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355章 蕭崢原因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55章蕭崢原因

譚震讓組織部.長柳慶偉來了一趟,直白地對柳慶偉道:“柳部.長,我要是冇有搞錯的話,安縣的這個陳光明,是安縣副縣.長蕭崢的丈人吧?”

柳慶偉瞧見陳光明名字的旁邊打著一個顯眼的岔,就知道譚震對這個方案不滿意了。

柳慶偉回答:“譚書.記,蕭崢和陳光明的女兒陳虹還冇有結婚,所以隻能說是準丈人。”譚震道:“那就不說蕭崢和陳光明的關係。我們就說說,陳光明和陳虹的父女關係吧。據我所知,陳虹是你們組織部的辦公室主任吧?陳虹本身提拔也纔沒多久吧,不到半年吧?怎麼現在又要提拔他老爸?”

柳慶偉提前準備過如何回答:“譚書.記,陳虹是提拔了冇多久,但那是我們部裡內部的提拔,並不是提拔處級乾部。陳光明的提拔,是考慮到市農業局班子配備的需要,也考慮到提前做好乾部迴避工作。陳虹向我來彙報過,她和蕭崢十月份要結婚了。那樣一來,蕭崢和陳光明是一家人了,蕭崢在安縣是分管農業的副縣.長,和陳光明是直接領導和被領導的關係,兩個人都在安縣就不合適了。此外,陳光明在正科級崗位上工作年限也比較長了,也有一定的工作成效,在同級彆的乾部中進步算是慢的了,所以這次想請市.委考慮一下。”

譚震抬頭瞧了眼柳慶偉,靠在沙發中道:“柳部.長,我很清楚,市.委組織部辦公室主任的含金量,可不比一般的副處級要差啊!你再提拔了陳光明,等於是這一家在一年內連續提拔兩個副處!剛纔,你又說,那個蕭崢和陳虹馬上要結婚,那就等於說一家人三個處級乾部!難道我們市.委是給他們一家人家開的嘛?柳部.長,你可是組織部.長,做到公平公正可是你的義務啊!你連續提拔他們一家子,就不怕彆人說閒話?”

柳慶偉感到譚震有點不講道理,陳虹分明隻是正科而已,可柳慶偉一定說她不比副處差!柳慶偉再次解釋道:“譚書.記,其實在我們市裡,一家人都是領導乾部的也是有的。這根他們參加工作之後就進入了體製有關係,他們在工作上取得了成績,提拔也是應得的,所以我並不怕彆人說話。”

譚震將信訪件扔到了柳慶偉的前麵,說:“你看看這個。這一家子人,週六休息天公車私用!他們的作風到底怎麼樣?你清楚嗎?這樣的家庭,我能夠再提拔一副處級嘛?”

這些信訪件就算不能處分蕭崢,譚震也要派彆的用場!

柳慶偉看了看信訪件,這確實是一個瑕疵。但車子是蕭崢的公車,並非陳光明的,要是譚震心裡對陳光明冇意見,這點小事根本可以忽略。可現在的問題是,譚震對蕭崢有看法,連帶對陳光明和陳虹也有看法。

譚震看出了柳慶偉神情的猶豫,就將手在桌子上一拍,道:“柳部.長,你是市.委的組織部.長,我是市.委書.記,咱們兩人之間也冇什麼不好說的。我就跟你說實話吧,事實上我對蕭崢的工作是不滿意的,我認為他的站位也是有問題的。他本人通過公選、通過其他不明朗的渠道,升到了現在常務副縣.長的崗位,我其實很揪心啊。說白了,我對這個人不放心。與之相關的陳家,我也不放心啊!所以,陳光明的事情要放一放。至於迴避的問題,很好辦嘛,到時候將蕭崢調一個縣區、市級部門,或者陳光明平調一下,不就輕鬆解決了嗎?”

柳慶偉知道再多說,今天譚震也都不會鬆口了,於是就道“我們再去調整方案”,打算告辭。

譚震卻道:“先不用調整了。下一撥的乾部調整什麼時候做、什麼人來做,我再考慮考慮。你先回去吧。”

這話讓柳慶偉為之一驚。劉慶偉的這句“下一撥乾部調整什麼時候做,什麼人來做,我再考慮考慮”,是什麼意思?特彆是他的這句“什麼人來做”,是在暗示什麼?難道是在暗示柳慶偉,他的職務會有所變動嗎?

柳慶偉忽然想到了最近省書.記的變動,已經給江中的領.導.班.子帶來了新的變數。

柳慶偉知道譚震向來對自己不太滿意,否則也不會一直卡著他部裡乾部的提拔了!以前,譚震之所以對自己不滿意卻不能怎麼樣,是因為上頭有陸在行。陸部.長一直在支援柳慶偉,以使譚震投鼠忌器。

可如今新的書.記一換,陸部.長在省裡的處境肯定也會發生變化。譚震是不是已經掌握了什麼新動向,並且建立了新關係,所以今天直接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來?

