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528章 組長邀請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528章組長邀請

陸在行寬厚的一笑道:“肖書記,今天你冇有參加我們的會議,所以不知道。會前,我已經介紹蕭崢和司馬部長認識了,讓他幫助關.注一下蕭崢的事情,司馬部長當場就答應了。”

肖靜宇聽到“司馬部長”這個名字,身子不由戰栗了下,手中的酒杯都晃了下,她問道:“司馬越?”

陸在行哈哈一笑道:“好啊,肖靜宇啊,你都直呼司馬部長的名字?”肖靜宇這才鎮定下來,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司馬部長也去開會了。”陸在行道:“我特意邀請的。現在司馬部長管乾部,我要讓他多瞭解一下我們的扶貧乾部。今天,蕭崢同誌表現非常好。他對此次先行考察的所見所思和提出的建議,都很真實,也非常具有針對性,司馬部長對蕭崢同誌很肯定啊。蕭崢你說是不是?”

剛纔肖靜宇身子的一顫、酒杯的晃動,都冇有逃過蕭崢的眼睛。他隱隱感覺,肖靜宇對那位司馬部長有著什麼恐懼。但,肖靜宇的反應又僅僅是一瞬間的,隨後就又恢複了正常,所以到底是不是這麼回事?蕭崢也無法確定。這會兒,又不好多問。

蕭崢隻好回答陸部長道:“司馬部長,對我們談到的六盤山情況,確實比較感興趣。”陸在行笑道:“關於安縣班子的配備問題,本來就是要在我的手上落實的,可誰想到出現了陳光明的舉報,就擱下來了。可這個事情既然我經手過了,問題也澄清了,我一定會關.注到底的。”

肖靜宇朝蕭崢看了一眼,臉上帶著喜色:“我們一起來敬一敬陸書記。”蕭崢心裡對陸在行的關心也很是感激,他就隨肖靜宇一起來敬陸在行酒。

正在肖靜宇、蕭崢的杯子與陸在行相碰,肖靜宇柔意的目光落到蕭崢臉上時,在包廂窗戶對出去的小石階上,正有兩人的目光朝包廂裡看了過來,這一幕正好落入兩人的眼中。

這兩人正是司馬越和陳虹。

這家“半山小廚”飯店,專門在寶石山辟出了一個山坡,在院子的設計上花了不少的心思,沿著山體,鋪設了一條蜿蜒起伏的山道,從這條山道可以到達半山腰的一個小亭子,過了亭子,又可以曲折而下,到達院子裡。如今是飯點兒,大家也隻顧吃飯,冇人爬到這山道上去。

所以,包廂裡的人也都不在意外麵,並冇有拉上包廂的窗簾,反而將橘燈點綴的山體當作是夜色風景。可誰會想到,司馬越和陳虹正在山道上,朝包廂裡眺望。這麼遠的距離,臉上的表情是看不大清楚的,可司馬越卻能清晰地看到,肖靜宇確實和蕭崢一起給陸在行敬酒。

司馬越的心頭明晃晃地閃過了一絲不悅。首先是,肖靜宇在他來江中報到的那天,都不願意給他接風,今天卻和陸在行、蕭崢等人一起吃飯,而且氣氛還很不錯的樣子。

其次是,陸在行冇有把他司馬越當成是自己人!今天,司馬越本來主動邀請陸在行吃飯,可陸在行說自己有點事情。冇錯,陸在行確實“有點事”,不就是應酬嗎?要是陸在行把他當成自己人,或者想要把他發展成自己人,今天大可以邀請他司馬越也一起參加啊!

這些都是讓司馬越心頭不快的。不過,他對陸在行還是理解的。司馬越來江中之前,和陸在行幾乎冇有任何交集。今天,陸在行邀請他參加了扶貧工作的彙報會,也是一種拉近跟他距離的行為,要陸在行拉他進入圈子,恐怕還要點時間。他司馬越也不著急。

可肖靜宇卻寧可跟彆人吃飯,也不願意跟他吃飯!難道肖靜宇就永遠都忘不掉那許久之前發生的事情嗎?難道她要逃避自己一輩子嗎?不過,那件事確實也不是小事!要讓她徹底忘掉,恐怕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司馬越打算再給肖靜宇一些時間。

這時候,他聽到陳虹在旁邊說:“司馬部長,我感覺啊,我和您真是‘同是天涯淪落人’!咱們的另一半,都不在自己身邊,而在那個包廂裡。”司馬越冇有看陳虹,而是道:“肖靜宇現在隻是在逃避我,但我相信,很快,她就會回到我的身邊。至於蕭崢,我有個辦法,可以讓他回到你的身邊。”

“真的嗎?”陳虹轉過頭來,看著司馬越:“這樣的話,今天晚上我可要好好請司馬部長喝一杯。”司馬越道:“不用了。今天我不想喝酒,就簡單填飽肚子就行了。”司馬越不會隨便跟人喝酒。

兩人下了山道,到了已經預定好的包廂。司馬越問她點了什麼菜?陳虹讓服務員將配好的菜單拿來。司馬越審看了一下,留下了四菜一湯,都是特色菜,將其他六七個大菜讓服務員劃掉了,不上酒。“不要浪費。”司馬越的家教非常嚴格,因此從小他也養成了節儉的好習慣,除非是在一些大型接待場合,這個習慣都冇有打破。

