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45章 驚人豔麗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45章驚人豔麗

蕭崢看完這條簡訊,抬起頭,瞧見鎮長管文偉也在低頭看手機,想來也是收到了與他相同的簡訊。

果然,管文偉看完,抬頭瞧著蕭崢:“你也收到開會通知了?”蕭崢點頭道:“是的,管鎮長。”管文偉若有所思地道:“看來肖書記終於開始走鄉鎮,搞調研了。”蕭崢道:“管鎮長,這是個好機會啊。如果我們能在此次調研中,向肖書記彙報我們要搞‘綠色鄉村建設’的設想,肯定可以引起肖書記的關注。”

管文偉點點頭道:“冇錯。不過,這件事得先向宋書記彙報,最好是能先開一個班子會議,我們鎮上先形成初步的建議之後,再向肖書記彙報,這樣更加符合議事規則。”蕭崢道:“可現在時間太緊張了。而且,宋書記也不一定會同意吧?”

蕭崢曾從金輝那裡瞭解到,宋書記的親戚參與了礦山投資,宋書記會同意停礦複綠、搞綠色鄉村建設嗎?

管文偉道:“不管同不同意,還是得先向宋書記彙報。你在這裡等一等,我去看看宋書記在不在?”管文偉是那種說乾就乾的人,他站起身,就朝外麵走去。宋書記的辦公室,就在管文偉辦公室的東麵,走兩步就到。

蕭崢想,今天下午宋書記也參加了會議,這會兒應該還在辦公室。然而,冇一會兒,管文偉就回來了:“宋書記已經出去了,看來隻能明天再向他彙報了。”在一個鄉鎮,黨委書記和鎮長是黨政一把手,但黨委書記排序在鎮長前麵,而且,政府方麵的有些事情,必須向黨委彙報、接受黨委的領導。管文偉儘管處事上有自己的想法,可這個規則,他不會去破壞。

在機關內,大家都要按照規則行事,體製不歡迎破壞規則的人。這一點管文偉很清楚。現在宋書記不在,也隻能再等一等。

蕭崢一看時間不早了,就說:“管鎮長,那我們先去吃晚飯吧?我們是在鎮上吃,還是去縣城?”管文偉道:“今天不是你請客嗎?那你說了算。”蕭崢想了想道:“管鎮長,我們就在鎮上吃吧?有家小麪館,味道還不錯的。”

管文偉眨了眨眼睛,笑道:“小麪館?蕭鎮長,你就打算請我們吃碗麪?這未免也太摳門了吧?”蕭崢忙道:“管鎮長,這家小麪館也做菜,炒菜味道還挺不錯,還有一個風韻猶存的老闆娘。”管文偉笑了:“是嗎?那就聽你的吧。我還不知道,咱們鎮上有這麼一家麪館。”

蕭崢想起之前獨自一人吃過晚飯的麪館,老闆娘還陪他喝了一瓶啤酒。今天要請客吃飯,這家小麪館莫名就出現在了腦海裡。

蕭崢拿起電話,翻出了“秀水麪館簡老闆娘”的電話,打了過去。那家麪館的老闆娘就叫簡秀水,上次蕭崢和老闆娘是互留了電話的。

冇一會兒,老闆娘就接起了電話,聲音中透著喜色:“蕭乾部,想來我這裡吃麪了嗎?”蕭崢道:“不是吃麪,我們鎮上五六個人,來吃晚飯。你那裡有小包廂嗎?”簡秀水道:“我這裡是小麪館,隻有一個包廂,可以坐六個人,你們願意過來的話,我給你們留著。”

小麪館果然是“小”,不過既然已經和管鎮長說好,蕭崢不打算再換地方了,就道:“小包廂給我們留著,我們一會兒就過來。”老闆娘道:“好,我給你們準備幾個小菜。”蕭崢問道:“酒有嗎?好一點的酒。”

請管鎮長他們吃飯,菜家常一點無所謂,但酒不能太差。老闆娘有些為難地道:“我們這裡都是很平民的酒啊,五星酒、泰酒、牛欄酒,還有哈酒,行不行啊?”這些酒,的確是太平民化了,但冇有其他的酒,也冇辦法。

不等蕭崢回答,管文偉就道:“酒沒關係,我車子後備箱裡有,等會我們整點醬酒。”蕭崢一聽,就對簡秀水道:“酒冇問題了。”簡秀水也像鬆了一口氣:“那就好,我讓廚房先準備吃的了。”

定好了晚飯的地方,蕭崢立刻給鎮人大主席高正平、組織委員章清都發了簡訊,兩人很快就回覆了。高正平的回覆是:“我在辦公室等很久了,還以為你忘記請我吃飯的事了。”章清的回覆是:“我一會兒自己過去。”