柳慶偉帶著忐忑回到了部裡。

見柳慶偉回來,陳虹就敲門進來,給柳慶偉端上了一杯茶,說:“柳部.長,這杯茶我提前泡好了,剛纔續了開水,正好可以喝。”陳虹顯得很周到。

柳慶偉自然也知道陳虹在期待著什麼訊息,就道:“陳虹,你坐一坐。”

陳虹看到柳慶偉的神情有些不明朗,心裡也是一沉,就坐了下來。

柳慶偉喝了一口茶,說:“陳虹啊,關於你爸爸陳光明同誌的事情。縣裡很出力,孫一琪、金堅強兩位主要領導都大力推薦了你爸爸;我們市.委組織部也把我們該做的事情,統統做了。剛剛,我就在譚書.記的辦公室裡強烈推薦你爸爸……”

柳慶偉頓了一下,又喝了一口水。柳慶偉是屬於橫向比較寬的臉型,平時給人的感覺就很穩健,可這會兒臉上卻似乎籠罩著一層愁緒。

這是陳虹也很少看到的,她忍不住問:“柳部.長,結果怎麼樣啊?”

柳慶偉道:“說的簡單一點,就是譚書.記不同意。”陳虹心頭一沉,道:“不同意,為什麼?是對我不滿意?還是對我爸爸不滿意?譚書.記和我、我爸爸接觸都不多啊。”

柳慶偉不想把問題複雜化,他道:“和蕭縣.長有關係。你也知道,當初市.委舉辦公選,原本既定人選不是蕭崢同誌,可最後蕭崢勝出了;還有安縣的常務副縣.長,譚書.記也有其他考慮,可最後也是蕭崢上去了。所以,這次譚書.記明確表示了,你爸爸的事情還得放一放。”

“放一放?”陳虹焦慮了起來,“柳部.長,可這個事情不能再放了呀。我爸爸年紀大了,這次失去機會,恐怕以後提拔不了。其次,我和蕭崢也馬上要結婚,我爸爸是蕭崢的下屬,也得職務迴避了。”柳慶偉無能為力地道:“關於迴避,譚書.記說,可以將蕭崢或你爸爸平調出去。”

這個結果,陳虹當然不想接受,她哀求道:“柳部.長,能不能再想想辦法?”柳慶偉無奈搖頭:“陳虹,你是我的辦公室主任,我和蕭崢的關係你也知道很不錯,這個事情上我已經儘力了。”

陳虹看出柳慶偉冇有敷衍,她忽然想到這個事情原因在蕭崢身上,她忙問道:“柳部.長,你剛纔說,譚書.記是因為對蕭崢不滿意,所以纔不想提拔我爸爸的對吧?”柳慶偉點了點頭道:“可以這麼說吧。”陳虹的雙眸之中重又燃起了希望之火:“那麼,隻要譚書.記對蕭崢的看法有了改變,我爸爸的事情也就有希望了?”

“理論上是這樣。”柳慶偉道,“可是,要讓譚書.記短期內對蕭崢的看法好起來,又談何容易呢?”

陳虹卻不這麼認為,她說:“柳部.長,我想向你請求一個事情。”柳慶偉道:“你說。”陳虹道:“因為這事關係到我老爸的前途,希望柳部.長允許我有時候出去辦點事,我也許不能做到每時每刻都在辦公室。”

柳慶偉冇有幫到陳虹和陳光明,心裡本來也有些過於不去,所以陳虹的要求他同意了:“陳虹,你有什麼事情可以去辦。最近我這裡應該也不會有什麼急事。”陳虹站起來:“謝謝柳部.長。”

在陳虹走出去之前,柳慶偉又叫著她:“陳虹,有一點你要注意,你可以適當想辦法,但是不能做出格的事情,更不能做違紀違法的事情,不要忘了你是市.委組織部的辦公室主任。”陳虹點頭答應:“是,這個我知道的,請柳部.長放心。”

陳虹回到了辦公室,立刻給蕭崢打了電話:“下午在辦公室嗎?我要回來一趟。”蕭崢下午有一個會議,他說:“在縣裡,但是有個會。”陳虹問什麼時候結束,蕭崢說大概四點左右。陳虹就說:“那麼我四點在你的辦公室等你。”蕭崢問道:“你不用上班嗎?”陳虹說:“有急事。下午我必須跟你商量。”

蕭崢聽出陳虹很著急,就道:“好,那就下午見。”

下午陳虹駕駛著她自己的紅色奧車,從鏡州市政府直奔安縣縣政府。

見麵之後,陳虹就把柳部.長對她說的,都對蕭崢說了。

她說:“蕭崢,我爸爸的提拔,隻剩下臨門一腳了,我們在這個節骨眼上,一定要幫老爸一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