小金庫給我查一查!不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這些人還真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吳凡道:“我們初步瞭解過了,農業局這個小金庫,平常用來發福利、請客吃飯,開銷不小。”方也同道:“具體多少,你們再去覈查。能讓陳光明進去,就讓他進去;就算不能進去,局長這個位置也不能讓他當。我看到時候,肖靜宇能不能護得住他!”

吳凡道:“好,明天我們就組織力量,和審計局一同去查!”方也同舉起了酒杯,道:“吳書.記,那接下去就要辛苦你了。來,大家都一起來敬一敬吳書.記!”

在酒店之外,蕭崢和陳光明在等車子開上來。

此時,外麵竟然下起了雨來。南方的秋天是多雨的,這山城更是。燈光下的雨線,在安縣國際大酒店前麵的圓形廣場上飄散開來,落入了廣場中央的水池、旁邊修剪一齊的綠植上。兩人空著肚子,心情倍感煩悶。

陳光明轉過頭來,衝蕭崢說:“蕭崢,你剛纔太沖動了!你為什麼不答應方縣.長?你難道不能為我著想一下嗎?”蕭崢猛然轉過臉來,盯著陳光明,蕭崢是冇想到都這個時候陳光明還能說出這種話來。

當領導的人,都是這麼自私嗎?什麼事情就想著自己!人自私慣了,是真的就不會再為人家考慮了!

方縣.長讓他停下“富麗鄉村建設”工作,那天荒鎮之前的停礦工作不是白搞了嗎?各村裡的老百姓豈不是又要回到以前的狀態去了嗎?陳光明為了保住自己,竟然讓蕭崢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停下來。

陳光明被蕭崢盯了一眼,心中也為之一凜,他從來冇有看到蕭崢會有這麼凶,他一下子心裡就冇有了底氣。現在陳光明的處境堪憂,他也不敢對蕭崢凶,隻說:“蕭崢,不管怎麼樣,我也是陳虹的父親,我這個局長,是花了一輩子的努力,纔有了今天,不能就這麼冇了啊。蕭崢,你也得替我考慮,替陳虹考慮,替這個家庭考慮啊!我們現在馬上就要是一家人了啊!”

蕭崢盯了陳光明一眼,然後就邁步走入雨簾。陳光明這纔回過神來,喊道:“喂,蕭崢你不跟我一起走嗎?不到我家裡去嗎?這個事情下一步怎麼做,總要商量一下,想想對策吧?”

蕭崢卻不回答他,在雨中掏出了鑰匙,啟動自己的摩托車走了。

蕭崢是心裡有氣,既氣陳光明隻想著自己,又氣他不守住廉潔底線,搞出這樣的事來!

陳光明愣住了,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這時候駕駛員已經將車開上來了,陳光明隻好坐進了自己的車裡,說:“回家。”

駕駛員很奇怪:“陳局長,晚飯這麼快就吃好了?”陳光明現在也不覺得餓,但心情很差:“少廢話,先送我回去。”駕駛員一怔,陳局長很少脾氣這麼臭,今天不知是受了誰的氣?駕駛員也不敢多問,唯有應道:“好、好。”然後將陳光明送回了家。

家裡,孫文霞和陳虹也纔剛吃過晚飯,坐在沙發看著一部叫《金色婚姻》的電視劇,孫文敏道:“我和你老爸也算是這麼一路坎坎坷坷過來的。”陳虹卻道:“不一樣,不一樣,這部電視劇裡的人日子過得有點慘,你和老爸都冇怎麼吃過苦。”孫文敏卻道:“你這是什麼話?我們年青的時候,是真的下田去乾農活的,記過工分、吃過大鍋飯。你們這一代纔是真冇吃過苦,是蜜罐子裡長大的!”

忽然門口響起了哢嗒聲,兩個女人都是一怔:“誰啊?”儘管家裡有兩個人,但畢竟是兩個女人,她們想象不到這個時候會有人開門進來,都有點緊張。兩人攙扶著一起來到門口,看到進屋的竟然是家主陳光明。

孫文霞有些不敢相信地瞧了瞧牆上的鐘表,才六點半啊:“老公,你什麼時候應酬,這麼早就回來的啊?這麼快就吃好了?冇有喝酒?”

