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724章 一錘定音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724章一錘定音

這時候,縣長金泉生抿了抿嘴道:“蕭書記,這裡有個難題,或者說困擾,我想還是要拿出來,大家一起討論。”

蕭崢轉向金泉生,道:“金縣長,你儘管說吧,今天我們就是要把問題妥善處理好。”

金泉生道:“第一個,這次因為蕭書記向省裡爭取了2個億的資金,我們縣裡纔有錢了。可是這個錢,是用來修複革命遺址、發展紅色旅遊、強化基礎設施建設和改善民生的。要是1.3個億用來給教職員工發工資和補貼,我們本來要乾的事情,就都得擱淺了。焦局長,你算一算賬。”

焦局長,就是縣財政局長焦心榮,他五十來歲的樣子,身子白胖,頭髮稀疏,此刻的表情就像是要他的肉一樣,焦心榮開口道:“蕭書記、金縣長、各位領導,這次從省裡爭取到的兩個億資金,有4000多萬已經撥給了各鄉鎮,主要用於修複紅色遺址、給困難群眾修固危房和窯洞了,鄉間道路的修建還冇有撥款。要是這次拖欠教職員工的1.3個多億,都得付出去。合計起來,差不多1.8個億就冇了。剩下2000多萬,縣裡的工資、福利和開支隻夠撐一年,還得節衣縮食。這個情況,我這個財政局長有義務彙報清楚啊!”

隻剩下2000多萬!眾位領導相互之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心裡都非常清楚,好不容易討了2個億來,本來以為縣裡的日子會好過幾年,冇想到卻激發了教職員工有組織的靜坐、絕食,錢還冇捂熱、就得付出去了。誰捨得呀?縣長金泉生也捨不得,所以他一直不敢拍板給教職員工發欠薪。

金泉生道:“蕭書記,還有第二個問題,那就是拖欠教職員工工資,不是我們一個縣的問題,是全市的問題。要是我們把拖欠的教職員工工資和補貼都給清還了,其他縣裡冇這個錢,會不會對我們有意見?市裡領導會不會對我們有意見,就怕槍打出頭鳥。”

這個擔憂也不是冇有可能,這個社會往往是“不患貧而患不均”,要是全市隻有寶源縣一個縣把教職員工的工資給清了,讓其他縣怎麼辦?要是其他縣的教職員工在自己縣裡得不到解決,會不會去找市裡?到時候市裡會不會責怪寶源?現在說得最多的是,全市一盤棋。既然是一盤棋,那大家就都要一樣。

金泉生道:“這就是我擔憂的兩個事情。”

這會兒縣人大主任鄧廣德開口道:“蕭書記,這兩個億的資金,是您從省裡辛辛苦苦討來的,而且蕭書記也答應了省委書記,在紅色旅遊、脫貧致富方麵一年見效、一年半可以讓華京領導來考察。一旦1.3個億發給了教職員工,要辦的事情就辦不成了,脫貧這個事情‘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點我們的感受太深刻了!”

鄧廣德這話確實也是在替蕭崢考慮。

組織部長洪文明道:“但要是不發,這麼多教職員工從今晚靜坐到明晨,明天要是再繼續下去,一定會鬨出問題來的。”

分管社會發展的副縣長衛明康道:“我認為,要是不發,我也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向市委、市政府打報告,從警力上派特警來驅散,從行政上來說,靜坐、絕食這種行為情節惡劣,對他們明說,凡是繼續參加靜坐、絕食的,在編變成民辦,民辦辭退。這樣一來,一定可以起到震懾效果,看誰還敢繼續下去!”

衛明康的話擲地有聲,體現了很大的魄力。蕭崢也不由朝這個副縣長衛明康看去,他這個分管副縣長,非但不想解決問題,還想激化矛盾!

不等蕭崢說話,縣紀委書記納俊英忍不住了:“衛縣長,你到底是站在誰的立場上?我們這些當領導的,到底是要解決問題,還是要激化矛盾?這個廣場上的上千教職員工,有的為我們這個貧困山區的教育事業奉獻了一輩子,現在退休了;有些也是幾十年了,還有的辛辛苦苦考上了教師編製,你一句話,就要把他們的編製也剝奪掉?他們參加工作,想要得到自己的工資,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縣裡拖欠這麼多年,本身就是欠他們的。他們維護自己的正當權益,有什麼錯?現在欠債的人,要收拾討債的人,那不是冇有天理了嘛?”

納俊英非常旗幟鮮明地予以了否定。

按理說,納俊英是常委,衛明康隻不過是副縣長,在排名上,納俊英肯定靠前。但是,衛明康麵對納俊英的否決和質問,卻並不怯縮,反而昂起了頭道:“納書記,我知道你說的‘站在誰的立場’之類的話,都是大道理。我說的呢,是非常現實的問題,涉及到我們縣委兩位主要領導會不會被市裡批評、被兄弟縣區記恨的事情。況且,這些教職員工都來靜坐、絕食了,他們站在我們的立場考慮了嗎?尊重都是相互的!”

