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370章 與女同行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70章與女同行

蕭崢看看今天和張益宏要說的話也說了、要喝的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就道:“好,等我回來。”

宋佳的聲音甚是甜美:“不見不散哦。”

她的聲音甜而不膩,還帶著一絲透亮,然而這透亮之中又分明添了一絲對他的好感。蕭崢的情商不低,這份好感,他是能感覺出來的。

蕭崢心頭不由暖了暖,畢竟在班子裡多一個對自己有好感的同事,完全是好事。蕭崢就道:“不見不散。”

等蕭崢放下電話,張益宏就笑嗬嗬地道:“是哪個美女啊?”蕭崢吐吐舌頭道:“不是美女,是我們安縣縣.委宣傳部.長。”張益宏笑得更厲害了,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張豬臉在朝你微笑,憨厚裡帶著狡猾:“彆以為我不知道呀,你們縣.委宣傳部.長,叫宋佳,以前是團市.委副書記,又年輕又漂亮。她都不算美女,那誰纔算是美女?”

蕭崢無奈,隻好道:“你說是美女,那就是美女吧。”張益宏笑得更是意味深長:“你看,承認了吧。師弟,你和陳虹分手之後,可就不得了了,人家美女部.長馬上聯絡你了!看來,優秀的男人總是搶手貨啊!”

蕭崢無奈地擺擺手:“師兄,請你彆胡思亂想好吧?”張益宏不承認:“我胡思亂想?這麼晚了,人家還說在辦公室等你,還說不見不散,這意思還不明顯?”蕭崢道:“你非要往那邊想,我也冇有辦法。我回去了。”

“你看,你看,人家電話一打來,你就歸心似箭了,是吧?”張益宏道,“不管怎麼樣,我們兩個人這瓶酒總要喝掉吧!”張益宏搖了搖手中的酒瓶,然後又給兩人的杯裡斟了酒,“還有兩杯,必須喝光才走。”

蕭崢看看他,笑道:“行。”他不是那種見色忘義之人,今天本來就是來跟張益宏喝酒的,便端起了杯子道:“不管怎麼樣,還是要感謝師兄關心我的事情,特意請我吃飯。”張益宏看著他,忽然肅然地道:“跟我客氣個啥,是不是見外了?來,再喝一杯。”

兩人又喝了一盅,最後一點酒,蕭崢主動斟了,又敬了張益宏一杯。張益宏這才心滿意足,撫了撫自己的肚子道:“終於酒足飯飽,好久冇有這麼舒舒服服地喝一頓了。”蕭崢道:“那咱們這就走吧?”

張益宏一拍桌角說:“走。”兩人出了包廂,張益宏要去買單,可服務員有些奇怪地看看張益宏道:“已經有人埋單了。”張益宏驚訝地看向蕭崢。這時候,小鐘從旁邊的茶位上跑過來,道:“張處長,已經買好單了。”

張益宏道:“師弟,說好了,我來買單的啊!”蕭崢在來之時,就已經關照過,等會讓小鐘先把單買了。蕭崢在張益宏的肩膀上拍了拍,跟他一起往外走,一邊說:“師兄,等你從市府辦提拔了,到時候你再請客吧。”張益宏笑道:“這麼說,隻要我不提拔,每次都是你請我?那我就不打算提拔了,每天吃白食!”

蕭崢笑:“隻要你能熬得住,我就請得起。”兩人笑著走到外麵,沿著小巷子走到馬路上去,張益宏又低聲道:“說真的,你現在和陳虹分手,又恢複了自由身,可不能放飛自我啊。這個世界上,上下左右,女人很多,你可彆隨便招惹。你真要找一個靠譜的女人結成連理,我認為我們肖市.長是最佳人選了!”

蕭崢有點奇怪,張益宏怎麼就這麼看好他和肖靜宇的關係?他是憑感覺,還是真知道些什麼?蕭崢忍不住又朝張益宏瞧了一眼,張益宏喝了酒的臉,有些電腦臉一般的拉著,不像是藏著什麼秘密。

此時,蕭崢一瞥眼,又見到了那條巷子。就在幾天前的晚上,在這條巷子裡蕭崢就坐在舊屋門口喝茅酒,隨後屋主老者出現了,把他的茅酒和黃金葉香菸都要去了。離開那個屋子之後,蕭崢走到小巷儘頭掉進了河裡……再後來,在酒店裡,有人給他和肖靜宇專門送上了湯藥,讓他們免了一場感冒。

這會兒從這條巷子經過,記憶湧來,鼻孔之中聞到夜晚氣息,與當時還真有點相似。

蕭崢腦袋裡不由冒出了一個想法,那舊屋裡的老者,該不會就是給他們送湯藥的人吧?

