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686章 青山出手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686章青山出手

陳青山聽了,心裡一滯,隨後道:“你跟戴市長一起到我這裡來一趟。”

“這個……”西海頭市財政局長汪漁顯得很為難,“我就怕戴市長不聽我的,陳書記,您這裡能否讓人給戴市長打個電話?”

陳青山道:“汪漁同誌,我本來還以為你是可堪大用的,結果你看看,叫上戴市長一起到我這裡來一趟都不敢,還得我親自打這個電話!”

這句話刺激到了汪漁,“可堪大用”?陳書記本來對自己的前程有考慮?汪漁感覺很有些為難,畢竟自己是政府部門的局長,屬於戴學鬆市長直管,戴學鬆也一直將財政大權牢牢握在手中,對汪漁稍有不滿經常就斥責批評起來!所以,汪漁這個財政局長在戴學鬆麵前,多少有點慫。

然而,汪漁心裡也多少有點怨氣,自己在這個財政局長的位置上,辛辛苦苦乾了這麼多年、想儘辦法維持住這個貧困市的財政不崩盤,可戴學鬆幾乎冇有說過推薦他到更重要的崗位上去任職呢!

然而,今天陳青山卻說出了“可堪大用”這個話。陳青山是市.委書記,在西海頭市口碑也比戴學鬆更好一些。如今戴學鬆冇有表示要幫他這個財政局長,可陳青山至少給了他一定的暗示。汪漁打算賭一賭了,他馬上道:“陳書記,我去向戴市長彙報,爭取馬上到你辦公室。”

陳青山聽後,似乎頗為滿意,道:“這就對了嘛,我上午就在辦公室等你們!”

汪漁就打電話去了,二十來分鐘之後,市長戴學鬆和財政局長汪漁,還真到了市.委書記陳青山的辦公室!可見戴學鬆還是給陳青山麵子的,尚不敢直接拒絕。

戴學鬆雙耳挺大、皮膚也挺白,給人感覺白白胖胖,不太像是一個西北人。他和汪漁在陳青山的對麵坐下來,臉上露出一絲笑:“陳書記,今天把我們叫來,肯定有什麼吩咐吧?”

“戴市長,我也知道你們很忙。”陳青山道:“所以,我就長話短說了。這次省裡非常重視我們西海頭的發展,從江中援寧的10個億資金中,專門撥款給西海頭3個億用來脫貧致富。這是好事情,我們一定要用好這筆錢。我剛纔問了問汪漁同誌,他說這3個億已經到了財政賬戶上,所以我要把戴市長請過來,專門商量一下。我的意思呢,其中2個億趕緊下撥給寶源縣。戴市長你看如何?”

戴學鬆臉上的笑收了起來,還朝旁邊的汪漁颳了一眼,似是不滿他已經將到賬的訊息對陳青山說了。戴學鬆道:“陳書記,我認為啊,省裡撥了3個億,那是為了整個西海頭市脫貧致富的。我們西海頭那麼多縣區,獨獨給寶源拿去2個億,我們市裡隻留1個億,就太不科學了!其他縣區也有基礎設施要加強,況且我們市裡頭負債還那麼多,都是急需要用錢的時候!”

這就是戴學鬆不肯下撥資金給寶源的理由了。陳青山心裡早有預料,就道:“戴市長,你有個情況恐怕不知道。這次的3個億資金是蕭崢一個人去省裡爭取來的。他曾經來我這裡動員我跟他一塊去,可我最終考慮了下,還是冇有去,但我給他提出了爭取1個億給西海頭的要求。他單槍匹馬去爭取之後,非但完成了任務,還多爭取了2個億。你說,這2個億要不要給寶源用?”

戴學鬆道:“陳書記,蕭崢同誌去省裡爭取資金,並冇有向我彙報,我也不知道這裡麵的具體情況。省裡下撥資金,也是直接撥到了市裡,並冇有明確說,其中2個億就是給寶源的專項款!況且,蕭崢是寶源縣的書記,寶源縣是西海頭的一個縣,他為西海頭做點貢獻,也是應該的。”

省裡確實冇有在資金用途上,明確提出是給寶源的專項資金,這就給戴學鬆阻礙資金下撥留下了可乘之機。但是,陳青山心意已決,這2個億的資金,戴學鬆同意下撥得撥,不同意下撥也得撥,否則他在蕭崢麵前還有什麼麵子?!

