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699章 懷孕曝光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699章懷孕曝光

說著,李海燕就將信呈給了肖靜宇。

接過之後,肖靜宇一邊走入房間,一邊就看起來。上麵寫著:

“市.委肖靜宇副書記:

出於對鏡州市政府和老百姓負責,現向您反映:一、‘晶片產業園項目’是個騙取政府補貼和‘圈地’的項目,一旦引進落地,鏡州市就會被套牢,大量土地將閒置浪費,最後這些土地大都轉讓給房地產商;二、投資商人馮強誌和於華兩人,善於利用家族勢力,通過宴請、娛樂和賄賂等手段,“圍獵”地方重要領導乾部。(關於最後轉為房地產項目的產業園項目以及馮強誌、於華等人“腐蝕”的相關領導乾部名單。)

明知肖書記隻是副書記,可在鏡州市重要領導之中,我隻認識肖書記您了。故將此信寄給你,希望鏡州市不要上當。

此致。

有心人。”

肖靜宇看完這封信之後,整個心情便十分沉重了。與一般語焉不詳的舉報信不同,這份舉報信裡,列出的項目非常清晰,有些肖靜宇之前瞭解過了,但是大部分都冇有瞭解,冇想到的是,有那麼多馮強誌和於華的項目竟然最後轉為了房地產項目!一座城市的發展,最終是要靠實業、靠科技創新,而馮強誌和於華等人,以高新科技產業項目為包裝,騙取政府補貼、然後大片圈地,最後又利用高層關係,將土地性質變更轉讓給房地產商,他們憑空就賺了兩大筆錢!

這應該就是馮強誌和於華的生財之道!這樣的人,竟然在全國搞了上百個這樣的產業園,他們的上市公司市值還在漲!肖靜宇心頭一陣氣憤。更讓她上火的是,家族內小叔肖興海也參與其中,這種鑽政府空子謀取利益的事情,肖家這樣的大家族怎麼可以做!肖靜宇心裡是相當不屑的,同時也替家族擔憂。

肖靜宇看完這封信,遞給了李海燕:“海燕,這封信你收起來。我們去找高書記。”肖靜宇說的高書記,自然是指紀委高成漢。可是,他們剛剛纔回來,肖靜宇今天的孕反又這麼強烈,這個時候應該多休息纔對,李海燕接過信並收了起來,說:“肖書記,今天晚上,你不該再出去了,得早點休息。”

肖靜宇道:“我沒關係,現在我就跟高書記打電話,要是他有空,我們就過去。這件事,事關重大,不是鬨著玩的。”李海燕也已經看過這封舉報信,其重要程度自是不言而喻。肖靜宇執意要去,她恐怕也擋不住,肖靜宇對工作的負責態度,李海燕不可能不瞭解。於是,她不好出聲了,打算著等會如何照顧好肖靜宇。

然而,肖靜宇打了電話之後,高成漢說他去省裡開紀委工作會議了,要後天纔回來。肖靜宇立刻想起來,之前有省紀委的會議通知她也圈閱過,知道高成漢近期要去省裡開會,可這段時間一直關.注著“晶片產業園”的事情,高成漢具體什麼時候開會,她並冇有放在心上。冇想到,正好是今天去。

高成漢道:“肖書記,有什麼事情,電話裡可以說嘛?”肖靜宇道:“這事情,電話裡不好說。要等你回來之後,我們再商量。”電話裡不能說的事情,自然重要,需要保密,高成漢就道:“好,肖書記,我後天會議一結束,馬上就趕回來。”肖靜宇道:“好。”

高書記不在,肖書記冇法出去了,李海燕倒是放心了不少。但她還是道:“肖書記,從今天開始,我就住在隔壁房間了。”李海燕之前,有過一段時間就住在肖靜宇旁邊的房間,後來肖靜宇身體恢複她就又回去住宿舍了,可現在的情況,她不放心,就如此建議。

肖靜宇記起在譚震辦公室自己站起來發暈的情況,現在自己處於特殊時期,有時候情況真料不到,有李海燕在旁邊,喊一聲就能到。肖靜宇道:“那就辛苦你了。可是,你休息的時候,隻管休息,房間有電話,我有情況,隨時可以撥你的號碼。”她知道李海燕很儘責,她住在旁邊,肯定也會一直關.注她這邊的動靜。她不希望因此影響李海燕的正常休息。李海燕道:“我冇事,肖書記。”

當天晚上,陳虹就給省.委組.織部司馬越打了電話:“司馬部長,我要跟你借兩個人。”司馬越倒是覺得有點新鮮:“哪兩個人?”陳虹道:“一個是省.委組.織部的人,一個是省公安局的人。隻要司馬部長信得過就行。”司馬越道:“做什麼用?”陳虹笑道:“還不是為了你那個寶貝的肖靜宇。”司馬越不禁關心:“肖靜宇怎麼了?”

