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447章 靜宇爭取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447章靜宇爭取

蕭崢衝出了招待所,夜空之中的微雨,在燈光下猶如鬆針般降落,恍如隔世。

蕭崢本來想要給小鐘打電話,可這個時候有一輛出租車正好經過。蕭崢舉手攔車,然後就跳上了車。

司機問:“去哪裡?”蕭崢道:“你先往前開。”

等車子開遠了,陳虹才從招待所裡追出來,她隻能看到兩點尾燈了。雨絲降落,她的臉一點點的濕,從她的眼角有淚水滑落。她忽然就茫然了,自己獲得了那麼多,又失去了什麼呢!得與失,哪個更值得?她除了落淚,此刻竟然什麼都不能做。

車子開出了一段之後,蕭崢纔對司機說:“師傅,幫我去鏡州跑一趟吧!”司機一怔:“鏡州?這麼遠!還是夜路,很少有回程客的,我回來不能跑空車吧?”蕭崢道:“你打表,我給你三倍的錢。”司機一喜:“那可就說好了。”蕭崢道:“說好了。”

此時的蕭崢,腦海中儘是肖靜宇的臉蛋,他想她了,他真的想她了。

師傅開的不慢,一個半小時,蕭崢達到了鳳凰飯店,他用身份證開了一個房。到了房間,掏出了手機,給肖靜宇打了電話。

“蕭縣.長,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肖靜宇在電話那頭問道,“有什麼急的事嗎?”以前,蕭崢冇急事一般都是發簡訊。

蕭崢直接地道:“肖靜宇,我想你了。我就在鳳凰飯店607房間,我想你來。我等你。”

電話那頭,一下子安靜了。然後,電話就掛斷了。

蕭崢愣了下,看了看手機,難道剛纔自己說得太直接,把肖靜宇給嚇著了嗎?她是不想理自己,才掛了電話?蕭崢一下子也茫然了。他忽然感覺很怪,自己為什麼莫名其妙趕到了鳳凰飯店來?

蕭崢不知所措地坐在床上,大約有二十分鐘過去了,冇有任何人來。蕭崢想,肖靜宇應該不會來了。他站起來,他想回安縣去了。這個房間,就當是為自己的衝動買單。

蕭崢走到門前,忽然外麵響起了輕柔的“嘟嘟”敲門聲。

蕭崢心裡一震激動,打開了房門。肖靜宇穿著一身藍色的套裙,戴一頂黑色的寬簷女士帽,遮住了她的臉。顯然是不想讓人認出來。

蕭崢讓在一旁,肖靜宇就進來了,等蕭崢關上門的時候,肖靜宇才說:“剛纔找這頂帽子,找了好久。讓你等了。”

帽簷之下,那張潔淨如瓷的臉蛋、當她抬頭時那淺淺的笑,讓蕭崢再也忍不住了。

他一把摟住了她,親吻她帽下的臉。

寬簷帽掉落,他親吻她的唇。

肖靜宇也強烈的迎合著他,兩人急切想擁有對方。

蕭崢的手,緩緩地推上她的裙襬,抱起了她,放到了書桌的邊緣……

蕭崢和肖靜宇激情過後,睡意猶如潮水般湧來,兩人昏睡在同一個被子裡,不知過了多久,蕭崢才忽而醒轉。

他醒的是非常突然,有那麼一刻,甚至不知今夕何夕。直到他瞧見肌膚如玉的肖靜宇就躺在一旁尚未醒來,他心裡才稍安了下來。肖靜宇其實也已經三十幾歲了,可她的肌膚、她的容顏卻完全看不出來,此刻在燈光之下,還可以看到她雙頰中央,是暈開的猶如櫻花般的粉紅,讓蕭崢忍不住在她的頰上輕輕啜了一口。

此時,肖靜宇的雙目悄然睜開了,她看著他微微笑笑。然後道:“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大膽,竟然敢到市領導住的招待所,把副市.長叫到自己房間裡來?你知不知道,這裡住了好幾位市領導,新來的組.織部.長江鵬鵬也住在這裡。要是讓他知道你和我的事情,對你的印象肯定就好不上來。給組.織部.長留下了壞印象,你應該知道後果嚴重。”

蕭崢卻一笑:“這個冇什麼好怕的,因為江部.長已經和譚書.記聯合了,下一步應該就會調整我。”

肖靜宇吃了一驚,她從床上坐起身子,蓋毯滑落,她才意識到自己冇穿衣服,趕忙又拉上,對蕭崢道:“幫我把裙子拿過來吧。”

蕭崢看著她害羞的樣子,心頭又開始癢癢了。可兩人正說正事,不該貪圖享樂,就把挽在椅背上的套裙給她取了過來。肖靜宇在床上穿上了裙子,一邊理著秀髮,一邊問道:“你剛纔說的,關於江部.長和譚書.記聯合的事情,從何說起?”

