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小月的小說 第116章 難題已現

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116章難題已現

就方也同對陳光明的瞭解,自己既然明確表明不看好“富麗鄉村建設”這個項目,陳光明基本也就聽話聽音,不敢支援了。

冇錯,陳光明是個明哲保身的人,一直以來對方也同這個縣.長也是心存畏懼,本來方也同都這麼說了,他肯定會立刻配合方也同,打起退堂鼓。

可今天情況大為不同,今天在座的還有縣.委書.記肖靜宇。肖靜宇昨天已經明確表示了對陳光明的欣賞。這些年來,方也同也一直不把他陳光明當乾.部,這些陳光明是真真切切感受到的。真要站隊,他陳光明選擇站在肖靜宇這邊。

陳光明朝肖靜宇看了看,隻見肖靜宇也正看著他,臉上還顯露出一絲微不可查的笑意。陳光明就鼓足了勇氣道:

“肖書.記、方縣.長,還有各位領.導。我來彙報一下。我們農業局昨天晚上專門召開了領.導班子擴大會議,除了班子成員,我們還邀請了部分農業農村工作的專家,一起討論了天荒鎮‘富麗鄉村建設’方案的可行性。

經過充分討論,我們一致認為,天荒鎮在當前敢於提出建設‘富麗鄉村’建設,是一項大膽創新,也是非常符合科學發展觀要求的重要舉措。讓天荒鎮先行先試,很有可能為我們安縣的可持續發展走出一條新路子,開辟一條農村農民增收的新途徑。所以,我們縣農業局是非常支援的。”

陳光明畢竟是當了多年的領.導乾.部,說話雖然不多,但言簡意賅,大家也都聽出了他的意思。

蕭崢忍不住臉上漾起了笑意,這笑就如風吹湖麵水波起,你想忍都忍不住。這麼多年來,蕭崢都不怎麼喜歡聽陳光明說話,可今天陳光明說的話,卻是蕭崢最愛聽的。他甚至希望陳光明能按照這個調子,繼續說下去。

可顯然,會場有人不愛聽。

方也同的臉瞬間就拉了下來。他冇想到,陳光明竟然無視他的暗示,硬挺“富麗鄉村”建設這件事,他心頭非常惱怒:“陳局長,你的這種看法,是單從農業的角度來看的,你有冇想過,停礦對整個縣的經濟影響有多大?停礦了,就靠你們農業上種種田、挖挖筍、看看毛竹,就能推動經濟發展了?就能應付縣鎮政府的正常運轉了?真是笑話!隻考慮部門和條線利益,不考慮全域性利益,格局太小了!陳光明同誌,我說的就是你啊!”

方也同當場就開始批評陳光明。

雖然陳光明來之前,就存了捱罵的心理準備。可當方縣.長當場開銷自己的時候,陳光明還是覺得難以承受,呼吸都困難起來,臉上更是白一陣紅一陣。

蕭崢也是頭一次參加這種高層次的會議,也是頭一次看到自己的準嶽父被領.導罵。看來,陳光明外表光鮮,在家裡也是權威家長,可在這個“官大一級壓死人”的職場上,憋屈的時候,照樣是異常憋屈的。

“方縣.長,我覺得陳局長說得冇錯。”蕭崢忍不住就開口道,“陳局長是農業局長,他理應從農業農村工作的角度來提出看法,這樣才具有專業性,才具有參謀價值。要是陳局長站在縣.委縣政府的角度來說看法,那纔是越俎代庖,隻說了些大話空話。請方縣.長諒解陳局長說了實話。”

蕭崢這話一出,剛剛被批評得抬不起頭的陳光明,目光唰地轉向了蕭崢,眼中儘是感激之情。陳光明冇想到在這種場合,蕭崢竟敢站出來替自己說話。儘管這種做法很傻,可也讓陳光明倍感溫暖。

看來,蕭崢這個準女婿,還是靠得住的。但,隨即陳光明又覺得,蕭崢這種替自己說話的行為,絕對是不可取的。很有可能讓方縣.長記恨上蕭崢,這對蕭崢今後的發展非常不利。陳光明忽然忘記了自己的處境,替蕭崢捏了一把汗。

果然,蕭崢這話一說,方也同立刻盯住了蕭崢,道:“你算什麼?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話?我現在命令你立刻給我出去!”

“方縣.長,我們先不要激動。”縣.委書.記肖靜宇開口了,“這位蕭崢同誌,方縣.長可能不太瞭解。他是天荒鎮的黨.委委員、副鎮.長。我剛剛之所以請他坐在這裡,其實就已經給了他發表自己意見的權利。天荒鎮的這個《推進‘富麗鄉村’的實施意見》,蕭委員是全程參與的,他在基層工作了七八年時間,差不多天天都在農村一線,對基層農村工作是非常熟悉的。今天,我們在縣.委討論這個方案,本來就是要暢所欲言,把各個方麵可行的、不可行的問題都擺出來,好通過充分的討論,把情況都考慮到、分析到,以便為最後的決策提供正確參考。

所以,方縣.長,我認為還是應該讓蕭崢同誌在這裡旁聽。不過,接下去蕭崢同誌就先不要發言了。讓其他領.導先說吧。你看怎麼樣?”

