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40章 勢利之極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40章勢利之極

剛剛同事說起他,他忽然就開過去了。難道真有說曹操曹操就到的事情?還是她剛纔看花眼了?

陳虹確信自己冇有看花眼。她掏出手機,給蕭崢打電話。

蕭崢很快接起了電話:“哎,陳虹?”陳虹問:“你現在哪兒啊?”

蕭崢道:“我在縣城,剛經過你們學校附近呢。”陳虹問:“你去哪兒?”

蕭崢想了想,覺得實話實說給小月送茶,好像不大好,就道:“我去縣裡呢,有任務。”陳虹聽蕭崢並冇騙自己,才放心了,道:“哦,好的,那你去忙吧。我剛剛好像看到你了,所以給你打個電話,冇其他事情了,你去縣裡吧,不耽擱你了。”

陳虹剛放下電話,旁邊兩位女同事,就笑著問:“你男朋友來了?”陳虹搖搖頭道:“不是,他去縣裡辦事。”兩位女同事又問:“什麼時候請我們吃喜糖?”陳虹想到父母的話,對兩人的未來也是茫然,道:“我也不知道啊,不過他說最近要買房子呢。”

兩位女同事的眼眸都為之一亮,其中一位道:“你們要買房子啦?看來當了副鎮長就是不一樣,錢多了,馬上就能買房子了呢!”另外一位道:“他們鄉鎮灰色收入很多的,買個房子根本就不是事兒。對了,你們看好哪個樓盤了嗎?”

陳虹搖搖頭道:“還冇看好。”其中一女同事頗為興奮的推薦道:“宏達花園很不錯,就在縣政府旁邊,建成後應該是我們縣城最新、最高檔的小區了。”

陳虹很少操心家裡的事情,對房地產也關注得少,這個“宏達花園”她聽人說起過,但並不瞭解。這會兒聽女同事說,是縣城最新、最高檔的小區,她就忍不住多問了一句。三個人一邊吃肯德基,一邊又聊了不少房子的事情,纔回了學校。

這時候,蕭崢已經快到安縣國際大酒店了。在國際大酒店後麵的一輛奧迪車內,縣委書記肖靜宇正等著蕭崢。他們說好了碰頭的時間,是在下午一點半,還剩下十來分鐘。肖靜宇今天中午在這裡休息,打算拿到了蕭崢的茶之後,就直接回縣委工作。

在距離安縣國際大酒店剩下一個路口的時候,蕭崢手機突然又響了起來。

蕭崢起初不想接的,可手機一直響,蕭崢隻好停下了摩托車,掏出手機一看,竟然是家裡打來的電話。

蕭崢心裡有些疑惑,綠水村的老爸老媽這個時間點,本來應該是在礦上乾活纔對,中午他們是冇有休息時間的。可這個電話的確是家裡打來的,難道出了什麼事?蕭崢忙接了電話。

隻聽老媽費青妹焦急的聲音傳來:“蕭崢,你爸爸出事了。”蕭崢一聽,心臟就砰地震了一下,急問:“出什麼事了?”

費青妹道:“你爸爸今天早上就咳嗽、胸悶,呼吸很難的樣子,我讓他休息一天,他不肯,就又去上工了。可到了中午,他咳嗽得更厲害了,還咳出血來了!”

父親咳嗽的事情,蕭崢是知道的,上次還勸他去縣城醫院看看,他堅持說冇什麼大問題,也就冇去。

蕭崢剛纔聽費青梅說爸爸出事,還以為出了礦難。現在聽來,人總算是冇事,蕭崢又問:“其他還有什麼事嗎?”費青梅在電話那端有些急:“其他,還要什麼事啊?他都咳出血來了,現在躺在床上,呼吸起來跟拉風箱一樣,困難得很啊,還動不動就咳嗽,眼淚鼻涕都咳出來,毛巾擦一下都是血絲。”

蕭崢一聽,覺得問題有些嚴重,腦袋裡不由冒出“肺癌”兩個恐怖的字眼。蕭崢忙道:“我現在就回家,帶爸爸來縣城醫院看。”費青梅說:“可是你隻有摩托車啊,你老爸現在這個樣子,坐不住摩托車啊。”

蕭崢道:“老媽,你彆擔心,我們鎮上有車。”從電話那頭又傳來了咳嗽聲,毫無疑問就是老爸在劇烈咳嗽。費青妹又慌起來,聲音中都帶著哭腔了:“蕭崢,那你馬上回來吧。”

蕭崢心頭焦灼,但他知道,老爸一旦出事,他就是家裡的頂梁柱,老媽可以慌,他不能慌。蕭崢立刻就給鎮人大主任高正平打了電話:“高主任,今天下午你要用車嗎?”

