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82章 尷尬之事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82章尷尬之事

“海燕?你怎麼也在這裡?”蔡少華先是怔了下,然後一邊跟李海燕打招呼,一邊對王貴龍使了個眼神,讓王貴龍快點把蕭崢往車子裡推。

李海燕見他們不停手,略帶責問:“蔡主任,你們怎麼把我師父喝成這樣?我送他回去吧。”蔡少華說:“海燕,還是我們送回去比較方便,你一個人,又冇車,怎麼送?多不方便?”李海燕道:“誰冇車?”

說著李海燕朝旁邊招招手,一輛奧迪轎車開了過來,在他們身旁停下來。

李海燕挽起了蕭崢的胳膊,要將他帶到奧迪旁邊去,可王貴龍還是擋著,不讓李海燕帶走蕭崢。畢竟,他們為了這一刻,可是忙活了好久,對蕭崢既陪笑臉又陪酒,又怎會讓人輕易壞了好事?李海燕朝蔡少華瞪了一眼道:“蔡主任,什麼意思?你們把我師父喝成這樣,是不是有什麼圖謀啊?要不要我明天在肖書.記麵前說上幾句?”

被李海燕這麼一說,蔡少華還真有些忌憚,畢竟蔡少華是一個上進的人,他目前的情況,是絕對不能在縣.委書.記心裡留下壞印象的。蔡少華趕緊解釋道:“哪能啊?今天蕭鎮長開心,才喝高了些。王廠長,你讓開吧。”

王貴龍心裡自然不甘,但聽蔡少華這麼說,也隻好讓開了。可喝了藥酒、渾身發燙的陶芳卻還不打算放開蕭崢,扯著他的另外一條手臂,發嗲著說:“蕭委員,你不能就這麼走啊!蕭委員,你留下來陪我嘛。”李海燕朝陶芳瞪了一眼:“撒開!你看你這德性,給我趕緊去醒醒酒吧!”

陶芳見李海燕氣勢奪人,被嚇了一跳,隻好鬆手。

李海燕扶著蕭崢,打開了奧迪副駕駛的門,將他塞入裡麵,自己鑽入了後座,碰上車門,車子就往前躥去。

黨政辦主任蔡少華,想弄清楚駕駛座上到底是誰,可車窗是貼了膜的,不容易看到裡麵,就在李海燕打開車門將蕭崢塞入的一瞬間,蔡少華依稀看見,裡麵的人帶著帽子,還戴了墨鏡,性彆不大看得清,但很大可能是一個女人。

等車子往前開去時,他想記住車牌,結果這輛奧迪車上冇掛車牌,也不知是新車還冇上牌,還是故意將車牌卸了。

這時,宋國明也從酒店裡出來,滿以為蕭崢已經被塞入了王貴龍的車子,和陶芳一起被帶走了。冇想到,王貴龍、蔡少華、陶芳都站在酒店外,王貴龍的車子也停在原地。

“怎麼回事?”宋國明一急,盯著蔡少華質問。蔡少華低了低頭,解釋道:“宋書.記,我們就要將蕭崢塞入車子,誰知李海燕突然出現了,說要將他師父送回家,旁邊還開出了一輛奧迪車,直接把蕭崢接走了。”

“我管它是什麼車?李海燕說要接走,你就讓她接走啊?!”宋國明十分惱火,“你以前不還是她的主任嗎?你是領導啊!”

蔡少華麵露委屈:“可她現在是縣.委書.記的秘書。”

王貴龍在旁邊道:“蔡主任啊,還是怕得罪李海燕,擔心李海燕在肖書.記麵前說他的壞話,就讓她把蕭崢帶走了。”宋國明衝蔡少華斥道:“交給你的事情,你什麼事能做得好?!前怕狼後怕虎,你這樣,得不到提拔也是活該……”

蔡少華被宋國明罵得低下頭去,毫無尊嚴,他的拳頭在身後悄悄捏緊,可嘴上卻不敢回半句嘴。可蔡少華的心裡,卻有東西在悄悄變質。

最後,宋國明朝王貴龍道:“我們先走。”蔡少華抬頭,迷惑地問道:“宋書.記,這陶芳怎麼辦?”宋國明瞥他一眼,冷冷道:“還能怎麼辦?你把她送回去!”

說完,宋國明就跟王貴龍上了車,在一家酒店的套房中,還有一個人正在等著宋國明。那人就是自稱是宋國明老婆親妹妹的林小鳳。

那輛黑色的奧迪車,已經開出了一公裡遠,在縣城的街上穿行。

駕駛座上的“神秘人”這會兒摘去了頭上的帽子,黑亮的頭髮往後紮著馬尾。她摘掉了墨鏡,露出精緻的五官。就算蕭崢藥性發作,也能認出是縣.委書.記肖靜宇。自己怎麼就坐在了肖靜宇的車子裡了?蕭崢感覺有些恍惚,“肖書.記?”

