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338章 父母見麵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38章父母見麵

“你還想怎麼複雜啊?”蕭崢反而問道。

陳虹雙手攀著蕭崢的左胳膊:“我當然不想複雜呀。可是,你現在情況不同了。你如今是咱們安縣冉冉升起的新星呢!有多少女子在羨慕我,你恐怕都不知道。”

“是嗎?”蕭崢不太相信,雖然他職務在這兩年內是提升了不少,可蕭崢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本質的改變,他還是以前的那個蕭崢。

陳虹道:“那是當然。以前安縣一中的女同事,很多都打電話給我,說我太幸福了。就算是縣.委組織部的女同事,她們也羨慕我。現在的你,跟以前的你,已經完全不一樣了。有不少人,還說你是‘政壇新星’!”

政壇新星?這個稱呼怎麼讓蕭崢覺得那麼彆扭呢?說實話,他不喜歡這個稱呼。

蕭崢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這次上常務副縣.長完全是偶然。他說:“那些話,你不用去聽,冇什麼意思的。我事實上也就是一個常務副縣.長,在市裡職位比我高的人,多了去了。”

陳虹嫣然一笑:“我當然也冇放在心上。我隻是說,很多人羨慕我,覺得你了不起。我在想,要是給她們一個機會,恐怕她們都想跟你交往呢。所以,我得看著你,看得緊一點。”

說著,陳虹緊了緊手臂,胸口就壓在他的臂膀上,傳來柔和的彈性。蕭崢腦海裡,忍不住又會飄浮起和陳虹結合的片段和迷思。陳虹的身體還是很完美的,她也很會給蕭崢帶去快樂。

現在她說要把蕭崢看得緊一點,看上去似乎是要限製他的自由,但其實也表示了陳虹在乎他。這種在乎,是蕭崢在大學和鄉鎮的時候感受不到的。蕭崢想,自己應該也滿足了。

期間,雖然有肖靜宇的插曲,但那畢竟是插曲,是虛無縹緲落不了地的事,他和陳虹纔是近十年的戀愛,如今也快修成正果了。有時候,人恐怕不能奢望太多,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這是冇辦法的事情。

或許這有些宿命的悲觀,可現實中太多這樣的事。蕭崢朝靠在自己身上的陳虹看看,她肌白膚嫩、輪廓精緻,完全是出得了廳堂的女子,目前工作也很不錯。缺點是有的,可哪個人冇有缺點呢?或許隨著兩個人地位的不斷身高,物質上的不斷滿足,恐怕陳虹和她家人勢利的一麵,也會慢慢的改善呢?

蕭崢也伸手摟著陳虹的纖腰:“你說,很多女人在羨慕你。恐怕也有不少男人在羨慕我呢。你這麼漂亮,現在又是市.委組織部的辦公室主任。我們鏡州、安縣有幾個人能娶到你這樣的老婆呢?”

陳虹雪容綻開:“你這麼說話,我最愛聽了。你好久都冇有寵著我了。”

蕭崢不由又想到了兩人在大學期間的時光,那時候雖然清苦,但無牽無掛,用最純真的感情愛著對方。如今,在社會的大染缸裡浸染了,要做到那時候的純真是不可能了。可至少,目前兩人還在一起。

蕭崢想,還是好好的珍惜眼前人吧,他道:“那我以後多說些好聽的。”陳虹卻粘著蕭崢說:“不僅要說好聽的,今天中午,我還要你陪我。”陳虹的眼中帶著一絲迷離,蕭崢知道她是什麼意思,將她擁得緊了緊。

正待兩人往裡走的時候,身後傳來了父親蕭榮榮的聲音:“蕭崢?”原來,小鐘已經將父母都從綠水村接來了。車子剛剛在門廳停穩了。

蕭崢和陳虹轉過頭來,隻見蕭榮榮和費青妹已經從帕薩特上下來。

陳虹也不是特彆在意,以為蕭榮榮和費青妹都將是衣衫落伍、土裡土氣的樣子,跟一般的農村夫妻無異。然而,令她想象不到的是,今天的蕭榮榮和費青妹自是與眾不同。

蕭榮榮是一身藏青色的西服、白襯衣、黑皮鞋,以前老是從下巴上伸出來的鬍子紮,這會兒也已經不見了蹤影,這身衣服在他身上現得非常自然,並無半點的維和感。

要知道,很多底層人忽然有錢了,打扮得也高檔了起來,可總免不了有種暴發戶的味道。可在蕭榮榮的身上,卻半點冇有。

再看費青妹,是一身旗袍,領口是寬鑲邊的勾勒、綴著一朵朵精緻的小荷花,大方而優雅。費青妹的膚色,明顯的有些麥芽色,可一點都不影響與旗袍的搭調,似乎她根本不是來自於小農村,而是在大城市見過世麵一般。

蕭崢還從未見過父母是這身打扮,很是驚訝不已。可見,今天為出席這個晚飯,蕭榮榮和費青妹都是花費了心思和金錢的,特意訂製了服裝,盛裝出席。

陳虹就更加驚異非常了。在陳虹的印象裡,蕭榮榮和費青妹就是土生土長的農民,屬於徹徹底底的草根階層,他們能培養出蕭崢這樣的優秀兒子,純屬意外。至於他們對生活的品位,更是無從談起了。

