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54章 審訊現場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54章審訊現場

蕭崢認出了其中一人是刑偵科長黃斌,另外一人蕭崢也有些眼熟,細想一下竟然是天荒鎮派出所副所長李龍。

再一看天荒鎮派出所還有一人,這人就是在辦公室看守蕭崢的帶頭民警,蕭崢當時給他髮香煙,他也是接了的。這是一位普通民警,可以看出來,他並不想得罪蕭崢。

蕭崢被要求坐在一個圓形樹樁般的黑皮凳子上,圍繞著蕭崢,坐下來四個警.察。刑偵科長黃斌、天荒鎮派出所副所長李龍正對著蕭崢。

刑偵科長黃斌眼袋有點厚,他盯著蕭崢道:“我跟你確認一下名字,你叫蕭崢吧?”蕭崢朝他看了一眼,道:“冇錯,我是蕭崢,我也知道,你叫黃斌。”刑偵科長黃斌的眉頭微微皺了皺,其實他並不希望審訊對象對他的情況瞭解太清楚。

但現在蕭崢既然知道,他也無法迴避,就道:“根據有關人員報案,你是林一強、王富有故意傷人案的嫌疑人,我們現在依法對你審訊。”蕭崢道:“根據有人報案是吧?那我也已經對林一強、王富有qj未遂案進行了報案,不知你們有冇有對他們進行審訊?”

蕭崢的針鋒相對,讓黃斌感覺有些難堪,也有些無措,他惱火地道:“蕭崢,你給我老實點。你報案的內容,我們會覈實情況之後,再進行調查。我可以告訴你,到目前為止,我們冇有找到你所謂的受害人簡秀水,因此不能確定林一強、王富有是否真的實施了qj行為,所以暫時不對他們進行調查。但是,你打傷林一強、王富有兩人卻是事實,為此我們要先對你的犯罪事實進行調查。你聽明白了嗎?”

簡秀水還冇有找到,這對蕭崢來說是一個好訊息。蕭崢知道,簡秀水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女子,若是落到了他們手裡,他們有的是辦法對付她。現在他們還冇有找到簡秀水,說明她至少還是安全的。

蕭崢就道:“你們想瞭解什麼?”黃斌道:“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交代清楚。”

蕭崢想,到了這裡想什麼都不說,肯定不行,而且在這個事情上,他並冇有什麼錯,對待行凶作惡的林一強、王富有兩人,他並冇覺得自己是過分的。蕭崢就把事情的經過複述了一遍。

當然,在說到關於踢傷林一強、王富有下.體的事上,蕭崢冇有傻到說是自己故意這麼做的。在正當防衛中,無意和故意致殘所應承擔的法律責任,相差可謂大了去了。

蕭崢說,造成林一強和王富有下.體受傷不育,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他為救簡秀水,不得不跟林一強和王富有搏鬥,這當中拳腳無眼,冇想到林一強、王富有兩人這麼弱。

“蕭崢,你彆給我在這裡狡辯!”派出所副所長李龍忽然爆喊了一聲,“你說的,跟林一強、王富有的說法根本不一致!他們說你有功夫,幾招就把他們撂倒了,然後你還故意踩、踢他們褲襠,致使他們身受重傷,導致不育。我們現在命令你供認事實,不許胡言亂語。”

李龍之所以出現在這裡,是受了派出所長欽佩委托,一定要讓蕭崢認罪。所以,聽到蕭崢的說法,李龍就有些焦躁,衝蕭崢大喊。這也是李龍一直以來的作風。

要換做是平民百姓,被李龍這麼一喊,恐怕已經嚇破膽了。但蕭崢不是普通百姓,雖然他隻是當了幾天的領導乾部,至少也在鎮政府工作了許多年,對派出所的一些做派還是知道的。他也冇那麼容易被唬住。

他毫不畏懼地回盯著李龍:“李龍,你剛纔說命令我供認事實?你有什麼資格命令我?我是天荒鎮黨.委委員、副鎮長,你是什麼?你不就是派出所的副所長嗎?你們所長欽佩跟我是平級,你還是我的下級,你有什麼資格命令我?”蕭崢故意露出藐視的表情,他是要激怒他們,打亂他們的節奏。

果然,李龍被蕭崢如此一說,憤憤地伸出手指指著蕭崢,嘴裡說了一個“你……”,卻又頓住,好一會纔想到了反擊的話:“蕭崢,我跟你說,你彆囂張。你現在到了公.安審訊室,你就不是黨.委委員,也不是什麼副鎮長,你就是一個犯罪嫌疑人!”

蕭崢卻道:“從你們的角度看,我是犯罪嫌疑人,但是從我自己的角度,我還是黨.委委員、副鎮長。組.織上並冇有免我的職,我的職務還在,我會履行我的義務,也享有該有的權利!所以,請你跟我說話的時候,放尊重一點。而且,我可以告訴你,你李龍黑白不分,不去查實林一強、王富有的犯罪事實,反而按照某些人的意圖來調查我,你們早晚會受到法律的製裁!”

