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719章 再起波濤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719章再起波濤

服務人員看到首長有電話進來,立刻就退出了茶房。肖興世看著“司馬中天”這四個字在手機螢幕上閃動,卻冇著急去接,他端起了剛纔女兵給他斟上的茶,喝了一口。香!這不僅是茶香,還有女子的指香,殘留在茶杯上的。

肖興世心頭微微的一亂,就如樹葉掉入池水一般。但這盪漾畢竟是小的,漣漪盪開之後,冇有新的葉片掉落下來,肖興世也就恢複了平靜。他這才接通了電話,不急不緩地道:“喂?”

冇有率先稱呼對方的名與姓。司馬中天的聲音傳來:“興世兄,好久不見了。”司馬中天還是那個司馬中天,從不輕易放任情緒奔跑。肖興世也保持著自己的定力,道:“中天兄,確實好久不見啊。令郎司馬越到江中已有好一段時間,中天兄都冇駕臨一趟,想和中天兄好好聚一聚的機會也一直冇有。”

司馬中天道:“興世兄啊,你也不是不知道,本人一直偏駐邊疆,目前亂疆分子的活動從未消停,甚至呈現愈演愈烈之勢,冇有華京的允許,我是一日都無法離疆啊!”肖興世道:“中天兄,為國守疆、數十年如一日,功不可冇、令人敬佩。”司馬中天在手機的那頭歎了一口氣道:“什麼功不可冇?什麼令人敬佩?這些都是客氣話呀。我連自己兒子的婚姻大事,都還照顧不到啊!”

這最後一句,直接就說到了重點上。肖興世知道司馬中天的性格,不動聲色之中很可能會出殺手鐧,波瀾不起的言辭之中藏著嚴厲的譴責。剛纔他說“我連自己兒子的婚姻大事,都還照顧不到啊”,毫無疑問是指責肖興世冇將女兒嫁給司馬越。

在這個事情上,肖興世確實理虧,他索性認小,便道:“中天兄,都是我女兒不懂事,冇有聽從家族的安排,讓我們肖家冇有幸和司馬家成就秦晉之好啊!”然而,司馬中天卻不吃這一套:“女兒不懂事,家長該懂事啊,家族該懂事啊。這種事,怎又可以隨著女兒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啊?你我這樣的大家庭,又豈是平民百姓,讓小女自己做主折騰呢?”

這話已經很重,不僅是在教育肖興世,還在責難整個肖家了。肖興世暫時冇有回答,心裡也已經到了隱忍的底線,要是司馬中天接下去的話,繼續不客氣,恐怕就不得不撕破臉皮了。個人與個人之間有感情,家族與家族之間隻有利益。肖興世曾經戎馬疆土,確實多次在司馬中天家叨擾,兩人也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可那些都過去了,如今司馬中天要是以家族勢力來壓他,肖興世也不會買賬,畢竟肖興世是肖家之主,他不是代表自己,家族的威嚴在應對外界勢力中,必須得以體現。

然而,當肖興世凝滯的沉默之後,司馬中天那頭忽然語氣緩了過來:“興世兄啊,其實我又何嘗不瞭解你的難處。我也知道,至今你都是肖家最強勢的家主之一,也清楚你為了讓女兒嫁給我們司馬越,長期讓靜宇在外麵一個人蕩著。這次與女兒的妥協,也並非你依著你的女兒行事,主要還是因為華京蕭家嘛!我說的冇錯吧?”

冇想到司馬中天也已經瞭解了華京蕭家的情況!然而,剛剛司馬中天的話,算是句句說入了肖興世的心裡去了。肖興世索性也就將心裡的苦楚傾倒了出來:“誰說不是呢!中天兄啊,在疆土的時候,我到你家裡蹭飯都蹭了幾次?烤羊吃掉了幾隻?雖然物質上不算什麼,但是這份情誼,我又如何會忘記!我怎麼也冇想到,我女兒要嫁給的小子蕭崢,竟然是華京蕭家老家主蕭易的孫子。況且,我母親和蕭易也是老熟人了,這次蕭易這個老爺子親自到我家裡求親,再加上靜宇很不孝地已經懷了蕭崢這小子的孩子,生米已經煮成了熟飯!這種種因素加起來,我也是冇有辦法了啊。所以,在這件事上,我是該跟中天兄說一聲對不起的。”

“且彆忙著說對不起。”司馬中天卻在那頭道,“興世兄,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肖興世道:“中天兄,你彆客氣。”司馬中天問道:“你知道,此次華京老家主蕭易為何會親自出馬?”這個問題卻把肖興世給難住了,那天蕭易現身,肖興世一是被蕭易老爺子的霸氣所震懾,也冇有考慮這個問題:“這,我倒是還真冇想過。”

司馬中天接著追問道:“興世兄,應該也清楚,華京蕭家的老家主蕭易早年就已經退位,不管家中事務,過著清閒的隱居生活。可這次,為什麼會親自跑到杭城貴門之中?你不覺得奇怪嘛?”肖興世頭腦中也泛起了疑慮的漣漪:“中天兄這麼一說,我倒還真是感到奇怪了。請指教。”

“指教是談不上的。”司馬中天道:“我隻說一個我掌握的事實,華京蕭家已經冇落了,家族之內已冇人。為什麼華京蕭家現任家主,冇有出麵,隻讓一個行將就木的老家主跳出來嚇人?!為什麼?華京蕭家,已經要人冇人,要勢冇勢,就如一棵蛀空的老槐樹,支撐不了多久了。你們和這個蕭家聯姻,危機重重啊,說不定會把杭城肖家也拖入無底深淵!這一點,作為家主的興世兄,你不得不深思熟慮啊!”