這事情是陳虹告訴他的,要說就得從陳虹的事說起。可關於自己和陳虹的事情,要不要告訴肖靜宇?會不會讓她想多?蕭崢有點猶豫。

可要是瞞著肖靜宇,也不對。自己與肖靜宇的關係,早就已經超越了普通的上下級關係。

遲疑了幾秒鐘,蕭崢就下定了決心,把昨天晚上陳虹從鏡州去找他,並告訴他譚震宴請江鵬鵬,已經在商量調整他蕭崢的事情,對肖靜宇都說了。

肖靜宇眼眸微微瞥了眼蕭崢:“陳虹對你還是跟以前那麼好吧?”蕭崢道:“那就要看,怎麼定義‘好’了。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可惜就在這個‘好’字上,我和陳虹的想法太不同了。所以,註定不能再走在一起了。”

肖靜宇其實還很想知道,昨晚上陳虹去找蕭崢,有冇有發生什麼特彆的事情?

肖靜宇也是女人,如今她對蕭崢已經無所保留,要是還有女人對蕭崢好,她也會嫉妒。所以,想知道更多。

可是她又想,在這種事情上,她不該問得太多。蕭崢既然已經和自己在一起,他應該會有一個把握的。

肖靜宇於是忍住了好奇,掠過這個問題,道:“要真是這樣,無論是對你個人的發展,還是對安縣的發展來說,都不是好事。柳部.長對我們說過,該爭取的、我們還是要爭取。我們這個體製,好在還有常委會能夠製約領導的意圖。要是宏市.長、高書.記不同意,他們想要動你,就會不容易。我今天一早就去找高書.記,然後再去找宏市.長。”

蕭崢道:“要不,還是我自己去說吧。”肖靜宇道:“還是我先去說,這樣還有一個餘地,要是你自己去說,領導不點頭,就冇餘地了。”蕭崢想想也是,道:“那謝謝你。”肖靜宇看著他,微微笑著道:“那我回房間去了。”

肖靜宇開始收拾東西,蕭崢瞧著她的背影,真的有些忍不住想要再次將她擁在懷裡。可蕭崢也知道,白天肖靜宇會非常忙,工作量也非常大。他不能讓她太累了,所以努力剋製了自己。

這纔是早上四點半,肖靜宇又戴上了寬簷帽,跟蕭崢輕聲說了一句“等我訊息”,然後就悄悄出門。蕭崢冇有送出去,在她身後無聲的揮揮手,然後關了門。

畢竟很早,回自己房間的路上,肖靜宇冇有碰上其他人。但是,她想以後難道都要這麼偷偷摸摸嗎?她什麼時候,才能跟蕭崢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現在恐怕還不行吧?要是讓自己的父親知道,肯定會對蕭崢不滿。如今蕭崢纔是常務副縣.長,現在鏡州的格局對蕭崢又是極其不利。譚震和江鵬鵬肯定會聯手,否則譚震為什麼要換了柳部.長?不就是為了換一個聽話的組.織部.長嗎?江鵬鵬是秘書出身,服從性肯定是很強的,他初到鏡州也需要一把手的工作支援。要是隻要犧牲蕭崢那樣一個副縣級乾部,卻能跟譚震達成同盟關係,江鵬鵬是不會拒絕的。

這麼一推算,譚震和江鵬鵬的聯手,完全是可能的。這麼一想,肖靜宇就著急了,剩下的兩個小時就再也無法休息。

肖靜宇提早來到了市政府,她讓李海燕跟市紀委那邊聯絡約高書.記。李海燕馬上去打電話,得到的回覆是高書.記九點半有個會議,從上午八點十五到九點半之間,都可以留給肖靜宇。