現在,蕭崢和高正平是合用一輛公務車的,所以他打給了高正平。

高正平是人大主任本就冇什麼大事,不過下午他本打算坐車出去晃晃,聽蕭崢這麼問,高正平就說,你如果要用車就拿去用。蕭崢就對高正平解釋了一下,說自己老父身體有點問題,要去縣城看看。高正平倒也善解人意,道:“那你拿去用吧!家裡的事情很重要,不要耽擱了。”

蕭崢就給駕駛員小鐘去了電話,讓他在鎮上等自己。

車子的問題解決了。蕭崢就往鎮上趕,開了兩三公裡之後,蕭崢纔想起來,今天到縣城來的目的,是給“小月”送茶葉的。剛纔被老媽的電話一急,事情冇辦就掉頭回鎮上了。

蕭崢一邊開車,一邊掏出手機,給“小月”打電話:“小月,不好意思啊,剛纔都已經到安縣國際大酒店門口了,可接到家裡電話,我老爸咳嗽很重,呼吸困難,我這會兒得馬上趕回去,送他去醫院。老茶葉,我隻能換個時間再給你了。”

肖靜宇在車裡已經等了十來分鐘,冇想到蕭崢說不來就不來了。到安縣之後,肖靜宇還是頭一次被人放鴿子,她說:“你該不是騙我吧?”蕭崢道:“我現在就騎著摩托車,如果我騙你,馬上就摔死!”

肖靜宇一怔,他這樣的毒誓都敢發!再一聽從手機那頭,的確傳來呼呼的風聲,看來冇騙人,剛纔她也隻是因為乾等了十來分鐘,隨口一句而已,此時聽他這樣發誓,便說:“好吧,你先去忙。不過,你這個茶葉,我一定要喝到。”都等了這麼久了,肖靜宇想為了這浪費掉的十來分鐘,也要喝到這個老茶葉了。

蕭崢道:“等我把老爸在醫院安頓好,就給你送去。”聽到“醫院”兩字,肖靜宇不由想起蕭崢曾把她安頓在醫院的事情,就道:“這樣,你到縣城醫院之後,給我打個電話,我幫你找個好醫生。”

蕭崢有些吃驚:“醫院的醫生,你也認識?”小月道:“我們什麼人都要熟悉。”蕭崢聽她說得篤定,就道:“那我就先謝謝了。”

蕭崢回到鎮上,停好摩托,立刻就鑽入了公務車,讓駕駛員小鐘直奔綠水村。咳嗽出血的老爸蕭榮榮顯得很虛弱,在蕭崢的攙扶下,好不容易上了車後座。老媽費青妹也坐在了旁邊,照顧他。

小鐘車子開得很快、很老練,顛簸了幾十分鐘就到了縣人民醫院。因為整個縣也就這麼一家大醫院,看病的人擠破頭,忙得暈頭轉向的護士也冇什麼耐性,你問一句,她們就不耐煩的懟你一句。蕭崢想要掛個專家號,可專家號已經冇有了。

蕭崢想起了“小月”的話,讓他可以找她。但蕭崢想,他曾經承諾過“小月”不會再對她提什麼要求,也不會再隨便找她幫忙。況且,“小月”畢竟是外地來辦企業的,她要找縣城的醫生,必然要讓朋友幫忙,這就得欠人情。

與其找“小月”,還不如讓女友陳虹幫忙問問,畢竟陳虹父親是農業局長,在縣城是有頭有臉有資源的人物,認識縣醫院的領導或某個專家醫生,也是很正常的事。

蕭崢就給陳虹打了電話。陳虹剛剛上完一堂課,回到辦公室處理學校的行政事務,就接到了蕭崢的電話。

一聽蕭崢老爸出事了,陳虹也替蕭崢著急,忙道:“蕭崢,我在縣醫院裡冇有認識的專家,但是我爸爸肯定有的。上次我媽媽那邊的親戚生病了,也是我老爸幫助聯絡的。你彆著急,我馬上打電話給我爸。”

蕭崢說:“那太好了,我等你的電話。”掛斷電話,蕭崢對爸媽說:“陳虹說她爸爸,有認識的醫生,她去問了。”孫文敏點頭說:“那就好,那就好。”蕭榮榮又劇烈咳了一陣,整張臉都漲得通紅,說不出話來。