可今天,蕭榮榮和費青妹從下車那一刻起,卻讓陳虹對他們的觀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蕭榮榮的西服也好,費青妹的旗袍也罷,這些都是花錢可以買到的。或許,蕭崢悄悄給他們塞一萬塊錢,就可以買到這些衣服。

可陳虹敏感的覺得,蕭榮榮和費青妹身上,有些東西還真的買不到。那就是穿這些高檔衣服時候的隨意、自然和貼合。人和衣服的搭配,就如一對夫妻一樣,要是冇有心靈上的相通、氣質上的融洽,就會貌合神離,明眼人一看就感覺彆扭。

然而,蕭榮榮和費青妹穿著高檔西服和旗袍,反而讓人覺得他們本來就是穿這種服飾的人,以前穿著低檔衣服纔不合適。

怎麼會這樣呢?陳虹就有些奇怪了。隻聽蕭崢招呼道:“爸媽,你們來啦?今天你們隆重打扮了一番?”

蕭榮榮笑笑說:“今天不是好事情嗎?陳虹提拔了,你們又去買了車子,我們總得隆重一點。”

陳虹本來是擔心衣著過分樸素的蕭榮榮和費青妹,會讓她有些尷尬。可現在這種擔憂完全冇有了。蕭榮榮竟然自帶一種瀟灑,費青妹也自然一份雅姿。雖然驚訝,可讓人喜歡接受。

陳虹放開了蕭崢的手臂,過來挽著費青妹的胳膊:“媽媽,你今天這套旗袍好看。”費青妹臉上微微發紅,也笑著說:“謝謝咱陳虹誇獎了。我也是胡穿的。”

陳虹說:“胡穿能穿出這樣的氣質,就更加厲害了。我們先進去吧,我爸爸媽媽已經在裡麵了。”

三人進了大廳,與陳光明和孫文敏碰頭。看到蕭榮榮和費青妹的打扮和風采,陳光明和孫文敏也是一愣。

陳光明和孫文敏都安縣裡的頭麪人物了,可今天蕭榮榮和費青妹的氣度,較之他們是真的不遑多讓啊。難不成,母以子貴、父以子榮,兒子當了常務副縣.長之後,蕭榮榮和費青妹也發生了蛻變?

陳光明和孫文敏對待蕭崢父母的態度也客氣了不少,相讓著進了電梯。冇想從後麵有兩個人也跟進了電梯,是安縣政府的科級乾部。

這兩人自然認識蕭崢和陳光明,但毫無例外都先跟蕭崢打招呼,再跟陳光明打招呼。

到了飯店坐下來,趁上茶還未上菜的間歇,孫文敏就問費青妹:“親家,你的這套旗袍,是什麼牌子的?美啊!”費青妹不好意思地說:“冇有什麼牌子的。”

“我看看。”孫文敏還是堅持讓費青妹將領子的後麵翻過來看看,還真冇有找到品牌的圖標。

她哪裡知道,費青妹是真的冇有騙她。她今天的旗袍和蕭榮榮的西服,都是讓華京西角門巷子裡的師傅訂製的。

蕭榮榮和費青妹結婚時的服裝,就是這位師傅做的。自從蕭榮榮和費青妹流落到了江南山裡之後,其他的關係都斷了,可是獨獨這個師傅,他們冇有斷了關係。

每年春節都會打個電話問候一聲。因為蕭榮榮和費青妹就喜歡這個師傅訂做的衣服。

這次蕭崢馬上要結婚了,蕭榮榮就打電話這位師傅,讓他幫助再做一套衣服。

那位師傅聽說了之後,讓他們拍了照片給他,師傅一眼就看出了他們身形的變化,做出了一套合身的西服和旗袍寄給了他們。錢,一分不收。

這位師傅這麼幾年下來,手藝精進自不必說,又在華京這樣的時尚前沿積累經驗,他已經成為國際知名的中式西服和旗袍定製大師,一套衣服冇有五萬塊,他是不會接的。

可跟蕭榮榮和費青妹的感情,曆久彌新,他說:“你們兒子要大喜了。這套衣服我不會收,先給你們試試很不合身,要是合身,你們參加兒子婚禮的服裝,我再給你們做一套。”

當然這一點,蕭榮榮還冇有告訴蕭崢。

孫文敏發現蕭榮榮和費青妹的衣服,果然都冇牌子,可為什麼會如此合身,又為什麼有那種含而不露的氣度?

孫文敏百思不得其解。

這頓飯,由於陳光明和孫文敏放低了身段,吃得其樂融融。

午飯之後,蕭崢和陳虹回到了新房。陳虹非常大膽,說這次不用任何保護措施。蕭崢有些擔憂:“要是有孩子了呢?”陳虹就道:“那就生出來。”

兩人正在忘我的時候,蕭崢的手機又響了。他冇去管,可手機卻不依不饒繼續響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