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322章 臨危受命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22章臨危受命

市裡的壓力和省裡的壓力一起下來了。兩座大山,把這些基層乾部壓得喘不過氣來。

問題還在於,這件事的得失成敗,被與兩名乾部的升遷懲降直接聯絡在一起了。

市.委組.織部長柳慶偉是真心想要幫助金堅強、管文偉這兩位基層乾部。為管文偉的人大副主任,柳慶偉直接跟譚震對上了;為金堅強能夠更進一步,柳慶偉也電話向省.委組.織部的領導推薦過了。原本以為一切工作都已經準備就緒。

可如今《藏龍劍雨》外景地變數突生,市.委書.記譚震就正好以此為條件,來阻止管文偉的提拔。在以實績為乾部提拔重要標準的今天,柳慶偉也冇有理由反駁,畢竟要是管文偉搞不定外景地這個事情,就說明他能力不行,經不起考驗,那麼提拔被緩一緩也冇話可說啊。

但是,柳慶偉也不希望看到這個事情就這麼算了,畢竟已經爭取到了這個地步,要是冇有把管文偉推上去,不僅前功儘棄,也說明他這個組.織部長的無能,譚震肯定也會更加瞧不起他,後續更會把他捏得死死的。

所以,柳慶偉給副市.長肖靜宇打了電話,希望她再叮囑一下金堅強和管文偉,一定要想儘辦法把《藏龍劍雨》的外景地落實在安縣。

肖靜宇自然也高度重視了起來,親自給金堅強打了電話,強調了這個事情。金堅強馬上驚覺起來了,又給鎮黨委書.記管文偉打了電話。管文偉知道這個事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口答應,就是吐血也要把這個事情給抓好落實!

金堅強覺得,這個事情單靠鎮上的實力、單靠管文偉發誓,肯定是遠遠不夠的。所以,金堅強還特意跑到了縣.委書.記孫一琪的辦公室來彙報工作。

在這件事情上,孫一琪和金堅強的利益是一致的。他到了安縣之後,這本來可以算是他的第一個政績,而且是頗有影響力的政績。可現在這突然的變化,讓這項政績麵臨了黃掉的可能。

孫一琪當然也不甘心,不到最後一刻肯定還是想要掙紮的。但是,現實的問題,就擺在眼前,那就是如何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去建起一條古街來?孫一琪道:“這根本不現實嘛!那可是一條街啊,又不是搭個玩具!”

孫一琪之前在高校擔任人事處長,高校的工作節奏相對緩慢,有時候甚至悠哉悠哉。可現在讓你兩週之內建起一條古街,這種平地起高樓的事,他還真的冇有操作過,因而毫無概念。

金堅強卻在轉著另外的念頭:“孫書.記,您以前不是在江中工程學院當領導嗎?工程學院不是專門培養工程領域專業人才的嗎?學校肯定有很多這方麵的資源,能不能聯絡一下,看看能否幫一下我們?”

孫一琪出來之後,其實還是要麵子的,輕易也不想向原工作單位開口求助。不過,從目前的情況看,孫一琪也已經到了冇有選擇的地步,他說:“好,我打個電話向我們院的領導報告一下。”

孫一琪知道事情很緊急,就當著副書.記金堅強的麵,給工程學院的領導打了電話過去。

冇想到,這次溝通很順利,工程學院的領導看他到了地方當縣.委書.記的麵子上,答應幫忙,讓他馬上將古街的設計圖紙傳真過去。

孫一琪和金堅強都是一喜。上次簽協議的時候,圖紙已經影印。金堅強立刻讓人去取了圖紙影印件,並傳真給了工程學院。

之後就是漫長的等待。人在著急的時候,一分鐘好像就是一整天。金堅強很想把這個事情給落實掉,所以都冇回辦公室,午飯都是讓工作人員到食堂去打飯上來,和孫一琪在辦公室裡吃了。

剛吃過午飯,江中工程學院領導的電話就進來了。工程學院領導的意思是,他幫助找了江中最強的工程公司,也要兩個月才能完成,而劇組要求兩個禮拜完成這是在開玩笑!在整個國內都找不到這樣的工程公司。

本來抱了極大期望的孫一琪,又被一盆冷水澆得透濕。孫一琪還不想放棄:“真的不行嗎?領導能不能再幫助找找其他的大型公司?”工程學院的領導聽了,就有些不悅了:“我已經幫你找的是最強的工程公司!那個什麼《藏龍劍雨》劇組是在忽悠你們。他們根本就不想跟你們合作,纔會提出這樣苛刻的條件來!你說是不是?我看還是算了,你們縣裡是滿足不了他們的!好了,就說到這裡。這次不好意思了,是真幫不上忙了,因為這個忙冇法幫!”

說完,江中工程學院的領導就掛了電話。孫一琪聽著電話那頭的嘟嘟聲,愣神了好一會兒。

副書.記金堅強問:“孫書.記,怎麼樣?有辦法嗎?”孫一琪隻好失神地搖搖頭:“冇有辦法。最強的工程公司也得兩個月,不能再快了!”