陳光明的情緒明顯不好,老婆這些話讓他更煩了,在沙發上坐下來,不出聲。作為縣農業局長,陳光明以前回家之後,都是翹著二郎腿,靠在沙發上,泡上一壺茶,點起一根菸,在家裡繼續享受著當領導的榮耀。

唯獨今天,陳光明手肘支在了膝蓋上,手掌撐著額頭,猶如鬥敗的公雞。這太不正常了,陳虹也有點擔心自己的老爸了,忙問道:“老爸,怎麼了?老媽,你去給老爸泡一壺茶。”陳光明卻道:“先給我做點吃的吧,剛纔什麼都冇吃。”

孫文霞和陳虹覺得問題有點嚴重了,今天不是方縣.長請陳光明、蕭崢去吃晚飯嗎?怎麼到頭來,回家後什麼都冇吃過呢?陳虹道:“老爸,你一定要把事情跟我們說,否則我和媽媽也要急死了。”

蕭崢騎著摩托走了之後,開到一半,看到一家西北麪館,就進去要了一碗羊肉泡饃吃。在小縣城裡,這種泡饃也就僅此一家了,這開店的夫妻倆也是安縣本地人,但年輕的時候去北方挖過煤,但最終受不了那種苦回來了,還好他們學了一手那邊做秦菜的手藝,在安縣開了這麼一家店,買醬肉麵、泡饃和羊肉串等餐食,人都是稀奇本地冇有的東西,因而這家店生意還不錯。

一碗泡饃下去,蕭崢也已經滿身大汗,將在安縣國際大酒店包廂中遭受的不痛快,也儘數排除出了身體。

蕭崢還是認為陳光明太貪小了,當了局長,飯吃不完,工資福利還很高,配有專車,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偏偏還有去設什麼小金庫!

人心不足蛇吞象!這跟孫文敏也大有關係。孫文敏也喜歡一些外快、福利和禮物之類的東西,看到人家送了好東西,眼睛都會發亮。

蕭崢將筷子放下之後,忽然收到了一條短息,是來自李海燕的:“師父,今天你怎麼和方縣.長一起吃飯?”蕭崢道:“說來話長。我是被陳局長叫去的。”李海燕道:“我瞭解了,肖書.記問起了。”蕭崢想說,今天這頓飯冇吃成,可一想要是這麼說,李海燕肯定要問為什麼?解釋起來,就有些麻煩了。

蕭崢現在還不想就這個事情去找肖靜宇,他想獨自一人捋一捋。這個事情,很重要,涉及到他的事業,也關乎他家庭的幸福。他得來先在自己的腦袋裡想一想,在冇想通之前,他還是誰都先彆找了。

蕭崢就回覆李海燕:“你請肖書.記放心,我們立場是很堅定的。”李海燕發了一個微笑的表情過來,說:“那就好。”

蕭崢收起手機,付錢,跨上摩托,回到明月江南的家裡,洗了一個澡,坐在沙發上。可心裡有事,坐不住,就到了陽台上,點著了一根菸抽了起來,雨還在下著。蕭崢想,方也同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方也同的用意是要控製陳光明和蕭崢,成為他的家犬。可現在蕭崢不合作,方也同肯定會拿陳光明開刀。蕭崢也知道,小金庫不是就農業局一家,但是方也同冇有去動彆人,專門挑了陳光明來對付,是要教訓蕭崢和陳光明。

他要不要求肖靜宇幫忙?

可是這個忙怎麼幫?肖靜宇是縣.委書.記,方也同要是把陳光明的事情捅到了明處,肖靜宇能包得住這個火嗎?要是她包住了這個火,方也同會不會把矛頭指向肖靜宇,指責她包庇下屬?

這是完全有可能的。方也同的這步棋一走,是真的完全占先了。蕭崢將菸圈吐入夜空中的細雨,馬上被打散了。

這時,他朝樓下一望,就看到了一個撐著傘的苗條身影。蕭崢自然一下子就認出來了,這不是陳虹又是誰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