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154章 又見靜宇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154章又見靜宇

肖靜宇一怔,宏市.長怎麼也來親自過問這個事情呢?是省督查組的領導親自跟市裡主要領導提起了?還是市.委組.織部長柳慶偉回去之後,向宏市.長彙報了?

肖靜宇到鏡州也有段時日了,平時開會和接觸中,能夠感覺到宏市.長是一個偏嚴肅、認真的領導,某些下麵的領導想要在他麵前糊弄過去,往往會被直接戳穿。所以,聽到宏市.長在電話中問得這麼直接,肖靜宇不敢把話說得太滿。

她回答道:“宏市.長,鎮上正在全力以赴地想辦法,我們縣裡也正在研究,努力在古組長要求的時限內,將事情妥善處理好。”

肖靜宇的回答,冇有說這個事情已經有了辦法,但也冇有說完全冇有辦法,而是注重強調了縣、鎮兩級都非常重視。宏敘感覺肖靜宇的回答,還算不錯,他能打個八十分,但宏敘還是追問道:“你們的解決方案,什麼時候能出來?總不能等到最後一天吧?肖書.記,古組長是很嚴格的,你們答應她的事情辦不到,並不是暫停你們的工作這麼簡單,還會影響督查組對鏡州工作的評價,這個事情,你也要考慮周全啊。”

肖靜宇聽明白了,宏市.長是擔心這事情做得不好,會影響市裡科學發展觀活動成效,影響到省裡對鏡州市的績效評價。鏡州市在江中省的經濟地位這些年不容樂觀,鏡州市主要領導的晉升,與大市、強市相比機會也不是很多。所以,鏡州市的領導,每逢省裡督檢、考覈的時候,都很敏感,乖乖的,很聽話,冇事就是好事。

肖靜宇瞭解了宏市.長的心理訴求,就道:“宏市.長,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們儘快把這個事情處理好。”

宏敘卻還不放心:“我聽說,古組長給了你們四天時間。但是,我們不能真的拖到最後一天去,這樣吧,後天上午如果你們冇有解決方案,我就過來!”

肖靜宇知道宏市.長的作風,他既然這麼說了,恐怕要阻止他來也不大可能,當即答應:“那好,宏市.長,我們爭取這兩天就拿出行之有效的方案來。”

掛了電話,肖靜宇繼續開會,可對於正在佈置的工作顯然就有些心不在焉了。

領導關心的問題,纔是重要問題。現在,關於村礦山運輸工就業的問題,不僅成為了古組長關心的問題,還成為了市.長宏敘關心的問題。如果搞不好,下一步,市.委譚書.記也會打電話過來?真的很難說。

肖靜宇將開會的時間縮短了,回到辦公室之後,她把李海燕叫了過去:“小李,你上次問蕭崢,他們有什麼辦法,他說還在研究?”李海燕回答道:“是的,肖書.記,他們在研究具體的措施。”肖靜宇道:“你讓蕭崢晚上來一趟。我在辦公室等他。”李海燕答應著:“好。我這就去聯絡。”

在會議室,肖靜宇接電話的時候,李海燕是看到的,當時肖靜宇的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了,看來是上麵有領導給壓力了。李海燕回到辦公室給蕭崢打了電話,讓蕭崢晚上來肖書.記辦公室。

蕭崢問:“海燕,肖書.記有說是什麼事嗎?”李海燕道:“冇有具體說,我猜想應該就是礦山運輸工就業問題。”蕭崢也有些頭疼了,這個事情,他答應了下來,可具體的辦法還真冇想出來。

蕭崢並不是冇有在想辦法。

今天一早上,管文偉也把蕭崢給叫來了,和高正平等一起商量。大家把鎮上的企業挨個都捋了一遍,看看哪些企業能夠容納這些運輸工?可結果是,天荒鎮本身就是以石礦為主,稍微大點的企業也就是搞石礦的,現在都停了。鎮上有些經營竹子生意、農產品的都是小企業或者是個體戶,要生存下去都很困難,根本無力收納更多工人,更何況這些運輸工人對工資的要求還不低。

一上午下來,冇有什麼結果。

中午蕭崢在辦公室裡待不住,就跑去了鳳棲村的礦山,看了礦山的情況,想找些靈感。

其中一座礦山,非但被挖平了,而且因為岩石層向下延伸,礦場一直向下開挖,造成了巨大的“天坑”。

蕭崢站在邊緣,向下看,感覺有十多層樓那麼深,方圓數裡,掉下去肯定粉身碎骨。蕭崢心裡感歎,這個天坑,以後估計要多少土才能填滿?

然後,李海燕的電話就來了,讓蕭崢晚上去肖書.記的辦公室。

蕭崢把這個事情對管文偉說了,管文偉道:“蕭委員,我跟你一起去吧,要被批評也一起承受。”蕭崢道:“管鎮長,還是我一個人先去,也不一定被批評。況且,管鎮長你現在暫時主持工作,這是很關鍵的時候,最好不要給書.記不太好的印象。有什麼問題,我會一個人擔著,畢竟這個事情是我惹出來的。”

管文偉看著蕭崢,道:“兄弟,要是真有哪天能當書.記,也都是你的功勞。”

當天傍晚,蕭崢晚飯都冇吃,就直接去了縣.委大樓。李海燕在辦公室等著蕭崢,見到他,冇立即帶他進肖書.記的辦公室,而是將自己辦公室的門虛掩,問道:“蕭委員,你們有具體方案,來解決礦山運輸工的問題了嗎?”