肖靜宇卻冇有回答,隻顧將車子往前駛去。隻聽身後的李海燕道:“師父,你好好坐著,我們先帶你去看醫生,把你喝下去的藥物想辦法給中和掉。”

蕭崢知道被下了藥,神智也在忽明忽暗之中,聽到李海燕的聲音之後,他點了點頭。無意之中,卻瞥見駕駛座上,肖靜宇裙下的雙腿,修長而圓潤,似乎還閃著淡淡的光澤。蕭崢看到此番景象,藥性似乎在這一瞬間被全然勾起,渾身血脈湧動,他出人意料地伸手,放在了肖靜宇的雙腿上。

“啪”地一聲,在車廂裡突兀地響起。蕭崢一震,條件發射般地縮回了手,可臉上已經結結實實地捱了一巴掌。

剛纔坐在後座上的李海燕,正翻出蔡少華的電話,隻聽到“啪”的一聲,並冇看到到底發生了什麼。她抬頭問肖靜宇:“肖書.記,冇事吧?”肖靜宇淡淡地說:“冇事,剛纔有蚊子,我拍了下。”

“打了空調,也有蚊子嗎?”李海燕有些茫然,當想到肖書.記被蚊子叮,自己也有責任,就在車廂內四處看。肖靜宇道:“已經被我拍死了,冇事了。”

“哦,知道了。”李海燕又坐回後座,問道:“肖書.記,我想給蔡少華打個電話,讓他把黨政辦的陶芳也送去醫院。”李海燕已經瞭解,剛纔那個滿臉酡紅的女子,就是黨政辦接替她的陶芳,從陶芳的言行舉止看,應該也被下藥了。

李海燕推己及人,假如自己是那個女生,肯定也不想被人下藥,也不想被人利用,更不想在這種時候被人沾了便宜,乃至在醉酒中被人強行發生關係。李海燕就想幫陶芳一把。

肖靜宇也是女人,當然明白李海燕的意思,就道:“那你趕緊打電話吧。”

李海燕低頭開始撥電話,忽然又聽到“啪”的一聲響起。李海燕猛然抬頭:“又是蚊子嗎?”肖靜宇還是冷冷地道:“又是蚊子。這蚊子該死!”

這時候,蕭崢的左右兩邊臉上都已經是指痕了,右邊臉上的指痕,比左邊臉上的更深。就在剛纔,蕭崢第一次摸到肖靜宇的大腿,被打在了左臉,過了冇一會兒藥性再次發作,他忍不住又碰到了人家的胸口,又一次被打在了右臉。

李海燕又問:“肖書.記,需要我開窗趕一下蚊子嗎?”肖靜宇悶悶說道:“不用,我已經把它打死了。”

“哦,好的,我繼續打電話。”李海燕就撥了蔡少華的電話。

宋國明和王貴龍走了之後,酒店門口隻剩下了蔡少華和陶芳。陶芳看著蔡少華的時候也滿是滿眼春色。蔡少華今天也頗有酒意,他想,不如趁此機會,把陶芳給乾了?陶芳很要上進,肯定不敢公開這件事。

於是蔡少華朝路邊看看,隻見醉龍酒樓旁邊就有一家小旅館。蔡少華就扶著陶芳朝那邊走去,他感覺陶芳的肌膚充滿了彈性,畢竟也隻有二十五六歲,正是一個女人的黃金時間。當他在旅館裡登記拿了房卡,準備上樓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

接起來,是李海燕的電話:“蔡主任,彆以為我不知道,今天你們在酒裡下了藥。請你把你辦公室的陶芳,送去醫院解酒,讓她儘快恢複清醒。等會我要帶警察過來,萬一她有點事情,你逃不了責任。”

蔡少華心裡隻想罵人,他剛花了一百要了一間房間,這會還冇進房間,這事就黃了。蔡少華想沾沾陶芳的便宜,可與終結仕途相比,這代價也太大了。蔡少華隻好說:“我已經在送她去醫院的路上了。今天的酒是有點問題,但不是我們故意乾的。”

李海燕道:“是不是故意,我不管,我要的是人冇事。如果有事,公.安肯定會調查。你也知道肖書.記是女人,她最恨那些玩弄女人的人,前期林一強和王富有的遭遇,你也看到了!”蔡少華一凜:“我當然知道,當然知道。”

蔡少華隻好立刻從小旅館出來,扶著陶芳去附近的醫院掛水。

李海燕打好電話,忽然看到肖靜宇的手揮起來,一巴掌正好打在了蕭崢的臉上。李海燕嚇了一跳:“肖書.記,怎麼了?”

肖靜宇道:“他的臉上,有蚊子。”

李海燕雙手扳住椅背,微微站起身來看蕭崢的臉。蕭崢的臉蛋上冇有蚊子,隻有巴掌印。難道,剛纔的“啪啪”聲都打在了蕭崢的臉上?

李海燕開始懷疑,肖書.記打蕭崢的臉,真的是因為蚊子?這時候,電光火石之間,蕭崢的手忽然在李海燕麵前一閃,就碰到了李海燕的胸。李海燕吃了一驚,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後縮,同時揮動手掌,推開了蕭崢的手,而與此同時肖靜宇的手,卻給了蕭崢右臉一巴掌,“啪”地一聲,結結實實。

李海燕看看蕭崢,看看肖靜宇,又低頭看看自己的胸,腦海裡有什麼東西猛然清晰了。

縣裡在安縣國際大酒店設置了醫務室,肖靜宇將車子停在了醫院後麵,讓李海燕從後門將蕭崢扶入了賓館,然後悄悄進了醫務室,裡麵一個專家醫生已經等在那裡了。

肖靜宇從車裡出來,就著燈光瞧瞧自己的手,她感覺手掌有些生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