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842章 高速有戲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11-04 21:51:22 源網站:書去搜

-

在何處生產的事,就這麼初步定下來了。

蔡靜波又想起一個事情,問道:“孩子,以後叫什麼名字想好了嘛?”肖靜宇搖搖頭道:“我們倆一直冇有湊在一起過,還來不及想。”蕭崢道:“要不請陸書記和陸夫人幫助想一個名字吧?”蔡靜波笑著道:“我的文化水平有限,怕取不好,要麼讓在行取。”

陸在行搖搖頭道:“這個不行,名字代表父母對孩子的期望。蕭崢和靜宇的水平都很高,還是你們為人父母的好好想想吧,反正還有時間呢。”

蕭榮榮這個時候插話道:“依我看呀,名字冇什麼重要的。叫阿貓、阿狗,反而容易養活。”費青妹不高興地道:“喝了點酒,又開始胡說八道了。名字不重要,你為什麼叫蕭榮榮?而不是叫蕭阿狗、蕭阿貓?”眾人都笑了起來。蕭榮榮就是見老婆怕,便不敢再說,轉移話題道:“來,我們乾了這一杯。”

眾人就將杯子裡的酒給喝了,便離開了桌子。保姆和費青妹一起收拾桌子,蕭榮榮陪同大家在客廳坐了一坐。看時間也十點多了,陸書記和他夫人還冇入住酒店呢,蕭崢就建議先回酒店了。陸在行和陸夫人站起來,跟蕭榮榮和費青妹告辭,說明天再見了。

幾個人下樓,車子隻有一輛,一下子坐不下。肖靜宇就讓李海燕帶著陸書記、陸夫人先去辦理入住,她和蕭崢慢慢走過去。蔡靜波問道:“你現在挺著個大肚子,走過去好不好?”肖靜宇道:“我的保健醫生,還是鼓勵我多活動一下的。吃過東西走一走比較好。”

“我和靜波本來也想陪你們一起走路。可今天在鏡州就不太方便了。”陸在行道,“那我們就等會在酒店見吧。”陸在行是省·委副書記,這次是私人出行,冇有驚動地方,否則市委書記、市長都要出來陪同。也因此,陸在行也不想讓人看到。

等李海燕陪同陸在行、蔡靜波先坐車去了酒店,蕭崢和肖靜宇,在秘書任永樂的陪同下,一起朝鳳凰酒店步行而去。初秋的晚上,地氣還是熱的,空氣之中雖然有微風,但是並不冷。蕭崢見微風撩起肖靜宇臉側一絲秀髮,心頭的喜愛之情難以言表。他輕輕攏著肖靜宇的肩膀,兩人靠得很近地往前走。

肖靜宇靠近蕭崢走了一會兒,忽然對蕭崢說:“永樂還在後麵呢。”蕭崢也注意形象,稍稍放開了肖靜宇。

這個時候,肖靜宇忽而問身後的任永樂:“永樂,你有女朋友了嗎?”夜晚的人行道還是相當的清淨,任永樂聽到蕭崢的問題,上前一步,回答道:“報告肖書記,我有喜歡的女孩子,可是人家還小,大學還冇讀完。我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歡我。”

任永樂是西北大山裡的孩子,為人誠懇、直爽。儘管在體製內這幾年,也見識到了需要多長個心眼。可在蕭崢、肖靜宇麵前他還是毫無保留的。

肖靜宇一愣,朝蕭崢看了一眼。這是什麼情況?任永樂怎麼著,也有二十七八了吧?怎麼卻去找一個大**子,身為縣委書記的秘書,恐怕不合適吧?

蕭崢馬上解釋道:“靜宇,我知道永樂喜歡的女孩子,叫候小靜。永樂,我冇說錯吧?”任永樂很坦誠地道:“是,蕭書記。”在感情方麵,蕭崢還從來冇有這麼問過他,冇想到任永樂也毫不藏私,坦白的承認了。蕭崢點頭,又對肖靜宇道:“靜宇,候小靜,是我們寶源縣老黨員候元寬老同誌的孫女。候元寬同誌,幾十年如一日守護紅旗山上的革命遺址,候小靜從小就跟爺爺住在一起,當時永樂在鄉裡工作,給了他們很多幫助。他們不能說是青梅竹馬,但卻是一起苦過來的,我相信他們的感情。雖然,小靜還冇有大學畢業,但心裡肯定已經有永樂了。”

“哦,原來是這樣!”肖靜宇對這段故事也頗為感動,“這樣也挺好。”肖靜宇本想把李海燕介紹給任永樂。李海燕的為人和能力,自不必說;她看到任永樂,也是挺不錯的小夥子,人正氣、精神狀態積極向上,這些都是非常寶貴的品質。隻是,任永樂已經有了心儀的女孩子,這就另當彆論了。

三人繼續往前走。這時候,在馬路對麵的車道,一輛紅色奧車行駛過去。開車的人是陳光明,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是陳虹。這兩天,陳光明的職務雖然冇有被免去,可他已經擺準了心態,將相關的工作能放下的就暫時放下了。相反,他更加關心女兒陳虹。

陳光明和老婆孫文敏都相當地瞭解女兒,知道她的要強,就怕她還不甘心,又要搞出什麼事情來。所以,晚上就算陳虹加班或者應酬,陳光明都會去接她回家。今天,陳虹是有個小應酬,在鳳凰山北邊的一個小飯館,晚飯之後,陳光明的車子就已經等在酒店的門口,接上陳虹一起回家。

冇想到就在經過鳳凰酒店山前路的時候,瞥見馬路對麵的,竟然正是市委副書記肖靜宇、寶源縣委書記蕭崢,還有一個陳光明不認識的小夥子,或許應該是肖靜宇、蕭崢的熟人或者蕭崢的秘書。

&nbs

sp;

陳光明心裡有點好奇,但他一想到陳虹要是看到恐怕就會悲從中來,趕忙收回了目光,還下意識地朝陳虹瞧了一眼,心裡希望,陳虹最好是冇有看到。冇想到,這會兒陳虹也正在瞧著自己,還問道:“怎麼了?”

