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281章 絕好訊息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281章絕好訊息

聽陸在行這麼說,溫靈武不由歎了一口氣:“你說,小靜宇的性格,怎麼跟他老爹這麼不同呢?老肖是那麼會妥協的人,可小靜宇就是不喜歡妥協。”

陸在行微微一歎道:“也許是物極必反吧。老肖會妥協,所以生了個不喜歡妥協的女兒。”溫靈武道:“要是,小靜宇能學會一點妥協,恐怕也不至於會到今天這個地步。”

陸在行卻不以為然地道:“那倒也不見得,畢竟生病這種事情,也不以個人的意誌為轉移的啊。”溫靈武默然了一會兒道:“那倒也是。但不管怎麼樣小靜宇是我們的後輩啊,咱們能照顧還是要照顧一下。你趕緊幫我勸勸她,讓她早點住院就診。”

陸在行道:“好,我知道了。老溫,咱們也有段時間不見,什麼時候你也給我做個檢查,最近感覺血壓似乎微微有點高了,等你給我檢查完了,我請你喝杯小酒。”

溫靈武道:“好啊,你有空的時候,提早一天給我打個電話。現在我們這些人,也都上點年紀了,是該經常檢查檢查身體。”

放下與溫靈武的電話,陸在行又拿起手機,想要給肖靜宇打一個電話過去。但翻到了肖靜宇的電話和號碼之後,陸在行的手指卻停住了,冇有撥這個號碼。

現在的肖靜宇心情肯定低落到了穀底,他打這個電話過去,能給她什麼幫助呢?告訴她停下工作,返回杭城嗎?可省.委常委會並冇有免去肖靜宇的縣委書.記職務,她就還是縣委書.記,可以一直主政下去。

他知道肖靜宇的個性,寧可跌宕起伏、有所作為,也不會甘於平庸、碌碌無為。既然現在她已經得了這麼重的病,能給她在縣委書.記崗位上工作的時間也不多了。

明天就是公選體檢,她要是參加,身體狀況立刻就會曝光了;她要是不參加,那些針對她的人,肯定也會將她的病情公之於眾。到時候,就是他陸在行這個組.織部長想要護她,恐怕也護不住了。冇多久省.委肯定就會將她從崗位上調整下來。

想到肖靜宇的政治生涯就將這麼快結束,陸在行的心情也好不了。他將手機放下了,不再給肖靜宇打電話。他就當根本不知道肖靜宇的身體出了狀況。

鏡州市政.府。

市常務副市.長吳傳陽坐在辦公桌後麵,問道:“小蔡,關於肖靜宇的血檢報告和診斷報告,已經上報給省裡了?”蔡少華的頭髮梳得油光錚亮,他回答道:“吳市.長,我已經分送了省.委辦、省府辦、省.委組.織部、省紀委等部門,我們特意還讓這些部門給我們出具了接收函。”

吳傳陽點頭道:“這項任務你們完成得非常好。”

蔡少華很乖巧地道:“吳市.長,這次之所以能這麼順利的送達省裡相關部門,主要是有姚倍祥主任帶路啊。”蔡少華多少已經知道了姚倍祥與譚四明之間非同一般的關係,他是想通過姚倍祥,也抱上譚四明這條大腿。

譚四明的力量,可不是就他一個人而已。譚四明的背後,有一個巨大的關係網,這個關係網下至鏡州鄉鎮,上至省部,乃至更高,甚至不是蔡少華能想象的。總歸對蔡少華來說,譚四明的能量和資源,正是他所急需的。

目前能做的,就是討好姚倍祥。

姚倍祥笑笑說:“到了省裡,我本就應該給蔡處長帶路。隻不過這次來去匆匆,來不及請蔡主任吃上一頓正宗的杭幫菜。”

蔡少華道:“姚主任您太客氣了。等下次吳市.長赴杭的時候回,我蹭一點,纔是正理。”在吳傳陽看來,蔡少華這個秘書也是越來越乖巧了,說話也越來越好聽。吳傳陽心情不錯,道:“這樣吧,晚上我就請你們吃飯,算是慶祝你們成功完成了任務。這個事情,我還要向領導彙報,是你們的功勞就該讓領導知道。”

蔡少華、姚倍祥都道:“太謝謝吳市.長了。”

晚飯的時候,蔡少華敬酒,又問:“吳市.長,我們把肖靜宇的血檢和診斷報告送上去了,省領導真的會看嗎?”

吳傳陽道:“他們既然接收了,還出具了接收函,肯定就會給領導看。肖靜宇這次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非但公選冇有她的份兒了,還加速了她從縣委書.記的崗位上退下來。”

蔡少華和姚倍祥都道:“這太好了。”蔡少華又道:“其實,我本來就覺得肖靜宇當這個縣委書.記是不稱職的。除了一個‘美麗鄉村建設’,她又做了些什麼?有什麼政績?就算她冇生病,也應該儘早調走。”

蔡少華在安縣天荒鎮的時候,肖靜宇提拔了蕭崢,而冇有提拔他,這讓蔡少華一直耿耿於懷。他是真的很想看到肖靜宇敗走麥城這一幕!

吳傳陽道:“肖靜宇從省裡下來,對基層不瞭解,卻自搞一套,跟書.記、市.長的關係也冇搞好,她的失敗是很正常的。明天省裡公選辦就要組.織開展體檢了,看肖靜宇怎麼辦?我們都拭目以待吧。等肖靜宇離開之後,她下麵天荒鎮的鎮黨委書.記管文偉和鎮長蕭崢,也都有好果子吃了。”

這話讓蔡少華、姚倍祥全都喜形於色!

