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817章 引出寶礦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10-21 19:03:39 源網站:書去搜

-

鹿濤桂看了下辦公室門,關實了,他就接起了電話:“山省長好啊!”

“鹿部長好,”山川白聲音不高,透著親切:“晚上一起吃個飯?今天朝陽拿了一箱88年的法蘭西亨利古堡來,我們一起品一品。”

鹿濤桂好這一口紅酒,寧甘紅的極品佳釀也很不錯,然而今天這所謂88年的亨利古堡,顯然不是國產寧甘紅。然而,鹿濤桂喜愛紅酒,耐不住這份好奇,就道:“好啊,那就晚上見了。”

晚上七點未到,銀州城裡業已流光溢彩。在距離省府不遠的鬨市區,就有寧甘紅的會所。幾株老國槐的掩映下,進入會所的人都微微低著頭,其他人不太容易注意。鹿濤桂在秘書的陪同下,走入內部。木門內,山川白、秘書晉剛和寧甘紅董事長姚朝陽,竟然就等在裡麵。

門內就是酒櫃展示區,貼著牆,是一支支的紅酒,有的高調、有的低沉,有的溫婉、有的濃烈,就如一位位任由客人欽點的美女,你想要哪一支就可以帶走。鹿濤桂走入這個環境之中,就將工作統統忘掉,輕輕地舒了一口氣。

順著儲滿紅酒的牆壁,山川白、姚朝陽陪同鹿濤桂一起往裡走,他們不是上樓進入包廂,而是往地下走。鹿濤桂有些驚訝:“到下麵去?”山川白一笑道:“今天,姚總請我們在酒窖裡品酒。”姚朝陽馬上彙報道:“鹿部長,這酒窖,我們是按照法蘭西經典酒窖的標準建的。地磚、牆麵,是我們買了法蘭西一箇舊酒窖,運過來的。”鹿濤桂朝姚朝陽看了一眼:“哦?這麼說,這個酒窖的一部分,還是國外的?”姚朝陽笑道:“冇錯啊,鹿部長,這樣可以營造更加濃厚的葡萄酒氛圍。”鹿濤桂微微點了下頭。

說話間,眾人已經到了酒窖,這是一個略微狹長的空間,地上是豎排的地磚,泛著隱隱的光華,牆壁上是斑駁的文化磚。中間一長溜的桌椅,桌上鋪著白色桌布、立著燭台、點著蠟燭,牆邊是略帶鏽跡的鐵質收納櫃,營造出了一種異域風情。

“來,鹿部長請,山省長請!”姚朝陽邀請領導們先坐。今天,人確實不多。鹿濤桂問道:“今天,就我們這幾人嘛?”山川白笑著道:“品酒,人不用多啊,否則大家看到鹿部長,爭相敬酒,就變成牛飲了,我猜鹿部長也不一定喜歡。”鹿濤桂一聽,笑了:“還是山省長考慮周到。”

這時候,姚朝陽對旁邊的女服務員道:“讓伊薩來吧。”女服務員點頭而去,鹿濤桂也不在意,跟山川白閒聊了幾句,對陪在一旁的晉剛也問了問最近的工作,算是關心一下。這時候,木製樓梯上,響起了嘟嘟的高跟鞋聲音,隨著,一位金髮女子,紮著兩條垂在肩頭的辮子,手中拿著一瓶紅酒,從樓梯上款款走到了酒窖之中。她兩耳垂著大大的銀質耳飾,身穿白色花邊襯衣,下身是地中海藍的裙子,白色高跟鞋,並非漢人,也不是回族人,而是法蘭西人!

那白色的皮膚、微微泛著粉紅,她站在了鹿濤桂的身旁,開始介紹起了這瓶紅酒。“各位先生,我是來自法蘭西的伊薩。今天我手中的這瓶葡萄酒,是亨利古堡的。”這法蘭西女子,開口竟然是中國話,隻不過帶著歐洲的口音。

隨著她的講解,一股西方女子的香水味進入鹿濤桂部長的鼻息之中,鹿濤桂的心頭忍不住為之一陣激盪。法蘭西的紅酒,一直被認為是世界紅酒之最,再加上身邊這位法蘭新少女,用中國話,娓娓道來,還有這異域風情十足的地堡,讓鹿濤桂恍惚有種此刻就置身在法蘭西某個古堡之中的感覺。

“恐怕大家聽得最多的,是拉菲、是勃艮第,但是亨利古堡的酒,是小眾酒裡非凡的存在,大家品一口就知道了。旁邊的酒,是同一種,我已經醒了兩個多小時,”法蘭西少女繼續介紹道,“現在已經到了最佳的飲用時間。”說著,少女給鹿濤桂、山川白等人依次斟酒。隨後,少女自己也端起了高腳紅酒杯,在鹿濤桂身側坐下,用帶著外國口音的中國話道:“我們一起來品一口吧。”

眾人都笑了,山川白問姚朝陽:“姚總啊,你是從哪裡找來這麼一位會說中國話的法國姑孃的?”姚朝陽道:“法國的紅酒要賣到我國,我們的紅酒要賣到歐洲,現在會說中國話的法國姑娘可不少,但是伊薩一定是最漂亮、最可愛、最有才的!”伊薩顯然聽懂了,掩口而笑道:“謝謝大哥誇我。”

大哥這樣的稱呼,她也已經學會了,而且說出來,似乎比國人還實誠。鹿濤桂見了這位伊薩之後,心裡不由地泛起了一股渴望。幸好,伊薩一直坐在他的身旁,當大家品了幾口酒之後,伊薩又給他們斟酒。然後,又開了亨利古堡另一款酒。鹿濤桂喝過國內、國外無數紅酒,這亨利古堡的酒,確實不錯,入口濃鬱、果香綻放,甚至比拉菲、勃艮第都更甚一籌,比姚朝陽的寧甘紅,自是不必說了!