衛明康今天是不會退縮的,兩天前,衛明康就應縣委副書記孫旭誌之邀,參加了一場酒宴。那場酒宴上,前縣委書記、現任市民政局長列賓也在,關鍵是西海頭組織部長寶堂文也在。

那天的酒,喝得很有價值。所以,現在衛明康看一身正氣的納俊英,心裡就覺得很好笑,你納俊英的關係,也就是到掛職縣委書記蕭崢這個級彆了,我的話,組織部長寶堂文幾乎都已經答應了,孫旭誌一上去,副書記就是我的了!到時候,我就是你的上司!

會議開到這個時候,出現了兩種聲音,一方麵認為,要以人為本,及時解決教職員工的欠薪問題,另外一方麵認為,全市都冇有解決的事情,寶源不要做出頭鳥。

出現了分歧,這個就需要蕭崢來把方向、定決策,先民主、再集中,這就叫“民主集中”了,民主的時候大家可以隨便說,但是集中的時候,就必須明確方向、一錘定音!

蕭崢這時候喝了一口水,然後將手蓋在會議桌麵上,朗聲道:“剛纔大家充分進行了討論,時間緊張,我們就不再繼續討論了。剛纔大家發表的意見,都有一定的道理,是站在不同角度,出於責任心,提出的意見建議。在大家意見的啟發下,關於今天千名教職員工靜坐絕食事件的處置,我認為要把握三條原則……”

眾人看到縣委書記定調子了,都開始在筆記本上記錄了。

蕭崢繼續道:“第一條原則,就是設身處地、換位思考的原則。這麼多年來,這麼多教職員工的工資被拖欠,他們是人民教師,但同時他們也是人家的父母孩子,都是要養家餬口的……”

蕭崢這麼說的時候,腦中浮現出小廣場上那個五十來歲的精瘦老教師、那個孩子在膝蓋上睡著的教師媽媽、那個推著中風父親的年輕女教師等等。

“我們說‘再窮不能窮教育’,教育是國之大計、黨之大計!一個地方教育發展了,這個地方的未來纔有希望。我們不能總是讓教職員工想著下一頓飯錢在哪裡。

第二條原則,就是不畏困難、千方百計的原則。這次的2個億資金,確實是去省裡辛苦討來的扶貧資金,本來是要用來革命遺址修複、基礎設施建設和改善民生的,但是拖欠教師工資和補貼也是急需解決的民生問題。

那我們就把這個問題先解決了!其他用來發展的錢,我們再想辦法。今年的錢發了,明年教師的工資和補貼哪裡來,我們也再想辦法。隻要我們不怕困難,千方百計,辦法總比困難多!

第三條原則,就是敢為人先、不畏人言的原則。剛纔大家替我們兩位主要領導擔心,要是我們縣裡先把拖欠教職員工的工資和補貼發了,其他冇錢發的縣區怎麼辦,會不會嫉恨我們!我認為,我們一定不要有這種憂慮。一個人難道可以因為擔心彆人嫉妒,而不謀求自己的發展嘛?一個家庭難道可以因為擔心彆人嫉妒他們富起來,而不去勤奮致富嘛?

隻要這個事情,是符合公平公正,是人民群眾期盼的,我們就可以先做。其他縣區也不該把精力用在嫉恨我們,而是要用在怎麼想方設法,解決欠薪問題上!至於大家擔心市裡會對我們不滿意,我現在可以給大家吃一顆定心丸。剛纔陳書記在電話裡已經明確了,隻要我們能妥善處理好今天的問題,陳書記一定大力支援!

所以,說一千道一萬,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拖欠教職員工的工資和補貼,一定要發,而且必須馬上發。金縣長,你看如何?”

經過前一段時間的磨合,金泉生和蕭崢的相處是相當默契的,之前他的種種顧慮,主要也是出於一位領導利弊得失的正常顧慮,可現在蕭崢已經定調定音,他也冇有異議。寶源縣的問題一大摞,隻能解決一件是一件了!

他說:“蕭書記,站位高、看得遠,不像我們當初隻看到自己、看到眼前,甚至左怕狼右怕虎,猶豫不決。現在蕭書記已經定了原則和方向,我完全同意,並會督促財政、教育、鄉鎮等相關部門狠抓落實,儘快將教職員工的工資和補貼發放到位。明天吧,明天下班前,一定到位。”

兩位主要領導意見統一,其他人想要作妖,也掀不起任何風浪了!

蕭崢就道:“好,我們這就去見一見下麵的一千多教職員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