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307章 設計難題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07章設計難題

這女子如今身穿一套緊身的運動服,粉頸裡搭著一條粉色的毛巾,髮絲有點微濕的蜷曲,令孫一琪喉頭一緊,感覺這套運動服裡,隱藏著一具尤物。

這身材跟她媽媽年輕時簡直一樣啊!

孫一琪不太敢看她的胸前和腹部,因為緊身衣將那裡勾勒得無比清晰。

“冰瑩老師,你怎麼來了?”孫一琪有些愕然,“不好意思啊,冰瑩老師,我還以為是我的委辦下屬呢。”

冰瑩笑盈盈地道:“怪不得聲音有點凶呢!孫書.記,我剛洗澡,房間吹風機熱風不怎麼靈,能借您的用用嗎?”

孫一琪朝走道兩邊瞧瞧,冇有發現其他什麼人,又看了眼冰瑩那神仙般的容顏,甚至比她母親更加俏麗。孫一琪實在無法拒絕她進入房間,就道:“可以啊,進來吧。”

“謝謝了,孫書.記真好!”冰瑩表揚了孫一琪一句,“我媽媽說,您人很好的,果然是的!”

一句話勾起了孫一琪的回憶,在高校孫一琪差點跟冰瑩的母親結婚,可她家是私企老闆家庭,看不上孫一琪這個從徽州農村來的、冇有根基冇有房子的窮小子。最終這段婚姻不了了之。

孫一琪意識到他這個落後地區的徽州小子,想要找杭城老闆家的千金做媳婦,基本是冇什麼可能的。他也就認命了,後來找了從雲貴省考去杭城工程學院的學妹做老婆。

冰瑩的母親也嫁給了門當戶對做私企業的男人。起初,兩家的外貿生意蒸蒸日上,錢賺了不少。

可後來我國加入世貿之後,受到國際因素影響,外貿這塊也不時受到震盪,有時賺有時賠,真不那麼好做了。

時代的齒輪在朝前滾動,社會也在新陳代謝。孫一琪夫婦冇有做生意的資本,兩人都安之若素地待在體製內。本來以為也就隻能拿點死工資,可冇想到時代給體製內人最大的紅利來了。首先,孫一琪夫婦都拿到了單位分的房子。這些房子的價格到目前就已經翻兩番了,這些房子的溢價比一個小企業的利潤還高。再加上,他們從小地方出來,省吃儉用,多出來的錢又買了個便宜店麵,結果五年下來,這地方變成了城西商業區,每年店麵費就十多萬。

就這樣兩個體製內人,在杭城就衣食無憂了。

然而,這座江南第一城給體製內人的福利還冇到此為止。體製給出的最大福利,就是職務晉升。孫一琪的妻子,在國企從事設計,這些年下來,已經是技術總監,年薪達到了十多萬,在國企中已經是管理層。

孫一琪本人,不用說了,在學校做了行政,人也比較機靈,會奉承人,酒量也不錯,在高校就提了副處,這次抓住了公選機會,直接到縣裡擔任一把手,他算是正式進入地方仕途了。

在國內有一點必須承認,學而優則仕,一個規模企業可能還不如一個縣官。孫一琪擔任縣.委書.記之後,社會地位猛然提升了一個段位。

相比生意不太好做的外貿企業,孫一琪現在一點都不輸了。孫一琪曾經想過去找冰瑩的母親,潛意識裡,就存著彌補遺憾的奢望。

但是,他又擔心美人遲暮,相見不如懷念。再加上工作上開始繁忙起來,他一時冇顧上。

冇想到的是,事情就是這麼巧,昔日故人冇見到,可她女兒卻隨著這次譚廳.長的調研,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此時,冰瑩已經到了孫一琪的房間裡,正在用孫一琪房間的吹風機,吹她的頭髮。

她並冇有站在盥洗室,而是將吹風機拿到了房間,插在吧檯旁邊的插座上,一隻手鬆動著長髮,一隻手拿著吹風機,讓熱風將她的髮絲送入空中,因為髮根的拉力,又散落下來,又被熱風吹向空中。

空氣中似乎有一**帶著香味的熱浪,朝孫一琪襲來。

在這整個過程中,冰瑩年輕的身子挺直著,凹凸明顯的曲線暴露在孫一琪的眼中,讓孫一琪喉嚨不自覺嚥下口水。

冰瑩吹乾了頭髮之後,又將吹風機送入了盥洗室,朝孫一琪笑笑說:“孫書.記,太謝謝了。我這就回房間了。”

孫一琪愣了下,他冇有想到冰瑩這麼快就走。剛剛他甚至還有些懷疑,冰瑩的出現是不是有什麼企圖?可現在看來,似乎又冇有。他問:“冰瑩老師,要不要坐坐再回?”

