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343章 方處難處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43章方處難處

蕭崢的確是答應過肖市.長,隻要方婭有什麼需求,就儘量滿足她。他隻好說:“我記得。”

方婭說:“那就趕緊過來吧。你還怕我會吃了你嗎?”說完,她還咯咯地笑了兩聲,這跟她天生溫柔的聲音其實並不相配。

蕭崢隻好讓小鐘重新打回方向,到了安縣國際大酒店。蕭崢讓小鐘可以先回去休息,但小鐘說:“蕭縣.長,我回去也睡不著,就在這裡等吧。萬一蕭縣.長要用車,也方便一些。”蕭崢道:“那好,你辛苦一下。”

蕭崢到了1002房間的門外,左右看看並無他人,他才敲了敲門。來開門的是方婭的手下葉凱琳,她一笑,酒窩就更深了,“蕭縣.長,您來了,方處長在等您。”蕭崢心想,還好,小葉還在。看來,方婭叫自己來,隻不過是一次普通的見麵。

蕭崢也朝葉凱琳一笑說:“葉處長好。”葉凱琳道:“蕭縣.長,我不是什麼處長,我隻是一般乾部,你就叫我‘小葉’或者‘凱琳’吧。進來坐吧。”葉凱琳將蕭崢往裡麵引,她的套裙把她的身材勾勒得小巧玲瓏,特彆是她白皙的腿肚特彆勻稱、也特彆的好看。

蕭崢跟在她的身後,也忍不住會多看一樣。女人的漂亮是賞心悅目的,蕭崢想多看一眼,也無傷大雅。

這是一個套房。之前,蕭崢讓沙海安排房間的時候,就讓他儘量安排得高檔一些,看來沙海是把這個要求落實好了。

方婭正坐在客廳的灰色沙發上,茶幾上有水果、乾果和一瓶紅酒。方婭還是那一套白色半職業裝的裙子,坐著的時候,雙腿.交疊在一起,顯出一份雅靜。她的聲音特彆柔和:“蕭縣.長來了,坐吧。”

蕭崢朝方婭點了下頭說:“好的。這酒是喝的嗎?”方婭笑說:“那當然,不然是乾嘛的呢?”蕭崢道:“這麼說,方處長今天在飯店冇喝好嘍?”方婭道:“這種應酬性的晚飯,我早就吃厭了。”蕭崢朝旁邊的葉凱琳瞧瞧。

隻見葉凱琳正泡了一壺普洱茶過來,放在了茶幾上,給蕭崢和方婭都斟了茶。

“謝謝。”蕭崢道,“今天,凱琳是不是也冇喝好呀?”葉凱琳很坦白地說:“是的。”這位葉凱琳竟然性格也很直爽,似乎心裡怎麼想也就怎麼說。也有可能是葉凱琳見領導跟蕭崢關係好,也就把蕭崢看成是自己人了,也不跟他虛客氣。

“那好,我來開酒。”蕭崢爽氣地道,說著拿過了紅酒,利索地開了,給每人都斟了半杯,才放下了酒瓶。

可冇想到,葉凱琳竟然將那個酒瓶重新拿起,給三個人的酒杯都斟滿了酒。蕭崢有些吃驚地看著。方婭端起了酒杯,微笑著說:“既然要喝,就喝一個滿杯吧。”蕭崢道:“這倒是顯得我小氣了。我還擔心倒多了,你們喝不下呢。”方婭說:“你是小看我們了!”

葉凱琳自己拿起了酒杯,將另外一個酒杯遞給了蕭崢:“蕭縣.長,給您。”三人都站了起來,蕭崢本來想說一句“歡迎之辭”,可又覺得是多餘的,乾脆說:“那我們喝吧?”方婭和葉凱琳都朝蕭崢笑笑,三人的杯子輕輕碰了碰,將杯子湊到了嘴邊。

蕭崢喝得很快,也就三口已經將一杯紅酒喝了下去。方婭和葉凱琳則緩緩地喝著,不緊不慢,然而微微傾斜的杯中,紅酒也一點點變少。蕭崢要是牛飲的話,方婭和葉凱琳卻像是在不緊不慢地品著,她喝酒的樣子也甚是好看。

最後,兩人都將杯子中的紅酒喝儘了。葉凱琳又給蕭崢、方婭的杯子裡斟了一杯,自己的杯子,她卻拿到了旁邊的酒水櫃上,說:“方處長、蕭縣.長,你們慢慢喝、慢慢聊,我先回去洗澡了。有事情,可以打我手機。”

葉凱琳這就要走了?剩下他和方處長孤男寡女兩個人在房間裡?這不太好吧。可方婭卻說:“好的,你早點休息吧。”

於是葉凱琳就出去了。房間裡隻剩下了蕭崢和方婭兩人。方婭的目光在蕭崢身上又打量了起來,蕭崢忽然感覺到上次在杭城時那個有點瘋狂的方婭又回來了。隻聽方婭問道:“蕭縣.長,你知不知道,這次肖靜宇這個女人竟然不陪我,我可是很有想法。”

蕭崢忙解釋道:“方處長,肖市.長也是冇辦法,被宏市.長拉去了粵州考察,我知道她其實也很想在鏡州接待你的。請你諒解。”方婭卻用力搖搖頭說:“你誤解我的意思了。我說的‘很有想法’,其實意思是,簡直太好了!她不陪我,我就有更多的時間私下和蕭縣.長你在一起了。”

蕭崢一愣,他真冇想到,她是這個意思!蕭崢有些尷尬,但還是說:“方處長,這麼看得起我,我也太榮幸了。”方婭好想冇聽到蕭崢說的,又道:“我有什麼需要,你真的都會滿足我?”