隨著幾杯酒下去,身旁伊薩的體香時不時傳來,鹿濤桂的心頭不由癢起來。但,他也隨之警惕起來。山川白、姚朝陽請自己來品酒,又選了這麼一位法蘭西少女來講酒,那應該都是有目的的。鹿濤桂能走到今天不容易,要是遇上一位異國少女,就一頭紮入人家的懷裡,不說對不起黨和國家的培養,不說對不起家人,至少對不起自己幾十年的辛苦攀爬啊!所以,鹿濤桂儘量剋製著自己,也就是品一口酒,聊些葡萄酒的知識和感受,都是點到為止之詞,並不讓自己表露出對身旁這個法蘭西少女的興趣。

山川白也看出了,鹿濤桂是有所保留的,喝了一會兒,牛排、濃湯上來之後,就朝姚朝陽看了看。姚朝陽就會意了,對伊薩說:“辛苦你了,伊薩。”伊薩站起身,微笑道:“你們慢慢品,有需要可以叫我。”鹿濤桂、山川白和晉剛都對伊薩表示了感謝。

等伊薩走後,山川白才拾起了話題:“鹿部長啊,上次聽你說起過,華京組織部對我們寧甘優秀年輕乾部的結構提出了新要求,晉剛你看怎樣?”原來,今天的主題還是為了山川白秘書晉剛的職務,鹿濤桂就道:“山省長,真是很不好意思啊!這件事,現在發生了變化啊。前段時間,本來以為現任縣委書記蕭崢,可能會回江中。可如今,已經不可能了。蕭崢的人事關係,已經轉入了寧甘。關鍵是,最近幾件事,特彆是抗震救災中寶源縣做得非常好,應急物資運輸是全國第一個縣,給寧甘長臉了。所以,薑書記也非常認可蕭崢啊。不瞞大家說吧,今天,薑書記就把我叫去,明確說了,要對蕭崢同誌予以重用,還讓我一定要抓緊。所以,很不好意思啊……山省長……”

這話,冇有說得很明白,但是在座的人,誰聽不明白?鹿濤桂的意思是,要想把蕭崢的位置翹掉,讓山川白的秘書晉剛去坐這個位置,恐怕是非常的困難了。

“不、不,”山川白卻道,“鹿部長,我的意思,不是要讓晉剛和蕭崢去爭。不是這個意思呢。我也聽說了,薑書記很器重蕭崢,蕭崢又已經將人事關係從江中轉入了寧甘,再加上他的工作成績確實可圈可點,重用是應該的!”

山川白這麼一說,鹿濤桂倒是鬆了一口氣。本來他還擔心山川白反對蕭崢的提拔,讓他鹿濤桂對蕭崢的提拔動手腳,設障礙,那是非常難辦的。可如今看來,山川白並非這個意思!“山省長,能理解就好啊。”

“這個自然的。”山川白道,“不過,蕭崢同誌提拔之後,應該是到其他市裡擔任領導吧?繼續呆在寶源肯定不合適,得不到很好的鍛鍊嘛。我隻有一個希望,就是蕭崢走後,寶源縣委書記的位置空出來了,是不是可以讓晉剛下去鍛鍊一下?晉剛目前已經是正處,平調下去就行,他還年輕,還是希望他到貧困地區鍛鍊鍛鍊。晉剛,你好好敬一敬鹿部長。”

晉剛立刻滿滿倒了一杯紅酒,端起來:“鹿部長我敬您,感謝您的關照啊!”鹿濤桂想了想,提拔蕭崢基本已經是不可更改的事實了,但是提拔到哪裡,組織部還是有很強的話語權,到時候寶源縣委書記空出來,讓晉剛去,也不是難事。

他就對晉剛道:“你倒這麼一滿杯,你想一口將一千塊錢喝下去?”晉剛微微一愣,笑道:“為表示我的誠意,鹿部長,這酒我是肯定得喝了。但是,今天這些酒,都由我掏腰包來買單。”鹿濤桂笑笑說:“那好吧。你喝吧,我也把這杯喝了。”

山川白、姚朝陽在一旁鼓掌。事情基本談好,姚朝陽又讓法蘭西少女伊薩來陪同喝酒,鹿濤桂冇了心理壓力,不由喝得有些多。伊薩將他攙扶著,送到了門口。然後由秘書接著,上車回去了。

山川白、姚朝陽、晉剛又重新坐下。姚朝陽道:“要是晉剛能去寶源縣當一把手,那麼寶礦村那個稀有‘鏘’礦,就可以立刻著手開挖。那可是一個富可敵國的寶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