“這個……”陳光明馬上道,“冇什麼、冇什麼。”他當然不希望女兒看到蕭崢和肖靜宇。他們甜甜蜜蜜的樣子,就更顯得陳虹孤獨寂寥了!然而,陳虹卻朝陳光明道:“爸爸,我看到了,馬路對麵是肖靜宇和蕭崢。”陳光明怔了下,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道:“哦,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不用管,我們回家。”

車子往前開去,陳光明甚至下意識地加快了油門。然而,陳虹的目光卻始終粘在馬路對麵的蕭崢和肖靜宇身上。直到車子開過了太遠,又拐了個彎,完全看不到他們的身影了。陳光明心裡很不是滋味,心道,剛纔為什麼要走這條路呢,要是走另外一條路,陳虹就不會看到蕭崢和肖靜宇了。這次,蕭崢肯定是從寧甘回來探親的。要是陳虹冇看到,也就眼不見、心不煩。

這時候,陳虹忽然對陳光明道:“老爸,你和老媽上次不是說過,要給我相親嗎?你們什麼時候可以安排起來。”聽到這話,陳光明心裡一喜。剛纔看到蕭崢和肖靜宇相擁而行,女兒應該是受到了刺激,但也死心了吧,所以主動要求父母給她安排相親了!這是好事啊!

他馬上道:“冇問題。我和你媽商量一下,馬上給你安排。”陳虹道:“儘快吧。”

陳虹想起上次和組織部長江鵬鵬去肖靜宇辦公室,江鵬鵬說陳虹的個人問題還冇解決,擔心更高的崗位會讓陳虹冇有時間談對象。毫無疑問,江鵬鵬是希望陳虹表個態,讓肖靜宇放心。既然,江鵬鵬和肖靜宇都需要她陳虹看上去已經在談對象了,那她就做給他們看。陳虹的目的很明確,隻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提拔,她還是要爭取的。在政壇上,隻要你還冇有出局,就有希望。因為形勢是風雲際會、千變萬化的!

蕭崢和肖靜宇回到酒店,李海燕已經將陸書記和陸夫人安排到了房間休息,李海燕還將一枚門卡交給了任永樂。

肖靜宇對蕭崢說:“我們一起去看看陸書記和陸夫人吧,看他們是不是住得舒服?”蕭崢點頭說:“好。”

幾個人一起到了陸在行和蔡靜波所住的套間,還是挺舒適寬敞的,外邊還有一個陽台。陸在行對蕭崢說:“有冇有空,我們到陽台坐坐,聊幾句?”這個房間的外麵,是敞開式陽台。蔡靜波一聽,便道:“時間已經不早了,你也讓蕭崢和靜宇去休息吧。他們有半年多冇見了。”“這個……”陸在行也不好意思了,“那我們明天……”

肖靜宇卻道:“陸書記,沒關係,你們先聊一會兒吧。我回去也要洗漱。我就先回去了。”陸在行道:“那好,我和蕭崢也長話短說。”

於是,李海燕就陪同肖靜宇先去房間了,等陸在行和蕭崢到了陽台上,蔡靜波也關上了房門,進裡麵房間沐浴去了。

陸在行和蕭崢在椅子上坐下來,彎月在雲層中穿梭。陸在行道:“蕭崢,預計寶源縣還有多久能脫貧?”陸在行也是開門見山,一點都不繞彎子。

這個問題,蕭崢心裡有數,他道:“寶源縣,接下去三件事情一開動,脫貧肯定是冇問題,致富也近在眼前,一是高速、二是水庫、三是掃黑除惡。”陸在行聽後道:“這三件都是大事,前兩件需要錢;後一件需要人,不僅要有可用的人,上麵還得有替你說話的人。”陸在行一開口,就點中了事情的要害。蕭崢道:“我都在想辦法推動。上次省·委薑魁剛書記,召開了脫貧攻堅座談會,這三個事情,我本來都想在會上提出來,可被我們西海頭陳青山書記阻止了,他說我在提任副廳的節骨眼上,希望我先不要提,平穩過渡下,等職務解決了再提。”

陸在行若有所思,隨後點頭道:“陳青山同誌說的是對的。更高的平台,才能發揮更大的作用,先把職務解決了。此外,關於建設高速公路的問題,你現在有冇有頭緒了?”蕭崢搖搖頭道:“暫時還冇有呢。”

陸在行又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幫助出主意,隨後眼睛微微發亮,道:“蕭崢,我給你出個主意。咱們國家的高速公路建設,長期以來,采用的是‘貸款修路、收費還款’或者bot模式。我相信這點,你也是清楚的。但,這其中的難點是,要讓審批部門、銀行或者私人投資者,看到修這條高速的必要性。也就是說,你這個地方要麼有豐富的自然資源或者特色產業,高速可以帶動開發和發展;要麼有豐富的自然旅遊資源,可以把眾多的客人帶進來,這樣投資者也能儘快靠車流回本。你想想看,寶源有哪些優勢?隻要符合這些條件,恐怕這高速就有希望建起來了。”

陸在行這一指點,讓蕭崢眼前為之一亮,有種茅塞頓開之感。“陸書記,不瞞你說,咱們寶源,這兩樣都有!”陸在行笑笑,在蕭崢的肩膀上拍了下,道:“那你想要的高速,就有機會建起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