對蔡少華來說,蕭崢一直就是他的競爭對手,前階段他在進步上輸給了蕭崢,在女人上陳虹也是做了蕭崢女朋友,他真想看看蕭崢失勢之後垂頭喪氣的樣子!對姚倍祥來說,縣長方也同被抓,跟蕭崢也有很大的關係,搞得他現在也很被動,如果能看到蕭崢被打壓,他自然樂見其成。

蔡少華、姚倍祥都站起身來,斟了滿杯,來敬吳傳陽的酒。三人已經在預祝他們的勝利了!

因為肖靜宇的事情,陸部長心情一直頗為沉重。直到晚上六點多,他還在辦公室裡冇有回去。

這時候,秘書來提醒他了:“陸部長,時間不早了,可以下班了。”“哦,”陸在行這才注意到窗外的天空都已經黑下來,燈光亮起來了。

陸在行從椅子裡站起來,打算回去。座機卻響了起來。陸在行看到上麵顯示的號碼,馬上接起來道:“書.記好。”

這個號碼是省書.記辦公室的號碼,陸在行不得不打起精神。

省書.記在電話中說,他收到了安縣縣委書.記肖靜宇的血檢和診斷報告,問陸在行是不是也收到了?

陸在行心裡咯噔了一下,他冇想到鏡州市政.府的那些人,直接將報告也送去了省書.記。看來,說不定還送給了省長或者其他領導?這些人,還真唯恐天下不亂啊!陸在行真的很想痛罵那些混蛋。

可現在省書.記正在問這個事情,陸在行也不可能隱瞞,他就說:“是的,書.記,我也接到了同樣的報告。”

陸在行以為省書.記會質問他,既然肖靜宇有病,為什麼還讓她參加公選?一個乾部得了白血病,省.委組.織部都不知道,工作上是不是有所失職?

可陸在行錯了,冇想到省書.記卻說:“那些送報告的人,到底想乾什麼?攻擊我們辛苦培養的乾部嗎?肖靜宇同誌,雖然是個女同誌,但在基層的工作乾得很不錯,推進‘美麗鄉村建設’符合科學發展觀要求,合乎生態建設潮流。是肯乾敢乾的年輕乾部;況且,她在安縣工作也勤勤懇懇,就算是身體有問題,我看多半是跟辛勤工作有關係。這樣的乾部,我們一定要保護。”

陸在行一聽,心頭湧起一股強烈的感動,都說咱們的省書.記明察秋毫,果不其然啊。陸在行不由替肖靜宇高興,他忙道:“是,謝謝書.記的關心,我一定將書.記的關懷逐字逐句傳達給肖靜宇同誌。”

省書.記又道:“我們不能助長領導乾部之間,為了位置、為了利益,相互攻殲的不良風氣。鏡州市政.府的人四處發肖靜宇的血檢報告和診斷報告,肖靜宇同誌的事情,關他們什麼事?他們是何目的!這種風氣絕對不能助長,我會要求省紀委關照此事。在平時的乾部監督工作中,你們組.織部長也要關.注!”

“是。”陸在行心情又是一震,“書.記,前階段我們做得不夠。這方麵的引導和監督,我們以後一定做在前麵。”

省書.記道:“好了,那我就說這些。明天聽說公選乾部要進行體檢了。要是肖靜宇同誌體檢出來,真的是那種病,我是覺得很可惜的。到時候,省裡可以安排最好的醫療資料來替肖靜宇同誌治療,一定不能讓乾部生病之後受委屈。”

陸在行道:“我記住了,書.記。”

肖靜宇、蕭崢、李海燕已經回到了安縣國際大酒店。肖靜宇的身體狀況還是不太好,晚飯也不想吃了,讓蕭崢和李海燕自己去解決晚飯。

蕭崢和李海燕就隻好兩個人先去吃自助餐,因為肖靜宇的事情,心情低沉,都不大吃得下。上來時,給肖靜宇帶了些粥。

李海燕房間開門,忽然發現屋裡肖靜宇正在低聲抽泣。兩人忙上前,扶住肖靜宇,問道:“肖書.記,怎麼了?”

肖靜宇用餐巾拭乾了淚水,說剛纔陸部長打過電話來,傳達了省書.記的關心。

當蕭崢聽到,省書.記很關心肖靜宇,肯定了她在安縣推進“美麗鄉村建設”的成績,還說要追查那些侵犯肖靜宇**向上送血檢報告的人,並讓陸在行組.織最好醫療資源……等等,蕭崢也動容了。

原來,省書.記一直在關.注安縣,關心著乾部。

肖靜宇道:“我真希望自己的身體冇事,能夠報答書.記對我們的關心,把安縣建設得更加漂亮,讓老百姓也更加富裕。”蕭崢和李海燕都說:“肖書.記,以後還有希望的。陸部長不是說了嗎?會讓全省最好的醫生給你看,說不定很快就能康複呢!”

肖靜宇苦笑說:“已經不可能了。最好的醫生,也不可能讓我回到這個位置了。最好的醫生給我看病,也僅僅是個安慰而已。”蕭崢、李海燕都默認,他們都知道,肖靜宇說的是現實。

正在房間裡沉寂下去的時候,蕭崢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蕭崢看到是安如意,就接起來:“安總,你好。”

安如意道:“蕭鎮長,很不好意思。我有個事情,要向你賠罪。”

蕭崢疑惑地問道:“什麼事情?”

安如意道:“之前,你問我們是否按照調整好的方案在打樁,我問了甘總工,他回答說是的。可事實上,甘總工疏忽了,太相信承包商,他今天特意又去覈查了,才發現有好幾個樁,打在了偏離方案的地方。很對不起啊,蕭鎮長,也是我管理不到位,給蕭崢提供了錯誤的資訊。”

蕭崢愣在了那裡,好一會兒後,他纔看向了肖靜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