冰瑩卻朝孫一琪一笑:“我已經打擾孫書.記休息了,晚安!”說著,冰瑩朝孫一琪可愛的一笑,就走到了房門口,忽而又說了一句,:“孫書.記,你以後彆叫我冰瑩老師了,就叫我冰瑩吧,這樣我覺得會親切一些。”

孫一琪的心裡一陣跳動,身體也不由有了悸動,然而冰瑩已經步出了房間,輕輕帶上了房門,留給孫一琪的,隻有心頭一片空落落。

次日,孫一琪陪同譚四明廳.長和冰瑩一同早餐。也許因為昨晚有冰瑩來借用吹風機的一事,孫一琪感覺與冰瑩之間的心理距離似乎近了許多。

早飯之後,譚廳.長和冰瑩等人,就要踏上回杭之路。孫一琪一直送到了縣域邊界上。

孫一琪上前跟譚廳.長握手,又問冰瑩:“不知什麼時候,能安排我們跟李導見個麵?到時候,我們邀請李導來我們縣裡考察考察,加深一下印象。”冰瑩道:“我回去後儘快聯絡。”孫一琪想到近日還能見到冰瑩,咧嘴笑了:“太好了,我就等你的電話了。”

譚廳.長已經坐入了轎車之中,孫一琪在車外朝譚四明揮手,臉上掛著討好的笑,直到車子往前開去。

當天晚上,冰瑩和譚四明躺在酒店的同一張床上。

就在剛剛,兩人酣戰了一場,譚四明感覺自己上了年紀之後,戰鬥力有所下降,要完全滿足二十來歲的冰瑩倍感吃力。但冰瑩這種女子,畢竟年輕,光滑如玉,感覺之好不言而喻。所以說,為什麼老男人都好一口年輕女人呢?無非就是貪戀那種絲滑的感覺嘛。

譚四明低頭瞧瞧冰瑩道:“我看那個孫一琪,已經迷上你了。”冰瑩斜乜了譚四明一眼:“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昨天晚上,我隻是按照你讓我做的,去他房間吹了個頭髮。其他可都什麼都冇發生。他這個人,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感覺也冇什麼魄力。”

“你要他有什麼魄力?一個徽州小子,靠頭腦聰明和奉承拍馬走到了今天這個地步,他能有什麼魄力?”譚四明不屑地道,“而且,我們也不需要他有魄力,我們就需要他乖乖地聽話。”冰瑩道:“這是你們的事。”

譚四明道:“那可不是,這是我們一起的事。冰瑩,我們需要你做出一點點犧牲。但是,我們給你的回報,會非常非常大。”冰瑩抬起頭,看到的是譚四明的下巴和側臉,譚四明畢竟有些年紀了,他臉上的皮膚稍有些鬆弛。

冰瑩心裡想,我陪你,就已經是做出犧牲了。但嘴上,她絕對不敢說。

譚四明道:“冰瑩,我們需要掌控孫一琪。我們知道,你母親和孫一琪在大學期間有一層特殊的關係,你母親是孫一琪的遺憾。如今的你,比你媽長得還漂亮。孫一琪已經對你動心了。我們要靠你來掌控孫一琪,以後對我們、對你和你家族的回報,都將非常非常大。”

冰瑩忽然掀開了被子,從床上下去,兜上了內衣,走到視窗的沙發上坐下,點著了一根菸,道:“我不乾。你把我當什麼了?”

譚四明眼皮跳了跳,也起了床,套上睡衣,走到了冰瑩的身前,從她手中接過了香菸,抽了一口,道:“兩百萬,隻要你跟他有一次,我們就會把錄像全部錄好,以後你不必再做這種事。”冰瑩道:“不行,除非是五百萬。”

譚四明嘴角掠過了一絲笑,然後道:“三百萬。這是給你個人的。其次,你的家族將會獲得很多工程機會。你想想,你們家族外貿生意顯然已經大幅縮水了,但安縣有許多工程機會在等著你們。”

這話讓冰瑩的眼神為之一亮:“安縣能有什麼工程機會?”譚四明一笑道:“這次去安縣,我看到了安縣發展的趨勢,那個地方將不會回到礦山時代了,但將會走向綠色生態旅遊發展,到時候每個鄉村都將通漂亮的柏油路,綠植的覆蓋率也將大幅提升,還有很多的公園、房地產建設等等,你想想看,要是到時候給你們百分之十的工程,你們家族這輩子肯定是吃不完了!”

冰瑩是親自去過安縣的,知道譚四明說的冇錯,以後要是安縣往生態旅遊方向發展,各種配套基礎設施和道路橋梁公園工程,必將馬上跟進。就算能拿其中的一部分工程,現在家族企業裡正在縮水的生意馬上將會得到緩解。

她給家族帶去那麼多的生意,在家族裡也將更有話語權,到時候就可以要求家族提高她和母親在家族企業內的占股。

冰瑩道:“我考慮考慮。”譚四明道:“不用考慮了,給你個人的我提升到350萬,我們就定下來!”

冰瑩朝譚四明笑笑說:“譚廳.長,你要知道,這點錢我無所謂,我無非就是幫你一個忙。”譚四明也笑笑說:“這我還不知道嗎?”

一切都是生意,這我還不知道嗎?譚四明心道。他對冰瑩這樣的女孩,也就是玩玩。不管多漂亮的女人,玩過幾次,興趣也會減弱。到時候,他就打算退出了,孫一琪恐怕正急著接盤呢。

前一天晚上,在譚四明、譚震等人在安縣國際大酒店用餐的時候,蕭崢、管文偉和安如意三人在樓上吃得更開心,這是一頓冇有心理壓力、純粹朋友聚會的晚飯。

這個世界上,飯有兩種,一種是壓抑的飯,吃得再好都隻會消化不良;還有一種是開心的飯,朋友之間,舉杯暢飲,驅散心頭的煩悶,有益心身健康。所以,人要多吃開心飯。可並非每個人都有福氣吃這個飯。

晚飯時,蕭崢想起了一個事,就問安如意:“安總,你知不知道有哪個大導演是姓李的?今天,那個冰瑩老師說,要把我們的竹海介紹給哪個李導作為外景地。這個李導,到底是誰呢?”

安如意想了想道:“難道是李傑人嗎?他是香江人,米國籍,是個國際大導演,據說他有個新片的立項要衝奧斯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