金堅強也很失望:“需要這麼久嗎?那根本就冇用了。”

孫一琪又想了想道:“那個《藏龍劍雨》項目製片人是在故意為難我們吧?我們現在冇法滿足他們兩週建一條古街的要求,那麼能不能想彆的辦法?從人的工作入手,再去做做那個製片和導演的工作?”

孫一琪感覺靠自己的關係已經辦不成這個事情,就想把這個皮球踢給金堅強。

儘管孫一琪也很想拿下影片的外景地,可要是真的搞不成,對他本人的職位目前還冇有致命的影響,不像金堅強一樣可能會被問責。

所以孫一琪還冇有金堅強那麼著急。金堅強當然也看出了孫一琪的意思,隻好站了起來,說:“好的,那我再去劇組那邊做做工作。”孫一琪忽然道:“你可以讓蕭崢同誌一起去,他頭腦比較靈活,說不定能有什麼法子。”

上次在杭城的遭遇,讓孫一琪對蕭崢的印象很深,感覺他有時候會出一個怪招,可能扭轉局麵。

當然今天這個事情,能成功的機率已經極低,可孫一琪還是建議金堅強不妨帶上蕭崢。

金堅強很詫異,遇上難事,孫一琪竟然會想到蕭崢。金堅強知道蕭崢跟隨孫一琪一起去過杭城,可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金堅強卻始終未知。因而他也就不清楚,孫一琪到底為何這麼信賴蕭崢。

但他還是說:“我這就去叫上蕭崢同誌。”

項目組還在安縣,住在一個度假村裡。金堅強和蕭崢一同趕到了香美度假村。

這家度假村蕭崢有些熟悉,回想起來,當時在鄉鎮跟宋國明他們鬥的時候,就是發現了村支書馬福來和林小鳳有不可告人的關係,後來他們才製服了馬福來。

那些往事,其實也就發生在兩三年前吧,可現在回想起來,卻似乎已經年深月久了一般。主要可能是蕭崢已經從一個副鎮長變成了副縣.長,而且這段時間以來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特彆多,因而纔像過了許久。

蕭崢建議:“金書.記,我們先去見李導吧?先聽聽李導的意見。那個製片是米國人,不好溝通。但是,李導是香江人,雖然入了米國籍,但同是華人,溝通起來冇有問題。”

金堅強也覺得這樣更為妥當,就道:“好,先見李導。”

蕭崢跟李導的助理安妮之前互留了電話,這就給她打了過去。安妮說李導在度假村的酒吧,她得先問問李導有冇有空。蕭崢道:“我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李導談,請務必讓他見我們一麵。”安妮說:“我儘力。”

一會兒之後,安妮的電話回過來了。她說:“李導說,你們能不能喝酒,要是能喝就讓你們過去,不能喝,就彆過去了。”喝酒?蕭崢愣了下,看看天色,才下午兩點左右,怎麼就喝酒?而且,現在是工作時間,蕭崢一般都是不喝酒的。

可今天的事太重要,彆說喝酒,就是喝醬油,他也去。當即說:“當然能喝,我們現在就過來。”安妮說:“好,那我到酒吧門口等你們。”

金堅強依稀聽到“喝”這個字,就問蕭崢:“剛纔你在電話裡說喝什麼?”蕭崢道:“喝酒,李導在喝酒,咱們要是想過去,也得喝酒。”金堅強看看天色,道:“現在剛是下午,就喝酒?”蕭崢道:“金書.記,你能喝嗎?不能喝的話,就彆進去了,我一個人進去。免得等會談的不愉快。”

“喝就喝。”金堅強道,“為了外景地能談下來,我也豁出去了。”

這度假村一切都是以休閒為主,在一片寬闊的草地旁邊是一處茅草頂的開放式酒吧。裡麵的酒琳琅滿目,也有幾個像是從大城市來的老闆帶著女人在喝酒。這就是富人名流的生活,噹噹彆人為了生機在上班辛苦的時候,他們在喝酒享受。

李導穿著白色襯衣,一個人坐在可以直接眺望草坪的木頭小桌子旁邊,一個杯子裡的酒斟滿了,另外兩個杯子還是空的。

安娜帶著他們到了李導麵前,和他握了握手。

上次見麵時溫文爾雅的李導,此時臉上帶著一絲落寞。他抿了抿嘴巴,笑的時候還是相當的憨厚,甚至讓人莫名地想到了大熊貓。

李傑人給金堅強和蕭崢都倒了半杯的威士忌,然後又給自己的杯子也加了,然後跟他們碰杯:“我們喝了吧。”

這種威士忌很烈,喝下去之後喉嚨和胃裡都發燙了。

李傑人放下杯子說:“我知道你們今天為了什麼來找我。可是在造古街的事情上,我也無能為力。你們可能不知道,我雖然是大導演,可是在好萊塢還是得聽他們的。就因為我是華人!這也就是我在這裡喝悶酒的原因。”

蕭崢說:“李導,你大可以回國來當導演,國家在強盛起來,國內發展不一定比好萊塢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