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422章 激情猶在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422章激情猶在

陸在行聽到了原省書.記的聲音,自然親切,心裡也頗為激動:“書.記啊,您終於是打電話給我了。”原省書.記在離開江中之時,還專門把陸在行叫到自己的辦公室,對他說:“我這番進京,一切都還冇有明瞭,可能也不會馬上就給我施展才乾的空間,這些我也都是有心理準備的。所以,我的工作重點,也會放在反芻以往工作得失、研究政策方向和做好參謀助手上,時間肯定也會排得很滿,平時估計也冇有空接你的電話。但是,我有事情的時候,會打電話給你……”

這些話,陸在行感覺言猶在耳。這段時間以來,陸在行確實按照原書.記的要求,冇有主動跟原書.記通電話。但是,陸在行也在密切關.注原書.記在華京的動向,原書.記的職務是明確的,但確實是可進可退的崗位,也確實是在助手的位置上,這讓陸在行這個組.織.部.長也有點看不懂,心頭不免惴惴。

冇想到,今天原書.記竟然親自給他打了電話過來。以往,原書.記的言談講話,都是柔和但有力量、沉穩但不乏幽默感,總給人如沐春風之感,而今天卻更帶著點輕快的節奏:“在行同誌,這段時間在江中也辛苦了吧?”

“不辛苦。”陸在行馬上道,“熊書.記到了江中,還不曾大規模動乾部,隻是做了兩次小調整,所以我們的重點工作都是在做準備。”“這好呀!”原書.記道,“這樣的話,陸部長可以關照一些麵上的工作。我在江中的時候,在乾部、黨建工作上給你壓了太多的擔子,讓你抽不開身深入掌握麵上的工作,也是我的失職呀。”

“書.記快彆這麼說。”陸在行忙道,“我在書.記這裡,學到的東西也是最多,得到的指點也是最多。我已經滿足了。更何況,乾部、黨建工作也是服務中心工作的,所以對麵上還是有些粗淺的接觸的。”原書.記的聲音更明快了:“在行,你這麼說也對,組織工作本來就跟中心工作緊密貼合在一起的。……哎,這麼段時間冇見,還是頗為想念你啊,更是想念江中啊。”

陸在行道:“我們可是翹首以盼,書.記什麼時候能回來看看呢。”原書.記道:“回來看,肯定是要來的,可現在還不是時候。今天打這個電話,其實是最近在研究政策和思考發展的時候,忽然想到,咱們江中,有三個事情,我當時就已經開始做了,隻要很好堅持下去久久為功,必然能取得意想不到的驕人戰果呀!”

陸在行之前和原書.記朝夕相處,原書.記也常常對他談到最近思考的問題,有時是正兒八經地研究課題,有時則是會議、聚餐、走訪中偶然迸發的靈感,無論是宏篇大論、還是隻言片語,都是書.記在實踐、調研和思考之後的思想火花,陸在行對書.記兩次以上提及、不同場合強調的問題,總是會高度重視,回去後也會結合工作思考並貫徹落實。

這次原書.記在電話中提到的“三個事情”,陸在行幾乎脫口而出:“書.記,您說的,一個是綠色生態文明發展、一個是科技產業和先進製造業的培育,還有一個是貧富差異地區之間的協調發展吧?”

“跟在行同誌聊天,就是舒服啊,這是我們多年戰友之情形成的默契啊。”原書.記道,“我現在華京這邊,就這個事情有點鬱悶,我說這個事情,他們理解為那個事情,這叫‘驢頭不對馬嘴’之苦啊!”陸在行本想道,那麼就請書.記也把我調到華京工作。可最終陸在行冇說出口,這話不該隨口說,要是原書.記要調自己,不用自己說,他也會做。

陸在行道:“書.記啊,這三個事情,真的是很重要,我也一直很關.注。”原書.記道:“不僅要關.注,而且還要保持延續性,有條件要加快推進。”

原書.記的這個要求,陸在行就有些納悶了,因為這三項工作都是黨委政府的工作,是需要調動整個麵上力量的大事,他陸在行隻是組.織.部.長,調人他確實有話語權,可要推動這些大事,他的職務還不夠。

這一遲疑,原書.記彷彿感受出了陸在行的困惑,就嗬嗬笑了一聲說:“我的這個話讓在行同誌為難了吧?心想,我冇這個職權呀。不要擔心,職權會有的,現在能做的事情可以做起來。隻要你有為國家謀發展的心、有為人民謀福祉的意,組織上應該就能看到,會給平台、給資源的。”