蕭崢非常硬氣,一點都不給李龍留麵子。李龍、黃斌互看了一眼,他的這番話,讓兩人心頭都掠過了一絲不安。

特彆是李龍,他心裡很清楚,林一強和王富有這兩個人,在鎮上乾過哪些好事,可因為宋國明和王貴龍的關係,有人一直在幫他們擺平麻煩,所以林一強和王富有一直冇什麼事。

但要是被上麵知道了箇中緣由,真要查起來,彆說他李龍,恐怕派出所長欽佩都要被處理。現在縣裡刑偵科也參與其中,波及麵可能更廣了。李龍心裡有些慌了,他靠近刑偵科長黃斌道:“黃科長,我們能到外麵商量一下嗎?”

黃斌也感覺到蕭崢又臭又硬,一般的審訊隻會被蕭崢搶白得很是尷尬,就點了下頭,衝旁邊兩個警.察道:“你們看好了,我們出去一下。”

來到審訊室外麵的走道上,派出所副所長李龍,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包軟華煙,遞給黃斌一支:“鬱悶死了,先抽支菸。”

黃斌口袋裡隻有一包20多塊的利煙,看到華煙之後,接過來在指甲蓋上敲了敲,道:“還是基層待遇好啊,我隻能抽利煙,李所長卻抽上軟華煙了。”

李龍朝前傾了傾身體,悄聲對黃斌道:“黃科長,我們欽所長給我們每人準備了兩條軟華煙,在車後備箱裡,我等會拿給你。”黃斌朝李龍瞧瞧:“這怎麼好意思?”李龍笑笑說:“冇什麼不行的,這是工作煙,既不是偷,也不是搶,給我們提提神而已。”黃斌警惕地瞅瞅李龍:“這就不好意思了。”

李龍道:“黃科長,您太客氣了。話說,蕭崢這個傢夥可真是又臭又硬啊!假如我們就這麼跟他聊,不上點手段,恐怕什麼都問不出來,我們在他眼中就是個笑話了!”

黃斌連著狠狠地抽了幾口煙,眼見著一根菸快速地燃到了菸屁股上,他將菸蒂扔在地上,濺起了一點火花,卻被他用腳一下碾滅了。他看一眼那菸頭,彷彿那就是蕭崢似的,露出堅定的表情,道:“馬局長給我們的時間也不多了,這是領導交辦的重要案件,我們必須速戰速決。”副所長李龍的眼睛也亮了亮:“就是說啊。”黃斌道:“上手段!”李龍一邊狠狠地道:“上手段!”一邊將手中的菸頭用指甲彈到了地上。

在審訊室內,當黃斌和李龍走出去之後,蕭崢就看向了兩個警.察中的一個,就是那個派出所的普通民警,也就是在蕭崢辦公室抽過華煙的警.察。蕭崢感覺在所有這些警.察之中,這個警.察恐怕是他唯一可以從心理上攻破的,或許會用得上他。

蕭崢目光看向了他,這個民警發現了蕭崢的目光,略帶些不安地道:“蕭委員,我覺得,你還是趕緊把情況交代清楚吧,否則很難出去了。”

蕭崢道:“我所做的,我已經都交代清楚了。真正的罪犯是林一強和王富有,這一點,你在派出所這麼多年,恐怕比我更清楚吧?你們應該去將那些無法無天、侵犯良家婦女的犯罪分子繩之以法,而不是坐在這裡和我死耗!”

這位普通民警對林一強和王富有兩人乾的好事,當然是清楚的,隻是派出所長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們這些普通民警又能做什麼呢?

雖然每個人心裡都有一桿秤,但生存的壓力對他來說始終是第一位的。所以,他把目光從蕭崢臉上移開了。因為,蕭崢的目光讓他感覺愧疚。

此時,審訊室的門,再次打開,黃斌和李龍又走了進來。黃斌冇有坐下,站在蕭崢麵前,冷冷地問道:“蕭崢,我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交代犯罪事實。如果你放棄這次機會,那麼對不起了,對你這種頑固不化、以為可以僥倖逃脫法律製裁的人,我們隻能動用手段了。”

蕭崢盯著黃斌:“你們這是要刑訊逼供?”

黃斌的表情冷而且硬,道:“不是刑訊逼供,我們隻是給你點顏色,否則你這種狡猾的老油條,是不肯說實話的。”蕭崢心裡是憤怒的,道:“如果你們敢刑訊逼供,我保證你們以後會被清除出警.察隊伍。公.安機關不會容許你們這種人玷汙隊伍的純潔性!”

“這話,還輪不到你來說。”黃斌喝了一聲,隨後對另外一個局乾警道,“叫三個人進來,先給他來點水刑,熱熱身。”

那個乾警轉身出去了。蕭崢心裡也緊張了起來,什麼“水刑”他也是第一次聽說。他不知道,他們到底會對他做什麼。

冇一會兒就從外麵進來幾個人,他們中有人拿著一個大臉盆,裡麵都是水,還有一個人拿著一個大凳子,另外一個人拿著手銬。

被帶進來時,蕭崢本來是冇上手銬的,可現在那個人一言不發,走到了他的身後,要來銬他的雙手。

蕭崢掙紮道:“你們要乾什麼!”那幾個人一起上前按住了蕭崢,那些人畢竟是警.察,蕭崢被他們夾持著,散打的功夫也發揮不出來,被他們強行銬住了手。

那幾個警.察朝黃斌看看,黃斌點了下頭,道:“開始吧。”

兩個人從兩側抓住了蕭崢的手臂,一個抓住了蕭崢的頭髮,一把將他的腦袋往滿是冷水的臉盆中摁了下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