次日一早,肖靜宇的保健醫生、也就是中心醫院婦科專家許琳,剛到醫院上班,就被通知去院長辦公室。許琳有點意外,院長找自己乾什麼?平時在醫院,因為已經是正高專家,還是頗為超脫的,隻要給病人看好病就行,院長等行政領導很少找自己。許琳道:“等會我看專家,今天有30多個號。”行政辦人員說:“許醫生,已經都幫你推後了。”這就讓許琳更吃驚了,她也隻好隨同行政辦的人,來到了院長辦公室。

院長並非在辦公室內,而是站在門口等著許琳醫生。等她走近,院長道:“許醫生,組.織上有人找你,你要說實話。你先進去吧。”這話讓許琳心頭咯噔了一下,有些莫名的恐慌。但她還是開門走了進去。

在院長辦公室裡,有一女兩男,都坐在沙發上。那名女子三十歲左右的樣子,容貌出挑,身材綺麗,黑色套裙搭配亮眼的紅色高跟鞋,她站起身來,主動跟許琳作自我介紹:“許醫生,您好啊。我是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陳虹,這兩位一位是省.委組.織部的領導,一位是省公安廳的警官。今天來,主要是省裡要瞭解一下市.委副書記肖靜宇的身體情況。我們瞭解到,你是她的保健醫生。所以,請你詳細介紹一下她的身體狀況。”

這陣仗讓許琳心裡有些慌,她雖然是資深專家醫生,但專業是婦科,並不是撒謊。但她答應過給肖靜宇保密的,所以說:“肖書記身體很好,冇什麼問題。”陳虹早就已經捕捉到了許琳之前眼神中的一絲慌亂!不善於撒謊的人,要撒謊,就容易出現這種表情。

陳虹就笑道:“許醫生,你恐怕還冇完全明白我的意思。肖書記是省管乾部,省.委組.織部有權瞭解自己管理乾部的身體狀況,因為這涉及到後續的進退流轉。你作為肖書記的保健醫生,也有義務提供真實情況。真實!許醫生你是專家醫生,應該能理解‘真實’是什麼意思吧?要是你提供了虛假的資訊,就是對組.織不誠實,今天省公安的人也在,對醫生來說,不真實就是犯罪!你說對吧?其他,應該不需要我再多作解釋了。”

這時,省.委組.織部的人拿出了自己的工作介紹信,省公安廳的警官拿出了刑警證,兩人倒是都非常恭敬地送到了專家醫生許琳的麵前。“請您過目。”

這兩人越是恭敬,許琳越是恐慌。她一路從小醫生乾到現在這個專家醫生,雖說靠的是技術,但每上一個台階,也幾乎要剝一層皮,很不容易。關建是她非常珍惜醫生這份工作,她還想能繼續給更多的人看病。擺在她麵前的,隻有一個選擇了……

當天上午九點,陳虹從醫院出來,臉上已經冇有一絲笑意了!腳下甚至有些發虛!她本來希望,從這個許琳醫生的口中,得到的訊息是,肖靜宇得了某種不治之症,結果卻是如此出人意料,肖靜宇懷孕了!醫生提供了相關的檢驗報告!

肖靜宇未婚先孕,對於一個市.委副書記來說,這絕對是一大新聞,甚至可以以此讓肖靜宇離開鏡州市。可是,陳虹敏感地猜測到,肖靜宇肚子裡的孩子,到底是誰的?會不會是蕭崢的?!這纔是陳虹最不願意麪對的一幕。要真是如此,她陳虹和蕭崢還有複合的機會嗎?

陳虹在猶豫,要不要將肖靜宇未婚先孕的事,公佈於衆,讓肖靜宇立刻滾蛋?可這又如何,要是肖靜宇肚子裡的孩子真是蕭崢的,她回到省裡之後,蕭崢不是還會跟她結婚嗎?事情,不能往這個方向去!

陳虹將省.委組.織部和省公安的人送到車子旁,道:“非常感謝,兩位的任務已經圓滿完成,提拔指日可待。再會。”省.委組.織部和公安廳的人都相互看看,他們都驚詫於這個市.委組.織部女副部長說話如此直截了當、“開宗明義”,簡直是女中豪傑,驚歎之餘,也不由暗喜,跟陳虹揮手作彆。

陳虹忽然轉了念頭,她衝他們說:“我跟你們一起去省城,我要去見司馬部長。”她還是打算當麵將情況告知司馬越,並商量下一步的對策。

兩個多小時之後,已經是午飯時間,陳虹在辦公室裡見到了司馬越:“司馬部長,今天我們去保健醫生那裡調查了肖靜宇的身體狀況,得到的結果,恐怕是你不想聽到的。”司馬越神色中露出關切之色:“她難道真的得病了?”

“我還真希望她是得病了。”陳虹言語之中已然多了一份恨意。

“不是得病?”司馬越覺得蹊蹺,“那是什麼情況?”

陳虹道:“她,懷,孕,了!”每個字,她都咬字清晰,清清楚楚。

司馬越神色一變,臉色發白,默然起身,然後又坐下,道:“哦,懷孕了。你知道,孩子是誰的嗎?”陳虹臉部有些扭曲的一笑道:“我還以為是你的呢。既然不是司馬部長的,那會是誰的?”

司馬越道:“你是不是想說,是蕭崢的?”

陳虹終於還是忍不住露出苦澀:“冇錯,我也猜測可能是蕭崢的。但這是我最不想接受的事實。我恨肖靜宇這個人!”

司馬越再次沉默,也是略微扭曲地一笑道:“你放心吧。肖家,不會讓肖靜宇把這個孩子生下來的。”陳虹的臉色突然一亮:“真的?你可以肯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