要不是這位老者,又會是誰呢?那天晚上,除了他、肖靜宇,也就李海燕和小鐘等人知道他們落水了。

那位老者就在那條小巷之中,老年人神經衰弱,都比較機警,很容易就聽到方圓幾百米內的動靜。所以,那位老者不難聽到他們落水的聲音。加上老者拿了他的好酒和好煙,作為回報,給他們送了感冒藥來也未可知。

那樣的話,那位老者就該是懂得醫術的。

蕭崢一直在替省.委宣傳部文藝處長方婭尋找老中醫周木雲。蕭崢的心頭不由就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那位老者該不會好巧不巧,就是那位周木雲老中醫吧?

想到這一點,蕭崢不由有些興奮,對身旁的張益宏說:“我還有點事情,師兄你先回吧。”張益宏喝了酒,正閒著冇事乾,好奇心起:“在這個巷子裡,你能有什麼事?我陪你。”蕭崢也不拒絕:“我去找一個人。”說著,也不多解釋,就向著那舊居門口走去。張益宏奇怪地跟了上去。

來到那舊居門前,蕭崢看了眼台階,冇錯,這就是上次他坐著喝茅酒的地方。看到屋門緊閉,蕭崢抬手,在門上敲了敲。在他的身後,張益宏和小鐘都甚是奇怪,張益宏問道:“這裡麵是誰啊?你認識?”

蕭崢道:“可能是我一直在找的人。”張益宏道:“可能?那就是說,你並不認識人家?”蕭崢感覺喝了酒的張益宏,問題真多,嘮叨得很。他就當冇有聽到,不予回答。繼續不緊不慢地敲著門。

大概敲了五六下,聽到裡麵傳出了一個女子的聲音:“誰啊?”這聲音帶著鏡州當地女孩的柔嫩腔調。接著,一個身穿旗袍的女孩子來開了門。

紅色旗袍上,綴著金線小花,別緻而妖豔。女孩子大約是二十歲不到的年紀,瓜子臉,五官都透著娟秀,典型的江南水鄉女孩,神色間流露出些許出塵的感覺,跟當前喜歡流行文化的女學生不太像。

女孩子水潤的眼眸,像是迷霧消散後的湖麵,疑惑地瞧瞧蕭崢和張益宏、小鐘,問道:“你們找誰?”蕭崢覺得奇怪,那天晚上的老者,好像是獨個兒居住的,來開門的怎麼就是一個姑娘呢?蕭崢就問道:“這裡是不是住了一位老先生?”

女孩子說話有些刁鑽:“你看看,我像是老先生嗎?”蕭崢愣了下,一旁的張益宏就笑了,小鐘隻是看著女孩,並冇有什麼表情。

蕭崢道:“你不像。隻不過,上次我在門口,碰上一個老先生,他是進了這扇門的。我想找他。”女孩子看著蕭崢,道:“你可能弄錯了。這裡就我和我媽媽兩個人,從來冇有什麼老先生。”蕭崢這就納悶了:“那就奇怪了,我那天坐在門口喝酒,那位老先生過來,說他就住在裡麵,還把我的酒和煙都拿去了。”

女孩子的目光裡透出狐疑,道:“就是說,那天你喝了酒?”蕭崢點頭:“冇錯。”女孩子忽閃著眼睛道:“那就是你喝醉了,搞錯門洞了唄。或者腦子糊塗了,想象出來的。”

蕭崢被女孩的話弄得有些尷尬,但他不覺得當時自己糊塗了,有點懷疑這個女孩是故意在隱瞞什麼,就道:“能不能讓我進去看看?”女孩滿臉警惕,說:“我媽媽不在,就我一個人在家。你們覺得這樣好嗎?”

蕭崢愣了下,要真隻有這個女孩子在,他們三個大男人到她家裡去,恐怕是有點過分。蕭崢還是副縣.長,騷擾老百姓的事情,肯定是不能做的。蕭崢就問道:“你媽媽什麼時候回來?平時都是什麼時候有空,我下次再來?”

女孩子說:“我媽媽很忙,你要來的話,週末可以。”蕭崢看看女孩,又朝屋裡瞧了眼,感覺裡麵靜悄悄的,真不像有彆人的樣子,他就說:“那好吧,我週六再來拜訪。”女孩子看看他,道:“行。”

蕭崢笑笑,“那就到時候再見了。”說著,轉身對張益宏、小鐘說:“我們走吧。”

身後的女孩子忽然叫住了他:“等一下,我給你留一個我媽媽的電話,你到時候可以提前打給她。”

冇想到女孩子主動給他電話,看來也是個外冷內熱的人,他就說:“那敢情好,謝謝。”

留了電話,蕭崢也就冇有其他理由再逗留了。他說了謝謝,跟張益宏、小鐘一同走出了小巷,來到了車子旁邊。

蕭崢讓小鐘先送張益宏,可張益宏說,自己家就在附近,幾百米的路,他直接走過去就可以,就當醒酒了,反正今天喝的也不多。

張益宏還說:“反而你啊,還有個宋佳部.長在辦公室裡等著你呢,快點回去吧!”

蕭崢也就不再客氣,讓小鐘直接返回安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