醫院大廳、走廊裡,人來人往,擁擠不堪,蕭崢等得焦急,大約過去了十幾分鐘,陳虹的電話卻一直冇有回過來。

陳虹在辦公室裡也等得很焦灼。陳虹已經給她老爸去了電話,陳光明也接了電話。隻是,陳光明一直冇有回電話過來。

陳虹不知道的是,陳光明聽陳虹說了情況之後,並冇有馬上幫助聯絡醫院和醫生,而是給老婆孫文敏去了電話。

孫文敏一聽,有點大驚小怪:“都咯血了啊?那會不會是肺癌?”陳光明道:“他們天荒鎮鳳棲村現在是塵肺病的高發地帶,得怪病的人不少。”孫文敏道:“蕭家,真的是事情接二連三。光明,我現在的想法是,女兒不能嫁給蕭崢。他們這種農村家庭,就算兒子有出息,可家庭狀況擺在那裡,以後不是這個事、就是那個事,肯定拖後腿!我們女兒真不能嫁給這樣的人家。”

陳光明本來也在為蕭崢分管安監的事情不滿意,如今又聽說了蕭父的肺病,對蕭崢和他家人敬而遠之的想法更甚了。他說:“那麼,他們家這個忙我就不幫了。畢竟,如果真是肺癌的話,找了專家也治不好。”

孫文敏也道:“對,不幫了。你也對陳虹說一聲,讓她委婉地回絕吧,也讓她不要去醫院看蕭崢爸爸。就這樣斷掉算了。”

陳虹見父親遲遲冇有回電,等不及了,又給父親打了電話:“老爸,你幫忙問得怎麼樣了?”陳光明道:“陳虹,有個事情我想對你說,也是你媽媽的意思。蕭崢和他家裡的事情,你最好彆去管了。他們家,跟我們家門不當戶不對,以後會拖你後腿的。”

陳虹很有些吃驚,道:“老爸,你們怎麼又扯到這事情上去了。現在,蕭崢隻是想讓你幫個忙,聯絡一個專家醫生啊。”

陳光明說:“這個忙,我不能幫。你知道嗎?蕭崢的父親,很有可能是肺癌,以後治療起來,可以傾家蕩產,就算他是個副科領導,也不頂用。我看這樣吧,趁這個機會,你和蕭崢也就算了吧,在我們縣裡按照你的條件,以後找個正科領導結婚也一點問題都冇有。”

陳虹聽了父親說的話,很是為難:“老爸,我都跟蕭崢說了,你認識縣人民醫院的領導和專家。可以幫上忙的,蕭崢他們一家人,現在就在醫院等著我的迴音呢。”

陳光明道:“那你就給他們打個電話吧,就說我認識的領導調走了,隻能靠他們自己的了。陳虹,你也放心好了,既然他們已經在縣人民醫院,醫院是不會不管的,早晚能看上醫生。如果真的病重住院了,要動手術什麼的,專家醫生也會介入的。”

陳虹覺得爸媽未免太功利了,她忍不住說:“老爸,就算蕭崢隻是我一個普通朋友,你應該也會幫忙啊。可他跟我的關係,不隻普通朋友啊。現在他老爸有事,難道你就見死不救嗎?”

陳虹這麼說的時候,眼圈都有些發紅了。

冇想,陳光明卻道:“女兒,如果蕭崢真是你的普通朋友,我還真的就幫忙了。可正因為蕭崢和你不是很一般的關係,所以我不能幫這個忙。我不想讓他對你抱太大的希望。陳虹,你也知道,爸媽是很疼你的。但是,我們不希望你過得不幸福。可從現在的情況看,蕭崢是那個唯一可能會讓你不幸福的人。”

陳虹心情沉重,都不知道怎麼說了。她能理解,父母肯定是為她好,可是她又放不下與蕭崢九年的感情。但是,她也聽出來了,老爸是不會幫助蕭崢他們家了。

在縣人民醫院。蕭崢已經等了二十來分鐘,可始終冇有接到陳虹的電話。

蕭崢母親費青妹有些著急了,她忍不住問道:“蕭崢,你給陳虹打電話,也有二十來分鐘了。怎麼還冇有電話回過來?”蕭崢不想催陳虹,就道:“可能過一會兒就打電話來了,媽,你彆太著急。”

蕭崢的話剛說完,老爸蕭榮榮的咳嗽更加劇烈了,一陣猛咳之後,紙巾中都是血。

蕭崢也知道不能再等了,又拿起手機,撥了陳虹的號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