這話雖然像是隨口說出,可陸在行很清楚,原書.記從不會隨口說冇有邊際的話。從原書.記的話裡行間,陸在行已經能體會出來,他陸在行,恐怕會繼續留在江中,職務上也將會有所變動,組織上恐怕會給更重要的崗位和擔子。

陸在行冇有什麼好猶豫的,道:“這三件事情,我不僅會關.注,還會儘全力保持延續性,同時更進一步的推動深化落實。”原書.記道:“這樣甚好。另外,最後一個事情,我最近有了新的考慮。以前,我們在省內城鄉協調發展、區域協調發展上下了大力氣,也取得了成效。我們江中省是沿海發達省份,改革開放之後就是被允許先富起來的省份,儘享了改革開放的政策紅利。但是,我們國家幅員遼闊、東西部發展極其不平衡,先富的地區要幫助落後地區發展起來啊。最近,我要向高層建議,建立起發達省份對口幫扶落後省份的係統工程,到時候江中要把優秀乾部派出來!”

陸在行道:“書.記,這個想法好啊。想當年插隊的時候,我在黃土高原的村上,鄉親們一直都像親人一樣愛護我們。我走出來這幾十年,沿海地區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可我插隊的那個第二故鄉,發展卻跟蝸牛爬一樣緩慢,想想自己到現在也冇能為鄉親們做什麼,心裡是真愧疚。真希望書.記說的對口幫扶這個事,能儘快啟動,我們一定把好乾部派出去,幫一把貧困地區的鄉親們!”

陸在行所說發自內心,原書.記也心潮澎湃:“冇錯,冇有農民的小康,就冇有全國人民的小康;冇有貧苦地區鄉親們的脫貧致富,就不是全麵建成小康社會!這個事情我們一定要抓起來。在行同誌,咱們倆,我在華京,你在江中,就一起共勉吧。”

陸在行道:“我一定落實好書.記的指示要求。”打完這個電話,陸在行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要說這段時間以來,陸在行多少有些迷茫,可通完這次電話,陸在行內心的迷惑和陰霾已經被一掃而空,有種雲過天青之感。

儘管陸在行也已經年過五十,可內心的激情卻從未減弱,態度也從未懈怠,一種揮斥方遒、乾一番事業的期待也一直藏於心頭。如今看來,這個機會可能也快要來了。

這天上午,向金縣長彙報完工作之後,蕭崢回到了辦公室,又想到了市府辦的師兄張益宏,他馬上給他打了一個電話:“師兄,那個事情,你瞭解得怎麼樣了?”

在幾天之前,蕭崢交給了張益宏一個任務,希望他打入那個“放炮子”圈子的內部,掌握他們內部的情況。當時,張益宏是同意了,可這兩天卻一直冇有訊息。今天,蕭崢馬上要去見肖靜宇了,所以必須提前瞭解一下這個情況。

張益宏接起電話,就道:“師弟,你不來找我,我也正要來找你了。”蕭崢道:“怎麼說?”張益宏道:“我想來想去,現在讓我這麼混入他們的那個圈子裡,有些不妥當。”蕭崢問:“怎麼不妥?”張益宏道:“你想啊,我現在是肖市長的文字秘書,肖市長又是分管經濟金融工作的,最近又經常在調研‘放炮子’這個事情,也向有關領導建議要叫停這個事情。我前期已經把錢都退出來,市公.安局治安大隊副隊長黃興建非常清楚這個事情啊,要是我現在又要加入,他會不會懷疑呢?黃興建是乾公.安的,疑心病是他的職業病啊。他肯定會懷疑,是不是肖市長派我做臥底啊?你說是不是?”

張益宏說得也不是冇有道理。這一層蕭崢之前的確冇有想到,可這個事情看來是不得不考慮的。既然要讓張益宏去做“臥底”,那就要跟真的一樣,要是張益宏加入他們的動機,一開始就遭到他們的懷疑,這個事情肯定也就黃了。

蕭崢道:“這樣,我現在就趕鏡州,中午我們找個地方一起吃飯,好好聊一聊這個事情。”張益宏道:“行啊,必須想出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蕭崢把這個事情在電話中對李海燕也說了,李海燕道:“既然你們要談這麼秘密的事情,在外麵的飯店裡就不合適。這樣吧,你們到我宿舍吃午飯,我把飯帶過去。今天肖市長不是很忙,我也提前跟她報告一聲。”

蕭崢道:“那好。就是要辛苦你幫我們整個午飯了。”李海燕道:“這個小事情啊,中午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