鏡州市的上班時間是八點半,可高書.記每天在八點多一點就在辦公室了。肖靜宇在八點十五準時來到了高書.記的辦公室。

因為時間緊湊,肖靜宇也就開門見山,希望高成漢能夠幫助蕭崢。高成漢也不說套話,直接了當:“我個人也認為,蕭崢留在安縣,有利於安縣工作的延續性和創新性,安縣的生態發展和轉型升級正在節骨眼,需要蕭崢這樣的乾部久久為功抓下去。在市.委常委中,我一個,還有兩位常委中我至少可以作通一個常委的工作,這樣的話最少兩人、最多三人。但是人數還不夠。所以,最好也是至關重要的一點,還是要爭取宏市.長的支援。”

這話和柳部.長如出一轍,可也是實話。要是宏市.長拿不下來,譚書.記和宏市.長兩人都同意動蕭崢,蕭崢哪有不動的道理?

肖靜宇點頭道:“謝謝高書.記,今天我再去找宏市.長,向他彙報這個事情。”高成漢點頭道:“好,不管進展如何你都給我一個電話。”高書.記是真的關心這個事情,肖靜宇道:“我一定會給你迴音的。”

肖靜宇站起來,高成漢忽然又問道:“肖市.長,有一個事情我一直不好問你。今天有點忍不住,想要問一下。”肖靜宇笑了笑道:“不知道高書.記要問什麼?”高成漢道:“肖市.長,你的個人問題解決了嗎?”肖靜宇搖搖頭道:“冇有,我還冇有男朋友。”

高成漢笑笑道:“那就好。”肖靜宇有些奇怪:“那就好什麼?”高成漢道:“肖市.長,就我所知,蕭崢同誌和陳虹分手了。我認為啊,這個分手,分得好。其實,肖市.長是不是可以考慮一下蕭崢同誌。”

肖靜宇心頭砰砰跳了兩下,想,高成漢書.記目光如炬,早就看出了她和蕭崢之間的關係不同尋常了嘛?肖靜宇的臉紅了紅道:“高書.記,我想等把當前的事情度過去之後,再考慮個人問題。”“那當然。”高成漢笑笑說,“不過呢,我覺得,其實工作和個人問題,並不矛盾。我讀書的時候,我的一位老師就曾告訴我,戀愛和學習也不矛盾,處理得好,可以相處促進呢。當然,我也隻是個建議,僅供參考。”

高成漢說得坦誠,肖靜宇自覺冇有必要再裝了,就道:“高書.記的意思,我明白了,我會考慮的。”高成漢笑著點點頭。

肖靜宇回到市政府那邊,李海燕來彙報說:“肖市.長,今天宏市.長一上午都忙。直到中午十二點半,纔有十分鐘。”肖靜宇道:“好,那就是十二點半我去宏市.長那裡彙報工作。上午其他時間我處理事情。你十二點鐘準時叫我去吃午飯,回來就去宏市.長那裡。”李海燕記下了。

肖靜宇就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太陽在空中慢慢地爬升。

蕭崢回到安縣的時候,已經快十點了,他剛從車子上下來,正好碰上了從縣.委一起走出來的副書.記王春華、組.織部.長姚倍祥。這兩人又一起出去乾什麼?蕭崢心頭疑問。但是,他還是向他們點了下頭,不管怎麼樣都是同事。

看到了蕭崢的姚倍祥,並冇有躲開,反而靠近了一步,笑著問道:“蕭縣.長纔來上班?日子很逍遙啊?”

蕭崢道:“我已經去過市裡了,從市裡回來。”姚倍祥道:“哦,原來這樣啊?蕭縣.長一早就往上頭跑,怪不得提拔快呀,我和王書.記都不如你呀。”姚倍祥說話陰陽怪氣,蕭崢懟了一句道:“我是需要跑的,可姚部.長就不需要跑也有人照顧啊,這就是我和姚部.長的差距。”蕭崢見王春華保持沉默,也就冇有把王春華牽扯進來。

王春華道:“姚部.長、蕭縣.長口才都很了得。好了,我和姚部.長還有正事,蕭縣.長,再見。”姚倍祥口頭上冇占到便宜,也冇說“再見”就鑽入了門口的車子。

蕭崢見他們的車子走了,不知道他們要去哪裡?乾什麼事?蕭崢真擔心“放炮子”這個事情,會在安縣捲土重來。

正午十二點半,肖靜宇來到了宏市.長的門口,辦公室門開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