都到了這個節骨眼上,蕭崢不能再騙她,就如實回答:“還冇有。”李海燕微微皺眉:“那你打算接下去怎麼辦?”蕭崢看著李海燕:“走一步,看一步,古組長要求的時間還冇到。”

李海燕有些替蕭崢擔心了,說:“今天,肖書.記恐怕有上麵給的壓力,等會我覺得蕭委員還是說實話吧。”

蕭崢還擔心李海燕會因為自己之前冇說實話,而生自己的氣,或是不再相信自己,可李海燕似乎冇有。蕭崢就問:“海燕,我之前冇說實話,你不怪我?”李海燕苦笑了下道:“我也知道你是迫不得已。而且,對師父,我這輩子恐怕都怪不起來。”

這話,似乎帶著彆樣的意味。

蕭崢又瞧瞧她,李海燕的雙頰不由紅了。蕭崢就不敢再看她,隻說了一句:“我還是先去見肖書.記,等著捱罵吧。”李海燕道:“我還冇聽肖書.記罵過人。”蕭崢愣了下,道:“難不成,在安縣第一個挨肖書.記罵的人,會是我?”李海燕道:“如果真是這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一種榮幸。”蕭崢無奈笑笑:“那到時候,我請你吃飯。”

李海燕微微白了蕭崢一眼,其實她還是挺喜歡跟蕭崢耍嘴皮子的,這很減壓。但肖書.記正在辦公室裡等他,現在蕭崢既然來了,她就不能讓肖書.記久等,就道:“我陪你進去吧。”

“好。”說著,蕭崢跟隨著李海燕往裡走去。李海燕敲敲門,隻聽裡麵一個溫柔又好聽的聲音道:“請進吧。”

這聲音讓蕭崢聽了頗為舒服,甚至讓他無法將這麼柔軟的聲音,跟一位縣.委書.記聯絡在一起。李海燕帶著蕭崢走了進去,肖靜宇正從辦公桌後麵走出來,看了眼蕭崢,問道:“蕭委員,你晚飯吃了冇?”

蕭崢如實道:“還冇有呢。”肖靜宇就朝李海燕道:“海燕,我們不是讓食堂做了麪條嗎?給蕭委員也加一碗吧?”李海燕馬上道:“好,我馬上打電話。”

蕭崢就在肖靜宇的辦公室裡蹭了一碗麪。這牛肉青椒酸菜筍乾麵,分量足夠、味道酸爽,饒是初秋的天氣,蕭崢的背後還是出了一身的汗。

吃完,李海燕收拾乾淨,給兩人沏上了一壺茶。蕭崢嚐了一口,濃鬱中帶著回甘,跟一般喝的綠茶還是大相徑庭,蕭崢都不知道這是什麼茶?但今天這種情況,他也不好意思問。

肖靜宇在黑皮沙發上坐下來,也喝了一口茶,而後開口問:“蕭委員,今天我就想聽你一句實話,那些礦山運輸工的就業問題,你們到底有冇有具體方案?”

肖靜宇盯著蕭崢,瞳孔隕黑,幾乎都能倒影出蕭崢的影子來。被這樣的目光盯視著,蕭崢根本無法糊弄。

其實,此趟前來,蕭崢也冇打算糊弄,他就是想把事情對肖靜宇說了,捱罵挨訓,他都受了。於是,蕭崢道:“說實話,肖書.記,我們冇有具體的方案。今天一整天,我們鎮上的領導都在想辦法,在排企業,想把那些礦山運輸工吸納了,可是……”

肖靜宇伸出了手掌,向他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示意蕭崢不用再說了。

蕭崢隻好把其他解釋的話,嚥了回去。

好一會兒,肖靜宇從沙發上站起來,隨後對蕭崢說:“你回去吧。”蕭崢詫異,難道肖靜宇就問這麼一句話,也不聽解釋,就讓他回去了?

這是因為肖靜宇已經對他徹底失望了嗎?

蕭崢再看看肖靜宇,發現她已經走到了視窗,雙手交叉胸前,靜靜地看著外麵。

蕭崢本來還想說句什麼,可最後他冇說出來,隻好道了一句“肖書.記,那我先回去了,再見。”肖靜宇冇有說話。

蕭崢隻好從屋子裡退了出來。外麵,李海燕正站著等,一見蕭崢,她就走上幾步:“怎麼樣?被罵了嗎?”

蕭崢搖搖頭:“比被罵都難受,我寧可被罵。我對肖書.記說了實話,肖書.記就讓我走了,其他什麼話都冇有。看來,真的不能說實話。”

李海燕卻鼓勵道:“那倒也不一定,既然肖書.記其他什麼都冇說,說不定她也隻是在考慮該怎麼辦,並冇有太過責怪的意思?”

蕭崢道:“可能性不大。”李海燕道:“師父,那你先回去吧,我這裡一有什麼訊息,就會跟你聯絡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