蕭崢放下手機,又想起了一個人,道:“管鎮,我想喊上李海燕一起,你看怎麼樣?”管文偉點頭道:“好好,隻有我們四個光頭喝酒也冇意思。你不是要調李海燕嗎?今天章清也在,讓海燕多敬一敬章清,這事就成了一半了。”

蕭崢就給李海燕打了電話,把請她吃晚飯的事情說了,問她有冇有時間,李海燕爽快地答應:“師父叫我吃飯,我肯定去啊。”

一下班,蕭崢先去“秀水麪館”,冇一會兒,李海燕也到了。管鎮長等人,晚了二十來分鐘纔到,他們是等鎮上乾部都下班之後纔過來的。鎮上吃飯也都是圈子化的,冇參加的人,少一個人知道就好一分。

章清走進來,看到蕭崢和李海燕,就笑著道:“你們這麼早就來了?”蕭崢感覺,章清在飯店裡和在辦公室的言行舉止,有些不太一樣。在辦公室,章清一直給人頗為嚴肅、頗為嚴謹、不苟言笑的樣子,但走入這個小包廂之後,明顯輕鬆自在多了。

李海燕道:“是啊,我們早點來做準備嘛。章委員,你上座。”章清笑著道:“我剛纔還在擔心,這麼一家小麪館,能吃得好嗎?可現在我們的大內總管都在,我相信就冇問題了。”鎮上把黨政辦的人,稱為“大內總管”,是負責領導後勤的意思。

李海燕道:“章委員,‘大內總管’是蔡主任,我隻是小嘍囉。”章清卻道:“蔡主任啊?算了,他就圍著宋書記一個人。我們這些人,還是要靠海燕來照顧的。”章清隨口一句話,似乎透露出對蔡少華的些許不滿。但章清很快轉移了話題,道:“管鎮長和高主任,你們上坐。”

管文偉客氣道:“今天是蕭鎮長請客,讓蕭鎮長坐主位吧。”

蕭鎮長忙道:“這怎麼行,當然是管鎮長坐主位。”高正平也道:“管鎮長,你彆客氣了。肯定是你坐。”管文偉笑著道:“咱們國家的文化,有時候就太講究這個了,是不是?”章清卻道:“這叫尊卑有序。如果真冇有了排序,也會亂套的。”

高正平笑道:“看看,組織委員說的話,就是不一樣!所以,管鎮長,你趕緊坐吧。”管文偉微笑著坐了下來,高正平、章清也按序坐了下來。

管文偉的駕駛員小馮拿了三瓶白色瓷瓶的白酒進來了。高正平一看,就道:“茅酒!今天我們可有好酒喝了。”

章清見是三瓶茅酒,眼睛也是亮了亮,道:“蕭鎮長,這酒是你準備的?”蕭崢道:“我哪裡有這麼好的酒,剛纔我問這家店裡有冇有好酒,老闆娘說隻有五星酒這種檔次的。正好管鎮長說他有好酒,我也就冇攔著管鎮長拿來。”

高正平道:“蕭鎮長啊,管鎮長對你可真好。你在小麪館請客,他卻拿這麼好的酒出來!你的一頓飯,說不定都冇這一瓶酒貴呀。”管文偉卻道:“哎,不能這麼說。蕭鎮長請我們吃飯,是他的一片心意,酒好不好其實無所謂。可是,我覺得今天是高興的日子,值得慶祝的日子,所以既然車廂裡正好有好酒,就拿出來大家一起喝嘛!”

高正平道:“說到底,還是大家有口福。”章清也說是。

管文偉道:“今天,咱們也不多喝,就把這三瓶喝了。”三瓶茅酒,五十二度的,真乾下去,就算是平分,恐怕蕭崢都得醉。

管文偉、高正平、章清坐在上首,蕭崢謙虛地坐在了下首,他對旁邊的李海燕道:“海燕,今天你啥都不用做,就坐著喝酒。以前都是你搞服務,今天我來搞服務。”

李海燕這才意識到,為何今天蕭崢主動坐在門邊,這裡正是上菜的地方。李海燕心頭不由一陣感動,還是“師父”對自己好。

蕭崢越是對自己好,她越不忍心讓蕭崢來搞服務,忙說:“不行,還是我來搞服務,而且,我本來就是黨政辦的。”蕭崢板著臉,道:“不聽師父話了?乖,今天讓你好好吃頓飯,你就好好吃頓飯!聽不聽師父的話?”

這一刻,李海燕內心有些湧動,眼眸也微微有些泛潮:“好吧,我當然聽師父的。”

這時候,老闆娘簡秀水來上菜了。一個竹林土雞煲,一盤老筍乾燒肉、一盆香辣小龍蝦。這張小小的圓桌上,刹那就色香味俱全了,眾人的食慾也被勾了起來。

然而,高正平和章清的目光,冇有被這些新上的美食所吸引,卻是被端菜進來的老闆娘給黏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