蕭崢想起自己曾經答應過肖靜宇,說:“一般情況下冇有問題。”但是,什麼不是“一般情況”呢?蕭崢覺得這個最好不要明說。

方婭道:“那就好。這樣吧,你先坐坐,我去洗個澡。”她要洗澡了嗎?難道她真的是那種想法?蕭崢自己很快就要結婚了,儘管方婭是有個很有魅力的女人,又是各方麵都很優秀,且對自己有種彆樣的好。可蕭崢卻也不能亂來。畢竟要走入婚姻,那麼對婚姻忠誠是最起碼的底線。

蕭崢道:“方處長,您要洗澡了,那我可以先告辭了。”方婭卻道:“告辭什麼啊?等會我還要找你再聊聊呢!你不能走。”方婭這麼說,蕭崢一時半會兒還真的不能走了。

方婭去洗澡,從浴室內響起了輕柔的水聲,卻像是濺落在蕭崢的心頭,讓他的整個情緒都變得複雜。

就他的身體來說,她對方婭也是充滿了興趣,這應該是一個男人的正常反應吧;可從他內心的道德感來說,蕭崢又不許自己浮想聯翩。

於是,在房間裡等著方婭洗澡,簡直就成為了身體和心靈的交戰,成為了內心一種煎熬。

“蕭崢,我忘記拿浴巾了,在臥室的行李箱裡。麻煩你給我遞一下。”方婭的聲音從浴室門的縫隙中傳過來。

還讓自己幫助拿浴巾?蕭崢真不知道方婭是真的忘記了浴巾,還是故意的?但這也是舉手之勞,蕭崢總不能不高興。就道:“稍等。”

蕭崢就到她的臥室裡,去找到了行李箱。這雖然隻是酒店的房間,卻似乎已經染上了方婭身上的淡香。蕭崢找到了行李箱,已經解鎖,他打開了行李箱,裡麵竟然都是女性的衣服,包括乾淨又別緻的內衣。蕭崢忍不住血液流動加速。

應該是每個男人,看到陌生女人私密的用品後,恐怕都會有類似的反應吧。蕭崢在箱內的夾層中找到了她帶來的浴巾。取出來的時候,又是一種女子的異香,讓蕭崢有些神迷。

他馬上將浴巾拿到了浴室門口,方婭猶如象牙般光潔的皓腕已經從門縫伸出來,等在那裡。蕭崢將浴巾放到她的手上。隻聽方婭說了一聲:“謝謝。”然後,從門內傳擦拭身體的聲音。蕭崢又是一陣尷尬,馬上回到了沙發上坐下來。

他感到喉嚨有些緊,就端起了茶幾上的紅酒,一口喝了大半杯的紅酒,才鎮定了下來。

冇一會了,方婭從浴室裡出來了,她穿著真絲長睡裙,短髮已經吹乾,趿拉著一雙自帶的皮拖鞋,整個人舒適放鬆,又彰顯著一種難言的美感。她重新又在蕭崢的對麵坐下。

她拿起了酒杯,對蕭崢說:“我們把這杯也喝了吧?”蕭崢道:“睡覺前,喝這麼多酒不好吧?”方婭道:“要是不喝這麼多酒,我怕自己睡不著。這段時間以來,我一直失眠。入睡難,半夜會醒,然後就再也睡不著了。”

蕭崢又一看方婭的臉。可她的臉上,光潔潤澤,根本不像是有失眠問題的人。很多女人,到了更年期纔會失眠。失眠是破壞容顏最大的殺手。一旦被失眠纏身,以前容光煥發的女人,也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將容顏發黃、心神枯萎。

可蕭崢覺得,擁有如此容光的方婭,根本就不像是患有失眠症的人。蕭崢道:“方處長,我看你的精神狀態很好,不像是失眠的人呀。”方婭點頭道:“冇錯。我的失眠,跟其他人有些不同。我就算失眠也不覺得累。可我是真的失眠。我給你看樣東西。”

說著,方婭就去解開她真絲睡裙胸口的釦子。

蕭崢忙移開了目光道:“方處長,請不要這樣。”然而,方婭並冇有聽蕭崢停止手中的動作,她依舊解開鈕釦。

蕭崢打定主意不去看。他記著自己是一名領導乾部,也記著自己即將結婚,所以再也不能跟其他女子有不正當的關係。

方婭卻道:“你把頭扭過去乾什麼?你以為我讓你看什麼?我的失眠跟這有關。”

蕭崢這纔回正了頭,目光所及,讓蕭崢覺得十分驚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