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853章 蕭崢再提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11-11 18:43:13 源網站:書去搜

-

蕭崢回江中探親的事情,事先是向陳青山彙報了的。冇想到,寧甘省·委組織部卻來電,馬上要進行推薦了。陳青山本來就想給蕭崢打個電話,要是他還不回來,就向省·委組織部申請晚點來推薦。

省裡動的這撥乾部本來就涉及好些單位,推薦和考察時間長達一週,讓省·委組織部考察組先去其他單位推薦,也不是不可以。然而,這時候蕭崢正好打了電話過來,並報告了已經回到銀州的事情。

蕭崢聽後就道:“好啊。冇有問題,明天上午是幾點的會議?”陳青山道:“推薦考察組也得從銀州趕來,擬定10點半開會。”蕭崢道:“我這裡冇有問題的。”陳青山道:“你縣裡呢?有冇有問題?”蕭崢道:“陳書記,冇有問題的。我會交待好。”陳青山道:“既然如此,我就按照省·委推薦考察的行程來了。這個事情,你要重視,非但涉及你的切身利益,也涉及寶源的加快發展。”毫無疑問,這次的推薦涉及到了蕭崢的提拔。蕭崢道:“我明白了,陳書記。”陳青山又道:“縣級層麵的推薦,我對你很有信心,就是市級層麵,情況恐怕稍微有些複雜。等時間定下來,我打算替你做做工作。你看哪幾位領導那裡,你需要我去打個招呼的?”

在乾部的推薦提拔中,有時候情況很微妙,要是情況非常明朗,冇有任何競爭關係的,那麼推薦起來就非常方便。但要是局麵有點複雜,像如今寶源縣原縣委書記列賓職務都還冇解決,卻要提拔新的縣委書記蕭崢這種情況,組織意圖的實現就講求技巧了,這時候市委主要領導作用的發揮就相當的重要。

陳青山為此在電話中,說得也非常直白,因為時間來不及了,要做工作就必須抓緊了。冇想到,蕭崢道:“陳書記,我有個請求。”陳青山問道:“什麼?你說吧。”蕭崢道:“不要做任何的工作。”陳青山詫異:“不做工作,你這麼有信心?”蕭崢道:“我想看看,西海頭的領導乾部當中,有多少人是真的會推薦我。”陳青山道:“蕭崢同誌,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要是推薦出來,結果太難看,會讓組織上很難堪,到時候提拔的事,恐怕也會擱淺。這可是關係到你未來發展的大事情。”蕭崢沉默了片刻,堅持道:“陳書記,我到寶源來,是真扶貧、扶真貧,也就特彆想知道黨員乾部對我真正的認可度,到底有多少?要是大家不認可,就說明我的工作,還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需要改進。”wΑΡ.kāйsΗυ伍.net

陳青山也是默然片刻,道:“那好吧,你的意思,我知道了!那就先這樣了,我還要給省·委組織部的領導打電話。”

跟陳青山通完了電話,蕭崢就去敲了管建軍的門。本來兩人約好了,明天八點半出發,可從現在10點半參加推薦考察會議的安排看,蕭崢得一早7點就出發。管建軍聽後,握住蕭崢的手說:“兄弟,我替你高興呢!你又能更上一層樓了。”蕭崢微微搖頭道:“民主推薦情況,還不知道怎麼樣,八字還冇一撇。”管建軍卻道:“這裡麵,確實有一個問題。你是江中來的乾部,和本地乾部相比,恐怕還是有點吃虧。事實上,要是市委支援你的話,可以讓市委主要領導授意,適當的做些工作,也未嘗不可。”

這個說法,和陳青山書記說的,可以說是異曲同工。然而,蕭崢卻搖頭道:“還是玩點真的吧。都已經拋家棄子來到這裡了,就想玩點真的。”管建軍聽後,在蕭崢的肩頭拍了下:“兄弟,我遇到過這麼多人,你是少數真正能讓我敬佩的人。”蕭崢握了下管建軍的手:“大哥,你也是!”

蕭崢從管建軍那邊回來,纔想起來,從在回江中的飛機上遇上管建軍,到去會稽拜訪一起看了蕺山書院,一直到回到銀州,這一圈下來,管建軍卻從未向蕭崢提出要求他也一起“掃黑除惡”。在六盤山掃黑除惡,蕩清妨礙發展的社會“毒瘤”,應該是管建軍最關心的事情,也是他的使命所在。但是,管建軍卻一直冇有向他提,也冇有逼著他一起搞。馬撼山上次就不高興了,還給蕭崢臉色看,可管建軍卻從未有過。

然而,蕭崢心裡也非常清楚,在六盤山掀起掃黑除惡的風暴,勢在必行!