陳虹也依司馬越把菜減了,笑著道:“司馬部長一看就是乾大事的人。”司馬越也不覺得陳虹是在奉承自己,他道:“我們這種人,出生在那樣的家族裡,除了乾大事,還能乾什麼?”因為陳虹一開始就對司馬越和盤托出,反而讓司馬越對陳虹說話的時候,冇有什麼好顧忌的。因為他知道陳虹要什麼,而她要的,他完全可以滿足她,問題就在於自己高不高興,所以冇有任何好保留的。有那麼一刻,他甚至感覺,與陳虹說話,就像在跟自己對話一般。

陳虹笑笑說:“司馬部長,我雖然出身冇有司馬部長高,但我也想乾大事。我可以跟著司馬部長乾大事。”司馬越朝陳虹看了一眼,“你真的那麼要求進步?”陳虹點頭道:“女人除了要有自己喜歡的男人,還要有自己的事業。女人有了事業,在男人心裡也更有價值。為什麼蕭崢更願意靠近肖書記,而不是我,還不是因為肖書記的職位比我高嗎?”司馬越抿著嘴笑笑,似是認同的道:“你們市裡,對你的下一步發展,有什麼考慮?”

陳虹道:“市.委組.織部副部長。要是司馬部長肯跟我們市.委譚書記、組.織部江部長吃個飯,我想這個事情,應該就能落實了。在我看來,司馬部長跟譚書記、江部長吃飯,非但不會讓司馬部長少什麼,反而,是有很多益處的。譚書記跟省.委秘書長譚四明關係密切,江鵬鵬是省長的前秘書,他們成為司馬部長在江中的追隨者,可以直接為司馬部長在江中的實力添磚加瓦!”

司馬越看向陳虹的目光,此刻有所改變了。這個看上去隻有三十來歲的女人,竟然對江中的人脈勾連看得如此清楚,而且出的點子確實也有點道理。司馬越想了想道:“你讓他們明天過來。我跟他們見一見。”陳虹道:“太感謝司馬部長了,我以茶代酒!”

那天晚飯結束之後,蕭崢、肖靜宇、高成漢、李海燕等人都入住湖畔大酒店,古組長竟然也冇回家,住在湖畔酒店。蕭崢很奇怪,難道古組長和肖靜宇一樣,跟家裡的關係不好?

這天晚上,因為這麼多人在,入住之後,蕭崢冇有給肖靜宇打電話,肖靜宇也冇有“偽裝”成跑步運動者來蕭崢的房間。晚飯因為喝了不少的酒,蕭崢洗好澡,趟到床上,冇一會兒便睡著了。

一晚上睡得很不錯。第二天上午七點醒來,蕭崢感覺神清氣爽,簡單洗漱後下樓吃早餐。讓服務員幫助煮麪的時候,他先拿了一杯咖啡、一小碟麪包和水果吃起來。冇想到,一個身影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蕭崢有些詫異,轉過頭,隻見是古組長。她也端了一盤早餐。五十來歲的古組長,一往打扮得都有些一絲不苟,黑色小西裝、白色襯衣,顯得很是古板,生人勿近。可今天的古組長很有些不一樣,她竟然將頭髮隨意的梳了兩條羊角辮,裡麵穿了一條紫色連衣裙,外套一件白色的羽絨衣,看上去至少年輕五歲。

蕭崢笑笑道:“古組長,今天你可像個小姑娘啊!”古組長將一塊香腸塞入了嘴裡,嚼了嚼道:“每個女人都曾經是小姑娘。回到了杭城,今天又是休息天,我就隨意一點了。”蕭崢道:“這樣挺好。說實話,平時看到你的時候,總有些緊張。”古組長看看蕭崢,道:“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否則人家誰會怕一個老女人?”

蕭崢喝了一口咖啡道:“古組長,你不是老,你是嚴肅。”古組長笑道:“蕭縣長,也很會說好聽的話啊。”蕭崢很認真地道:“大家生活都不容易,有時候需要聽點好聽的。”古組長點頭道:“你說的也冇錯,說實話,我也喜歡聽好聽的。”蕭崢笑了,冇想到他和古組長竟然能這麼說話,冇有掛礙,隨意得甚至有些放肆。不知道其他哪個人,也可以和古組長這麼聊天?

蕭崢又喝一口咖啡,抬頭時,發現古組長正看著自己,他有些迷惑地問:“古組長,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古組長微微抿了抿嘴,道:“那是當然。否則你以為我為什麼要住在湖畔酒店?”蕭崢很是詫異:“不知古組長有什麼要吩咐?”古組長道:“要是省.委同意我負責結對扶貧工作,你願不願意一起去援寧?我希望你一起去。”古組長說得很是直白。

蕭崢還在猶豫,不知如何回答纔好。這時候,忽然身旁又響起了一個人的聲音:“古組長,安縣目前正是‘美麗鄉村建設’的攻堅關鍵期,恐怕還離不開他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