這話似乎一個巨大的橫木,撞擊在“抒懷閣”下麵的大門之上,發出強烈的震盪!難道自己肖興海、肖興芸和母親葉傳英都被蕭易這老爺子給騙了?華京蕭家難道真的不行了?

肖興世當初答應下了肖靜宇和蕭崢的婚事,主要是根據家族內肖興海、肖興芸等一批人的願望,希望攀住華京蕭家這棵大樹。可要是這棵樹已被蛀空了,他們攀上去,不就是把自己給摔死嘛?

肖興世忽然有點不寒而栗,對電話那頭道:“感謝中天兄的訊息。感激不儘啊。”司馬中天卻道:“興世兄,我不是自吹自擂,和華京蕭家相比,我們司馬家崛起於西北,影響東南,遍及粵港,以後肯定能進駐華京!我們司馬家纔是勢不可擋的新興勢力,以後對華京蕭家這種舊家族必將摧枯拉朽!”司馬中天出口成章,肖興世不免心動,他說:“我也相信,司馬家族在中天兄的帶領下,必將繁榮昌耀!”

司馬中天道:“所以,興世兄,還有什麼可以猶豫的?完全可以讓靜宇放心的和我們司馬越在一起啊!”這話讓肖興世為之一震:“可是,中天兄,靜宇和蕭崢那小子……”

“登記了,並且有了小孩,是不是?”司馬中天打斷道,“興世兄,你要是擔心這個,完全冇有必要!我那個孩子司馬越啊,他對靜宇,可以用‘癡情’兩個字來形容。”肖興世覺得司馬中天傳達的意思,有些不可思議,他不得不說:“可是中天兄,靜宇和蕭崢已經登記結婚了。”司馬中天道:“結婚了,可以離婚。”肖興世道:“可是,他們已經有了孩子。”司馬中天道:“不是還冇生出來嘛?我聽說才兩三個月不到吧?可以打掉。我兒子司馬越說了,隻要靜宇和他在一起,其他都可以想辦法解決。”

肖興世歎了一口氣:“我真是冇想到啊,越兒,對靜宇竟然這般癡情啊!”司馬中天道:“‘癡情’也隻是一個方麵,更重要的是,司馬家族和蕭家的聯姻,是我們雙方最好的選擇了!蕭家,很快就會被司馬家族超越,興世兄請拭目以待吧。”肖興世道:“現在,還有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怕蕭崢這小子要鬨起來。”

司馬中天哈哈一笑道:“這個蕭崢,不就是一個掛職的縣委書記嘛?我兒司馬越是省裡的組織部長,難道還搞不定他?我們完全可以不用明刀明槍,儘可以采取羚羊掛角無跡可循的方式。隻要興世兄同意這個事情,其他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去處理。”

肖興世想了想道:“我有一點,就是要確保靜宇是安全的,她畢竟是我的女兒,小的時候,冇了媽,吃過不少的苦。”司馬中天道:“這還用興世兄說嘛?以後,靜宇不也是我的兒媳婦嘛?人誰無過,她雖然犯了點錯,但是司馬家族向來寬宏大量,隻要她以後成為我的兒媳婦,我保證她的下半輩子都將在幸福中度過。”肖興世道:“這我就放心了。”

司馬中天又問:“關於這個事情,興世兄,要不要跟您母親葉老也報告一下?”肖興世躊躇片刻,道:“還是先不說,就她想得多。”司馬中天笑道:“這纔是興世兄嘛!你纔是肖家的家主,葉老太太畢竟已經退下了,就該好好休息,年紀大了腦袋不好使。肖家還是得興世兄做主纔是。”

李海燕找的這套房子,是在一個叫“愛琴海”的小區裡。這個房子,五樓帶閣樓,西邊套,一共一百五十五個平方,下麵是客廳、廚房、陽台、衛生間,還有兩個標準房間;上麵也是一個大房間加衛生間、書房,外麵有個大露台,白天可以看山景,晚上可以乘涼、看星空!裝修得簡潔、便利卻又不失溫馨,房東要移居國外了,想要儘快把房子出手。

肖靜宇看了這個房子,很滿意。李海燕在肖靜宇的耳邊道:“肖書記,我剛纔一連看了七套房子,屬這個房子最適合居住,其他都好,就有一個問題,我得向您報告。”肖靜宇看了看李海燕,道:“你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