肖靜宇在這番話裡,強調了兩點,一是強調這是“在縣.委”,不是在你縣政府,所以我說了算;二是強調讓蕭崢接下去“旁聽”,這也算是給方也同台階下了。

方也同還不能當場跟肖靜宇撕破麵子。畢竟,肖靜宇是省裡派下來的乾.部,假如方也同敢撕破臉,肖靜宇到上麵去一告狀,恐怕就會引起組織、紀委的重視,會把問題進一步複雜化。方也同投鼠忌器,隻好道:“開會,還是要有開會的規矩。該發言的發言,該旁聽的旁聽,否則不是亂套了?!不過現在肖書.記既然這麼說,那就先這樣,會議繼續吧。剛纔農業局發言了,接下去聽聽財政局怎麼說吧。”

肖靜宇點頭道:“好。”

當財政局長溫軍開始發言的時候,蕭崢瞧見肖靜宇若有似無地朝他頷首。這是不是說明,肖靜宇對他剛纔的表現是滿意的?要真是這樣,蕭崢也算是達到了目的。

剛纔的舉動,蕭崢並非完全是意氣用事,他是在冒險一搏。

這一搏,有兩個目的,第一個目的就是讓陳光明知道,他為了陳虹,會站出來維護他這個準嶽父,他蕭崢不是一個窩囊的人,而是一個有責任感的人。第二個目的,就是要利用這個場合,讓眾人看到他蕭崢,有膽魄,甚至讓人覺得他有野心。

在職場,大家有意無意都會對有膽魄、有野心的人刮目相看,如果你無慾無求反而會被人無視。

那麼得罪了方也同怎麼辦?他可是一縣之長!

關於這個問題,蕭崢心裡也有計較。自從他許久之前,看到方也同和宋國明、馬豪等人一起吃飯娛樂之後,他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成為方也同那一邊的人了。所以,要得罪,就要得罪方也同這樣的人。

這就是蕭崢心裡的權衡。

這時候,隻聽財政局長溫軍道:“要推進‘富麗鄉村建設’,就要停礦。天荒鎮是我們縣裡的石礦大鎮,也是縣裡gdp和財政貢獻的大鎮。就算我們縣裡隻是以天荒鎮作為試點,隻要天荒鎮的石礦一停,我們整個縣的gdp和財政收入都會大受影響,毫無疑問,這些數據就會掉到全市最後。到時候,肖書.記、方縣.長都將承受市裡考覈排名的巨大壓力。這個情況,你們天荒鎮考慮過嗎?不開礦,我不知道這個‘富麗鄉村’怎麼‘富’?”

毫無疑問,財政局長溫軍是堅定站在方也同那一邊的。財政局長是一個縣裡頂頂重要的部門之一,他的意見也很有參考價值。

方也同直視著管文偉道:“管鎮.長,溫局長提出的是實實在在的問題。這些問題,你能解決嗎?”

管文偉也是有備而來,他眼睛往筆記本上瞄了一眼,抬頭回答道:“方縣.長,前天,您的批示上提出了四個問題,gdp從哪裡來?稅收從哪裡來?就業從哪裡來?鎮政府運行開支從哪裡來?剛纔溫局長的兩個問題,其實方縣.長批示的幾個問題已經涵蓋了。

所以,我想就回答好方縣.長的4個問題,也等於是回答了溫局長的問題了。我們天荒鎮領.導班子認真研究了方縣.長的4個問題,認為的確隻有解決好這些問題,‘富麗鄉村建設’工作才能推進下去,纔算具有現實意義。”

說到這裡,管文偉一直在拍方也同的馬屁,說方縣.長的問題提得好。蕭崢覺得,管文偉說話還是很有藝術的,今天在這種場合的表現,有態度,也很大方,不急不躁。可見管文偉再上一層樓,完全是有能力的。

隻聽管文偉繼續道:“我們天荒鎮班子認為,這四個問題,都要從推進‘富麗鄉村建設’的實踐摸索中來解決。石礦一停,短期內gdp肯定是要受到影響,但我們相信這種影響不會太久,更不會持續下去。

等石礦一停,我們打算就立刻打好兩張牌,一張是‘生態旅遊牌’、一張是‘綠色農產品牌’,把我們天荒鎮作為生態休閒旅遊的樣板鎮對外推介出去,吸引杭城、海城的資本來我鎮投資休閒旅遊項目,這樣就可以解決gdp和財政問題;吸引附近大城市的遊客來天荒鎮遊山玩水,這樣就可以解決老百姓的就業問題。這就是我們的大體設想。”

管文偉的這些設想,是昨天晚上跟蕭崢認真商量過的。現在說出來,也是很有說服力的。

肖靜宇不等方也同開口,就表態道:“這個設想很好。隻要這兩張牌打好了,我們的生產總值就能回來,我們的財政問題也就解決,群眾的就業也更健康、更環保、更可持續。我認為是可行的。”

方也同朝肖靜宇看看,知道肖靜宇是鐵了心要推進這項工作。但是方也同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就放棄,他拋出了一個難題給天荒鎮:

“管鎮.長,你說的這些,聽起來很好,但你有冇有考慮過做起來有多難?當然,你們天荒鎮鐵了心要乾這個事情,我也不反對。但是,我需要跟你們簽訂一個責任狀,你們敢不敢簽?如果你們不簽,我不會同意你們推進‘富麗鄉村建設’。”

管文偉緊了緊眉頭:“方縣.長,您請說。”

“我的要求很簡單,你們要推進‘富麗鄉村建設’,那就必須一年之內,讓天荒鎮gdp恢複到當前水平,財政收入和就業也恢複到當前水平,政府開支方麵我們縣裡不會給你們額外的支援。萬一到時候,實現不了,就說明你們決策失誤,縣政府可以追究責任,也希望你管文偉主動辭去領.導職務!如果你們能答應下來,你們就去搞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小月的小說,蕭崢小月的小說最新章節,蕭崢小月的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