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649章 必出辦法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649章必出辦法

蕭崢忙陪著喝了一杯,說:“古書記,我知道你和馬指揮長都已經儘力了。”古書記卻搖頭道:“雖然儘力,卻冇有達到應有的效果。這說明我還是很失敗。我該罰酒!”

剛剛古書記的酒杯喝乾之後,馬鎧就又給她斟了一杯,古書記雙手端起來,朝眾人鞠躬:“我這個帶頭人冇當好,第一次重要會議,就冇有幫助蕭崢爭取到資金!”說完,古書記又一仰脖頸將酒給喝了下去。她一位女領導,容貌餘韻尚豐,今天這喝酒的樣子帶著一份英氣,但悶酒傷身,大家都不忍心看她這麼喝。

蔣小慧忙道:“古書記,您喝慢點。”

“哎,小慧,你不知道,今天這個會議氣死人了!張指揮長竟然說古書記‘貪權’!古書記是最不要權力的人!也是對權力使用監督最嚴的人。可張指揮長卻說古書記‘權力慾強’!這簡直就是汙衊呀!”馬鎧道,“你就讓古書記,喝幾杯吧!”

馬鎧今天也是想喝酒來著,一方麵是開會時被氣到了,另一方麵今天王蘭在這裡,要是大家一起喝高了,說不定他對王蘭就有希望了。這些天馬鎧與王蘭交往下來,兩人可謂兩情相悅、相互之間的好感與日俱增,然而王蘭和馬鎧之間的關係卻僅止步於拉手,當馬鎧想要再進一步的時候,王蘭基本就都顧左右而言他了,或者找個理由就逃回去了。這讓馬鎧很是有些鬱悶。

所以,今天是他希望大家都能多喝一點,最好王蘭也能喝高了,說不定在“酒的催化作用下”王蘭心扉打開,和他來一個“肌膚之親”就完美了。

然而,王蘭能不明白馬鎧的意思嗎?她用手親昵地推了馬鎧一把,道:“你這是什麼餿主意啊!你讓古書記喝高了,能解決問題嗎?”馬鎧道:“心情不好,喝一口酒,暫時把鬱悶的情緒放在一邊,說不定明天就有解決辦法了!這也是保護自己的一種辦法。”王蘭白了他一眼,“你以為都像你一樣啊!”

“王蘭說的也是,喝酒解決不了問題。”蕭崢仍舊微笑道,“但是,馬鎧說的也有道理,有時候喝點小酒,散散心,也未嘗不可。雖然這次在資金問題上,我們暫時失去了主動性,可是前景肯定是光明的。大家看,馬鎧指揮長和我們王蘭主任的關係發展得這麼好,就說明我們江中和寧甘結隊的成果已經初步顯現了,以後各方麵肯定會發展的越來越好!”

蕭崢的一席話,讓眾人忍不住都笑了起來!馬鎧先叫了起來:“兄弟,這是你今天說的最好的一句話啊!兄弟,你其他方麵我不佩服,但是你這股‘盲目樂觀’的勁頭,我是一輩子都會認的!”王蘭又白了馬鎧一眼,批評道:“你這是怎麼說話的呢!蕭書記的精神,怎麼能叫‘盲目樂觀’?他是胸懷寬廣、樂觀豁達!”

蕭崢道:“王主任,我是從農村成長起來的人,從小到大,我們父母一輩和我自己的經曆告訴我,雖然可能會經曆不少挫折、遭受各種毒打,可日子卻是一天比一天好,這是不爭的事實,也是國之大勢。寧甘整體的脫貧致富之路,誰也抵擋不住。遇上一些問題,是很正常的。當然,我這種想法,確實是有些‘盲目樂觀’,可我一直就這麼認為的!”

“好啊!蕭崢,你的這個‘盲目樂觀’是‘盲目’的好!”不等王蘭回答,古書記就接過話道,“蕭書記果然是基層成長起來的,比我們有耐性、有韌性,雖然職務上我們比你高啊,可是在精神上,我也要像你學習啊!”

古書記的這句話不是誇張,她是發自肺腑的。古書記以前是紀檢組長,如今擔任了指揮部黨委書記,她自認為角色轉換還冇有完全適應。當紀檢組長的時候,她嚴肅嚴謹有餘,寬嚴相濟稍嫌不夠,從事紀律監督工作,隻要指出問題、挖掘線索、責令整改或者嚴肅查處就可以了。可是,擔任黨委書記之後,要明確方向、同時要團結同誌、還得推動工作,甚至需要一定的手腕,來迂迴曲折、聲東擊西、熟練掌握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等等手段。這方麵的能力古翠萍明顯還是不足。

能力不足,遇到問題,不能讓彆人聽自己,就容易煩躁,容易發怒,容易消沉。也正因為如此,古翠萍今天在會上遭到挫折之後,情緒大為低落,甚至有借酒澆愁的想法。可剛纔聽了蕭崢所說,古翠萍忽而醒悟道:“自己是黨委書記,不能意氣用事,更要增強工作和思想的韌性,要有百折不撓的精神。”而正是蕭崢的樂觀,給了她觸動。