蕭崢回到了房間,又立刻給金泉生、納俊英、雷昆步、洪文明打了電話。他們聽說蕭崢已經回來,並且明天省·委組織部就來進行民主推薦,都替自己的頂頭上司感到高興,趕緊把會場、通知等提前安排,當然一切都還是要等市委領導乾部大會推薦結果出來之後,再決定是不是到縣裡進行補充推薦。

蕭崢對他們每個人都交待了:“嚴格按照乾部程式行事,不能做任何組織行為以外的動作。”金泉生等人都答應了下來。

與蕭崢通完電話,陳青山又給省·委組織部的領導通了電話,隨後把相關工作交給了市委組織部長寶堂文。具體的事情,已經有人去做,可陳青山在辦公室裡遲遲冇有回去,他在考慮一個問題。要不要讓人給四套班子的領導,都統一一下思想?他拿起了電話,打給了一個人。

他是答應了蕭崢的,既然如此,就按照蕭崢的意思來吧,讓蕭崢看看西海頭黨員乾部對他的真實認可度吧。

當天晚上,山川白來到了寧甘組織部長鹿濤桂的辦公室。在一撥乾部調整之前,組織部長深夜加班也是常事。這會兒,事情也已經忙得差不多了。山川白在鹿濤桂的對麵坐下來:“鹿部長,這兩天辛苦了,又是加班加點的日子。”鹿濤桂往椅子裡靠了靠:“這算得了什麼嘛。加班加點,對我們就是家常便飯嘛。”山川白笑著道:“朝陽那邊又搞到了一些特供的茅酒,今天晚上回去之後,正好來一盅,補一補呀。”

鹿濤桂笑著道:“山省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對紅酒感興趣,茅酒不太喝的。”山川白道:“鹿部長啊,有時候酒也要換換口味的。這批茅酒啊,是貢酒,口感完全不一樣。”鹿濤桂想到,華京的領導也就喝這個,感覺又不太一樣了,他說:“那就謝謝了,托山省長的福,我才能喝到這麼好的酒吆!”“這是哪裡話呀!”山川白道,“有好酒,肯定要大家一起喝嘛。鹿部長,我今天還要特意來感謝你呢,辦公廳通知了,明天省·委組織部來推薦乾部,謝謝鹿部長對我秘書晉剛的關照呀。”

“山省長客氣了。”鹿濤桂道,“如今,寧甘省正是用人之際!山省長帶出來的乾部,給我們組織部用,我們是要感謝你的。”山川白身子往前傾了傾:“鹿部長不愧就是鹿部長,你說的話啊,咱們句句要聽。對了,這次晉剛可以去寶源縣擔任書記吧?”

雖然已經收到訊息,到省府辦公廳推薦已經是定了的事情,但是推薦上了、考察好了,最終用到那裡,並冇有明確。這也是今天山川白來的原因。鹿濤桂也是明白人,他說:“目前,就是往副廳的崗位上推,考察之後怎麼用,主要領導、副書記和我之間還要商量一次。”山川白點頭,隨後又道:“鹿部長,你的話語權很大。你就幫助往這個方向推吧,讓晉剛去寶源擔任書記,他們現任書記蕭崢,可以調其他地方嘛。”鹿濤桂道:“這我知道。但是,薑書記的意見,還是決定性的。”山川白嘴巴閉著,用舌頭頂了下上唇,道:“那是,不過,總還是有辦法的。”

從鹿濤桂那裡獲得了訊息之後,山川白又回到了辦公室。他的秘書晉剛忙道:“山省長,咱們去姚董的酒窖吧,我給您準備了宵夜。”對山川白等人來說,姚朝陽的酒窖是最安全的地方。山川白看看他,道:“走吧。”

到了酒窖裡,晉剛給山省長斟酒:“山省長,為了我的事情,真的讓您操碎了心!”山川白道:“你跟我這麼久,這都是應該的。現在關鍵是要讓你去寶源。”姚朝陽也忙道:“山省長說的是啊,寶源的寶礦是整個寧甘最大的資源,而且問題是現在很多人還不知道。”山川白道:“但是,今天從鹿部長那裡得到的訊息是,他也冇有把握是否能把蕭崢調離,還得看薑書記。”姚朝陽道:“要是讓蕭崢在推薦中出點事呢?”

“怎麼出事?”山川白、晉剛的目光都投向了姚朝陽。

姚朝陽端起了紅酒杯,一手插了一塊帶血牛排,嚼了三口,然後一口紅酒,一同嚥下去。這才笑著道:“蕭崢在寶源是個外地人,寶源還有列賓在。要是西海頭市委希望蕭崢能被高票推薦上,肯定會做一些工作。隻要有人跳出來檢舉,有人在搞非組織行為。那麼推薦就是無效的,甚至蕭崢的仕途都可以受到負麵影響!”晉剛大喜道:“姚董說的對,西海頭市委的某些領導,為了確保蕭崢能被推薦上,應該會打招呼。”姚朝陽道:“這種打招呼,一般都是口頭的,做不了數,所以必須要采取錄音的形式記錄下來。”

“太好了啊!”山川白將手在桌上拍了下,讚道:“姚董,你現在跟我們這些人時間久了,自己也變成組織部長、紀委書記了。”

“感謝山省長的誇獎,”姚朝陽朝頭頂指了指,“不過,我這是地下的。”

山川白道:“有時候,地下的,比地上的還厲害!”

說完,山川白就給西海頭的市長戴學鬆打了電話,讓他和手下,一定要**市委的動向,要是某些領導替蕭崢做工作,就要把那些通話給錄音下來。戴學鬆立刻向寶堂文、列賓等人吩咐了下去。

次日,十點半,省·委組織部果然如期前來推薦。

結合市委近期一些重點工作的部署,146名縣處級以上黨政領導乾部參加,推薦一名副廳級領導乾部,得到的推薦結果,蕭崢得票高達138票,占比94.5%。作為一名如此年輕、又是新近從外地調入人事關係的乾部,蕭崢的得票已經相當高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