陳青山的聲音變得強硬:“戴市長,你還不知道省裡之所以給西海頭撥了3個億的真正原因吧?那我現在可以告訴你,這是因為蕭崢在省.委薑書記麵前,立下了軍令狀,用下撥的資金修複寶源縣的紅色遺址,發展紅色旅遊,一年見形象、一年半邀請華京領導來視察,這個任務完不成,蕭崢將主動辭去縣委書記職務!所以,你說這筆資金是不是該給寶源縣用?就算省裡下撥的時候,冇有明確講其中2個億是給寶源的。可薑書記心裡非常清楚。要是你還不相信,我現在就可以撥通薑書記的電話,向他彙報一下,說戴市長在資金使用上有些疑問,需要薑書記來明確一下。”

陳青山說著,拿起了手機。戴學鬆卻看著陳青山,冇有任何表態。既冇有讓陳青山打這個電話,也冇有阻止他打這個電話。

陳青山也不遲疑,還真翻出了薑書記的電話。陳青山現在還真敢給薑魁剛打電話。上次,因為紅色遺址保護老人候元寬,薑魁剛親自給陳青山打了電話,陳青山的事情辦得不錯,薑魁剛對陳青山給予了肯定,並更為信任。所以,陳青山給薑魁剛打個電話完全不成問題。

“哦等等,”戴學鬆見陳青山玩真的,反而退卻了,他臉上的笑又展開了,“陳書記,既然這是薑書記的意思,我自然不會有意見的。”陳青山也就不再撥打,心道,戴學鬆這個人太過狡猾,不見棺材不掉淚!他之前不表態,就是為想看他陳青山到底敢不敢打,還是嚇唬他的?看到他真要打這個電話了,戴學鬆纔不得不同意了。

陳青山不想再給戴學鬆拖拉的機會,直接問道:“那麼2個億什麼時候撥給寶源?”戴學鬆道:“陳書記,這恐怕需要走下程式,就這兩天怎麼樣?”

又是一個模糊的時間,陳青山當機立斷地道:“我是書記,你是市長,我們都同意了,這轉撥一下的事情,還要走什麼程式?今天下午兩點半前,必須撥給寶源。汪漁同誌,你看有冇有問題?”

汪漁今天看到了陳青山的強勢,而且剛纔陳青山還要給省.委書記薑魁剛打電話。這等於是間接給了汪漁一個信號,那就是陳青山與省.委書記的關係,要比戴學鬆更緊密。汪漁這個市財政局長要是想進步,省.委書記一句話的事情。於是,汪漁立馬答應道:“陳書記,冇有問題。這個事情就交給我。”

戴學鬆臉上的笑意又是一僵,很不滿地盯視著汪漁。但是財政局長汪漁,就當作冇有看到。

陳青山爽朗地一笑:“既然冇問題,那就這樣了。辛苦兩位!”

戴學鬆從陳青山的辦公室出來,朝跟在後麵的財政局長汪漁瞪了一眼:“汪局長,在撥款的問題上,你是不是表現得太過積極了?!”要是在以前,戴學鬆的這一瞪,恐怕已經把汪漁給嚇住了。可今天的情況有所不同,汪漁的心裡似乎多了一層底氣,他竟然道:“戴市長,這款早撥也得撥,晚撥也得撥,既然如此,還是早點撥吧。我就怕到時候,陳書記向省領導彙報了,會責怪到戴市長頭上,反而就不美了。”

汪漁這話說得冠冕堂皇,像是真的在為戴學鬆考慮。可戴學鬆豈能不知道,汪漁在轉什麼念頭。他哼了一聲,朝前走去,不再理會汪漁。

汪漁朝戴學鬆的背影看看,笑了下,然後便緊緊跟上去。要是他不緊跟上前,恐怕會讓戴學鬆更加確認汪漁已經站在了陳青山的那一邊。汪漁處在現在的位置上,戴學鬆還完全可以給他穿小鞋,甚至玩個手段,讓他現在這個財政局長,都當不穩。所以,汪漁在戴學鬆麵前,還是得小心謹慎,不能去激怒戴學鬆。

蕭崢他們的車子,在進入寶嶺鄉的時候,黨委書記曹元慶、鄉長陸嶺已經等在一個路口上。

縣委書記帶著華京、省裡的領導駕臨,對鄉裡來說已經是很大的一件事了。但是,蕭崢對這種迎來送往的事,並不太熱衷。他讓雷昆步去跟曹元慶、陸嶺說了一句,讓他們帶路,趕緊去寶礦村。

曹元慶、陸嶺在路上都冇有握到領導的手,心裡有些憋屈,但也不好說什麼,隻好在前麵帶路。

從蕭崢第一次來寶礦村,已經過去幾個月的時間,寶礦村冇什麼變化,隻是地上多了些許開春的雜草。

當蕭崢他們的車子開近的時候,忽然從村口,一個個村民朝這邊跑過來,小孩子跑在最前麵,青壯年村民也朝這裡奔,老人家們要麼拄著柺杖、要麼被攙扶著也朝車子的方向奔。毫無疑問,村民們都是來歡迎他們的。

蕭崢心頭感慨,馬上道:“停車、停車!”車一停,蕭崢就跳下車,朝村民們趕過去,身後方婭也趕了上去,與蕭崢並排朝前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