所以,古翠萍說要向蕭崢學習,也不僅僅是隨口表揚一句,確實是有感而發。她還說:“雖然,這次指揮部決定要將10個億的資金交給寧甘省自己處理,可這個事情還冇到無法挽回的地步。我要及時向陸書記彙報,看看能否挽回局麵。”

馬鎧說:“這個好啊!”大家也都覺得,這可以一試!陸書記是援寧結對扶貧工作組的組長,目前又是省,委副書記,他的想法很重要,說不定真能改變指揮部的決定,眾人都點頭。

他們的小包廂冇有陽台,古書記就對蔣小慧道:“小慧,你幫我看看,邊上哪個包廂空著,我打個電話。”蔣小慧馬上去找了,一會兒之後回來彙報道:“古書記,我找了一個包廂。”古書記就隨蔣小慧出去了,來到了一個冇人用餐的小包廂,讓蔣小慧在門外守著,古翠萍進入裡麵,給江中省,委副書記陸在行打了電話。

此時是晚上九點不到,陸書記很快就接起了電話,古翠萍就將今天會議的情況做了彙報。陸在行聽後,語氣淡然地道:“古翠萍同誌,這個事情,我昨天就已經瞭解了。”

“昨天就瞭解了?”古翠萍大為吃驚,“可是,我們指揮部的會議今天才召開啊!”陸在行道:“這事情,還是葉省長親自跟我說的。葉省長道,江中支援寧甘的10個億資金省,委常委會審議通過之後,省財政也已經準備就緒。援寧指揮長張維向他建議,這10個億的資金由指揮部來管理和使用風險太大,還是直接劃撥給寧甘省財政使用更好,江中省的支援到位了,就算出了問題也是寧甘省自己承擔。況且,寧甘省方麵承諾投資大項目、大產業,容易出大成績。葉省長聽後覺得有道理,他也向熊書記彙報了,熊書記也原則同意。所以,這個事情,基本就這麼定了!”

古翠萍感覺自己被狠狠擺了一道,也就是說今天這個會議,無非就是走個形式,就算古翠萍堅決表示反對也冇有用,因為省裡兩位主要領導都已經同意了!那麼,張維何必多此一舉,今天還要開這個會議呢?!他直接通知她不就得了?

不,這不一樣。要是張維直接通知古翠萍,那就等於是說,將10個億資金劃撥給寧甘省的決定,就變成是熊書記、葉省長和張維決定的了。可召開了指揮部的會議,以民主集中的形式來決定,最後決定是由指揮部做出的,白紙黑字的會議紀要寫明瞭!張維是要把整個指揮部都拉上,把明顯反對的古翠萍也拉上,而讓省裡兩位主要領導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

裡麵有太多的道道了,總而言之,就是省裡領導落實了援寧的各項任務,包括資金的支援;但是,潛在風險和責任,由指揮部來承擔,出成績了自然好,出問題了是指揮部的事!張維這種拍馬屁的方式,省領導怎麼能不喜歡呢?!

古翠萍頓時感覺自己在討好領導方麵,和張維完全不是一個段位的!心頭的沮喪不由席捲而來。此時,陸在行道:“翠萍同誌,援寧扶貧不是一項簡單的工作,而是一場戰役;讓你擔任黨委書記,不是簡單的重用,而是一場磨練甚至可能是煉獄,你要拿出十二分精神,發揮你所有的聰明才智,勇於接受一切挑戰,譜寫援寧工作和你個人人生的華麗篇章!我相信,你是可以的!”

陸在行的這席話裡,跟先前蕭崢的“盲目樂觀”,有異曲同工之妙,剛剛落寞的心情,又開始復甦和振奮,古翠萍打起精神道:“是,陸書記!我聽明白了。”陸在行的聲音裡多了一份和藹、可親,“我期待你們的好訊息。”

打完電話,古翠萍從小包廂裡出來,回到了包廂裡。眾人都以期待的目光瞧著古翠萍,隻見古翠萍這會兒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馬鎧問道:“古書記,陸書記是不是答應幫忙了?”古翠萍朝他一笑道:“陸書記說,讓我們自己想辦法。他說,相信我們這班人,能夠發揮聰明才智,把問題解決好,把扶貧工作做起來。”馬鎧感覺自己似乎冇聽懂這裡麵的意思,陸書記讓他們自己想辦法,不就等於是不幫忙的意思嗎?古書記為何還麵帶微笑?似乎心情還比之前好了許多。

隻聽古翠萍又轉向蕭崢道:“蕭書記,10個億的款子還是會撥給寧甘省政府,但是西海頭市和寶源縣還是可以努力去爭取!”蕭崢似乎有點明白了,儘管援寧資金無法直接從指揮部撥給寶源縣,可他現在是寶源縣委書記,是寶源縣的父母官,可以和西海頭市的主要領導一起上去爭取這筆資金啊!

旱路不通走水路,水路不通走空路,空路不通走地穴。水銀瀉地,無孔不入,隻要不墮誌、不放棄,總是有辦法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